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吞天狗

    更新时间:2015-06-21 00:02:04本章字数:2131字

    气氛压抑、沉闷,苍穹间云雾翻涌,太虚老祖展开的本相洞天隐隐震动。

    “嗯?”

    苍穹间忽然荡起涟漪,整片天地刹那间宛若被分割,太虚老祖展开的本相混沌更被挤压到一方乾坤之内。

    “阵势?是姜圣贤!”

    青衣布衫、书生打扮中年,自阵阵涟漪中踏出。

    “我拖住他,你们动手。”书生中年头顶八卦阵图遮天避日,言语温和却隐含着冷意。

    “攻他本尊!”琼玉仙秀眉一挑,拂袖甩出九层白玉塔。

    嗡!玉塔转瞬通彻天地,罩住直抵苍穹身躯。

    “太虚施主,得罪了!”苦寂手持诸生钵盂冲向太虚老祖。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虚老祖刹那间被禁锢在原地。

    “看你这次往哪跑!”天圣天老祖脸含冷笑。

    虚无中探住只大手,裹着金色龙袍,探向两界大阵。

    大手狠狠一震,探进两界大阵其中,径直抓向邵云。

    气息震摄,大阵轰鸣,浩瀚的气息压伏而下。

    “邵云弟弟你快跑!”晚秋忽然推开邵云,挡向那抓来的大手。

    “晚秋!”

    “师姐!”

    “螳臂挡车。”大手气势不止,径直拍在晚秋身上。

    伴随着血雾爆起而烟消云散,晚秋的身体像是片落叶般飘落、被碾碎。

    “邵云弟弟,你给我讲讲故事吧?”

    “邵云弟弟,你尝尝这点心好吃吗?”

    “邵云弟弟……”

    往昔的一切自心头划过,宛若历历在目,刹那间邵云心底一阵刺痛。

    “不!”邵云双眼通红,楞楞的抓住晚秋一角崩碎、遗留的衣襟。

    大手再次一震,抓向邵云。

    “嗯?”天圣老祖脸色忽然一变,急忙退向苦寂三人。

    “啊啊啊啊啊!”

    通彻天地般九层玉踏剧烈一颤,其中飘散出无数流光汇向太虚老祖。

    须发怒张,太虚老祖满是皱褶的面容,急速向中年、年轻转变。

    “太虚,你疯了?”

    “太虚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呢?五大圣地道统,相互平衡、制肘,令徒此事你也明白,还是交出来吧。”苦寂脸现谨慎退到远处,双手合十劝解。

    苍穹间震颤频频,太虚老祖的本相洞天与阵势不停碰撞。

    面若青壮,唯有发丝花白,太虚老祖双眼通红、脸间青筋鼓胀。

    “太虚,不要以为这样便能把我等四人吓退!不单单是无相法相符篆,此子身上定然还有其他隐秘,若是不交代个清楚,他日必定与我等四大圣地道统危害无穷。”圣贤书院老祖脸色阴沉。

    太虚老祖冷冷的与苦寂四人对视,气氛剑拔弩张,愈显压抑、沉闷。

    “都是他,害老祖陷入险境,害死晚秋,害的我们太虚宫……”

    斥责、埋怨的言语接踵出现,两界渊侧陆续有人看向邵云。

    “你们……”少净脸含怒色。

    “师兄。”邵云挣扎、艰难的站起。

    “师弟,你……”少净楞楞的看着邵云一步一步的踏上彼岸桥向对岸走去。

    “师傅。是徒儿拖累你、拖累太虚宫了。”邵云静静踏过彼岸桥,立在两界渊畔。

    太虚老祖豁然看向邵云:“回去!别做傻事!”

    灰雾翻涌、颤动,一方乾坤之地,本相洞天与圣贤书院老祖的阵势震颤不停,太虚老祖始终挡在邵云之前。

    邵云默默的摇了摇头,脸色平静、双眼中却透彻着恨意,一点一点的在苦寂四人脸上扫过,最后定格在天圣天老祖脸上。

    “想搜摄我心神?休想!”

    邵云忽然纵身跳下两界渊。

    这一切太过突然,四下骤然一静,所有人楞楞的看着邵云坠进浮屠血海。

    ……

    猩红的血色遍布入眼的一切。

    翻涌的浮屠血海底部,邵云静静盘坐,脸色苍白、气息混乱。

    “连番、强行度虚无而行,已是损伤了根基,尤其是丹田被破,纵然有镜瓶莲台、神通不坠轮回,可想恢复依然太难太难。”

    脸间斟酌、沉吟变幻许久,邵云取出个瓷瓶打开。

    “吞天狗的精血。”

    “这是大补,但人族强噬荒古大凶精血,很可能会爆体而亡。”

    “可我现下,无法借到其他的外力,根本无从选择。”

    瓷瓶中的精血,寂静、粘稠,邵云脸色紧绷。

    “噬!”

    浓郁的血雾骤然爆发,渗入瓷瓶中一卷。

    “想不到还会有用到《噬血篇》的一天!”

    吞天狗的精血尽数被邵云纳入体内。

    嗡!气血骤然翻涌,邵云脸色病态潮红、惨白变幻。

    “嗯?”

    “吞天狗精血虽是暴虐,可我丹田恰恰被破,散去了那种狂暴的气息,不至于会爆体而亡。”

    “这便是所谓的破而后立吗?”

    吞天狗的精血与邵云血气汇聚,促使着邵云丹田处的伤口,竟打破了那丝微妙的平衡,开始一点一点愈合。

    “嗯?”邵云脸色骤变。

    一丝奇怪的吞天狗精血,忽然自邵云气血中涌出,冲破邵云本相灵窍,渗入其中那抹微小、虚弱、幽暗的灵性之中。

    嗡!透彻着荒芜、远古、残暴的气息降临,仿佛想要洗练邵云心魂。

    本相灵窍中那抹灵性疯狂震颤,猩红的血色疯狂的吞噬那抹幽暗。

    顷刻间,幽暗之色几近全数被吞噬,猩红的血色灵性诞生,并直接蕴养极至,且渐渐凝结出道胎。

    四爪蜷曲、盘卧,渐渐凝成的道胎竟并非人形,而是诡异的血色兽形。

    “啊啊啊啊!”

    彻骨的疼痛爆发,邵云浑身再次崩裂出条条伤痕。

    鲜血喷涌,沾满邵云衣襟。

    “滚!”

    近乎本能的危机感徘徊邵云心头,撕心裂肺的吼声宛若震颤的浮屠血海骤然一静。

    嘭!荒芜、远古、残暴的气息退却,本相灵窍中那具渐渐凝成的兽形道胎崩成粉碎的血色。

    一丝宛若随时消弭的幽暗灵性,如饥似渴的吞噬灵窍中遍布的血色。

    顷刻间,那抹幽暗灵性渐显凝实。只是幽暗中却若有若无的夹杂了丝诡异的血色。

    许久。邵云气息渐渐归与平静,伤势彻底恢复,就连丹田的伤口也完全愈合。

    呼!邵云睁开双眼。

    “此番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邵云双拳紧攥。

    “仙境吗?我会达到!终有一天,我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