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地下交易

    更新时间:2015-07-15 21:22:07本章字数:2908字

    秦天宗。

    安长老在回去稍微调整了一下后,就打算询问关于怎么处理秦毅的问题,随后看到秦途大张旗鼓的准备精锐尽出,心里总算是稍微感觉到了一点安慰,自己和徐青的关系秦途还是知道的,现如今看到秦途毫无反顾的有了大行动,安长老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这么多年的下属当的不冤。

    然而秦途接下来的作法让他充满了愤怒,秦途收回了绝大多数精锐,显然是放弃了跟江家交涉的打算,只是简单地将这件事交给了徐长老然后就闭关了。

    徐长老这个人他也清楚,宗里的老好人,办事情向来是四平八稳,想让他拿出强硬的态度那是不可能的,很有可能只是协商解决,宗主这么做安长老大概也能明白,宗主闭关,宗内暂时不再强势,大面积的与江家死磕并不明智。

    作为老人,安长老自然明白宗主闭关的原因,但他心里燕不下这口气,来自秦毅的仇恨让安长老忘记了其他的一切,只要能为自己的徒弟报仇,安长老已经无所顾忌了。

    松烟城,缠香酒楼。

    缠香酒楼,一年前建立,迅速成为松烟城最大的一家酒楼,来的人在松烟城都是有些身份,然而并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当初有一位棋丹后期的高手仗着修为强横,就要强行拉走酒楼的售酒姑娘,然而就在他伸手去拉扯这位姑娘时,突然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然后被下人给扔了出去。

    没多久就有人见他死在了荒野中,死因仍然是一个谜,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在他伸手的一瞬间,一股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威压轰然而止,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压迫的他跪了下来,浑身的控制权一瞬间被夺走,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扔出去,然后慢慢悠悠的走到荒野,接下来,他的神魂就没有接下来了。

    虽然不清楚那名棋丹后期的死因,但明眼人都知道是这家酒楼出手了,这种实力放眼整个松烟城也没有几家了,好在这家酒楼并没有继续扩张的想法,松烟城三巨头也就听之任之了。

    此刻,缠香酒楼上等包房内坐着三个人,一名略显憔悴的老者和两名眼神阴鸷的中年。

    “说吧,安长老这次找我们两兄弟为了谁?”看起来年纪稍长的那位中年人抿了一口酒淡淡的问道。

    “江家,秦毅,韩家,韩蒙。”那名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这里那名中年人皱起了眉头,也没说话,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安长老眼睛通红的说道,“只要他们两个死,报酬让你们满意。”说到这里安长老满是疯狂。

    却见那人摇了摇头,“这不是报酬的问题,江家,韩家,松烟城两大世家,自问我们兄弟惹不起,随便一家都能让我们兄弟永无宁日。”

    安长老深吸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玄灵门的缘令,凭借此令,可被玄灵门破格收为外门弟子。”

    听到缘令,这两兄弟眼中都是一亮,这令牌他们也听说过,每十年像玄灵门这样的大宗门都会在整个大陆流落这样的令牌,有缘者不管修为如何,根骨如何,凭此令可以成为外门弟子。

    显然这枚缘令让他兄弟二人动心了,散修和大宗门弟子的差距与生俱来,除了个别大气运的散修,一般散修是根本没法和宗门弟子相提并论的。

    不过这一枚缘令并不能打动这两兄弟,为首的一人神色平静的说道,“如果解决了秦毅和韩蒙,这松烟城我们兄弟二人是呆不下去了,我承认,安长老这一枚缘令让我很是心动,但安长老也知道我们是兄弟两人。“

    “两枚,先给你们一枚,事成之后再给另一枚。“安长老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兄弟二人怎么才能相信你?“为首一人眯着眼睛说道,他才不相信安长老这一面之词,他早就看出眼前这老头是豁出去了,但他也不能保证这缘令他有着两枚,毕竟缘令这种东西并不常见。

    安长老听到这里基本已经确定这两兄弟肯定会答应,甩手将这枚缘令交给面前两人,从怀中又掏出一枚,他并不担心这两人会出手抢夺,他自己有着棋丹巅峰的实力,再加上外面都是他秦天宗的人,所以他放心大胆的拿了出来。

    “安长老要知道这一次我兄弟二人可是提着头办事,不管是韩家还是江家,内院的防守都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而且,接下来的跑路我兄弟二人可是资产不多了。“为首一人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安长老笑了一下,虽然显得有点毛骨悚然,但也是从那天以来第一次笑了,谈到这份上,安长老并没有什么顾忌了,钱财现在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已经有了孤注一掷的打算,这两枚缘令也是他私自挪用的秦天宗资产,他只为报仇,只要让秦毅死,让韩蒙死!

