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前世、今生秘

    更新时间:2015-06-05 16:16:25本章字数:2241字

    嘭!土石四溅,邵云险险的躲开。

    苍穹已见暮色,山林间冷风呼啸、寒彻。

    “小弟手上还有道真品法相符篆!师兄若能放过小弟,小弟愿意奉上!”邵云强压着怒气。

    “真品法相符篆?你还有?”青衫青年楞了下,脸现灼热。

    “交出来,我可以饶你性命!”青衫青年舔了舔嘴唇,一步一步走近。

    “且慢!”邵云谨慎的倒退。

    “小弟需言明!为了安全,待到太虚郡,才会把真品法相符篆交出!”

    “毕竟太虚郡比邻太虚宫,必有大阵盖压,禁打杀征伐!”邵云始终与青衫青年保持着一定距离。

    “不行!若是到了太虚郡,你不给我怎么办?”青衫青年断然否决。

    “那师兄什么意思?”邵云脸色难看。

    “展开本相混沌,让我渗入心神。你既能得到两道真品法相符篆,看来气运委实不错,我可以收你为奴、饶你性命!”青衫青年一脸傲然。

    “不可能!”邵云脸色阴沉。

    “不可能?呵呵!要么死,要么奉我为主,你会有跪下来求我的时候!”青衫青年森然冷笑,曲指点出,紫电环绕指印,戳向邵云双腿。

    “看来师兄是压根不打算放过小弟啊!”邵云骤然再次遁入地底。

    潜在地底,饮了口玄水精元,邵云脸色不太好看。

    嘘了口气,邵云手持朱笔别离,点向那道损坏的真品法相符篆。

    神棺密纹显现、印下,那道真品法相符篆骤然轻颤,白色光晕再次显现。

    “看来真品法相符篆,并不是不能修复。只是不知威能是否有变化……”邵云脸现喜色。

    平复了下气息,本相混沌展开,邵云驱使着真品法相符篆定下。

    “看来每次修复后,威能是会改变的。”

    “大道靡音?宛若大道之音唱响,悟道几率倍增!竟然有这般威能?”

    邵云指尖颤了下。

    “只是……”

    邵云忽然咬牙切齿,脸色难看,本相混沌一颤,真品法相符篆崩散光晕,损坏飘落在侧。

    “大道蘼音……啊啊!”

    嘴角溢血,邵云小饮玄水精元,静静盘坐了许久,才平复下心中郁气。

    手持朱笔别离,邵云勾勒出神棺密纹,印向那道损毁的真品法相符篆。

    嘭!真品法相符篆颤了下,彻底腐朽四散。

    “为何有时修复成功,有时却是不行?”邵云皱眉。

    “也许……是神棺密纹绘出的清晰与否?越清晰,越失败?”邵云看向余下的两道真品法相符篆。

    心神驱使,其中一道真品法相符篆,再次定与本相混沌。

    “往生目!可观前生?”

    邵云脸现骇然,满目无法置信。

    甚至,刹那间邵云心中某根铉触动了一下。

    “是否真的有前世、今生秘?难道轮回之说,并非空谈?”邵云脸间莫名光彩闪烁。

    “若人死并非消散,是否……”

    “难道真的要毁掉它吗?”

    “不!”

    “我要看一眼!我要看一眼!”邵云脸间有着丝狰狞,青筋隐隐跳动。

    “爹娘、秋姐儿……”

    “若真有前世、今生秘……若轮回之说真的存在……我……”一个癫狂念头无法抑制的在邵云心头浮起。

    “给我开!”邵云双眼通红。

    骤然间邵云眉心绽起毫光,一枚竖眼显现,缓缓张开。

    白茫茫的,宛若迷雾充斥、徘徊。

    迷雾翻涌,渐渐四散。

    然后……

    “不!”

    嘭!迷茫景象骤然崩散。

    噗!邵云口中咳血不止,脸色病态惨白。

    “看不到吗?我还太弱,太没用!竟然连看一眼,都不到!”邵云牙关紧咬。

    “甚至,还差点死在自己手上。”

    “那迷雾般的景象,到底是虚幻?还是真的存在?前世、今生说,是否是真实?若是真实,那是否意味着有来生秘?”

    “我现在……还差的好远。但是……”

    嘘了口气,饮了口玄水精元,邵云静静调息了许久,心绪涟漪渐渐平静。

    “要毁掉吗……”邵云脸色有些难看。

    “我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邵云本相混沌一颤,真品法相符篆崩散光晕。

    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邵云端详着手中损坏的真品法相符篆。

    “如何让真品法相符篆一定修复成功?”

    斟酌、沉吟片刻,邵云手持朱笔别离,再次凭空勾勒。

    “神棺密纹,越清晰越失败。既要模糊,却又要结成?”

    神棺密纹渐显,若隐若现,印与损坏的真品法相符篆上。

    嗡!损毁的真品法相符篆轻颤了下,骤然腐朽四散。

    “果然!再模糊一点,必定成功!”邵云小饮了口玄水精元,看向最后那道真品法相符篆。

    气息渐显平复,邵云驱使着最后那道真品法相符篆,定与本相混沌之中。

    “破妄眼。目及之处,虚妄皆退。很不错。但是……与我现下境况却是无用!”

    噗!邵云嘴角溢血,真品法相符篆崩散光晕飘落。

    饮了口玄水精元,邵云笔锋再动。

    然后……

    “遁水?遇水而遁?还不如遁地呢!”

    “出水芙蓉?容颜剔透、无瑕,宛若丽质……这……有什么用?”

    再崩、再喝、再绘、再定、再崩、再喝、再绘、再定、再……

    邵云脸色愈显苍白,甚至稳固不久的本相混沌,渐显崩散之势。

    “定。”肆意着白色光晕的法相符篆悬停,再次浮在本相混沌其侧环绕。

    嗡!浑厚的气机骤然爆发,丈许的三首佛陀与地底显化。

    “这是……灵境看家手段,法相真身!不对!跟遁地一样,消耗的是体内玄气。而且消耗的比遁地还要快!”散去法相真身,邵云嘘了口气。

    “法相真身啊……”邵云饮了口玄水精元,豁然向地面遁去。

    嘭!土石四溅,早有准备的邵云先一步跳开。

    “师兄!此事真的不能化解吗?”

    “化解?当然可以啊!展开本相混沌,让我渗入心神!奉我为主,自然饶你性命!”青衫青年冷笑。

    邵云静静的看着青衫青年。

    “呵!怎么?还想垂死挣扎?那你继续跑就是了。等你跑不动的……不!”青衫青年曲指点出,环绕紫电戳向邵云双腿,可脸间却骤然满是骇然。

    法相真身显化,抵下紫电指印。

    嘭!巨掌翻手镇压而下,青衫青年血肉四散。

    噗!邵云脸色惨白,口咳腥血,散去法相真身。

    检起青衫青年尸体附近散落的玄石、破损的法相符篆、赤色雕刻以及一卷手札,邵云匆忙跑进旁边的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