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金贵的洗澡水

    更新时间:2015-07-14 21:42:13本章字数:2948字

    就在江家的目光转移在江颜瑜身上时,松烟城的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在了碎石滩,在秦天宗的刻意指引下,这件事越演越烈,虽然还有人心存疑惑,但已经不能影响全局了,包括松烟城在内的周围几个城市也纷纷而动。

    秦天宗,秦途象征性的派出了弟子前往碎石滩,当他看到江家并没有来人时便放弃了精锐尽出的打算,但这件事又是他秦天宗不断地引导,如果突然间的不作为会让大部分人对他秦天宗产生看法。虽然他并不在意一些小宗门,但大量的小宗门都对他秦天宗有了意见也不是一件好事。

    江家,秦毅在赵琼的指点下艰难的提炼好药液,毕竟是出自三品丹药,就算只是药液的提炼对秦毅来说也是一份巨大的挑战,这个过程对他来说并不简单,所以在他提炼完成后几乎整个人已经虚脱,但还是稍微调息了一下走了出来。

    门外的江刘莽早就等的急不可耐,见到秦毅走出房门急忙迎了上去,“可以开始么?”秦毅这幅虚弱的模样江刘莽也是有点担忧,但自己女儿的生命力消退的实在是有点快,就算再不好意思他也得硬着头皮问出来。

    本来他是打算让玄变出手的,但是玄变提出他并不是炼丹师,这种事情他还不如秦毅,并且悄悄的暗示江刘莽这件事情秦毅可以处理得很好,于是乎江刘莽便把所有的希望集中到了秦毅身上。

    “可以开始了。”秦毅虽然有点疲惫但也只能现在开始,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秦毅了解到接下来需要他做的事情几乎没有了,只要他能够及时的开启江颜瑜身上的阵法,基本上就预示着这次行动的成功。

    秦毅屏退了想要跟过去的江刘莽,赵琼的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对待这件事秦毅还是很小心的,而且最主要的是接下来的一幕也不好让江刘莽看到,将外衣脱掉的江颜瑜实在是不好出现在江刘莽面前,毕竟已经年龄不小了。

    在江刘莽出去以后,秦毅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不仅关系着江颜瑜的性命,更关系着秦毅的性命,他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能够救治江颜瑜的,要是失败了估计江刘莽得打死他。

    秦毅悄悄地抹了一把汗,问道,“行了吗?”问的当然是赵琼。

    赵琼面色沉重的说道,“待会儿听我指令,一定在特定的时间激发这个阵法,不然不仅救不活这个小姑娘,说不好连我们两个人也得搭进去。”

    看到赵琼凝重的表情,秦毅也是打起了精神,在秦毅见到这个家伙以来,好像还没有一件事能够引起这老货这种神色。

    秦毅将江颜瑜的外身衣衫默默的褪去,看到这白如凝脂的皮肤秦毅也是有点心猿意马,毕竟在地球上时秦毅也只交过一个女朋友,也就只拉拉小手,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分手了,所以面对这样的江颜瑜秦毅呼吸不免有点粗重。

    “记得你是干什么的”赵琼淡淡的声音传来。

    这一句话也是惊得秦毅一身冷汗,这种关键时刻自己居然还有这种想法,不由的拍拍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秦毅强行压下内心的那股火,小心的将江颜瑜放入水中,让水面没过江颜瑜白皙的脖颈,随后按照赵琼的指示将手搭在江颜瑜的手腕上。

    一丝淡淡的神魂力量顺着秦逸的手腕潜入江颜瑜体内,不用问,这道神魂力量来自赵琼,上一次赵琼的神魂在这只两仪虫手里还吃了亏,最主要的原因是赵琼没料到在这种小地方居然会有着王虫的存在。

    但这次赵琼显然是准备充足,他并没有直接选择与这只王虫硬碰硬,而是率先找到王虫的位置,逐渐的引诱,王虫虽说有智慧,但总体上来讲智慧并不高,在赵琼刻意的算计下,这只王虫一步步按照赵琼的规划朝着阵中心走去。

    秦毅同样是很紧张的盯着赵琼,几乎是在赵琼指令下达的一瞬间,秦毅一指点在了江颜瑜的眉心,只见一道道光晕流转,淡蓝色的光芒萦绕在江颜瑜的身体表面,映照得这水也是透露着一种淡蓝色的涟漪。

