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遁地须谨慎

    更新时间:2015-06-05 16:14:43本章字数:2140字

    轻飘飘的,宛若遨游在水中,由心神驱使着遁地前行。

    幽暗,视野唯有丈许距离。

    “遁地并非是畅通无阻。单单玄石原矿就遁不过去。”邵云忽然停了下来,他摸着眼前巨大的玄石原矿。

    “而且遁地太过消耗体内玄气不说,没有参照,方向偏差的太严重了。”邵云向上方地面遁去。

    深陷的地势,拂风显的寒彻,头顶暖阳东升,堪堪照进深凹内。

    昏暗、阴冷。

    “是个废弃的玄石矿脉吧?”邵云静立在深凹边沿,看了看矿坑内诸多挖矿的身影。

    “未踏足玄道前挖矿,现在……还得挖啊。我刚刚踏足凡境混沌阶,需要弄点玄石稳固下修为。”邵云攀向深凹底部。

    深陷的凹地,崎岖遍布,宛若坠与地底的山石林地。

    “站住!”长脸青年忽然拦住邵云,从旁边堆砌的锄镐中,取出一把递了过来。

    “谢谢,我不用。”邵云楞了下,客套的拱手。

    “我管你用不用!一块玄石抓紧拿来!”长脸青年大大咧咧的伸手抓向邵云衣襟。

    “一把镐锄竟要一块玄石?”邵云脸色一沉,拂袖间甩出气浪,挡开长脸青年伸来的手掌。

    “已踏足玄道还来挖矿?混沌阶吧?不买就不买吧。”长脸青年楞了下,皮笑肉不笑的让开。

    静静的看了眼长脸青年,邵云打量了下矿坑内的环境,走到角落。

    指尖玄气肆意,凝聚成刃,豁然斩向岩壁。

    气刃斩在岩壁上,剖出条不大不小的痕迹。

    “正好还能熟悉、锤炼下心神驱使玄气的掌握。”邵云静立原地思索。

    驻足片刻,邵云掌腕翻转,频频出手。或是玄气结成凿状、或是凝如夯实重锤……

    自散乱碎石内挑出两块玄石原矿,略有疲惫的邵云席地而坐。

    邵云忽然挑了挑眉,看向不远处走来的身影。

    长脸青年背着矿篓,沿矿道走过,每每经过挖矿之人,便会搜刮大半玄石原矿装入矿篓。

    “嗯?”

    眨眼间长脸青年便走到邵云身旁,似笑非笑的伸手抓向那快大点的玄石原矿。

    邵云脸色一沉,挡下长脸青年。

    “以为踏足玄道,我便拿你没办法吗?找死!”长脸青年冷笑,忽然自怀中取出方石盒。

    石盒巴掌大小,外相丑陋、粗糙,竟是拿原矿层雕琢而成。

    长脸青年翻开石盒,猛的一吹。

    石盒内一抹火焰汹涌喷出,驱散了矿坑内昏暗,刹那间耀若白昼。

    “玄火精元!”邵云脸色微变,急忙遁入地下。

    “哼哼!玄火精元沾身必死!还烧不死你……噗嗤!”长脸青年脑袋骤然落地,带起道猩红的血迹。

    邵云手持刀刃,站在长脸青年身后,检起地上空落落的石盒。

    “可惜……”

    “咦?这是……”邵云自长脸青年衣襟间扯出裹布包打开。

    布包中裹着块分量不轻的玄金精元,还有块稍小点的玄木精元。

    “嗯?”邵云忽然挑起眼帘朝不远处看去。

    “好狗胆!知不知天葬凹是谁的底盘?你是自裁?还是让我动手?”青衫青年昂着头走近,脸间有傲然、有冷漠。

    “师兄,此事……”邵云眉宇微皱。

    “住口!”青衫青年冷哼,曲指点出。

    玄气肆意,虚无荡起涟漪。

    指印骤然戳破虚无,环绕紫电点向邵云眉心。

    “无上法?”邵云脸色微变,急忙遁入地底。

    刚刚潜入昏暗的地底,邵云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不远处昏暗、模糊中,有双狭细的小眼,森然的注视着邵云。

    “那是……覆地鼠?遁地也并非绝对安全啊,还好只是头小凶!”邵云松了口气,取下腰间的水囊,珍而重之的喝了点玄水精元,补充了下体内玄气,向远处遁去。

    许久,邵云再次遁向上方的地面。

    嘭!土石骤然崩散。

    “你……”邵云口喷鲜血摔了出去。

    入目浓郁的山林,不远处静立着那个青衫青年。

    “遁地?是真品法相符篆吧。可惜……已被你定入混沌,纵然强行取出,也必定损毁。不过……你若是自崩本相混沌,献出无损的真品法相符篆,我可以饶你性命!”青衫青年一脸傲然。

    “师兄是不是太过分了?自崩本相混沌虽可完好取出真品法相符篆,但我丹田却是彻底废了!”邵云脸色难看。

    “那是你的事,与无何干?”

    “你!”邵云脸色一沉,再次遁入地底。

    邵云潜在地底,取下腰际水囊小饮了口,脸现迷惑。

    “他若能上探苍穹、下观九幽,自然可以遁地追来,何需在地面守株待兔?他怎么找到我的?”

    “咦?那头覆地鼠怎么还跟着我?难道……”

    “不对啊!凶兽断然不可能被人族驯服的。除非……真品法相符篆附带威能——役兽?”

    邵云眼角一跳,提着刀刃冲了过去。

    那头覆地鼠楞了下,竟然……掉头就跑。

    “是了!就算是头小凶,也不可能不战而逃!”邵云脸色难看,提着刀刃紧追不舍。

    噗!刀刃一戳,捅穿了那头覆地鼠。

    再次不舍的饮了口玄水精元,邵云气喘吁吁。

    “这下应该没问题了。”休息片刻,邵云遁向远处。

    片刻后,邵云再次遁向地面。

    嘭!土石四溅,邵云口咳鲜血摔倒在地。

    “找死!竟敢杀我的覆地鼠!你以为杀了覆地鼠,我就找不到你了吗?”青衫青年脸色狰狞,曲指间紫电环绕指印戳向邵云眉心。

    邵云脸色微变,匆忙再次潜入地底。

    “怎么回事!怎么还能找到我?”邵云气色有些疲惫,他再次饮下玄水精元,潜在地底思索、沉吟。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等这点玄水精元耗尽,那……”邵云脸色难看。

    “也许……总归是条路!”邵云皱了皱眉头,忽然向远处遁去。

    寻着记忆,在昏暗中找寻许久,邵云找到那头覆地鼠的尸体。

    邵云把刀刃平摊,把巴掌大小的覆地鼠用力攥紧,把精血挤在刀面上。

    取出怀中的那块玄木精元,邵云指间凝结气刃。

    气刃翻飞,转瞬间二十张篆纸散落。

    “就看成不成了!”邵云取出朱笔别离,双眼微合,铭感起三首佛陀的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