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人皮

    更新时间:2015-06-05 16:18:24本章字数:2310字

    洞窟内没有出现惨叫声,邵云维持着法相真身,谨慎的走进洞窟。

    巨大的凶兽尸骸支撑在洞窟正中,而角落中则有具盘坐的人族尸骸。

    三角眼青年正楞楞的站在凶兽尸骸旁,满脸无法置信的看着胸骨内,一抹指尖大小的、宛若随时消弭的白色光团。

    “不要过来!不然我毁了它!”三角眼青年脸色一变,指间抵向那抹白色光团。

    邵云皱了皱眉头。

    “你该不会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吧?”三角眼青年楞了下:“凶兽不修大道、不锤肉身,根基天成。荒古大凶,更是天生天养,乃是与天地未开时,混沌蕴养而成。”

    “且荒古大凶,皆是独一无二,皆具各异威能。”

    “拥有本相洞天的凶兽,唯有可鲸天吞地的荒古大凶——吞天狗!”

    “这是吞天狗的骸骨!虽然早已彻底腐朽,但却还残留着丝许本相洞天!”

    “万古岁月前,人族初踏玄道,各境界便是鉴取了诸多荒古大凶的天赋威能。”

    “可吞天狗的本相洞天,又有几人真的见过?”

    “若是这抹吞天狗本相洞天的事泄露出去,恐怕诸多圣地道统都要发狂的!”

    三角眼青年一脸激动。

    “哦。你到底想说什么?”邵云散去法相真身。

    “我到底想说什么?”三角眼青年抽了抽嘴角:“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能够参悟吞天狗本相洞天,成就玄道大能指日可待!”

    “哦。我是问!你到底想怎么样!”邵云叹了口气。

    “你放我离开,这抹本相洞天就是你的了。你想想!万古岁月间,有几人有此机缘,可参悟吞天狗本相洞……”

    “好。”不等三角眼青年说完,邵云点了点头。

    三角眼青年楞了下。

    “不行!你绕过来!”三角眼青年指着洞窟周遭划了一圈。

    “可以。”邵云点了点头,贴着洞窟墙壁绕到对面。

    三角眼青年又楞了下。

    “等等!那是什么!你把那个瓷瓶扔给我!吞天狗的本相洞天归你,那瓷瓶归我!”三角眼忽然指向角落盘坐着的人族尸骸。

    邵云静静的看了眼三角眼青年,走过去检起那个瓷瓶。

    并没有丢给三角眼青年,邵云打开瓷瓶看了看。

    眉头皱了下,邵云再次闻了闻后,才把瓷瓶封死丢给三角眼青年。

    “是什么?”三角眼青年双眼始终不离邵云,缓缓的检向那个瓷瓶。

    “应该是吞天狗的精血。”邵云沉吟了下。

    “怪不得你会这么大方。”三角眼青年瞥了瞥嘴:“荒古大凶皆是独一无二,精血的数量根本不足以推演出丹方。既然炼不了药,最多也就只能用来绘制法相符篆!可绘制法相符篆,用何种凶兽精血影响根本不大。实在是……鸡肋。”

    “哦。你可以走了吗?”邵云再次走回之前的位置。

    “啧啧!看你修为应该也是刚刚踏足凡境混沌阶,那法相真身是真品法相符篆附带的威能吧?没想到你身家如此丰厚,连真品法相符篆都有!有什么好东西,给点呗?”三角眼青年舔了舔嘴角。

    “可以不给吗?”邵云皱了皱眉头。

    “不可以!现在给不给,由不得你了!你不给,我就毁了这抹吞天狗的本相洞天!反正大家都是凡境,你根本追不上我!”三角眼青年指尖朝那抹本相洞天探了下。

    “希望你信守承诺!”邵云莫名叹了口气,自怀中取出那块玄金精元扔了过去。

    三角眼青年嘴角抽了抽。

    “身价真厚,随手就是块玄金精元。还有没有,再来点?”三角眼青年脸现灼热。

    邵云眉头愈皱,珍重的取出朱笔别离拿在手中,一抖衣襟。

    余下的玄石、手札、赤鸾火凤的雕刻,尽数散落在地。

    “干净了。你可以走了!”邵云拂袖一扫,玄石、手札、赤鸾火凤雕刻全数到了三角眼身旁。

    “那是……朱笔?把那杆朱笔也给我!”三角眼青年检起玄石、赤鸾火凤雕刻,指向邵云手中的朱笔。

    “此笔名,别离!”邵云脸色骤然阴沉。

    “那又怎么样?你给不给?”三角眼青年指尖再次探向本相洞天。

    “那你毁了这抹本相洞天吧!”邵云声音沙哑。

    “别,别!不就是杆朱笔吗?至于这么激动吗!”三角眼青年嘴角抽搐,摊了摊手。

    三角眼青年谨慎后退,可是……几近走廊口的瞬间,三角眼青年指尖骤然凝聚出道气刃射出。

    啪!宛若随时消弭的那抹本相洞天,彻底走完了最后一抹光景。

    “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三角眼青年沿着玄石走廊冲出。

    “果然如此吗……”邵云叹了口气,追出玄石走廊后,直接遁入地底。

    “哈!大家都是凡境,我看你怎……啊!”三角眼青年冲出山洞,笑声却恰然而止。

    嘭!山石崩散,骨、血四溅。

    自三角眼青年尸体旁,捏起一张皮纸,邵云拿在手中端详。

    “人皮?”触摸着皮纸的质感,邵云再三确定,脸色微变。

    “无上法《噬血归元天通》?不对!只是残卷《噬血篇》。”邵云沉吟着盘坐在地。

    “人乃万物之灵,气血乃人道之精;噬他人为大药,哺自身修为;借血气滋养,可疗以伤身……”

    血雾渐显与邵云身周,翻涌鼓涨,骤然间裹住三角眼青年尸体。

    呼!血雾散去,三角眼青年尸体化做飞灰,邵云脸色却苍白了数分。

    “不行!没有《天通篇》少了攻伐手段倒还是其次,但少了《归元篇》无法化解戾气!单是《噬血篇》,长此以往,戾气积压,要么疯掉,要么心神崩溃!”

    “而且……这种无上法!根本见不得光!”邵云骤然一搓,皮纸化做飞灰。

    收起散落在地的玄石、玄金精元、瓷瓶、手札、赤鸾火凤雕刻,邵云检起一道破损的法相符篆,拿在手中端详。

    美艳、妖冶的妙龄妇人,身披腥红丝纱,怀中抱着五个鬼脸婴孩。

    法相气息魅惑,透彻着渗人的阴冷,却暗淡没有丝毫光晕。

    “五婴鬼母?”

    邵云取出朱笔别离,不触破损的法相符篆,凭空勾勒神棺密纹印下。

    破损的法相符篆骤然一颤,蔓起黑色光晕。

    “土行法相符篆?可地藏王的法相符篆,也是土行!本相混沌根本无法定入两道土行法相符篆啊。”邵云皱了皱眉头。

    “替换掉地藏王的法相符篆,看看这道五婴鬼母的法相符篆是何威能?”

    “算了!遁地,暂时还是很有用的。而且……总是自崩法相符篆,太伤根本!”

    “要是有办法查看真品法相符篆……”收起五婴鬼母的法相符篆,邵云叹了口气走回玄石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