    这一幕光景目眩神离,秦毅一时间竟然看的痴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瞬间的出神,本来已经逐渐被封印的王虫突然就开始挣扎,幸亏赵琼一声大喝方才惊醒梦中人,秦毅急忙将全部心神用于大阵的运转中。

    随着光芒一闪,秦毅知道封印应该是完成了,不由得长舒了口气。身体一软倒在了木桶旁边。

    然而赵琼却并没有放松,眉头紧锁着盯着木桶里的水逐渐的变得炫紫色,脸色沉重的说道,“王虫的毒性并不能排完,这小姑娘还是有着性命之忧。”

    听到这里秦毅怒了,你这老家伙为什么之前不多准备一些,等到这时候了才说药液不够,这叫什么事!

    赵琼看到秦毅怒气冲冲的样子就知道这厮想说什么,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没有你那一瞬间的失神,王虫根本没有机会释放自身全部的毒素。”

    这句话说得秦毅哑口无言,小声嘟囔了几句,问道,“那可有补救的办法?”

    赵琼沉默了一会儿,“有,代价太大。”

    看到赵琼看向自己的目光,秦毅沉思了一下,“可是要我来承担?”

    赵琼欣赏的看了秦毅一眼,这小子悟性不错,“是的,我需要将剩余的毒素引导进入你的体内,两仪虫的毒素需要容器来储存,除了那种药液,那就只有人体。”

    “那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秦毅问道。

    “两仪虫的毒素霸道在直接作用于神魂,在解毒之前,你的神魂将一直处在毒素的侵蚀之下,而且转嫁的毒素并不能通过这种药液来清除,只能用炼制成功的丹药。而且按照我的推断,没有棋丹巅峰的境界你没有丝毫炼制成功的可能。按照一般来讲,只有棋师才可以炼制。”赵琼淡淡的说道。

    秦毅沉默了一会儿,“那就这么办吧,你说怎么做,我全力配合。“

    听到这里,赵琼眼中划过一丝歹毒,两仪王虫的毒素其实那么容易排定的。当然此刻的秦毅正心神不宁并没有注意到。

    秦毅在赵琼的指挥下将手抵在江颜瑜的眉心,一股股淡紫色的痕迹通过这个媒介迅速地蔓延进入秦毅体内,秦毅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股滚烫的热流洗刷,一丝丝的灼痛感传来,这种来自神魂的痛处是无法避免的,秦毅只能咬牙坚持着,虽然他已经预料到这滋味不好受,但没想到居然那么难以忍耐,怎么说呢,就像是整个身体在被火灼烧。

    然而就在秦毅苦苦忍耐的时候,圣元功默默地开始运转,一阵阵清凉的气息不断地涌现,抵消了那股灼热的气息,瞬间秦毅就觉得舒服不少。

    赵琼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这圣元功的霸道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印象中。两仪虫毒素的霸道除了那一种丹药可以缓解没有任何办法。是的,就是缓解,而不是彻底治愈,这个世界上居然除了两仪门的功法还有其他的功法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想到这里,赵琼心里更加的火热。

    就这样王虫的毒素和秦毅圣元功运转产生的清凉气息相互抵消,不过秦毅也发现这不过是一种相互制约,而不是彻底的治愈,但是想到最起码可以不用忍受神魂的灼痛,秦毅也是有点满足。

    随着毒素的转嫁,江颜瑜的脸色逐渐的好转,看到这里秦毅也是放下心来,小心的将江颜瑜从木桶里面抱了出来,将她身上的混合着毒素的水擦干净,穿好衣服,轻轻地放在了床上,再给她盖好了被子。

    做完这些秦毅就要将江刘莽叫进来,赵琼却打断了他,“你先把这通水收起来,这比其他任何毒药都要来的霸道。“

    秦毅满头黑线,不过对于赵琼的提醒显然还是很受用,取出空间戒指中的几缸酒,心疼的倒掉换成了洗澡水,妈蛋的这洗澡水也变得金贵了,秦毅心里默默地想到。

    做完了这一切,秦毅将门外的江刘莽喊了进来。

    江刘莽早就等不及了,听到秦毅喊他,立马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怎么样了?“

    “没事了,休息一下就会醒过来。“秦毅说道。

    听到这里江刘莽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想到到现在为止自己这个当爹的还不知带具体原因,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毅思索了一下,将大致原因说了出来,江刘莽听完后皱起了眉头,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秦毅自然看的出来,不过江刘莽既然不想说秦毅也就没有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