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有钱任性

    更新时间:2015-06-08 05:09:16本章字数:2298字

    小胖子楞楞的看着邵云,嘴巴张大。

    “师兄,你……”

    “怎么了?不都一样是土行法相符篆吗?而且我可没说让人自选啊。”

    “师兄,别搞我好不好?我想要那道啊!”小胖子苦着脸,声音满是哭腔。

    “为什么?”邵云笑了笑。

    “什么为什么?我,我就是看那道五婴鬼母的法相符篆比较顺眼而已。”小胖子嘴角一抽。

    “哦。”邵云静静的点了点头。

    “师兄,你到底怎么样才同意交换啊?”小胖子脸现哀求。

    “你能探查真品法相符篆是吧?”

    “师兄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懂啊。”小胖子目光闪烁。

    “哦。那算了。这叠破损法相符篆,只能换这道睡梦罗汉的真品法相符篆。想换这道五婴鬼母的真品法相符篆,还得加……探查真品法相符篆的办法。”

    “就这么简单?”小胖子楞了下。

    “这么简单?”

    “我还以为你是察觉到这道真品法相符篆附带的威能很好,所以……唔。”小胖子说着说着急忙捂住嘴巴。

    “你想多了!我真的只是想要探查真品法相符篆的办法。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先把五婴鬼母的法相符篆拿到手,再把办法交给我。”邵云皱了皱眉头。

    “当然。若你不信守承诺的话……我这个人很记仇!”

    “瞧师兄说的,我怎么可能信不过师兄的人品啊!”小胖子抖了抖嘴角,从怀中取出一卷书册递给邵云。

    “无上法《三目通》?《器目篇》可探道器;《相目篇》可探法相符篆;《药目篇》可探丹药。”

    “可惜是残卷,只有《相目篇》。不过这与我,已是足够了。”翻看着书册,邵云脸现惊讶。

    “师兄!师兄!”

    “哦?”邵云抬起眼帘,茫然的看向小胖子。

    “那……”小胖子可怜巴巴的指着还被邵云压着的那道五婴鬼母的真品法相符篆。

    “哦。不好意思,忘了。”

    小胖子把五婴鬼母的法相符篆拿到手中,彻底松了口气。

    “师兄,要不要告诉你这道真品法相符篆的威能?”小胖子忽然笑嘻嘻的诱惑。

    “哦。随便。”邵云垂着头,目光始终不离手中《三目通——相目篇》。

    小胖子清了清嗓子,咳嗖了两声,郑重其事的说道:“遁地。”

    “哦。”

    小胖子楞了下,张了张嘴,再次强调了遍:“师兄。这道真品法相符篆的威能是遁地!”

    “哦。”

    “是保命杀器,遁地啊!”小胖子吼了句。

    “我知道了。你说好几遍了。”邵云抬起眼帘。

    “你不后悔吗?不羡慕、嫉妒、恨吗?”小胖子茫然的眨了眨眼。

    “我为什么要后悔?要羡慕、嫉妒、恨?”邵云挑了挑眉头。

    “为什么不后悔、羡慕、嫉妒、恨?”小胖子脸色愈显茫然。

    邵云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可能是我也有遁地的原因吧。”

    “你也有?”小胖子张了张嘴,恨恨的嘟囔:“要是遁空、虚无行之类的,你肯定嫉妒。”

    “遁空,飞在天上被人让当靶子吗?保命的话,远不如遁地吧?至于虚无行……你我修为境界,体内的玄气支撑的起吗?”邵云满脸不解。

    “嘎……”小胖子下巴差点掉下来,楞了好一会:“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都说遁地是保命杀器,没人说遁空是保命杀器呢!我这算明白了,强大的威能,未必是合适自己的威能。”

    “哦。”邵云再次垂头看向手中的《三目通——相目篇》。

    “师兄……”

    “又干嘛?”邵云皱眉抬起眼帘。

    “师弟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小胖子脸现犹豫。

    “哦。”

    “师兄收这么多破损的法相符篆,定是想借鉴、参研绘制法相符篆。可法相何其之多,师兄最好……莫要贪多,专精一些的好。而且……想修复一道法相符篆,难度不压与重新绘制一道法相符篆。这么多种类的破损法相符篆,根本不可能修复的!大肆耗费身家不值得啊!师兄不如直接换些未损坏的法相符篆参研!”小胖子好心劝解。

    “未损毁的法相符篆?不了,我只喜欢损毁的法相符篆。”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邵云笑了笑,再次垂下头看向手中《三目通——相目篇》。

    小胖子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转头离开。

    静静的翻看着手中《三目通——相目篇》,邵云时而皱眉思索、时而脸现沉吟。

    “原来是这么回事……就算同一种法相符篆,看似相同,却有些许的差别。而用《相目篇》才可看出那细微之处!”

    “难道那《器目篇》、《药目篇》也是这个道理?不对……”

    “这道无上法《三目通》看似没有任何杀伐臂助之效,但恐怕不是这么简单。若是能修齐《三目通》全篇,也许会有诡异的手段。只是……《器目篇》、《药目篇》也不知去何处寻找!”

    邵云摇了摇头,继续翻看手中书册。

    “这位师弟!”

    邵云抬起眼帘。

    “这道真品法相符篆我要了。你开价吧。”风度偏偏的俊俏青年,一脸傲然的昂着下巴。

    邵云皱了皱眉头,指了指砖块上的字迹。

    俊俏青年楞了下,掉头就走。

    邵云一脸莫名其妙,再次垂头看向手中书册。

    “这道《三目通——相目篇》看似不难,却比之前我得到的那两道无上法残卷,还要晦涩难懂。看来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细细参研一番。”

    翻看许久,邵云叹了口气,收起手中书册。

    “这位师弟!”

    邵云挑了挑眉头,抬起眼帘。

    “这道真品法相符篆我要了。”俊俏青年随手把一叠破损的法相符篆扔在地上。

    邵云眉头微皱,没检散乱在地的那叠破损法相符篆。

    “不够?好!”俊俏青年忽然盘坐在地,掏出一把丹药。

    邵云楞了楞,一脸莫名其妙。

    然后……

    俊俏青年骤然展开本相混沌,自怀中掏出一叠完好的法相符篆。

    定下、崩掉、吃药、定下、崩掉、吃药、定下、崩掉、吃药、定下……

    噗!噗!噗!俊俏青年不停口咳腥血,但梗着脖子咬牙坚持。

    “楞头青?”邵云抽了抽嘴角。

    “停停停。算了!够了。”邵云脸现无语,连忙把那道睡梦罗汉的真品法相符篆递了过去。

    “哼!有钱,任性!”俊俏青年收起真品法相符篆,一抹嘴角血迹,脖子一梗、头一昂,走了。

    看着俊俏青年离去的背影,邵云楞了许久。

    “有钱,也不能玩命啊。”邵云好笑的摇了摇头,收起那些破损的法相符篆,起身向沿街的客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