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伪道尔

    更新时间:2015-06-06 06:18:57本章字数:2510字

    天葬凹最深处,清冷无声,宛若死寂。

    土石忽然崩溅,荡起些许灰尘,一面平滑的岩壁显现。

    整块岩壁有五个孔洞,隐隐暗合方位之势。

    许姓眼眸狭细青年率先取出块雕刻,嵌向最上方的孔洞。

    雕刻质料似金似石,其上雕琢着六耳灵猴之躯,正是荒古大凶——至尊金刚猴。

    传闻至尊金刚猴,力可战苍穹,且两目可看前世、来生,六耳能听六道往复,隐有荒古第一凶之势。

    雕刻嵌下,岩壁骤然震动,金色微光蔓延出条痕迹,溢向右侧的孔洞。

    那妙龄女子紧随其后,把荒古龙雕像嵌入,看向那个眼窝深陷青年。

    继金色微光痕迹蔓延,荒古龙雕刻嵌下后,则有墨绿色痕迹溢出,眼窝深陷青年则取出枚水蓝色雕刻。

    背驮巨碑,头若狰狞龙首,眼窝深陷青年所持雕刻,正是荒古大凶——覆海玄龟。

    “师弟……”眼窝深陷青年嵌下雕刻后,妙龄女子笑嘻嘻的看向邵云。

    邵云点了点头,取出赤鸾火凤雕刻,嵌入第四个孔洞。

    嵌入雕刻的瞬间,邵云眼角一跳。

    他感觉到一抹心神,骤然被吸入雕刻。邵云被古镜吞噬过数次心神,对此事格外敏感。

    而且……他感觉这抹心神,似乎异与寻常!

