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篇:射日篇(2)

    更新时间:2015-06-19 17:42:59本章字数:1639字

    他就是被月侍昨晚在包厢阉割的豹哥的兄长。外号猎豹。

    猎豹一步步朝她逼近,而手已经在解腰间的皮带冷笑道:“哟,你真嘴刁,待会老子X你时,看你下面的嘴巴也是否会骂人。”

    “想干我,你们有这份能耐吗?”

    月侍怒斥同时,脱下外套,紧身的抹胸上衣将她那优美的线条展露无遗,更暴露出半个诱人的双峰。

    “哇!”眼看这份美人美景,大汉们顿时眼前一亮,人人浴火膨胀,而那猎豹的口水不自觉的从嘴角流下.

    而月侍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知道凭她一个女人要制服眼前的大汉,简直做梦,她要的就是出其不意,用自己的美色来让他们惊呆。

    抓住机会,手中的弹簧刀乘他们一怔同时,飞快刺向猎豹。

    可猎豹毕竟是职业军人,训练有素,危机临近,粗壮的手臂立即格挡,弹簧刀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条血痕,结果并未如月侍所预想的一般。

    “碰!”

    猎豹膝盖同时狠狠的顶撞了月侍的小腹。月侍顿时被踢飞,身体弹进一个房间内。

    只见这个房间一柜柜的烈酒。烈酒一瓶瓶的整齐安放在柜上。

    “给我上啊!”

    猎豹招呼众人同时,自己一马当先飞冲入月侍的房间,

    还未从地上起身的月侍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双手 双腿分别被抓住,她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抬至房间内的一张宽大的木桌上,四肢被四个大汉狠狠的按住。

    猎豹狞笑着打量着四肢不能动弹的月侍,口水已经控制不住的滴在了她的脸上笑道:“你很喜欢玩吧,现在我们就一起同你玩。”

    猎豹扑上去了。

    根本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

    月侍身体的扭动挣扎,她硬是强忍的咬牙不叫出声,屈辱的眼泪从眼中流淌而下。

    “呼。。。”长吁一口气,猎豹满意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一挥手,笑道:“兄弟们,轮到你们了,哈哈你们谁做第二个!”

    那些大汉早就急不可耐,各个都快要喷出火来一般,同时松开按住月侍的手脚,争先恐后挤到她身前.

    手脚失去束缚,月侍双目猛的一瞪,严重精芒闪耀。一脚狠狠踢在正要靠近她身子的一个大汉下身处。

    这一脚怨气无匹,力量自然是凌厉的很。月侍身子从桌上翻滚而下,飞快的站起身来,双手抄起酒柜上的一瓶瓶烈酒甩至众人身上。

    她发疯一般的甩出酒瓶,如一棵棵炸弹砸在他们身上,一时间众人被砸的忙着抵挡,护着头部,不能靠近她。

    乘这一空当间隙,她立刻跑至煮饭的炉灶前,拔下跟煤气灶相连的煤气管子,打火机点燃煤气管,火焰从煤气管子上直冒出来。

    “畜生,我烧死你们。”月侍左手捏着喷射火焰的煤气管子,右手提着煤气罐,冲向大汉们。

    烈酒本就极易燃火,而大汉们身上又沾满了酒精。火焰迅速在他们身上燃烧起来,哇哇痛叫声响彻整个屋子。

    但她对他们恨之入骨,提着煤气罐,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砸在他们身上。

    “碰!”

    一声枪声,月侍飞身弹退,左肩上中了一枪。

    开枪的正是猎豹,他和几个大汉迅速冲出火焰包围圈,纷纷拍打着衣服上的火苗。

    “妈的,这娘们真是够辣!”猎豹恨恨的说着,一脚踩在月侍的头上:“想要烧死老子,你还没那个能力。”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迅速发生了,脚下的月侍猛一使劲,地上翻滚一下,摆脱踏在头上猎豹的脚,一口烈酒吐在猎豹脸上,燃烧的煤气管子的火焰直接烧至猎豹面目。火焰由于烈酒的易燃,迅速点燃了他整个面目。

    原来月侍刚才被枪击中,刚一倒地,地上到处都是破酒瓶内流出的烈酒,她乘机吸了地上的酒精,满满一嘴,忍痛着待势反击。

    “啊啊…”双手捂着燃烧的面门,猎豹飞快的向后退去.

    “妈的,禽兽,我宰了你。”月侍双手握住煤气罐,发挥全身的力量一下两下,狠狠砸着猎豹身体,猎豹苦不堪言,任凭头上,背上挨了无数下重击,朝屋外夺路而逃.

    “救命啊。”猎豹剧痛发出的尖叫声,凄惨而凌厉,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月侍家。

    “啊!”追击猎豹至家门外,看到的是一辆辆军车,和一个个举枪对准她的军人,月侍登时一愣。

    “快放下手中煤气罐,否则格杀勿论!”一位今人手举着扩音喇叭朝月侍喊道。

    “嘿嘿嘿。。。”脸上的火焰已经熄灭,猎豹手捂着烧的黑乎乎的脸颊,狞笑道:“美人,这些都是我的好兄弟,你又能奈我何?”

    “她不能奈何你!我能!以为官官相护就能保全狗命吗?”

    一道冷冷的声音划空而出,众人惊愕间,一条黑影闪至猎豹前,寒光闪过,瞬间,猎豹的头颅与他的身子分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