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苍穹身

    更新时间:2015-06-09 01:32:18本章字数:2085字

    客栈的房间中寂静无声,邵云静静的盘坐在床榻上。

    许久。他睁开双眼,光亮自眼中一闪而逝。

    “这《相目篇》看似平平无齐,细细推敲,却总感觉不简单。也许修齐《三目通》全篇,才会展现不凡手段。只是……”

    嘭!嘭!房门忽然被敲响。

    “客官。你当日嘱咐月圆之夜前要喊你一声,今日便是十五。”

    “哦。麻烦你了。”邵云抬起眼帘。

    “没想到参研《相目篇》用了这么多时日。”

    自怀中取出叠破损的法相符篆,邵云平摊在身前。

    “两界渊有大阵盖压,无法遁地而过,想靠投机取巧的手段通过,太难太难。”

    “千、万人争九十九道彼岸桥,必定惨烈征伐不断。”

    “若是数十人、数百人齐齐向我出手,以我现下实力,必定顷刻间被抹杀。”

    斟酌、沉吟许久,邵云取出朱笔别离连连勾勒。

    神棺密纹陆续显现,印在身前那些破损的法相符篆上。

    光晕肆意显现,片刻间尽数化做真品法相符篆。

    “遁术之类的手段,必定无用……”

    邵云皱着眉头,双眼环视眼前诸多真品法相符篆。

    “绝世攻伐手段,现下也是用处不大。”

    邵云眉宇愈皱愈深,不时摇头。

    “咦?”邵云拿起道真品法相符篆,放在手中细细端详。

    幼童踏水波而行,涟漪阵阵,头顶青色莲叶,气息顺然、清新。

    “长生童?”

    “匿形?欺骗他人双眼?让人无法看到?”

    邵云皱眉沉吟、思索。

    “也许有用。但……也许无用。能骗的过双眼,却骗不过心神。而且……”

    “千、万人征伐!争抢一道彼岸桥,少说也有上百人!诸般玄法肆意,很容易被殃及池鱼。”

    “还有!这是道木行法相符篆。想用的话,就得崩掉祥云罗刹的法相符篆。”

    “可是……那道祥云罗刹法相符篆,附带的威能是灵望眼。灵望眼看似鸡肋,却是真正的保命大杀器。”

    邵云摇了摇头,把长生童法相符篆放下,双眼再次环视其他。

    “嗯?”邵云忽然眼帘一挑,再次拿起道真品法相符篆端详。

    赤膊袒胸,肌肉鼓胀、狰狞,双脚踏断翻涌海浪,单手擎山峦而行。

    肆意着金色光晕符篆上的法相,透彻着简简单单的震撼。

    “大力金刚?”

    “苍穹身?身抵苍穹、力可翻天?”

    “身若抵苍穹之巨,抬脚就能迈过两界渊啊!只是……”

    “以我的修为境界,能施展这种威能吗?该不会像往生目一样吧?”

    邵云脸色阴晴变化。

    “苍穹身应该不会比往生目还恐怖,当日只是混沌阶施展往生目,虽是受了反噬,性命却是无忧。现在大衍阶……”

    斟酌、沉吟再三,邵云把展开本相混沌,把大力金刚的法相符篆定下。

    嘭!

    衣衫撑破,床榻掀翻,邵云浑身鼓胀,身躯越变越大。

    然后……

    “这威能也太……差劲了吧!”

    散去苍穹身,邵云找出套衣衫换上。

    “跟法相真身类似,却又有些许不同。”

    “且肉身的大小,取决与体内玄气的多寡。”

    “可我现下修为境界,体内玄气又能有多少?”

    “纵然把体内玄气瞬间全数耗尽,也最多变到丈许大小。”

    “想要变成抵苍穹之巨,太……遥远了。这威能与我现下,完全没用!”

    本相混沌骤然一颤,大力金刚法相符篆崩碎光晕飘落。

    “类似苍穹身这种档次的威能,下次一定要先推敲一番。”

    “这种档次的威能,要不就是无力施展;要么,便是何等修为境界,便何等程度的威能。”

    饮了口玄水精元,邵云盘坐调息了会,双眼再次环视、寻觅。

    “这道……”邵云拿起道法相符篆端详。

    丝裙白纱拂风肆意,漾苍穹广绣起舞,云朵环绕,宛若嫡仙之女;

    环绕着蓝色光晕符篆上的法相,满是出尘、缥缈的气息。

    “九天玄女?”

    “玄寂灭?点爆周围天地玄气,短暂玄气真空,不分敌我?”

    “这样的话岂不是只能肉身搏杀?”

    “不对!支撑法相真身的是体内玄气,不会被点爆。可无上法则完全不能用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邵云脸现沉吟。

    “我不信其他人都像我一般,浑身全是真品法相符篆!而且真品法相符篆附带的还都是杀伐威能!”

    “只是……不知道这玄寂灭,我是否能够施展?”

    本相混沌展开,九天玄女的法相符篆定下。

    “好像……”

    邵云皱着眉头,屈指一点。

    啪!房间中出现声闷沉的轻响。

    “看来这玄寂灭的情况,类似苍穹身。修为境界越高,威能愈甚。”

    “若是实力足够,说不定能顷刻间让方圆万里天地玄气真空。”

    “不过……我虽然只能让周围几丈方圆内,几息之间天地玄气真空,但已经足够了。”

    “唯一可惜的是,这是道水行法相符篆。”

    “水行法相符篆加持玄法护持,有玄寂灭,根本不用担心被他人的无上法打中,两者有些冲突啊。”

    “不对!我总不能始终把周围天地玄气点爆,所以水行法相符篆还是有些用的。”

    “就像当初挨那一击星耀箭苍穹时,若有水行法相符篆加持,直接就能抗住!虽依然会伤及本源根基,但只会受点轻伤!应对突发、偷袭等情况,水行法相符篆确实是有用的。”

    邵云脸现沉吟、思索。

    “果然……白色光晕的法相符篆,确实是占据了一道法相符篆的位置。己身最多定入五道法相符篆。”

    绿、蓝、赤、黑、白,五道法相符篆,齐整的围绕着邵云的本相混沌环绕。

    邵云再三尝试了下,叹了口气,收起余下的真品法相符篆,跟那道损毁的大力金刚法相符篆。

    “不能再耽搁了。差不多该上路了,这时候出城到两界渊,多少还有些空余时间,不至于太过仓促。”

    邵云起身推开窗扇,看了眼苍穹间暗下的天色,从客栈中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