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瞎哑剑圣

    更新时间:2015-07-01 00:30:21本章字数:2309字

    周围骤然间陷入死寂。

    “一,一万套?”很多人脸现震惊、骇然。

    “一套可挡剑王强一击的战甲自然不算什么,可大家应该清楚一万套这样的战甲意味着什么。”

    “想杀剑王强太难太难,可是!如果一万个剑卒境死士,穿上这套战甲,还是有很大很大可能堆死剑王强的!”

    “一万个剑卒境死士是很珍贵,但比起一位剑王强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

    “当然。如何凑齐一万个剑卒境死士,相信对在场各大家族而言并不是难事。”圆脸管事始终笑呵呵的。

    “这四海商会……也太,太……凶残了。竟然弄到这么多乌铁,而且还用这种办法利用了起来。”司空铎楞楞的张大嘴巴。

    “确实凶残。”邵云点了点头。

    “恐怕就是我,如果被一万个身穿这种战甲的剑卒境死士缠住,如果不能及时利用神通逃走,恐怕也会被打成筛子。”

    “毕竟我可以轻易杀死剑卒境,可一万个……太多太多,而且每套战甲上还有锁链,跑又跑不掉,杀又一时杀不完。”

    “这些战甲我要了!”

    突然出现的喝声,骤然在死寂中荡起一丝波澜、涟漪。

    “嗯?”

    “沈叔,你……”司空铎楞楞的看向沈鳌。

    “这些战甲我有用。当然。需要玄石我会自己解决。”沈鳌看向邵云:“先生,我……”

    邵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沈鳌拱了拱手,起身走到回廊正中,低声跟大长老耳语了几句。

    “哦?”大长老惊讶的看了眼沈鳌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回廊尽头。

    沈鳌拱了拱手,朝回廊尽头走去。

    “看来这沈鳌并不像传闻中那样是个孤行者啊。”邵云静静的看着沈鳌离去。

    “各位。不好意思。这些战甲拍卖之事就此取消,对此我四海商会深表歉意。”大长老犹豫了下,诚恳的朝在场的人拱了拱手。

    很多人皱眉,却没有说话。

    “你们四海商会这样出尔反尔,不该给个交代吗?”角落有个青年忽然冷笑。

    “嗯?”大长老脸色一冷,重重哼了一声。

    骤然间虚无震颤,浩瀚的气机压服,整个回廊中宛若陷入深海之中。

    嘭!先前那个冷笑的青年骤然摔飞了出去。

    “交代?让你家老祖齐白佛来跟我说这句话!”大长老脸色冰冷。

    “我……”先前冷笑言语的那个青年嘴角咳血,脸色惨白。

    “哈哈!小辈不懂事,大长老别动气,抓紧下面的拍卖吧。”周围与那青年一族关系还算不错的剑王强犹豫了下出声劝解。

    “果然。哪都难免有蠢货。”司空铎摇了摇头:“这本来就是场拍卖,恐怕沈叔给出的价码在四海商会看来,是在场其他大族根本拿不出来的,只不过碍于某些原因,不方便让那价码讲出来罢了。而且四海商会大长老作为最强剑王强,已经难得放低姿态道歉了,竟然还会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只是……也不知道沈叔到底用什么代价,竟然能让四海商会如此。”

    “反正不是玄石。”邵云笑了笑,静静的看了眼司空铎。

    “先生教训的是。是我想多了,有些事确实不是我该操心的。”司空铎楞了下,尴尬的点了点头。

    大长老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那青年,转而看了眼圆脸管事。

    圆脸管事点了点头,笑呵呵的再次掀开一口箱子。

    “各位。接下来这件东西,恐怕在某些方面而言,意义不亚与剑仙九式的碑刻。”

    “嗯?”

    一根黝黑、古朴的短棍,被圆脸管事从箱子中取出。

    “这……这难道是当年瞎哑剑圣的三尺剑?”周围陆续响起抽气的声音。

    “瞎哑剑圣?”邵云皱眉。

    “先生。这瞎哑剑圣是一位剑皇强!在他那个时代,出现过数位剑皇强,可却都被他杀掉了!所以,瞎哑剑圣绝对可以算是剑皇强中的绝世强者!”司空铎脸间还残留着震撼。

    “哦?剑皇强可不容易死,能杀掉数位剑皇强,确实厉害。对了。那他跟武剑仙比,谁更厉害?”邵云沉吟了下,忽然脸现好奇。

    “这……”司空铎被邵云问楞了。

    “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不好比较吧?”

    “哼。有什么不好比较的,肯定武剑仙厉害啊。”小无敌忽然瞥了瞥嘴。

    “瞎哑剑圣虽然厉害,但比武剑仙还是要差的一些。”

    “杀死剑皇强,是很难。可比起让剑皇强臣服来说,哪个更难?”

    “瞎哑剑圣只能杀死剑皇强,而武剑仙却能让剑皇强臣服。”

    “哦?”邵云静静的看了眼小无敌。

    “唔……”小无敌急忙闭嘴。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武剑仙存在的年代太久远了,久远的只剩下个传说。而瞎哑剑圣的时代虽然离现在也有数千年,但印象却要直观、清晰一些。”

    “瞎哑剑圣出身于当时最大的家族,却被族中兄弟霸占了新婚妻子、更被弄瞎、弄哑,而对方又是嫡子嫡孙、天赋异秉,根本没人给他主持公道。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侥幸逃离家族的瞎哑剑圣再出现时,已经成了剑皇强。他疯狂的报复,灭掉了他出身的那个家族,就连那个家族中的剑皇强都没放过。”司空铎唏嘘感慨。

    “嗯?”

    “这位瞎哑剑圣的经历,跟我倒是有些相似。不过……他比我惨。”

    “不过这种恨,确实不是可以释怀的,换成我,恐怕也会这么做。”邵云莫名叹了口气,目光刹那间有些出神。

    “先生。你怎么了?”司空铎疑惑的看着邵云。

    “没什么。”邵云笑了笑,静静看向那根黝黑色短棍。

    “这柄三尺剑,你觉得什么价能拍下来?”邵云忽然问道。

    “嗯?先生想要这柄三尺剑?”司空铎楞了下。

    “如果价格不是太高的话。”邵云沉吟了下。

    “其实这柄三尺剑虽然来头不小,但价格却未必太高。准确的说,应该是不好衡量。因为在场都是大族出身,兵刃材料都不差,且已经熟悉了,一般是不会换兵刃的。可是,如果真有人想要这柄三尺剑的话,价格恐怕就要很高了。”司空铎想了想。

    “那就是说价格有可能高,也有可能低?”邵云皱眉。

    “是这样子。不过。先生如果真想要的话,可以直接喊价十万!十万是个坎,也算是个公道价了,且其他人也能看出先生是真想要这柄三尺剑的。”

    “先生毕竟是位剑王强,其他人会给这个面子的,不会因为这事来得罪先生。”

    “哦。这样也好。”邵云点了点头。

    再次静静看了眼那根黑乎乎的短棍,邵云淡淡的出声:“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