    这件事情最终因为安长老的让步达成了一致,走出缠香酒楼的安长老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秦毅,韩蒙,我看看你怎么躲过这两个棋丹后期的刺客,安长老心里想到,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秦毅和韩蒙的死亡。

    然而在江家的秦毅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并不清楚已经有人买他的人头了,现在他正在详细的和江刘莽交代接下来的事情。

    此刻的江刘莽皱着眉头,“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三个月必须找到另外一只虫?“

    “对,不过不用担心,理论上一个月就能找的出来,三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了。“秦毅自信满满的说道,当然这个数据是赵琼告诉他的。

    “这种虫子是怎么苏醒的?“江刘莽问道。

    “鲜血,你女儿的鲜血唤醒了这只本来处于沉睡状态的虫子。“秦毅回答道。

    唉~江刘莽叹了口气,“那就等小瑜醒过来再说吧。“

    “放心吧江叔叔,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看到面前这个目光中充满着疲惫的男人秦毅出奇的没有像往常一样打趣。

    “恩,这里暂时交给你了,小瑜醒了叫我一声。“江刘莽拍拍秦毅的肩膀,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是真的有些累了。

    望着渐行渐远的那道身影,秦毅鼻子有些发酸,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天空,“爸,妈,你们在地球还好么?“秦毅心里满是苦涩,悄悄的闭上眼睛,一滴清凉的液体偷偷的从秦毅眼角滑落。

    走回房间的江刘莽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将房门锁好,一转身进了密室。

    江刘莽来到一个暗格前,眼睛神色复杂的盯了很久,良久之后,这才颤颤巍巍的拿出一块令牌,轻轻地按在凹槽之上,随着一道光华一闪而过,这道暗格缓缓地被打开,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江刘莽从其中掏出一个卷轴。

    “静怡呀,该来的还是还是要来,我该怎么办?我就这一个女儿了 “江刘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手中紧紧地抓住手里的卷轴,通过依稀的光芒,可以看到”两仪“瑟瑟生辉,散发着一股妖异的光芒。

    与此同时,秦天宗,秦途闭关的地方。

    这个松烟城第一宗门的宗主在没有平日里的淡定,一双眉头紧缩,眼睛盯着正在地上盘膝运功的白衣青年,眼神中充满着紧张。

    “呼~“随着一口浊气吐出,这名白衣青年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那双担忧的眼神,说道,”父亲,孩儿没事了。“这名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秦途的儿子秦风。

    秦途看到自己的儿子醒来,不由得松了口气,“那只虫子怎么样了?“

    “暂时不会苏醒,不过最近几天突然有些本能上的躁动,所以导致毒素不断地蔓延。“秦风老老实实地说道。

    秦途叹了口气,这只虫子的厉害他自己领教过,就在自己的儿子昏迷的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一只紫色的虫子进入了自己儿子的血肉,他当即分离自己的神魂进驻自己儿子的身体。

    因为同源的原因,他可以调动一部分灵力,然而事实给了他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和这只虫子两败俱伤,虫子陷入了沉睡,他自己也受创极重,棋师的境界也差点跌落,这也是他没有对江家和韩家下手的原因,神魂的伤势到现在都没有恢复。

    “爹也没有办法,这毒素侵蚀了你多少的棋魂了?“秦途问道。

    “三分之二“秦风说道,”保守估计。“沉吟了一下补充道。

    “爹会给你寻找棋魂来弥补这份缺失。“秦途顿了顿说道。

    看到自己父亲的疲惫,秦风咬了咬牙,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