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多宝阁

    更新时间:2015-06-15 08:50:52本章字数:3424字

    走廊中。浓稠、厚重的黑色雾气,翻涌不断。

    “这是……煞气!”邵云脸色难看,被拖拽至走廊正中,根本无法移动。

    “煞气,有地气之厚重,却无地气之浩然。这是地气之污秽!”

    四周煞气翻涌不断,聚向邵云手中的红葫芦。

    “这些煞气竟然想把这件道器夺回?”

    “摄!”邵云本相灵窍一展,试图收起红葫芦。

    “嗯?怎么无法收进灵窍?难道……”邵云脸色微变。

    “这件道器已被祭入大阵?”

    “不能这么耗下去,这浓郁的煞气,会把我本源根基慢慢磨干!”

    看着手中的红葫芦,邵云犹豫了下扔了出去。

    嗡!浓郁的煞气骤然一卷,汇向那枚红葫芦,与走廊入口处,渐渐再次凝结成黑雾身影。

    “可以再生?”邵云脸色微变,想要原路返回。

    “嗯?这……好像有道若有若无的屏障存在,无法原路回去?”

    犹豫了下,邵云冲向走廊另一侧的出口。

    “这是……原路竟然消失了?”

    冲出走廊,邵云楞下,皱眉打量四周。

    如出一辙的岩壁,跟身后的岩壁,皆呈内环形走廊的地势。

    且岩壁每隔一段距离,同样存在着条昏暗的通道。

    “看来只能闯阵了。”

    斟酌、沉吟了片刻,法相真身骤然显化。

    “那煞气凝结的身影,我虽是无惧,但总归小心些好。”

    “这还不够!”邵云饮了口玄水精元,法相真身六臂舞动。

    嗡!两仪轮盘显化在法相真身之前。

    “这里同样没有天地玄气,单靠体内玄气支撑无上,根本无法持久,所以……要快!”邵云骤然冲进眼前的通道。

    “这是……”

    昏暗的通道内,屹立着道黑雾身影,邵云冲进走廊的瞬间,手持金色的蟠龙锏骤然抽来。

    邵云脸色紧绷,不退反进,硬扛下抽下的金色蟠龙锏。

    噗!邵云嘴角溢血,但法相真身擎着逆转阴鱼印,却是翻掌震下。

    嘭!煞气身影四散、化做弥漫雾气。

    “嗯?还是不行吗?想取道器,阵势中的煞气便不会放我离去!”邵云扔下蟠龙金锏,法相真身裹着他全力冲向通道出口。

    ……

    寂静、昏暗的环形走廊间,邵云静静盘坐在地,脸色有些苍白。

    “已经接连闯过八条通道,可这阵势始终不见尽头!”

    调息许久,邵云伤势渐显平复,他起身再次迈向前面的通道。

    踏足通道,邵云脸色微变。

    与先前煞气凝结的身影阴暗、模糊不同,眼前的镇守竟是霞光闪耀、正气浩然。

    “这是……罡气凝聚的躯体?”

    罡气凝结身影,手持三足青色大鼎,静立走廊之中。

    邵云踏足走廊的瞬间,罡气凝聚的身影,豁然间一步一步走近,步履缓慢、沉重。

    嗡!鼎起再落,宛若山岳压伏,气势深重镇下。

    “恐怕比那煞气凝结的身影要强!”邵云脸现凝重,法相真身护住己身,两仪轮盘挡向抡来的三足青色大鼎。

    嘭!

    “嗯?”邵云倒退了步,脸现古怪。

    “鼎势浑厚、势大,可是……为何感觉相比那煞气凝聚身影,要弱的太多?”

    “不对!这罡气凝结的身影,优势不在攻伐,而在守势!”邵云皱眉。

    逆转阴鱼印反震到罡气凝聚身影上,竟然几乎没有造成影响。

    “攻伐之力较弱,但守势强横。若是他人,可能会被活活耗死!但是……”

    “那就比比谁更能扛!”

    邵云脸现狠色,放开守势,法相真身全力杀伐。

    染血勾镰、天子金剑……法相真身六臂齐齐舞动。

    昏暗的通道中震动频频,罡气身影愈显暗淡,而护着邵云的法相真身则隐有裂痕出现。

    邵云嘴角溢有血迹,脸色越显苍白。

    “给我破!”

    嘭!法相真身翻手震下,罡气凝结身影骤然崩碎。

    “我真的很好奇,之前在山谷外那人怎么闯阵取宝的?”

    “就这种罡气凝结的躯体,正常凡境巅峰根本不可能耗的过它!”

    邵云擦拭了下嘴角血迹,驱使法相真身冲向通道出口。

    ……

    噗。

    再次冲出通道,邵云脸色惨白,狼狈的摔倒在地,急忙去出玄水精元服下。

    “接连四道罡气凝聚的镇守,太能磨了……”

    “嗯?这是……”

    周围视野清晰了许多,不再是那昏暗的环形走廊。

    宛若岩石被平削而过,周围干巴巴的有些荒凉、清冷,唯有正中屹立着座阁楼。

    阁楼陈旧,样式古朴,匾额上写着‘多宝阁’三字。

    “是他?”邵云挑了挑眉头。

    阁楼门前站着个青年,身着紫衫、容貌俊俏,正是之前初入山谷时碰到的那个。

    相比邵云此时的狼狈,紫衫青年好整以暇站在远处,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掌心。

    “你该不会是傻乎乎的硬闯过来的吧?”

