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嘻哈鬼脸

    更新时间:2015-07-21 20:19:11本章字数:2908字

    这道声音并不大,但却是让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秦毅顺着这个声音望去,那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年龄和他大概差不多,一身儒装更衬托出一种书卷的气息,然而从他眼中的阴冷神色也知道不是特别的好相处。

    秦毅还没发话,这名小队长已经急忙迎了上去,“少东家,没什么事情,几个人有点私人恩怨。”这名小队长的样子显得有些诚惶诚恐,刚才那种威风八面的气势荡然无存。

    而一旁躺在地上的李刚的儿子也是大气不敢出,老老实实地蜷缩在那里,也不敢继续喊叫,显然知道眼前这主不好惹,秦毅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他娘的没胆子,欺软怕硬,这些人也就会这些了。

    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看了看地上那个如同死狗一样人,面色平静地说道,“带上你的人,从这里滚,敢在这里闹事,自己掂量掂量。”这李儿子慌忙点头称是,喊起地上的小喽喽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这样的二世祖显然并不值得秦毅关注,现在秦毅更感兴趣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在这里有这么高的威信显然也不是简单人,这可不仅仅因为是少东家,刚才那群人眼里的惶恐可做不得假。

    就在秦毅打量面前的年轻人时,这名年轻人转头看向了江颜瑜,“我是这里的负责人秦风,刚才的事情很抱歉,希望你和朋友在这里玩的愉快。”其实今天秦风也很奇怪,从见到那个俊俏的男人以后,自己就不由得感觉到一阵亲切,这也是他出来的原因,本来这件小事是不值当他出来的,但鬼使神差的就站了出来。

    江颜瑜自然是认识秦风的,作为秦天宗的少宗主,在松烟城没有人是不认识秦风的,然而令江颜瑜感到奇怪的是自己今天居然没有像以往一样对这个人那么反感,但是江颜瑜也不想跟他多说话,敷衍了几句就打算离开了。

    然而秦毅此刻却说道,“感谢秦公子今天解围,在下徐子达,希望以后有机会偿还兄台这份情。”说完秦毅将自己的通讯朱寄了出去。

    秦风稍微思索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秦毅的通讯朱,虽然他不认为秦毅可以回报他什么,但看在那边那位的份上他也就接了下来,毕竟他也想弄明白让自己感到亲切的原因是什么。

    场面上应付了几句也就散开了,在秦风走后,江颜瑜一把拉过秦毅,悄悄的说道,“你不知道他就是秦天宗的少宗主么,你瞎套什么近乎,你知不知道今天要是暴露了身份估计我们跑都跑不了。”

    “他是秦天宗少宗主?”秦毅惊讶的说道,这个他还真不知道,刚才是因为说要睡三天觉的赵老头突然诈尸了,跟秦毅说另一只两仪虫就在他身上,让秦毅想办法在他身上做个记号,还好秦毅机智,一个附有着不知道啥境界的血魂追踪标记的通讯珠那小子能发现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本来秦毅心里还有些膈应,毕竟听赵老头说过,如果另一只两仪虫已经在人体内苏醒,那就需要暴力拆除,意思就是说取出来以后,这个人也就意味着废了,但突然听到着另一只两仪虫的宿主居然是秦天宗少宗主,秦毅不由得笑了。

    江颜瑜却不知道这么多事,秦毅也懒得告诉她,也不说句啊,只是听江颜瑜在哪里抱怨,江颜瑜看到秦毅的表情就知道这厮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冷哼一声一脚踩在秦毅的脚面上还狠狠地左右扭动了几下。

    秦毅装作很疼的样子嗷的叫了一声,为什么是装作呢,因为秦大官人早就将灵力布满了全身,就是提防着江大小姐的突然袭击的,事实证明,秦毅还是有点高瞻远瞩的,这不,这就派上了用场,但为了让江大小姐心里过过瘾,只好装作很疼的样子。

    江颜瑜看到秦毅这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是装的,没办法,秦毅的水平实在是太差劲了,装的一点都不像,于是江颜瑜偷偷的往秦毅脚面上撒了点药粉,紧接着就又是一道嗷的惨叫,江大小姐这才满意的收回了脚。

    “我说丫头,咱来真的呀。”秦毅抱着脚,龇牙咧嘴的,妈蛋的这也太疼了。

    江颜瑜横了他一眼,“谁让你用灵力包裹的,活该,让你装!”

