• 第一章 神棺镇星空

    更新时间:2015-06-05 13:49:12本章字数:2581字

    窗外柳树的枝条,随晨风拂动,碰触在窗纸上,沙沙作响.

    “呼气长涨与胸,吸气强收与腹;纳玄而入,环周天而行,冲脐下灵窍……”

    微弱的气旋环绕在邵云七窍周侧.

    邵云轻吐浊气,取出颈间的小镜挂坠抚摸.

    小镜挂坠透彻着丝许的冰凉,却蕴含着暖心的念想,这是邵云爹娘留给他的遗物.

    “少爷……”兴高采烈的轻灵呼声在小院中出现.

    十八、九岁面相的少女端着木盆中匆忙的跑进瓦房,漾起水渍溢湿了她的白色布裙.

    “秋姐儿,慢慢说!”扶住险些摔倒的少女,邵云好笑的摇头.

    “宗,宗族……宗族在外刚刚求到了一道法相符篆!”

    “按宗族内排序,这道法相符篆终于轮到少爷了.”

    “少爷届时便能踏足玄道了,十六岁就能踏足玄道啊……”秋姐儿激动小脸红扑扑的.

    “这是我爹娘拿命换来的,如果可以选,我更希望他们活着……”邵云叹息.

    “少爷!老爷、夫人都不想看到你这样.”秋姐儿脸色一暗.

    “没事.心有所感罢了.这不是还有你嘛!想想当年爹娘刚去世时,我还是个六岁的孩子,你才比我大个两三岁,这十年来真苦了你了!”

    “不苦.”秋姐儿眼窝泪蒙蒙的使劲摇头.

    “秋姐儿拿着!我去去就回!”

    “少爷这是什么?”秋姐儿迷惑的看着被塞进手中发枯发黄的纸张.

    “婚书!”邵云擦拭了下秋姐儿脸颊间的泪渍.

    “不,不行……少爷,你是主,我是仆!这样对你名声不好!我不求其他的,真的!能一直陪着少爷……”秋姐儿楞了下,拼命摇头.

    “要么你为我妻,要么我便终身不娶,你看着办吧.”

    ……

    时节正值夏末秋初,府邸正院池塘中,荷花盛开着最后一抹光景.

    水面平静,偶尔有鱼儿嬉戏,荡起阵阵涟漪.

    沿着石路,径直走进宗事阁.

    宗事阁的阁楼内,留着长须的老者正在跟旁边青衫男子攀谈.

    两人身旁则站着个十四五岁、脸色白皙的少年.

    少年手中……则拿着道闪烁着蓝色光晕的法相符篆.

    看到这一切,邵云皱了皱眉头.

    “三长老、子靖叔……邵青弟弟.”

    “三长老,听闻宗族得到一道法相符篆?”邵云单刀直入的问道.

    三长老张了张嘴,看了眼旁边的邵子靖.

    “我儿肉身几近滋养至圆融极至,这枚法相符篆你先让给他用吧.”邵子靖脸色淡漠.

    “我不同意.我肉身也已几近圆满,不日既可极至.”

    “邵青比你年幼一岁,证明比你天赋要高,你为了宗族利益,不该让一下吗?”邵子靖脸色微冷.

    “是啊.邵云哥哥,你太自私了,如果换成我,为了宗族利益,我一定会让的.”邵青大义凛然的附和.

    “呵!按年岁你确实比我小一岁!可我爹娘去世时,我才只有六岁,是九岁的秋姐儿拉扯我长大的!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我是吃什么长大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心里都清楚!”

    “小九,要不这样吧?让你子靖叔补偿你一些财物?”三长老犹豫了下,看向青衫男子.

    “好吧.”青衫男子皱了皱眉头,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我不同意!这枚法相符篆,是我爹娘拿命给我换来的!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这……”三长老脸色僵硬.

    “怎么了这是?”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走进宗事阁,笑着跟青衫男子点了点头.

    “子杰……四哥……族长……”宗事阁内短暂的静了一下.

    “子杰……”三长老把锦衣男子拉到一边,小声跟他解释.

