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江颜瑜剽悍的根源

    更新时间:2015-07-12 22:05:34本章字数:3198字

    秦天宗。

    安长老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大殿之上,秦途看到安长老这个模样也是皱起了眉头,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秦途也是忍住了内心的怒火,安慰了安长老几句便让安长老下去休息了。

    秦途一个人静静的端坐在大殿之上,思考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损失了一个核心弟子并不能伤筋动骨,主要是一个面子问题,但现如今徐青死在了秦毅手里,地点却是在韩家。

    根据安长老的描述,韩家的韩蒙当时是跟他们在一起的,在秦途看来,这件事说不好有着他的帮忙,不然一个棋士境界的少年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打得过高他一个大境界的棋徒后期。

    想到这里秦途眼中寒光一闪,韩家,韩道同,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默默无闻,你的影卫并不是那么隐蔽,秦途抬起头朝一个方向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

    万里之遥的一片大陆。

    一名中年人端坐在一位老者面前,手中鱼菏玉质地的酒杯彰显着他们显赫的身份,一位恬静的少女正在为他们静静的倒着酒。

    “风老,对于松烟城那个东西现世的传言你怎么看?”沉默了一会儿那名中年人缓缓地说道。

    “无稽之谈,不过也快了。”那名被称为风老的老者抿了一口酒淡淡的说道。

    “那个东西也真是狡猾,当年居然感觉到了我们的踪迹,拒绝了出世。”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老者呵呵笑道,“不然怎么能称得上是集天地之灵秀,不过他的出世也是在今年了,不管他愿不愿意,那一片地势都要改变了,老天爷逼着他出世呀。”

    那名中年人笑笑,“盯上他的并不只我们一家,风老看我们是不是该早作准备了,”

    “呵呵,这准备的事情你会比我这老头子做得更好,我老了。”这名老者笑眯眯的看着这位中年人,可不知为什么就是这种和蔼的目光竟让这名中年人额头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那就不打扰风老了,风老放心,准备的事确保万无一失。”中年人起身拜别。

    待这名中年人走后,这名老者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收敛,逐渐被沉重取代,一旁的那位少女很快的发现了老者神情的变化,“爷爷,怎么了呀?”

    老者回过头来一脸慈爱的看着这名少女,“爷爷没事,小依,今天的功课做了吗?”

    “已经做完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过一段时间跟爷爷出去走一遭吧”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要出去,这个小丫头眼睛一亮,“好啊好啊,是去那个小猴子出世的地方么?”

    “对,就是那个地方。”对于自己孙女的聪明伶俐老者很欣慰。

    “那小依可不可以多待几天,小依很久都没有出去玩过了。”这名少女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当然可以,这次咱们不跟他们一起走,爷爷陪小依在那先玩几天。”这名老者愉快的答应了小依的请求,自己的孙女因为自己的原因很少到外界走动,但年轻人就算是再安静懂事也有一颗爱玩的心。

    “爷爷最好了。”小丫头站起身来,“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黑。”不等老者回答蹦蹦跳跳的就出去了。

    看到自己的孙女儿跑了出去,老者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淡淡的悲痛,看向那个方向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惜,小黑是一只兽宠,这也是自己的孙女唯一的一个朋友。

    想到这里老者默默的闭上了眼睛,自己的儿子死于一场看似的意外,当天晚上,自己的儿媳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孙女小依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了她的面前,自己要是再晚上一步,估计自己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老者的心中不免的一阵凄凉,他知道这件事的内幕,然而他还有一个孙女,他要让自己的孙女活下去,他不敢动,老年丧子,没有人更清楚他内心的痛,但现实只能让他默默地忍受。

    从这件事以后,以前活泼开朗的小依消失了,除了自己,在外人面前不发一言,那只当年小依的父亲送给小依的兽宠小黑成了她唯一的伙伴,想到这里老者一阵心痛,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面对的不是小依的嚎啕大哭,而是死一般的沉默,那种破碎的目光让他这个当爷爷的心脏就像是被抽空了血液。

    “小依。”老者呢喃了一声。

    江家,

    就在江刘莽和秦毅相谈甚欢的时候,一名江家的下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老爷,不好了,小姐好像中毒了,现在正昏迷不醒。”

    江刘莽一个箭步抓住那个下人,“你说什么?!”

