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篇:射日篇(1)

    更新时间:2015-06-19 17:39:20本章字数:2297字

    1991年

    在朝鲜首都平壤一间公寓内,一位年约20岁左右的女子正对着化妆台精心打扮着,她一头美丽的头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凤眉,一双明眸如星辰如明月,小小的琼鼻,粉腮微红,如点绛的小嘴,鹅蛋娇靥双颊幽兰般宁静自然,光洁的肌肤如酥似雪...

    白色滚红边对襟缎子紧身上衣,黑色短纱裙,白色长筒细网纹丝袜,两条白嫩的粉腿撩得孙雨不摸就不想走路的感觉,下面是双黑色绒面尖包头后空带袢细高跟凉鞋,白丝袜黑高跟鞋,白的清爽诱人,黑的性感撩人,就这双脚就让男人冲动异常

    已是晚上十点了,她出门发动了停在家门口的一辆摩托车,呼啸声中消失在黑夜。

    刷!

    在一家迪斯科舞厅前,她停下了摩托车。

    她缓缓走进喧杂的舞厅,震耳的音乐声,轰轰作响。这里是朝鲜唯一一家迪斯科舞厅,平壤最爱玩的年轻男女,人们眼中的坏青年几乎全集中在这里。

    拥挤的人群塞满了整个舞厅。放眼看去男男女女在酒精,音乐的催眠下,一个个如同失去灵魂的躯体,摇头晃脑忘乎所以。

    她的出现,让整个舞厅的男子都注意上了她.

    好诱惑性感的美人。

    一双双手试着搭向她的肩膀,但都被她不屑的冷冷打开。

    她走至舞厅角落的一个包厢内,整个包厢有二十多个男男女女正在喝酒猜拳,她的出现立即让包厢内的男子屏住了呼吸,甚至垂涎欲滴。

    她无视一双双射来欲望目光,径直朝包厢沙发中间一个壮硕的大汉走来,走到他的台子前,弯下腰,露出了微笑,甜甜的冲她叫道:“豹哥!”

    叫豹哥的男子看上去三十多岁,光头,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的刀疤,一看便知是个狠角色,让人不寒而栗.

    美女朝他打招呼,他自然是乐意奉陪,当即狞笑,双眼色迷迷的盯着她露出的深V事业线:“美女有何指教.”

    “我能坐在你身边吗?”她话音一落也不等豹哥表态,已经坐在他的身边.

    “我们认识?”豹哥色迷迷的一边盯着她的胸脯,一边柔声的说道。

    “平壤的豹哥谁不认识,人家仰慕你很久了,刚才看到你进了包厢,这才鼓起勇气来拜访您下,您不会介意吧。”她特地靠近豹哥的耳边,吐气说话,而手已经抓起豹哥的手搂在了自己的细腰上。

    天降一位大美人在自己的身边,又岂能错过。豹哥当下清了清嗓子,朝包厢内的众人大喊道:“你们都出去。”

    众人怎会不知豹哥的意图,一个个带着艳羡的神色退出包厢外。

    待众人散尽,包厢只剩下他们两人之时,她立即双唇封住豹哥的嘴唇,将豹哥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

    豹哥已是呼呼喘息,身体完全被点燃。他快要克制不住了,真想马上就将这个尤物占为己有。

    “磁!”

    一声脆响。

    鲜血如利箭般突然从豹哥的脖子射出。

    豹哥睁大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刚还身处天堂中,瞬间跌至于地狱。

    他想叫,但是叫不出声,脖子的血管被深深的划开,豹哥目光所及,看到的是她双唇夹着一把滴着鲜血的刀片。

    豹哥双手捂住脖子勉强的挺起身来,正要反抗,头顶“碰”的一声,被一个啤酒瓶砸中,顿时眼冒金星。

    “碰!”又是一只酒瓶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豹哥身子瘫倒在沙发上,但他还有意识。。。。

    双眼模糊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她抽出豹哥牛仔裤上的皮带,将他裤子脱下。动作快捷。而她的手中已经多出一把弹簧短刀。

    “我叫月侍,下辈子投胎找我报仇!”冷冷的话音落下,手一挥,豹哥的老二脱离了豹哥的身体,下体的鲜血如同喷泉般涌出。

    阉割完毕,名叫月侍的这位女人手法干净利落,随手从沙发上拿起一件大衣飞落到豹哥的身上,头也不回的走出包厢。

    而刚成为太监的豹哥,痛叫着捂住他已经短的可怜的老二末端,面容扭曲,剧痛已经让他再无暇去追月侍,杀猪般嚎叫着在地上打滚。

    第二天 上午10点 平壤人民医院

    一间病房内,月侍坐在病床前剥着一个橙子,而病榻上躺着一位年轻女子。

    “我已经替你报仇了,那个糟蹋你的畜生,以后再也不能欺负别的女人了。”一边将一片橙子送至病榻上的女子口中,一边沉声说道。

    “南月。。。。”女子虚弱的说道:“你闯祸了,那位豹哥不单是黑社会头子,而且他的亲哥哥是一位军官。”

    月侍满不在乎的笑道:“那又怎们样,我们从小玩到大,情如姐妹,你被畜生糟蹋了,我怎能不为你出头。”

    “但…他们没人性的。”女子眼神紧张的看着月侍。

    月侍微笑的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你只管好好休息吧。”

    入夜了,已经离开医院,骑着她的摩托车离开了医院,到自家门口。

    打开房门,刚要开灯,突然“碰!”后脑被重击一下,顿觉昏阕,月侍不禁朝前踉跄了几步,这时她的身后出现一个黑影关上房门,打开了灯。

    月侍脑子转的飞快,第一感觉告诉她,有人袭击她,立刻转身一个回旋踢狠狠踢向攻击她的人,但是脚被对方一双手抓住,双手用力一甩,她被甩至客厅中间。

    月侍重重的摔至地板上,抬头一看之下,顿时大感惊愕.

    只见自家的客厅的沙发,餐桌旁的椅子上分别坐着5个大汉,他们统一穿着迷彩背心,身著绿色军裤,身材壮实,正狞笑着打量倒在地上的月侍。

    “乖乖,这下发了,老大。这小妞不错啊,你看那身材....这趟差出的好,在平壤很少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啊。”

    这些个大汉看着摔倒在地的月侍,顿时被她吸引。

    月侍今天虽然穿着长裙,但是刚刚被甩出来的时候,裙已经顺势被人撕拉去大半,她的美腿,修长的呈现在各大汉的眼内。

    这些个大汉看到如此一位尤物,眼睛简直就要喷出火来,因为他们心里很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他们的猎物了。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前,要把她吞下。

    “啧啧,光是这条美腿,老子三天都玩不腻啊 ....”

    月侍见此情景,心知不妙.随手抄起地上的一个酒瓶扔向为首的一个大汉.可那大汉轻松一避,左手一探,将砸过来的酒瓶牢牢的抓在手中。

    他朝月侍狞笑道:“哈哈,别乱来宝贝,你昨晚杀了我弟弟,我们晚上好好算算这笔账吧!”

    月侍手按着被摔疼的左肩,勉强的站起身来,目光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大汉:“原来是畜生的哥哥,难怪坐看又看都不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