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金甲腐尸

    更新时间:2015-06-16 12:38:01本章字数:2042字

    昏暗中响彻着嘶吼,邵云险险的避开突然伸来的手掌。

    “这是……”

    废墟四散,露出其后昏暗的走廊,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

    入眼的金甲斑驳、腐朽,但透过其上的纹理、镶嵌,能看出曾经何等的华贵。

    可此时金甲披挂下,却是具腐烂的躯体。而且……

    厉鬼般咆哮、嘶嚎,裹着金甲的腐尸不依不饶的冲向邵云。

    脸色微变,邵云急退间,法相真身显化,翻掌镇下。

    嘭!砖石四溅,邵云脸现骇然。

    裹着金甲的腐尸,竟然视法相真身如无物穿透而过,腐烂的手掌更是拍在了邵云胸口上。

    嘭!邵云倒飞而出。

    “无视法相真身?”邵云脸色急变,拂袖一挥,两仪轮盘显现。

    嘭!紧随而至的金甲腐尸,手掌竟然再次穿过两仪轮盘,拍在邵云身上。

    “怎么回事?难道……”邵云嘴角溢血,硬扛着金甲腐尸挥出一拳。

    嘭!嘭!

    再次被拍中的瞬间,邵云拳头砸中金甲腐尸。

    噗!邵云口咳腥血连连退了数步。

    咔嚓。金甲腐尸骤然崩碎、腐朽。

    “这……到底是什么?”

    “肉身蛮力强横程度与正常凡境巅峰几乎等同,肉身却是脆弱不堪。”

    “可为何玄法威能完全无效?难道……”邵云眼角骤然一跳。

    “仙族?”

    “轮回般一幕中看到的那些景象,似乎仙族便是如此!仙族天生无视任何玄法威能!因为……他们皆是道玄之体!”

    “可是……”邵云皱眉。

    “若这真是仙族,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还有……这到底是哪里?又为何会掩盖在迷雾山谷之下?”

    嗡!废墟般大殿突然剧烈震颤起来,险些把邵云晃倒。

    “这……”邵云刚刚稳住身体,四下却是再次归与平静。

    “咦?这是……”邵云皱眉看向脚下。

    腐尸已彻底腐朽四散,就连那斑驳、破烂的金色甲胄也化做土灰,可地上却遗留了一块乳白色晶体。

    “玄石?不是……大小差距太大。若玄石如此大小,根本无法存在,顷刻间便会溢散天地。”邵云检起指尖大小的白色晶体,放在手心细细端详。

    “好充盈!比玄水精元都要夸张!这是什么东西?”邵云细细感受,脸现惊讶、疑惑。

    “难道……”邵云眼角一跳。

    “是那具腐尸崩散后遗留?”

    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邵云小饮了口玄水精元,静静调息。

    “这到底是什么?”邵云端详了片刻手中的乳白色晶体,最后无奈的收起。

    趁着调息的工夫,邵云掌心一翻,一卷手札出现在手中。

    “《阵解》?”邵云皱眉翻看了下自姜姓书生青年那得来的手札。

    “原来是那位姜师兄平日的参研、思索阵势的手记罢了。看来正常左五道,都有录手记的习惯,我这个法相绘师倒是个特例。”

    “只是……”邵云脸现苦笑。

    “我会的那点东西,似乎实在不适合录下手记。至少暂时不适合。”

    把手札再次收起,邵云又取出块石刻端详。

    “倒是赵师兄的这块石刻有点意思。”

    “竟然是副地图。只是……”

    “这地图轮廓看起来,应该是以州为参照的大地图。可……可这上面的地势走向,却有些不对啊!”

    “渭江西起伏龙山脉,自西向东,横贯甘、闵、镇三州,东入无边海域。可这块石刻地图上的地势走向,与甘、闵、镇三州,差距太大了。”

    “难道是万古岁月前的地图?”

    邵云皱眉思索。

    “也不对啊!这块石刻一看便知乃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凡石,莫说万古岁月了,区区千百年足以化做腐朽。”

    “难道是后人刻录的?”

    “咦?”

    邵云忽然轻捏了下石刻边角。

    “怎么可能!以我现下肉身蛮力,莫说区区凡石,就算是玄金精元我也能轻易捏断。可这块石刻……竟然丝毫无损?”

    “不对!不是丝毫无损!”

    邵云再次捏了下石刻边角,拿在手中细细端详。

    看似普普通通的石刻,被邵云一捏,边角便出丝许裂痕,可这裂痕眨眼间竟再次消逝。

    “这……难道这是块长的像普通凡石的诡异质料?”邵云脸现古怪。

    “若是这样的话,倒有可能真的是万古岁月前的地图了。可是……为何总觉得不像呢?难道万古岁月间,地势变化如此之大吗?”

    邵云端详石刻上的地图许久,最后叹了口气把石刻收起。

    “得抓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毕竟重阳论法不是无期限的,若是过期不归,便会困死在禁忌山脉中。”

    起身拂去衣摆间尘土,邵云谨慎的走进昏暗的中庭走廊。

    “嗯?还有……”

    走廊拐角处突然嘶吼着冲出个金甲腐尸。

    嘭!昏暗的走廊中,邵云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墙壁上,撞的砖石四溅。

    呸!邵云吐掉口中的腥血,推开压在身上的砖石,不退反进迎了上去。

    咔嚓。硬挨了下,邵云一拳抡出,金甲腐尸瞬间崩散。

    “这次应该没了吧?”

    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邵云检起地上那块乳白色的晶体。

    “每个金甲腐尸都有?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嗯?这是……”

    倒塌的立柱、墙壁,崩裂的地面,遍布眼前昏暗的走廊,而一侧废墟掩埋下,隐约露着个门扇的轮廓。

    斟酌了片刻,邵云拂袖打散掩着门框轮廓的废墟。

    静静在原地驻足了片刻,见其中没有金甲腐尸冲出,邵云谨慎的把门扇推开。

    “这是……”邵云目光一凝。

    昏暗的房间中,遍布着杂物,但并不像外面一样满是倒塌的废墟。

    一道身影背对着邵云,站正在房间角落腐朽的柜子旁。

    稀稀索索的声音,随着那道身影忙碌而出现,昏暗中能看到那破破烂烂的衣衫动来动去。

    而且……

    “宝药,宝药……”呢喃、含糊的言语,轻若蚊蝇般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