    紫衫青年折扇忽然拢在手心,抿着嘴咯咯的笑个不停:“此阵名为‘都天地正罡奇煞大阵’,合三十六正罡、七十二奇煞之数,共分十二层;每层十门,九门有镇守,唯一门可畅通而过,合九死一生之数。只要每层寻得生门,虽然算不得轻松过阵,但也不至于……咯咯!”

    邵云眼角抽搐。

    “别在这傻站着了!抓紧进去挑宝贝啊!晚了好东西可都被人挑走了!”紫衫青年拿折扇敲了敲阁楼前的石碑。

    石碑上,洋洋洒洒的写着行字迹。

    “有缘前来此地者,皆可取一宝离去——朝天君?”邵云皱眉。

    犹豫了一下,邵云朝阁楼内走去,可临近门前时,却猛的停下脚步。

    “怎么少了那么多人?”邵云豁然戒备的看向紫衫青年。

    阁楼内此时只有琼楼的那个为首女子与少女,以及那个书生青年,空荡荡再没有第四个人。

    “死了呀!有的人技不如人,有的人实力差、运气差,不就死了?至于有的人……我顺手帮你弄死了。怎么样,我好吧?”紫衫青年意有所指的翻了个白眼。

    邵云眉头微皱,静静的看了眼紫衫青年,不置可否的再次迈向阁楼内。

    “你怎么不进去?”邵云忽然又停了下来,再次戒备的看向紫衫青年。

    “你烦不烦?你干嘛老看我像是防贼一样?我已经选完了好吧!”紫衫青年又翻了个白眼,折扇一展,懒的再搭理邵云,自顾自的打量起阁楼上的匾额。

    邵云楞了下,拱了拱手迈进阁楼。

    阁楼内遍布精雕细琢的玉石架,其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异的道器。

    有金塔、有钵盂、有……

    邵云若有若无的看向那两个琼楼的女弟子。

    丝纱素裙的女子抱着把碧玉色的琵琶,满脸欣喜的把玩;

    腼腆少女拿着串黑色檀珠,流着口水试图再挑件道器,可每每伸手都被弹开,但她却乐此不疲。

    “难道是已经取走了那所谓的宝物?还是说那宝物根本不在这里?”

    犹豫了下,邵云看向周围玉石架上遍布的物事。

    “道器与我几乎没有用处啊……”邵云皱眉。

    “嗯?”邵云目光辗转,忽然看向角落的龙纹金棍。

    “单看品相无法分辨道器威能倾向,可这威能恰恰因为我无法祭炼,根本无法发挥。倒是这根龙纹金棍与我却是有些用处……起码能当做件趁手兵器!”

    邵云沉吟着走了过去,伸手就要取下龙纹金棍,可是……

    “嗯?”邵云忽然停了下来,震惊的看向玉石架的最下方。

    “这是……”

    玉石架的最下方,静静放置着块破瓷片!

    这块瓷片灰仆仆的、破破烂烂,与邵云得到的那块破瓷片,外形虽有丝许差异,但隐约却能看出根出同源。

    “没错!跟那块破瓷片应该都是来自一处!”

    “只是……这破瓷片为何会在这里?”

    “嗯?”

    邵云眼角忽然一跳,手腕一翻,掌心出现块破瓷片。

    看似普普通通破瓷片在邵云掌心之中,若有若无的颤动不停,似乎与玉石架上的那块破瓷片产生呼应。

    “这破瓷片除却当初坠入浮屠血海时,出现了反映,其他时候皆是死寂。此时却……”

    静静的驻足原地,邵云脸色惊疑不定取下玉石架最下方的那块破瓷片。

    “嗯?”

    破瓷片乍一离开玉石架,竟然也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为何颤动不断?”邵云把两块破瓷片,拿在手中端详。

    “看这两块破瓷片似乎恰巧有相连处……也许。”

    沉吟着比对了下,邵云试探着把两块破瓷片拼接在一起。

    “嗯?竟然能够自己修复?”邵云眉眼一挑。

    两块破瓷片乍一拼合、相连,转瞬间竟合在了一起,看不到丝毫裂痕。

    “颤动停了。可是……为何突然有种透彻心神,悲鸣、哀伤的感觉?是这块刚得到的破瓷片原因?”

    “嗯?”

    嘭!阁楼忽然剧烈一震,把邵云险些晃倒在地。

    “这……”邵云目瞪口呆的看着阁楼外。

    不单是阁楼在震动,阁楼外的地面也在剧烈震动、崩溃。

    嗡!阁楼内忽然玄光肆意,猛的把邵云等人甩了出去。

    “这……”落地的瞬间,邵云楞楞的看着头顶的一切。

    迷雾翻涌、肆意、消散,整个山谷竟崩成了粉碎。

    整个都天地正罡奇煞大阵,竟然……飞向天际!

    多宝阁的房檐上,此时盘坐着紫衫青年的身影,驱使着整座都天地正罡奇煞大阵,愈升愈高。

    “这就是他所谓的选完了?”邵云脸色发楞。

    “他选的宝物,是整个都天地正罡奇煞大阵?”

    “嗯?”

    紫衫青年盘坐在多宝阁其上,样貌、身形缓缓出现变化。

    眉眼间渐显古灵精怪的味道,紫杉青年片刻间竟化做个容颜倾世的女子。

    甚至……紫杉女子忽然笑嘻嘻的望来,朝邵云眨了眨眼。

    “是她!当日在渭江上,将我打晕的……”邵云嘴角剧烈抽搐。

    嘶啦。苍穹间忽然颤起涟漪,大阵震断虚无,裹着古灵精怪的女子消逝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