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三年又三年

    更新时间:2015-06-11 07:48:43本章字数:1886字

    弥漫的云雾,纵然是夜间也没有退却,越是接近山峦边缘,迷雾越显浓密。

    路径间显的格外清冷、昏暗,邵云走走停停,破落、荒凉的老院渐显与眼前。

    嘎吱。库房的房门推开,一层浅显的灰尘洒落。

    黝黑的库房中,唯有盏油灯撒发着微弱的光亮,老者依偎在桌案旁。

    烛光摇摆,那些许的微光照在老者脸上,显的有些阴森、渗人。

    “师弟便是来接替我的吧?还以为你要再耽搁几天呢!毕竟谁被弄到这鬼地方,心里都是会有怨气的。”老者的声音沙哑、干涸,像是粗石打磨发出一般。

    “鬼地方?”邵云皱眉。

    “呵呵。难道不是吗?师弟想来也是得罪了小人吧。亦如老夫当年那般。”老者拄着桌案站起、走近。

    “师,师……兄?”邵云震惊的看着走近的老者。

    须、发斑驳、枯燥,骨瘦如柴,老者凹陷的颧骨,撑着脸间那满是岁月冲刷遗留的皱褶,年岁老迈到邵云几乎无法分辨具体。

    “很惊讶吗?老夫现年一百三十七岁,十八岁风华正茂年纪入太虚宫,奈何年轻气盛得罪了小人,被使坏安置到了库房管库。这一守……便是一百一十九年!”

    “这……怎么可能?”邵云脸色彻底变了。

    “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能被压第一次,就能被压第二次!三年,三年,又三年……”老者嘎嘎笑了笑:“师弟可看到过太虚郡城门前的那两行字?”

    “两行字?师兄是说……求玄问道艰,韧勤勉慧谦?”

    “没错!老夫蹉跎百余年,便是艰字的写照。”

    邵云脸色连连变换:“既是如此,师兄当年为何不……”

    “不离开?嘎嘎!师弟还是多翻翻《宫规宫律》吧。离开?自入了太虚宫开始,便是太虚宫弟子。师弟难道忘记有一条,叛逃忤逆者诛吗?”

    “叛逃忤逆者诛?怪不得他一直逼迫我离开?”邵云脸色一沉。

    “他?呵呵。果然……师弟也是遇了小人。”老者心有萋萋,脸现悲笑。

    “太虚宫难道不管么?诺大的圣地道统!”邵云双拳紧攥。

    “管?管的过来吗?太虚宫弟子何只千、万?长老才几人?何况……”老者笑了笑:“求玄问道何其艰难,连这点委屈、苦楚都吃不了,还想谈及大道?”

    “师兄是说……”邵云脸色微变:“这是太虚宫默许的?”

    “是,也不是!师门内有竞争,但却不会丢了性命!一切看似残酷,却是极力在保全诸多弟子,纵然无法高歌猛进,过的也算安逸。但是……”老者惨然一笑:“树大有枯枝,难免有些害群之马。就比如《宫规宫律》中那条叛逃忤逆者诛来说吧!全看怎么把握!”

    “正常而言,有些弟子自知无望大道,便会申请下山,建立自己宗族。可是……就若师弟你我这般,得罪了小人,你觉得会准许你我下山吗?在某一个环节,便被拦了下来!所以!要么熬到终老,要么叛逃忤逆!前者便是我这样,后者嘛……呵呵!”

    “好了。老夫与师弟也算有缘,好言提醒你一句。这库房管库吃力不讨好啊,万莫出了差错!”老者返身自桌案上拿起本录册翻动:“库房管库,便是负责太虚宫的诸多材料储备与道器、法相符篆、丹药等等成品物品的存放、交付。这司职看似油水很大,但其实却是不然!”

    “师弟一定要做好出库、入库记录,马虎不得丝毫!不然……”老者惨然的摇了摇头。

    “罢了。一切已随烟云淡去,老夫现在只想回家中,去看看那阔别许久的亲人。”

    老者惨然一笑走向院外。

    邵云楞楞的接过老者递过来的录册。

    “师弟若想摆脱这种境况,倒是有条出路!只是……”老者突然停下脚步,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邵云眼角一跳。

    “只是这条出路太过渺茫,不然老夫何需困与此地一百一十九年?”老者惨笑愈甚。

    “重阳论法,你若能有不凡表现……”

    “重阳论法?”邵云脸现疑惑。

    “重阳论法,说白了就是各大圣地道统间凡境弟子拼杀,向其他圣地道统宣示自家底蕴!表现不凡者,必会被长老收做衣钵弟子。若师弟你能在重阳论法出头,任何奸佞小人都再无力压制与你!只是,师弟你……”老者叹了口气。

    “能在重阳论法中活下来的弟子,皆是伐杀战力无双!几乎都是祭有道器臂助、通三般无上法、法相符篆皆开大道宝光。可师弟你……哎。”

    “心神祭有道器?通伐、护、疗三般无上法?五道法相符篆皆开大道宝光?”邵云眼角猛跳。

    “罢了……师弟还是熄了这心思吧!寻常人参加重阳论法,与找死无异。”老者摆手走出院落,落寞的身影渐行渐远。

    楞楞的站在库房中,寒风吹拂的邵云衣襟霍霍轻响。

    “重阳论法?”

    “我不通三般无上法;心神也被破瓷片强行祭炼,无法拔出、替换成正常道器,没有丝毫威能;但是……我有真品法相符篆!”

    “五道法相符篆皆开大道宝光吗?”

    “既然无上法、道器上我有所欠缺,那我就在真品法相符篆上找补!”

    “别人五道法相符篆皆开大道宝光?那我就五道……真品法相符篆……皆开满九环大道宝光!”

    “至于材料来源……出库、入库?”邵云豁然看向手中的录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