    “哼!宗族利益在前,没有大家,何来小家?就算子廷夫妇还活着,也不会有何异议!”邵氏族长板着脸呵斥.

    “我爹娘为宗族战死,救宗族与危难,你们却欺我孤儿无依!我要面见族老!”

    “混账!”族长邵子杰拂袖撩出道气浪.

    重重的撞在墙壁上,邵云口中喷出的鲜血.

    “哼!目无尊长,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押他进水牢,寒邢十日!”族长邵子杰脸色阴沉.

    ……

    彻骨的冷水直抵胸口,水牢中昏暗几近密不透风,唯有月色透过小窗照进,让水牢内不至于黢黑一片.

    “爹娘,当年你们想到过这一天吗?”

    寒水直刺骨底,浑身越发无力,艰难的扶着墙壁,邵云叹息.

    颈间的古镜挂坠寂静无声,根本没有回答.

    “扑通.”水花溅起,疲惫的邵云不慎跌倒水中.

    “这是……”

    高悬天际的圆月,透过水牢的小窗,倒映在寒彻的水面.

    余辉一部分折射向水牢四壁,让视线不至于太过黑暗;

    而另一部分稍显暗淡的余辉则折入水底,正巧映照与古镜挂坠上.

    古镜挂坠在暗淡的余辉照耀下,散播出神秘的光晕.

    周围的环境骤然出现了变化.

    繁星璀璨与黑暗星空,缓缓的围绕着正中旋转.

    黝黑、古朴的棺冢静悬与正中,上边绘刻着神秘而诡异的纹路.

    那种死寂中却透着威严的气息,仿佛是……它在盖压这整片的星空.

    “……”莫名的呼唤,宛若跨越了长及万古的岁月长河响彻.

    棺冢看似触手可及,却是遥遥无期.

    最近的一抹繁星,忽然爆发出璀璨的光晕.

    其中竟然……有道身影!

    头疼欲裂感骤然袭来,心神竟被强行抽离、吞噬.

    那抹耀眼的繁星,越发明亮,其中的身影越显清晰.

    仿佛贯穿光阴岁月与天地的错乱感,扭曲、不适,宛若陷入了虚无之地.

    那抹繁星中的身影终于清晰,那是具宛若神魔般的躯体!

    三张面孔如出一辙,气质却截然不同!

    正中面孔,慈眉善目、宝相庄严,双手合十,端坐莲台之上;

    左侧面孔,鬼气凛然,华发间满是头骨点缀,双手更持染血勾镰;

    右侧面孔,威严霸气,头顶高戴金冠帝冕,手中则拿天子金剑.

    断断续续、宛若轮回般的岁月光景一幕,骤然展现在眼前.

    那是一段跌宕的人生沉浮,一段苍生喋血的岁月.

    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一个皇子,一个腐朽的帝庭,一段水深火热的年代.

    婴孩一点一点长大,经历人生蹉跎,最后帝威临天地,与苍穹争峰.

    帝王镇压苍穹,诸天神圣跪伏,却不甘被岁月所伏,逆大道而行,转世而生.

    第二世,一个被遗弃的孤儿.

    见识人生百态、世间美丑善陋,创佛教道统,发大愿拯救苍生,最后渡尽世人而醒,再次转世而生.

    三世再生,自小被佛教大能寻回,贵为灵童.

    入世修行,体味人生嗔痴百味,最后却是坠入红尘之中.

    因爱而偏执,更与佛教相争,掀翻了曾经创立的道统.

    邪气凛然,魔威震慑天地、苍生,最后幡然而醒.

    融三世威能,至威严、至慈悲、至凶恶,俯视凡凡苍生.

    三首佛陀!

    啪.心神被尽数抽空,轮回般种种、繁星璀璨的星空全数崩碎.

    周围一切再次恢复成那清冷、死寂的水牢景象.

    冷风透过水牢小窗吹拂而入,寒彻,却能让人清醒.

    “这古镜到底是为何物?经历轮回种种是幻境?亦或是真的曾经发生?”

    抚摸着古镜挂坠,手中的触感唯有死寂、冰凉.

    “古镜中繁星漂浮所在,是何地处?那盖压星空的神棺密冢,其中所葬又是何绝世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