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篇:射日篇(3)

    更新时间:2015-06-20 18:54:04本章字数:2684字

    ”姑娘我带你走!”声音传来的同时,黑影闪电般的移至月侍身边,一手楼住她的腰,身子如箭般射至空中,在各个楼房顶上,几个起落就已经脱身出军人们的包围圈。

    短短几秒间,月侍惊觉自己的形势逆转,蛮腰上那搂着他的大手,传递给她一种可信任的安全感。而人随着那他,在半空中上下起落跳跃,居然没有一丝的不适感觉。

    而军人们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惊的目瞪口呆,留下的是熊熊燃烧的月侍家,和倒在他们身边,头颅分身的猎豹。

    等 他们回过神来,想要去追逐的时候,天地间哪里还有那神秘人与月侍的身影。

    一小时后,在一个宾馆内,一男人和女人静静的在屋内。

    “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救了我!”月侍看着眼前年轻英俊的男子柔声说道。

    男子朝她微笑道:“我叫雷巍,我路过你家,正巧见到事情的一幕,那些腐败军人的丑恶行为,我看不过眼就出手相助你了。”

    眼前的月侍脱离了危险,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下体隐隐传来的疼痛,让她屈辱交加,她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今夜这比噩梦更可怕的事件。

    雷巍经过事发现场,目睹到的情景。已是月侍用煤气罐痛打火烧他们的时候。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她身上所承受的不幸,但怎么能不推测出八九分。雷巍明白她此刻需要的是休息,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穿,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吧。”说罢,起身出门。

    看着这位救他的男子出门,心里莫名的产生无比的好感。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人在宾馆的房间内过了一个星期雷巍对她无微不至的照料,让她的身体康复很快,身上打斗留下的淤青正在慢慢消退。

    从雷巍的口中得知,他是个中国人。

    而月侍因为涉嫌谋杀,而正被朝鲜政府通缉。她只能待在屋子里。

    朝夕相对,又过了一个月,两人互生情愫。

    在宾馆内的同居生活,终于让这对孤男寡女在一个夜晚发生关系! 

    “待我完成了在朝鲜的行动后,我会带你去美国,中国,带你环游整个世界,相信我南月,这是我雷巍能力范围之内。”雷巍抚摸着月侍的头发深情说道。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觉间,两人相爱一年,而雷巍也带着月侍偷渡回了中国。

    来到中国后,月侍十月怀胎在医院生下了一个男婴。

    “生了,我要做爸爸了!”在产房外,雷巍听着一声婴孩啼哭,向身边的老友孔雀兴奋道。

    孔雀是他的生死兄弟,他今年三十出头,面容俊郎,尤其是他额头上的一道血红纹记,令他显的与众不同。

    一护士跑出产房,向雷巍贺喜:“母子平安,小宝宝很健康,是个男孩!”

    “孔雀,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我儿子的干爹,替他取个名字。”雷巍拍了下沉思不语的孔雀肩头兴奋笑道。

    只见孔雀,闭目掐指盘算,心中运用玄理数术,算道:“八字为—丑时,戊午,乙丑…..”双目一睁,笑道:“恭喜萧哥了,这孩子命格贵不可言,但是一生历经坎坷。”

    听到自己的儿子命格贵重,但是又历经坎坷,雷巍却不以为意,朗声大笑道:“男人大丈夫,吃点苦头有什么关系,不吃苦,不成器。哈哈哈 没事,没事。”

    “那就叫他雷月吧。他命格属火,火性太旺,而月则阴,去除火性,希望能达到命格阴阳平衡。”孔雀说道。

    这或许是雷巍与月侍一生中最美的时光。

    但好景不长,雷月出生五天后的一个夜里,雷巍出去办事。月侍的病房内来了个不速之客。

    来者是一位老人,年约70多岁。在月侍怔怔目光下,他如若无人的傲然走进她的病房。

    “月侍!”老者直呼她的名字,他身材伟岸,一双鹰目凌厉之极,目光所及,能让人心生胆寒。

    “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月侍被老者的目光深深一震。

    “你因涉嫌谋杀高级军官,正被通缉,被抓到格杀勿论,即便你能在中国可以躲的了一世,你在朝鲜的父母也会被这事所牵连,你愿意这样吗?”老者沉声朝月侍说道。

    月侍闻言自己父母也会被波及牵连,不禁急道:“我自己的事情,与我家人无关,这是什么道理。大不了用法律可以制裁我就是了!”

    “法律?这只不过是统治者蛊惑制裁你们下层阶级平民的一个工具而已,你和你的姐妹被强暴,被凌辱,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不公,要不是天国的雷巍救了你,你那晚就死在枪口下了。”

    “天国?”月侍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而且还是和自己挚爱的男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哈哈!”老者负手而立,冷笑道:“你的男人就是天国组织武力部的教官。看来他不见得对你坦诚嘛。他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对你隐瞒着哦.”

    “话回正题!”老者笑声忽止猛一提语调,鹰目精芒闪耀:“你在迪斯科阉杀江湖中人豹哥,在自己家里诛杀猎豹,当时我都瞧在眼内,很不错,果然不负我所望。够狠,够机智!”

    “什么!”月侍闻言大惊,她想不到在她杀人的那一刻,还有双眼睛在暗中监视着她,惊叫道:“你在监视我?”

    “错!是国家在监视你!”老者沉声说道:“早在五年前,你的一举一动就在我们的监视范围内,88年5月,你应为同学阿青被欺负,而在学校大打出手,被学校开除。89年3月4日,你手持尖刀打劫了一家超市,获得236元,然后一晚内就给自己添置衣衫,挥霍一空。90年4月1日愚人节,与你刚交往两天的男友被你在街上发现搂着另一个女人,你当街就给他三个耳光。”

    月侍对老者如数家珍般细说自己的过去,惊讶不已。

    老者看着月侍惊呆的眼

    神,得意的笑道:“国家挑选人才是经过严格的部署,不能有丝毫出错,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是跟我去一个基地,接受国家对你的训练,一个是你继续在这里当别人的老婆,当个好母亲,但是我保证你最多能继续维持现状三天,三天之后,你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老者话音一落,手按在窗户的窗条上。

    “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握住窗条的手瞬间通红,空气炽热无比。高温笼罩着整个屋子。

    这还不止,那钢铁制造的窗条,竟被高温熔化消失。

    月侍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发挥的威力,她立即明白,这是老者向她在示威,说明能对她以及她的家人有这个能力造成伤害。

    “从现在开始,你要面对的是,月侍已经死了,过去对你来说只是一场真实的梦,如今你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接受我们的训练。”

    “训练?”微微颤抖的身躯,下了病床,抱起小暖床上的雷月,不忍的留下泪水,但是为了儿子与雷巍以及父母的安全,她不得不面临做出巨大的割舍。

    “我们会将你训练成一名出色的特务,甚至是特务中的NO1!我的名字叫姜太公!以后由我担任你的导师,我这个人说出的话,最讨厌别人来拒绝!你自己考虑吧”

    她知道,雷巍马上就要回来了,她不得不选择离开。留下一张字条,放在雷月身上。跟着这位名叫姜太公的强者心痛无奈离开了医院。

    时光飞逝,转眼两年过去。

    这两年雷巍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过月侍,但他又怎会知道,两年来自己的爱妻被带至一个小岛上接受地狱般的训练。

    射击,徒手格斗,车辆飞机操控,枪械爆破,电脑,语言,音乐,易容化妆术,仪态,舞蹈,媚术等每一项训练,都极具严格。

    但是姜太公没有看错人,月侍出色的完成每一项训练,她是同期接受特务训练的成员内,精英中的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