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断指

    更新时间:2015-06-18 12:22:21本章字数:1906字

    呼!腥风拂过,飞灰四散。

    古镜吸干少女与肆意着猩红血色的竖眼后,并未隐回丹田,而是悬浮在外剧烈颤动。

    咔嚓!一道裂痕出现在镜面上。

    邵云脸色骤变。

    咔嚓!咔嚓!镜面上裂痕越来越多。

    古镜震颤的越发剧烈,一角神棺竟在破裂的镜面中探出。

    嗡!遍布着血色的周围,蔓起道道涟漪,肆意着光华的身影陆续显化。

    “这是……繁星中的那些神魔般法相真身?”邵云脸色发楞。

    “镇!”

    “镇!”

    “镇……”

    乍喝宛若雷霆,接踵响彻。这一瞬间,浮屠血海剧烈翻涌,血浪滔滔。

    嗡!古镜崩裂的趋势被抑制,那角神棺渐渐缩回镜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并非是神棺盖压星空,而是那诸般繁星包裹着的神魔在镇压它?”

    邵云脸现震惊。

    “嗯?”

    嘭!古镜忽然剧烈一震,镜面崩成粉碎,几欲缩回镜中的神棺彻底冲了出来。

    荒芜、威严的气息,自显露的神棺上弥漫、四散。

    翻涌的浮屠血海骤然一停,宛若死寂,而那满目的神魔般法相真身……瞬间全数崩散。

    “这……”

    虚无忽然诞起阵阵剧烈的涟漪,透彻着昏暗的裂口显现。

    呼!黝黑、蜿蜒的躯体,自虚无而出,森然的四肢轰然踏下,震颤的浮屠血海荡起翻涌血浪。

    “荒古龙?是……是黑矿中那头荒古龙?”邵云脸现骇然。

    “嗷!”嘶吼响彻,虚无刹那间满是涟漪震颤。

    “嗯?”

    荒古龙忽然伏首一吹,幽暗火焰焚烧,虚无镜面般震碎,径直烧向邵云。

    邵云脸色大变。

    破损的古镜忽然浮在邵云身前,幽暗火焰尽数熄灭。

    荒古龙看了眼破损的古镜,忽然驮起神棺,探爪撕向虚无。

    嘶啦!虚无荡起剧烈涟漪,一道裂口显现。

    “这是……”

    虚无裂痕中并非昏暗,而是遍布着密密麻麻璀璨的繁星景象。

    荒古龙再次森然的看了邵云一眼,驮着神棺踏过虚无。

    虚无涟漪渐渐平复,四下陷入死寂,唯有浮屠血海再显翻涌之声。

    啪嗒。破损的古镜仅剩边框,突然摔在地上,碎成了数块。

    邵云楞楞的看成碎掉的古镜。

    “嗯?”

    始终沉寂的破瓷片忽然显现,然后……扑向碎成数块的古镜。

    咔嚓!唯有瓶底轮廓的破瓷片一捞,像是张大嘴巴一样,吞下了一块古镜。

    嗡!碎成数块的古镜再次颤动起来,骤然浮起撞向那块破瓷片。

    嘭嘭声不断,破瓷片与碎掉的古镜竟疯狂的相互吞噬起来,转瞬间彻底不分彼此,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朵灰色的莲台,缓慢旋转、静静悬与邵云头顶。

    呼!夹杂着血色的灰色光华垂下,洒落邵云周身。

    “这是……”邵云楞楞的看着浑身快速愈合的伤口。

    “相比不坠轮回的威能,要强大太多太多。”

    片刻间,邵云伤口尽数愈合,唯有破损的衣襟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

    “古镜原来是关押神棺的囚笼,那璀璨繁星包裹着的神魔,是为镇压神棺而存在?”

    “神棺脱困,荒古龙竟屈膝驮伏?”

    “还有,先前那璀璨繁星充斥的景象,又是哪里?”

    邵云楞楞的伸出手掌,莲台如臂指使般落下。

    “这到底是什么?破损的古镜,为何与破损的浮屠造化瓶合二为一?”

    许久。邵云嘘了口气,心绪中涟漪渐渐平息。

    “先前剧烈的震动,上方的废墟已彻底崩开,也许可以找到离开的出路。”

    “嗯?”

    邵云楞楞的看着手中的镜瓶莲台,又看了看翻涌的浮屠血海。

    “为何那般透彻心神的悲鸣、哀伤之感,越发浓烈、清晰?”

    “而且……那种感觉,似乎来自这片浮屠血海之下?”

    “难道……下面有什么,对曾经的浮屠造化瓶,有着冥冥中的牵引?”

    沉吟、斟酌再三,镜瓶莲台光华垂落、护持,邵云谨慎的指尖触碰向翻涌的血浪。

    “果然……”

    “镜瓶莲台其中有着破损的浮屠造化瓶,确实对浮屠血海有着抵御作用。”

    邵云头顶镜瓶莲台,忽然跳下浮屠血海。

    血海翻涌,却并非昏暗,浓郁的血色充斥满入眼的一切。

    废墟、残骸,沉闷的殿阁遍布浮屠血海之下。

    “那种悲鸣、哀伤的气息,到底来自与哪里?”

    “又是什么在冥冥中召唤着曾经的浮屠造化瓶?”

    邵云静静透彻着心神,感受着镜瓶莲台残留、肆意着的那种气息,四下打量、寻觅。

    “嗯?”

    “那是……”

    邵云脸现骇然,停下脚步。

    倾倒的高塔顶端,一根断指肆意着浑厚、浩瀚的气息,几欲压伏的邵云跪拜。

    噗!嘴角血迹溢出,邵云楞楞的看着那截断指。

    “是那一指!”

    邵云脸含震惊、无法置信。

    浩瀚的气息压伏,邵云嘴角溢血,强撑着盯着那根断指没有移开目光。

    嗡!断指忽然颤动,骤然自高塔顶端点出。

    那一指之下,翻涌的浮屠血海骤然陷入死寂。

    “这……”邵云脸现骇然,身体被震慑的无法移动。

    那一指点来,宛若天踏地陷,血海汹涌停滞。

    呼!镜瓶莲台忽然一颤,裹住了那截断指。

    浩瀚的气息近身,邵云根本无法承受,口咳腥血不止。

    镜瓶莲台上的莲瓣忽然一瓣接一瓣的扣死,彻底把那截断指隐下。

    慑人气息退却,邵云脸色惨白。

    “断指遗留此地,是否意味着那朴衣者早已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