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仙古遗祖

    更新时间:2015-06-17 22:40:42本章字数:2017字

    四下昏暗,倒塌的墙壁下轻微晃动。

    噗!邵云推开压在身上的砖石,猩红的血迹咳在衣襟、地上。

    “绝非法相,应该是道本尊投影降临,可是……”

    “以我本源根基浑厚程度,纵然是大能投影,也不可能一击险些把我打爆。”

    “为何这么强?”

    邵云双拳紧攥,脸色莫名,口中咳血不止。

    饮了口玄水精元,静静盘坐许久,邵云气色才稍稍好了些许。

    “嗯?”

    擦去嘴角干涸的血迹,邵云起身扑去衣襟间的尘土,走到长衫腐尸崩散的位置。

    “这是……”

    邵云检起地上的一块晶体,拿在手中端详。

    “怎么会有个字?而且这个字……”邵云皱眉。

    乳白色晶体中,若隐若现的闪烁着个字迹。

    只是……这个字显的有点似是而非。

    左边是个‘召’字旁,右边是个‘役’字却没有双人旁。

    “看来这些长衫腐尸,比那些金甲腐尸明显要强上许多,而且似乎有所各异。”

    “难道这个似是而非的字,代表所精擅的手段?”

    “痕迹已经被掩去的仙族,曾经到底拥有怎样辉煌的过去?”

    斟酌、沉吟再三,邵云忽然捏爆手中的晶体。

    嘭!点点耀眼的光环爆散、肆意,骤然自邵云七窍溢入,径直涌向丹田。

    “嗯?”

    “并没有像那些紫电般爆虐……”

    心神探寻,邵云脸现惊讶。

    本相灵窍的外沿混沌层中,那个似是而非的字迹,与四下窜动的紫电泾渭分明、静静悬浮。

    “这个似是而非的字,并不像那紫电般暴虐,是否可以碰触?”

    邵云沉吟、试探着心神探去。

    噗!七窍溢血,邵云脸色骤然惨白。

    “不行吗?原来伤及心神,并非是那暴虐的表象,而是其本质不可触碰?”

    “当然。也许是我现在修为尚浅,无法去探寻、了解。”

    “嗯?”

    嗡!地面骤然剧烈颤动,且相比先前几次,猛烈何止数筹。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要彻底埋葬了?”邵云脸色大变。

    嘭!嘭!四下墙壁、地面倒塌、迸裂,砖石废墟遍布眼前。

    “不能被埋在这里,不然无法遁地,会被活活困死!”

    邵云脸色变换,连连躲避四下倒塌的废墟。

    嘭!地面骤然开裂、塌陷。

    “这……”

    砖石、废墟下沉,连带着邵云摔了下去。

    ……

    嘭!推开掩在身上的砖石,邵云从废墟中站起。

    四下遍布废墟、残骸,猩红的血色充斥满周围的一切,驱散了昏暗却透彻着诡异的感觉。

    “浮屠血海?这里怎么会有浮屠血海?”

    “嗯?”

    “是她们。这是……”邵云脸色微变。

    远处倒塌的宫殿废墟上,遍布着各大圣地道统弟子的尸体。

    在宫殿废墟正中,一座腐朽的宝座上,静坐着具干涸的腐尸。

    腐尸的眉心有道剖挖过的伤口,伤口处竟诡异的流淌着新鲜的血迹。

    就在宝座旁侧,琼楼的那个少女捂着脸额,跪倒在地身体瑟瑟发抖。

    猩红的血迹,顺着少女指尖滑落,溢满了随着腥风拂动的丝纱白裙。

    “李师姐,救我……”少女声音痛苦。

    “快挖出来!挖出来就没事了。交给我!”琼楼的那个李师姐脸含激动,伸手走向少女。

    少女声音松开双手,扣向眉心。

    腥红的血迹,遍布少女的脸额,肆意着阴森血光的竖眼,嵌在少女眉心不停向内蠕动。

    “这是……”

    “仙古之眼?仙族无上存在才配拥有的第三目?”

    轮回般所见景象,骤然浮上邵云心头。

    邵云脸色大变,仓促间拔腿就向远处逃离。

    “挖出来吗?”少女指尖忽然停下眉心前,声音出现诡异的沙哑。

    “对!快挖出来!交给我,这样你就没事了!”

    嗡!少女眉心蠕动的猩红竖眼,骤然蠕进眉心,她身体停下瑟瑟发抖慢慢站起。

    “呵呵!你这么想拥有我?”少女声音豁然改变,阴森的男声出现。

    嗡!密密麻麻腥腐的血丝,骤然自少女眉心尚未愈合的伤口中射出,扎根四下遍布的尸体上。

    密密麻麻的腥腐的血丝,恶心、渗人的快速蠕动,四下的各大圣地道统弟子的尸体,转瞬间干涸腐朽。

    “你……”琼楼的那个李师姐楞楞的看了眼少女,脸额僵硬的垂下,看着戳进丹田的腥腐血丝。

    “不……”凄厉、惊恐的喊叫响起,打破了周围的沉寂。

    邵云豁然回头看了眼。

    “果然……这个仙族的无上存在,没死透……”邵云头皮发麻。

    “嗯?还有……”少女忽然消失在原地。

    “你……”邵云脸色大变,连忙避开突兀出现在前的少女。

    “呵呵!你似乎对吾仙族有些了解。”

    “前辈……仙之一族浩然、正气,你贵为仙古仙祖,这样……”邵云戒备、僵硬的停下脚步,脸侧冷汗不可抑制的滑落。

    “浩然、正气?”少女楞了下,目光有些出神。

    “哈!哈哈……哈哈!”少女眉心的第三目忽然流出血泪。

    “浩然、正气?你们人族背弃了荒古的承诺,也配谈浩然、正气!”

    密密麻麻的血丝骤然自少女眉心伤口射出。

    “前辈……”邵云楞楞的看着戳进身体密密麻麻的腥腐血丝。

    “死吧,死吧!人族都该死!”

    “嗯?”

    “这是……”少女脸色大变,密密麻麻的腥腐血丝骤然收回。

    扑通!衣襟间遍布血迹,邵云栽倒在地。

    嗡!古镜骤然显化,一道宝光射出定住少女。

    呼!密密麻麻的腥腐血丝尚未被少女收回体内,便被古镜蛮横的扯了过去。

    “啊啊啊啊!大道不公,为何这般待吾仙族!”

    少女身体急速干涸、枯萎,转瞬间连同那肆意着血色的第三目,皆是化做腐朽。

    甚至,连那宝座上的腐尸,也是骤然崩散化做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