    大耳大嘴青年微笑的看着这一切,他取出枚黝黑色雕刻。

    雕刻取出的瞬间,宛若能掩去世间的白昼。甚至,邵云错觉般感觉矿道都昏暗了些许。

    且黝黑的雕刻上,只有类似人形的轮廓,无法看出是何荒古大凶。

    “师兄,这是?”邵云皱眉。

    “荒古久远,大凶难以尽知。且只是阵匙罢了,何需在意。”大耳大嘴青年笑了笑,把黝黑雕刻嵌入。

    岩壁上豁然展开条虚无裂痕,五块雕刻显现出耀眼光晕。

    大耳大嘴青年等人出手摄回各自的雕刻,陆续冲进虚无裂缝。

    脸含谨慎、戒备的穿过虚无裂痕,邵云脸色微变。

    苍穹间遍布阴云,四下满是荒凉气息,宛若死寂。

    不远出荒凉的山峦脚下,盘坐着道身影。

    镇世的气机盖压,让人感受到阵阵窒息。

    白发舞动,灰衫轻拂,看不出具体年纪,唯有眼白的双眼中毫无生机,且周身环绕浓郁的死气。

    噗!邵云骤然嘴角溢血。

    “咦?师弟也有能看他人境界的手段?嘻嘻!别看啊!师姐我上次也吃了这么个暗亏!”妙龄女子笑眯眯的调侃。

    “太强了。什么都看不出来!可这与机缘有何关系?”邵云散去灵望眼,眉宇微皱。

    “师弟看着就知道了。”妙龄女子朝许姓眼眸狭细青年挑了挑下巴。

    “哼!”许姓眼眸狭细青年忽然冲向远处,屈指朝白发灰衫身影一点。

    星耀箭芒显现,那白发灰衫身影豁然起身,同样屈指点出。

    只是……那白发灰衫身影却是点向阴云遍布的苍穹。

    天幕骤然暗淡,唯黑夜弥漫,星、月点缀苍穹,与一抹之间向许姓眼眸狭细青年镇压而下。

    “去!”许姓眼眸狭细青年急忙取出那块至尊金刚猴雕刻。

    星月苍穹几近盖压而下,却骤然气机一转,镇向那块至尊金刚猴雕刻。

    许姓青年嘴角溢血,那至尊金刚猴雕刻,则是光华暗淡了些许。

    “走!”妙龄女子率先冲向荒凉山峦。

    “原来是借这诡异雕刻,切身感受无上法之威!此举确实等若另类无上法传承!”邵云紧随其后。

    尚不及山腰,邵云等人便停下脚步,看眼不远处盘坐着的老者。

    须、发斑驳,老者身穿道衣,双眼同样唯有眼白,周身环绕浓郁死气。

    “师弟!”妙龄女子等人看向邵云。

    “哦。”邵云点头冲向一旁,犹豫了下拂袖打出道玄气掌印,拍向道衣老者。

    老者豁然起身,阴鱼、阳鱼环绕,呈两仪轮盘显现,所施正是《极尽两仪法》。

    携镇世气机,老者龙行虎步,身前阴鱼顺转,化去玄气掌印,翻掌擎逆转阳鱼印拍向邵云。

    大耳大嘴青年三人趁此,匆忙向山腰冲去。

    浩瀚气机镇压而来,邵云脸色微变,取出赤鸾火凤雕刻。

    逆转阳鱼印气机骤然一转,镇在赤鸾火凤雕刻其上,邵云嘴角溢血急退,却是脸现沉吟、思索。

    “玄气掌印虽非无上法,却同样算是玄气手段。阴鱼顺转,便是化、吸玄气。”

    “阴鱼顺转,化、吸无极之力,再以阳鱼逆转,生有极之力。那逆转阳鱼印,便是有极之力显化。只是……”

    “若想借此推敲《极尽两仪法》,实难切身、详尽去体会那无极、有极之变化,以雕刻光华暗淡的速度根本来不及,顶多推敲出些许皮毛。除非……”

    邵云急退间,拂袖间再次打出道玄气掌印。

    阴鱼顺转,化去玄气掌印,老者擎逆转阳鱼印,再次镇下。

    邵云并未用赤鸾火凤雕刻去抵挡,而是法相真身豁然显现,迎向那印下的逆转阳鱼印。

    嘭!逆转阳鱼印镇下,邵云感受到一丝无极、有极变化之道,急忙用赤鸾火凤雕刻抵挡。

    道衣老者掌势一转,镇向赤鸾火凤雕刻。

    可是……

    丝许的掌势擦着法相真身而过,邵云大口咳血倒飞,法相真身更是险些崩溃。

    “那抹逆转阳鱼印所生有极之力,源与我那道玄气掌印转化,抵下倒是没有问题。可逆转阳鱼印之后的掌势,却是直抵苍穹般的浩瀚实力,若是被拍上……”

    邵云脸色惨白,四下挪移、闪转,目光却愈显明亮。

    “无极、有极相生,而循环往复,便是双极衍两仪,穷变化之道。”

    阴鱼、阳鱼环绕着邵云渐渐显现、旋转。

    时而阴鱼顺转、阳鱼逆转;时而阳鱼顺转、阴鱼逆转……构成抹两仪轮盘。

    拂风吹彻,山峦间满是荒凉、死寂的气息。

    邵云退势豁然一止,打出道玄气掌印,法相真身推着巨大的两仪轮盘,迎向道衣老者。

    老者身前阴鱼顺转,化去玄气掌印,掌擎逆转阳鱼印镇向邵云。

    邵云不退反进。

    嘭!老者浑厚掌势携逆转阳鱼印镇下,抵在巨大两仪轮盘其上。

    法相真身骤然崩溃,邵云口咳鲜血倒飞,但巨大两仪轮盘内那弯逆转的阴鱼中,却骤然探出道浩瀚掌印。

    掌印气机宛若压踏山岳般厚重,携伏苍穹之威向老者镇下。

    嗡!老者的两仪轮盘颤动了下,化去那可抵苍穹的掌印威势,但被浓郁死气环绕的身体却倒退了一步。

    “实力确实差太多了!若非对方混混噩噩,不知变通,翻手间就能……”邵云忽然楞楞的嘴巴张大。道衣老者静静的立在原地,环绕周身的浓郁死气,骤然出现阵阵涟漪。

    “老夫……帝无极,宁死……不为傀!”道衣老者沙哑、阴沉的嘶吼,浓郁的死气翻涌的越发剧烈。

    天幕间骤然雷鸣响彻、密布电闪。环绕着老者的浓郁死气,更是涟漪阵阵不断。

    “滚!伪道尔!”老者唯有眼白的双眼中,豁然诞起一丝生机。

    道衣老者单手一探,环绕在周身的死气,被抹去大片。再探手一撕,竟扯出道虚无裂痕。

    邵云楞楞的看着这一切,脸色忽然一变。

    “前辈……”邵云张了张嘴,可还不等他说完,道衣老者擒着他,径直踏进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