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 棋奕

    更新时间:2015-06-09 16:04:24本章字数:1487字

    无尽棋海亘古至今,一直都是最神秘凶险之地,没有之一。

    棋海分七海,西海中央,一万七千米棋盘山耸入云巅。

    苍穹之巅,重云叠嶂。据传,棋盘山为修行者化身为圣之地,是通往其他几方大陆最近的通道。

    落雪簌簌而下,眨眼之间便将棋盘山周围山岩、树木以及山顶一座亭子裹上一层银装,天地之间顿觉寂寥空旷。

    一道红光在黄昏之时如约而至,穿破棋盘山一切障碍,将晚霞洒向人间。

    亭中正有两位老者席地而坐,面前正摆着一盘残局。

    就当此时,红光飘然而落的时候,一位身着白衣,目光深邃的老者手中白子却霎时间多了无数道细微裂纹。

    这老者眉心之间若有若无凝结着一团妖异的黑气,一双琥珀色眼睛之中仿若染上了暮霭的死气,显得憔悴黯淡。

    “子落棋局心当定,为何今日赵兄落子如此犹豫?”另一名身着黑色玄衣的老者捋了捋胡须,戏谑道。

    “莫非赵兄心有所牵,仍旧不忍离去?”

    斑白老者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额头上青筋暴起,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仍旧平静至极。

    “棋道,正心之道也,快与慢,并非定局之子,最终还要看的,是胜负。”

    黑色玄衣老者的眉头皱了皱:“莫非赵兄如此境地,还能妄图逆转乾坤?”

    “红光已至,妖人交战已分胜负,我玄妖门大军正待入境,你人族此刻皇帝乞降,恭迎我圣皇入朝,赵兄区区棋盘山一棋仙,又待如何?”

    斑白老者指了指面前棋盘,悠悠笑道:“区区一棋仙,这‘区区’一字确实妙极。既然墨兄对结局如此笃定,又何妨与老夫共破此局?”

    说罢,赵琼手中棋子竟被生生捏碎,一缕棋魂随风飘然而逝。

    在他脚下的荒野之中没有惊叹之声,只有因臻气肆意造成花草树木鞠下腰肢的奇异景象,似在顶礼拜膜。

    赵琼这一生被无数人拜膜,自然不会在意脚下异象。手碎白子之后,赵琼依旧稳坐天台,只是那双迷成缝隙的双眸却精光乍现。

    墨天涯眼瞳微缩,当发现这一缕棋魂并未有任何转圜生机,转瞬之间破涕为笑。

    “一缕棋魂就想逆转乾坤?赵兄啊赵兄,既然你有如此雅兴,我墨天涯与你共舞此局,又有何妨。”

    “咔嚓。”

    手中一颗黑子亦随之远去。

    殊不知,赵琼指尖一滴鲜血转瞬之间化为血魂,纷飞素雪中没有丝毫血腥之味传出。

    赵琼的身影被朝阳拉的悠长,就像一杆宁折不弯的钢枪。

    透过棋盘山最高之巅,依稀可见棋盘山顶黑白玄衣正若两颗棋子,将先前被破坏的残局填补的丰满异常。

    异变突起。

    轰的一声响,整个天地都震颤了起来。

    云雾弥漫中,一座大山突然完全崩碎,无穷无尽的碎石,冲天而起,无数烟尘,在这一刻,就突然遮天避地,滚滚而起!

    烟尘中,一声长啸,黑色玄衣身影骤然破空而出,浑身带着绿色雷霆一般的光芒,骤然拉出来一道烟尘长龙,呼啸滚滚向前。

    霹雳一声巨响,赵琼向后飞掠而出。

    高飞后掠之中的身形全无征兆地在一块岩石上生生顿住,随着赵琼的苦笑,猛地回身,一道凛冽万端的剑光彷如斩破苍穹的闪电,骤然洒出!

    最后的力量!

    剑光匹练一般撒过去,一连数声惨叫不绝于耳,几个人从高空之中喷洒着鲜血,手舞足蹈的向着地面颓然落下!

    最后的力量爆了出去,赵琼自己也是周身鲜血飞溅,已经不能再维持继续飞行。

    赵琼眉心之中妖异黑气愈加浓烈。

    赵琼回首,如同是空中的王者蓦然回头,纵然势颓濒危,却仍旧带着无尽的威严睥睨!

    犀利的目光直视墨天涯。

    “即便我死,也要挡你妖族步伐!”

    墨天涯仰天长叹。

    “棋盘山大陆之巅,高处不胜寒否?”

    “我妖族磨砺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又如何能被你所阻?”

    墨天涯看着性命垂危的赵琼,再次摇了摇头。

    “你爱徒背叛你,为你下了蛊毒,即便我被你所阻,即便棋盘山沉入海底,那又如何?”

    “人族依旧要亡,魔族依旧要亡,其他族类也要亡。”

    “我族,势不可挡!”

    “无论如何,这盘局,你输了……”

    赵琼无言。

    棋仙无法。

    生死无常。

    可,还有一缕血魂,伴着我的意念,可逆乾坤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