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九月十七东圆节

    更新时间:2015-06-28 14:32:14本章字数:2068字

    清静的院落中,邵云看着偶有波澜的池塘水面,看着柳枝来回拂摆,偶尔静静的轻挥手中的枯枝。

    普普通通的剑式,随手而为,并没有任何的威力,却仿佛与周围那一切连成一体。

    枯枝探入池塘水面,荡起丝许的涟漪,片刻间水中的鱼儿却是围绕到枯枝旁嬉戏。

    “咦?那些鱼儿为什么不怕你?”苏卿卿端着饭菜路过,惊讶的看向池塘的水面。

    水中的鱼儿顿时一惊,四散而去。

    “它们把我当成了鱼儿,自然不会害怕。”邵云笑了笑。

    “把你当成鱼儿了?”苏卿卿茫然的眨了眨眼。

    “灵慧高,是好事,但有的时候却也是坏事。”

    “想的多了,心自然就乱了。越是单纯,越是容易贴近自然、贴近道。”

    “当然。这是个无解的难题。因为灵慧低了,太单纯了,是走不过之前一段路的。而走过那段路后,却又要反朴归真,去找回那种贴近道的自然,太难太难。”

    “啊?”苏卿卿脸间茫然愈甚。

    “可你这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我?我还差的很远很远。”

    “你会觉得我是鱼儿吗?”邵云摇了摇头,把枯枝随手丢入池塘,看着水面荡起的阵阵涟漪出神。

    苏卿卿瘪了瘪嘴,把饭菜放到石桌上,偷偷看了眼邵云的背影,小声嘀咕:“我觉得你不是鱼儿,是木头。”

    “嗯?”邵云忽然转过身来。

    “唔……”苏卿卿脸色一红,慌乱的垂下眼帘。

    邵云瞟了一眼苏卿卿,好笑的摇了摇头,看向院门方向。

    嘎吱。院门被推开,沈鳌艰难的扛着个大箱子走近。

    “先生。”司空铎跟在沈鳌身后,躬身行礼。

    “嗯。”邵云淡淡的点了点头。

    嘭!沈鳌重重的把大箱子放下,地面的砖石都被砸出了数条裂痕。

    “这难道是?”邵云皱眉看向那个大箱子。

    大箱子上遍布着灰尘,甚至黝黑的漆色都褪掉了许多。

    “先生请看。”沈鳌笑了笑,掀开箱子。

    厚实的碑刻,灰朴朴的,静静的躺在箱子中。

    “哦?”邵云伸手一探,生生把碑刻在箱子中提了出来。

    “这……”沈鳌、司空铎相视了一眼,脸现震惊。

    “先生好大的力气!”

    邵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单手擎着石碑,另一只手重重的一掌印了上去。

    嘭!石碑上骤然出现了个诺大的掌印,却眨眼间再次恢复。

    “果然。与那武剑仙雕像、石刻地图一样,都是不可毁坏。”

    “碑刻我留下了,我答应的事也会做到,如果有需要大可以来找我。”邵云紧紧的盯着碑刻上的剑式,脸现跃跃欲试。

    沈鳌、司空铎相视了眼,松了口气。

    “先生……”司空铎犹豫了下。

    “还有事?还是说现在就要我出手?”邵云惊讶的抬起眼帘。

    “不是。”司空铎连连摆手。

    “除了这副碑刻,在下还打听到另一副碑刻的消息。”

    “哦?你有心了。”邵云静静的看了眼司空铎。

    “应该的。只是……”司空铎斟酌了下说辞。

    “先生。那副碑刻乃是一小族意外得到的,奈何我们得到消息时,碑刻已经委托给了四海商会拍卖,想要得到那块碑刻恐怕只能等到拍卖会了。当然。先生若是想要,拍卖会时我们司空家定会全力支持先生。”

    “哦?一小族意外得到,却委托给了四海商会拍卖?”邵云脸现惊讶。

    “大人。这剑仙九式的碑刻,毕竟是至强者武剑仙所留,各大族肯定也是感兴趣的。一小族得到碑刻,无异与怀璧其罪,自然想早早脱手,可又怕被大族压榨,所以才会选择拍卖的形式,这样也避免了某些大族吃相难看。”小无敌若有若无的看了眼司空铎。

    邵云淡淡看了眼小无敌。

    “唔……”小无敌急忙闭上嘴巴。

    “呵呵,呵呵。”司空铎脸现尴尬。

    “这四海商会很有来头?”邵云沉吟了下。

    “先生。这四海商会不争战天下,只是经营买卖之事,且与许多强者交好,天下各大族自然都是不愿得罪的。碑刻既然到了四海商会手中,只能按照四海商会拍卖的规矩来。”司空铎叹了口气。

    “哦。那就这样吧。这拍卖定在什么时候?”邵云想了想。

    “九月十七,东圆节。”

    “还有半个来月时间啊。”邵云皱眉。

    “先生有所不知。这剑仙九式的碑刻,虽说象征意义大与实际意义,但各大族还是很看重的,拍卖的话价格自然是低不了的,所以都需要时间准备一下,各大族财富都是流动的,不可能堆砌到仓库中。”

    “哦。也是。”邵云点了点头。

    “还有……先生,恐怕咱们七日后就得上路,拍卖会是在沛下举行,从太丰到沛下也是需要七八日的。”

    “嗯。可以。”

    “先生,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毕竟时间确实有些仓促,需要抓紧准备下的。”司空铎看了眼沈鳌。

    “好。”邵云笑了笑,静静的看着司空铎、沈鳌两人离去。

    “大人。这司空家可真是下了不少心思啊。”小无敌砸吧着嘴感叹:“这司空家本就是多事之秋,而剑仙九式碑刻拍卖这种事,他们本来是不应该搀和的,却为了交好大人,真是狠心来趟这混水啊。啧啧,这司空铎不简单啊!”

    “届时不管大人能不能拍下那剑仙九式的碑刻,肯定是要记他们司空家这个人情的。而且此次拍卖会,其他大族也会顺带着知晓大人与他们司空家关系,也算无形中把风声放了出去,会让其他虎视眈眈的大族顾忌。而且这种手段还不会做的太过刻意,不用担心引大人心生歧见。”

    “呵呵。”邵云笑了笑,静静的看向小无敌。

    “唔……”小无敌楞了下,急忙闭上嘴巴。

    邵云好笑的摇了摇头,收回目光,抓起剑仙九式的碑刻走向池塘边。

    “不吃饭了吗?”苏卿卿楞了下。

    “不了。”邵云淡淡的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