    “那也不值当用溶灵散呀,那东西老贵了,咱不能这么败家呀。”秦毅苦哈哈的说道,这溶灵散还真是霸道,自己这么雄浑的灵力居然毫不费力的融掉了,这踩实的一脚真让人伤。

    “本,,,公子有的是钱。”江颜瑜刚想说本小姐但突然看到周围又围了一群人,硬生生的改成了本公子,说完瞟了一眼秦毅,“还能不能走?赶紧跟上来,快要开场了。”江颜瑜知道自己这一脚虽然会很疼,但不会伤到骨头,这力道她还是把握的很准的,这是一名合格医师的必修课。

    就这样江颜瑜仿佛一只骄傲的孔雀走在前面,秦毅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俩人到了现场,秦毅一边走一边龇牙咧嘴的抱怨,看到江颜瑜突然停了下来,问道,“到了?擂台呢?”

    江颜瑜笑嘻嘻的看着他,“土鳖,第一来这里吧。”

    “秦毅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不满的说道,”第一次来怎么了,你还有第一次么?“

    江颜瑜自然听出了秦毅话里的歧义,啐了他一口,“你整个就是一流‘氓,这里的擂台赛是一个秘境,你既是观众又是选手,传送阵法是一个随机传送阵,进入之后就是一场大乱斗,每击败一个人令牌就会自动记录,没有令牌的可以去抢其他人的令牌,三个时辰后统一传送出来,按照令牌的统计数字来评定冠军。“

    “你的意思是说那洞府就在这秘境里面?“秦毅错愕的看着江颜瑜。

    “对,那个洞府就在里面,我进去过一次,我的医师就来自里面的传承。“江颜瑜信誓旦旦的说道。

    “按道理来讲,这秘境应该不会太大,这么一个洞府怎么没有其他亲人发现,按道理来讲,在拿出来公开允许其他人进入的时候,这里的东家应该已经将整个秘境探查了一遍呀,能有这医师传承的洞府怎么会这么放过。“秦毅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不管怎样,秦毅总感觉这件事透露着诡异。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突然感觉空间戒指有点异样,然后发现其中的一枚残破的面具不停地抖动,我刚拿出来它就自己飞了出去,我也跟了上去,然后发现它落在了一根石柱上面,我赶到以后刚抚摸到这根柱子就感到一阵眩晕,清醒后就到了那个洞府之中。“江颜瑜不紧不慢的说道,毕竟现在都在等候传送阵的开启,闲着也是闲着,早点跟秦毅说了,一会儿进去了省时间。

    “那个面具哪里来的?“秦毅一句话问到了重点。

    江颜瑜思考了很久,方才说道,“好像是在一个拍卖会上,当时觉得好玩就拍下来了。价钱也不贵“

    “如果真是一处大能的洞府的话,不怕我抢了你的机缘呀。“秦毅眨眨眼笑眯眯的说道。”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将里面直接带走?“

    “不怕呀,你要是想抢只管抢呀。“江颜瑜说道,”里面太空洞,我没看多少呢就传送出来了。“

    听到这里秦毅皱起了眉头,他可不相信事情像江颜瑜表面上说得这么简单,他严肃的盯着江颜瑜说道,“我说丫头,这次你得说清楚里面什么样子,这种不知名的洞府里面往往有着大风险,咱不能这么冒冒失失的进去。“

    江颜瑜看到秦毅一脸严肃,心里也不由得打起鼓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我进去了以后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源,医师传承那枚玉简就在我脚下,我刚迈动了一步就踢到了。“

    “面具是不是一个嘻哈的鬼脸?“秦毅追问道,同时一边咨询赵老头来分析这个问题,本来赵琼是没打算管的,但听到面具立马严肃起来,催问秦毅接着问下去。

    “你怎么知道是一个嘻哈的鬼脸?“江颜瑜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毅,”你以前见过?“

    而秦毅此刻也是冷汗淋淋,赵老头说的太吓人了,这嘻哈鬼脸面具由来已久,那个洞府也是由来已久,有从中获得宝贝的,更多的是死在了里面。更诡异的是关于这个面具的传说每次都仿佛不着痕迹的消失在了这个世间,修为不到一定境界是无法察觉的,这个境界根据赵老头的说法是,,,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