    那个下人被江刘莽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说道,“小。小姐。。中毒了。”

    江刘莽一把甩开这个下人,向江颜瑜的房间跑去,秦毅拉起被丢在地上的那个下人,想了想也朝着江颜瑜的房间跑去,虽然自己可能帮不上忙,但怎么说江颜瑜也救过自己,从哪方面来说自己也应该过去看看。

    秦毅赶过去的时候江刘莽正在江颜瑜的房间外面焦急的踱步,秦毅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点,但却被江刘莽狠狠地瞪了一眼,“你小子跟过来凑什么热闹!”

    秦毅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再说话,走向一边询问具体情况,事情是这样的,江颜瑜到药园采药,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倒地不起,同时昏迷不醒了。

    搞清楚原因的秦毅默默的叹了口气,自己不是医师,这件事自己也是爱莫能助。

    没过多久,陆陆续续的从江颜瑜房间里走出来一群人,一个个脸色沉重,不用问也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江刘莽首先冲上去,“我女儿怎么样了?”

    为首的那个人为难的说道,”令嫒的情况不像是中毒,,,,“

    这个人还没说完就被江刘莽狠狠地打断,“我他妈不想问原因,就问小女的病能不能治好?!“

    这群人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看到这种情况,江刘莽大吼道,“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滚开!“吼完冲着江家的管家说道,”给我把松烟城最好的医师请过来!“

    江家的管家颤巍巍的说道,“松烟城所有的医师都在这里了。“

    “滚!都给我滚!“江刘莽蛮横的撞开门口的医师进了江颜瑜的房间。

    看到门口尴尬的一群人,秦毅走过去歉意的说道,“江家主脾气不好,管家,按照以往的程序送他们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管家感激的看了秦毅一眼,“是,秦公子。“这烂摊子他正愁怎么处理呢。

    看到这群人走了以后,秦毅松了口气,“我说老鬼,你丫的可别坑我,到时候我进去了你救不了我就死定了。“

    被称为老鬼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毅身体里的赵琼,“这么近的距离不会判断失误,想不到居然还有两仪虫的存在,这只应该是其中的一只,想不到这小丫头居然还是隐性的两仪体制,只是可惜了呀。“

    “可惜什么?还有啥叫两仪体制?“秦毅疑惑的问道。

    “所谓两仪体制,简单来说就是纯阳体质出现在了女性身上,或者是纯阴体质出现在了男性身上。“

    卧槽,那不就是人妖!秦毅心里默默地想到,同时瞬间明白了江颜瑜这股子彪悍劲的原因,妈蛋的,纯阳体质,逗我呢。

    赵琼并不清楚秦毅现在满脑子的龌龊思想,继续解释道,“这个小丫头的体质是隐性的,只能说是伪体质,可惜就可惜在现如今已经没有适合他们这种体质的人修炼的功法了,其他功法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拖累。“

    秦毅立马就听出了这话里的玄机,问道,“也就是说以前的时候是存在的?“

    赵琼点点头,“以前的两仪门威震整个大陆,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一夜间消亡殆尽。“

    听到这秦毅倒吸了一口凉气,能威震整个大陆的宗门于一夜间覆灭是什么概念,具体问及原因赵琼却是不愿意多说。

    “两仪虫是两仪门的圣虫,每一个两仪门弟子都有一只伴生虫,两者相辅相成,两仪虫只能生活在两仪体制的人身上或者是呈现两仪地貌的山川大泽,现如今坏就坏在这小姑娘没有两仪门的修炼功法,这虫子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寄生虫。“赵琼缓缓地说道。

    “我说,那你说半天还是没办法呗,这时候我上哪去偷两仪门的功法去。“秦毅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我既然说了就肯定有办法,我可以将这只虫子暂时封印三个月,,,“

    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毅打断,“三个月我也找不到呀,一点线索都没有。“

    “你小子就不能听我说完!“赵琼没好气的说道,”你取这小姑娘的一滴精血,按照我的指示做出一套仪器,寻找到另一只两仪虫,到时候有另外一只虫子我就有办法将这小姑娘体内的两仪虫弄出来。“

    如今这老鬼主动跑出来帮忙,秦毅心里大为警惕,“行,那你说说吧,你想要什么?“办事情之前得先讲清楚条件。

    “我只要两仪虫。“赵琼平静地说道。

    秦毅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寒,靠,这老家伙不会是那什么该死的两仪体制吧,妈蛋的俗称人妖,不过为了江颜瑜的性命秦毅只好签署了这个合约。

    看到这老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秦毅突然感觉吃亏了,不过没办法,谁让江颜瑜救过自己一命呢。想到这里,有了这老货的保证,秦毅自信满满的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