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肚兜童子送福图

    更新时间:2015-06-14 20:31:40本章字数:2106字

    石林间昏暗,轻浅、杂乱的脚步声隐隐出现。

    拂风声呼啸不绝,片刻间一些女子身影陆续出现。

    这些女子皆身着白色丝裙,青丝随风摆动,无一不是绝色之姿。

    “咦?李师姐你看,那是……”尚有些青涩、稚嫩的少女,惊讶的指着近前血肉模糊的尸体。

    “实力差,还来禁忌山脉,死了也是活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抓紧赶路!谋得老祖交代的那件宝物才是要紧。”

    为首女子傲然的摆手,招呼着其他女子,继续走往石林另一侧的方向。

    石林内再次寂静下来,唯有赵志平血肉模糊的尸体静置在那里,以及呼啸不断的冷风吹彻声。

    “附带匿形威能的真品法相符篆,虽算不得稀少,但也架不住这么浪费啊。”

    片刻后,邵云的身影在块怪石其上突兀显现。

    “琼楼的人?”

    “连老祖级存在都惦记的宝物?”

    斟酌再三,邵云悄然追了上去。

    ……

    翻涌的迷雾徘徊在山谷中,无法看到丝毫的景象。

    山谷前人影烁烁,皆是踌躇间未曾踏足其中。

    “李师姐,怎么这么多人!”那些渐渐走近的琼楼女弟子脸现震惊。

    为首的女子脸现傲然:“一帮跳梁小丑罢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悄然尾随在后的邵云,静静的站在远处,望向那迷雾遍布的山谷。

    “嗯?”

    山谷入口处,忽然出现骚乱。

    衣襟染血,脸色冷硬的白衣青年,头顶着玲珑金塔一边祭炼,一边冲出遍布迷雾的山谷。

    “道器!”惊呼声连连,更有人突然出手。

    “滚!”白衣青年脸色冰冷,一拍胸口,鲜血喷在那玲珑金塔之上。

    嗡!强行被驱动的玲珑金塔膨胀,转瞬宛若直抵苍穹,瞬间荡散出手之人,裹着白衣青年冲出重围。

    “刚才那件道器,似乎还在祭炼中,难道是刚得到不久?”

    “难道那件道器是在山谷中所得?”

    “也许……这山谷中还有道器存在?”

    周围短暂间寂静无声,诸多身影目光闪烁,忽然有人冲进山谷。

    仿佛寂静的水面骤然荡起涟漪,寂静、沉闷的气氛瞬间崩溃,陆续有人冲了进去。

    “嗯?”邵云忽然皱眉回头看去。

    “是谁在用未知手段窥伺我?只是单纯的好奇?还是恶意?”

    邵云收回目光,脸色平静,心头却是生起戒备。

    犹豫了下,邵云踏进迷雾遍布的山谷中。

    穿过重重迷雾,踏足山谷中的瞬间,邵云眼角一跳。

    “这是……阵势?”

    邵云脸含戒备、谨慎打量周围。

    内环形的岩壁,每隔十数丈的距离,便有条通道,其中昏暗、寂静,根本无看清其中具体。

    “这阵势不简单啊!”说话的是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他脸色惊疑的站在其中条通道前向内张望,清冷的微风从其中吹出,拂着他一身青衫四下摇摆。

    “这位圣贤书院的师兄是阵师?”周围骤然一静,其他人齐齐看去。

    “阵师算不上,稍有涉猎罢了。”书生青年很谦逊的摆了摆手。

    “师兄可否破了此阵?”

    “破不了。”书生青年脸现惭愧。

    “破不了?破不了,你废什么话!”人群间消瘦秃头男突然冷哼了声,径直走向其中一条走廊。

    书生青年脸色如常,只是双眼微眯了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走廊内出现惊呼,消瘦秃头男满脸骇然的冲了出来。

    黑雾凝聚的身影紧随而至,它踏出幽暗的走廊,手中摇着个巨大的红葫芦。

    红葫芦底部一磕,砸在消瘦秃头男胸口上,他口喷鲜血摔了出去。

    黑雾凝聚的身影如影随形,抡起红葫芦砸向消瘦秃头男的脑袋。

    消瘦秃头男脸色大变,忽然冲向最近处静立的邵云。

    邵云一沉,拂袖拍出道掌印挡向黑雾身影,同时飞身后退。

    “嗯?”

    黑雾凝聚的身影,丝毫没有避让邵云甩出的掌印,竟然抡着红葫芦继续砸向消瘦秃头男的脑袋。

    嘭!

    红葫芦几乎砸中消瘦秃头男的瞬间,那黑雾所凝身影的脑袋,骤然被邵云拂出的掌印打爆。

    “这……也太容易对付了吧?”邵云楞了下。

    “不对!灵慧低劣,甚至压根没有灵慧,却只会死朝一个目标使劲!”

    “不过……这东西攻伐之力倒是委实强横,一击差点打爆那人!若是一对一硬扛的话,纵然是我也得吃点苦头!”

    “对了!刚才那件红葫芦……”邵云豁然看向远处。

    “道器!”惊呼声出现,地上那件红葫芦,转瞬化做巴掌大小。

    “我的!”消瘦秃头男脸现激动,爬起来抓向掉落在身侧那枚红葫芦。

    “嗯?”

    头颅爆掉的雾气身影并未消散,而是骤然化做黑雾,竟卷起那枚红葫芦射向先前的那条走廊。

    “这……”消瘦秃头男嘴巴张大,其他人因为离的较远,皆是楞楞的目睹红葫芦被黑雾卷走。

    邵云就在红葫芦射向走廊的闭经之路上,他下意识的抬手抓去。

    “嗯?”邵云楞楞的看向轻易抓到手中红葫芦。

    葫芦赤红若血,似金似玉,品相圆润、细腻;

    葫体雕琢着副捧着年画的肚兜童子,而年画上的福字,恰好让整副纹绘衔接成一副完整的‘肚兜童子送福图’。

    “拿来!”消瘦光头男忽然走过来,伸手抓向红葫芦。

    邵云脸色一沉,法相真身骤然显化,浑厚的巨掌狠狠的在消瘦光头男胸口上。

    嘭!岩壁般虚幻光膜出现,挡下法相真身掌势。

    噗!消瘦光头男嘴角溢血,噌噌倒退出五步。

    “先前想拉你垫背,若非你出手,他恐怕已经死了,却不知丝毫收敛,还想恩将仇报。”

    “这种人渣活着也是浪费,用不用我帮你把他干掉?”半展开的纸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手心,面容俊俏的紫衫青年,忽然笑嘻嘻的看向邵云。

    “你!”消瘦光头男脸色涨红。

    邵云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脸色却骤然一变。

    “这是……”

    四溢的黑雾并没有散去,忽然翻涌、凝聚瞬间裹住邵云,眨眼间射入昏暗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