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篇:射日篇(5)

    更新时间:2015-06-23 01:05:28本章字数:4027字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休斯顿卫星侦察中心内。

    一个监察员从卫星监视朝鲜的画面上,看到了惊人一幕,在永济里导弹中心内,一枚洲际弹道导弹正被徐徐的吊下发射井!

    足以震惊整个白宫的情报。

    他立即致电给上级。

    三小时后,美国白宫。

    针对刚刚获得的朝鲜拥有导弹的情报,美国总统以及各位军官正在开着紧急会议。

    “将军!”总统比尔 克林顿示意一名美国高官讲话。

    “总统 大约三小时前,卫星中心分析到的图像数据,从朝鲜上空KH—12卫星分析到的图像数据来看,我们现在可以很确定的说,在朝鲜永济里导弹中心,有一枚三级白杨洲际弹道导弹!”将军汇报道。

    美国总统克林顿皱了下眉头,说道:“导弹已经被吊下了导弹发射井。”

    这时一位海军上将打断说话:“朝鲜在此之前最远程的导弹,飞到阿拉斯加州附近就会没油了,而这枚三级导弹可以打到纽约,华盛顿,美国大陆的任何地方。我们总是假设朝鲜永远不会发展这样的远程导弹,因为他们知道将有不可避免的军事后果。”

    “总统先生。”克林顿身旁的一位女工作人员说道:“如果试射一枚洲际导弹,他们的战略能力也会进步十年。而且对我们的国家安全也是直接的严重威胁。”

    “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克林顿语气坚定的说道:“史密斯将军你跟我来办公室。”

    半小时后,总统办公室只剩下克林顿,史密斯上将以及外交部负责人凯瑟琳三人!

    “有什么提议,将军。”克林顿端坐在书桌前,双手握在一起,聆听着眼前这位海军上将是否有好的建议。

    “总统先生我提议闪电覆盖行动,对导弹中心进行精确打击。从7架B2偷袭轰炸机发射多功能巡航导弹,同时5架F117隐形歼灭机协同突袭!”

    “凯瑟琳?”克林顿望向这位外交部女负责人,希望得到她的意见。

    凯瑟琳双眉一皱:“如果是其他的主权国家,总统先生,我会力促进行谈判,但是对于朝鲜,就没有可行的外交选择。并且如果他们真的试射导弹,那就会毁坏我们在六方会谈的立足点!”

    “是的。”克林顿语重心长的点头了下,然后朝史密斯上将问道:“已经发出紧急命令通知了吗?将军!”

    “是的先生!”

    “好,那我们就把这个导弹基地打掉!”克林顿站起身,走向两位问道:“平壤会有什么动静?”

    “我想金日正的手下会被吓退的!”史密斯耸了下肩说道。

    “我想将军高估了我的外交能力,总统!”凯瑟琳说道:“要么是严重的政治外交抗议,要么是某种军事回应,两者间没有太多选择。”

    史密斯拿起沙发旁茶几上的一个遥控器,对着屏幕按了下,只见屏幕上出现一位身着军服的海军上校。

    “你好总统先生!”屏幕内的海军上校恭敬叫道。

    史密斯上将向两位介绍道:“这位是驻韩国镇海美国海军基地指挥官。”

    “总统先生!”指挥官在屏幕的另一头朝克林顿说道:“如果我们攻击导弹基地,朝鲜极有可能动用一万一千门大炮来反击首尔。”

    “有可能!”史密斯上将接话道:“或者,更成比例的话,将会用飞毛腿导弹攻击韩国大田的研究中心!”

    “然后韩国对非军事区进行反击,或者回击平壤的核设施!”凯瑟琳说道。

    克林顿听到种种可能性的回报双眉一皱:“然后朝鲜将用大炮还击,我们轰炸他们,他们轰炸邻居(韩国)!那就要开始战争了!”

    “先生!”史密斯沉声提醒道:“我相信我们已至少有三小时处于战争状态了。”

    克林顿闻言陷入沉思。

    “总统先生,我能讲话了吗?”短暂的沉默被屏幕那一头传来指挥官的请求打断。

    “不能指挥官!”史密斯上将立即回绝他的请求,他不想让指挥官打断总统的思考。

    “请讲,指挥官!”总统抬起头,目视大屏幕批准请求,他要听取不同的意见。

    “总统先生,朝鲜刚在上月对民用航班开放了领空。海豹突击一队的一队士兵可以从首尔登上一架客机。再部署到朝鲜。”指挥官话说到一半,被克林顿打断道:“难道你认为朝鲜会让从驻韩美军基地起飞的一架客机通行吗?”

    在旁的史密斯建议道:“总统,我们可以让海豹队员装扮成平民,直接走进仁川国际机场,登上一架特许的客机,然后和平民一起下飞机。完全无法察觉!”

    指挥官继续说道:“我们可以进入朝鲜,潜行60英里到永济里导弹基地,然后把已经装满燃料的导弹炸掉。中度爆破即可破坏掉整个设施。看上去就像一场工业事故一样,朝鲜就没有理由报复了。”

    克林顿问道:“如果那里有飞弹头,出现核辐射怎么办!”

    史密斯答道:“燃料造成的爆炸会非常巨大,总统,尽管不像飞弹爆炸,但也很可能产生蘑菇云,爆炸的热度会焚化所有核原料,从而减轻核辐辐射。但是…”

    史密斯话音一转,沉声说道:“我不建议这么做,总统先生,一旦被察觉,就等于宣战,我们就无法达到偷袭的目的。”

    “制作一次特种军事行动计划要多长时间,将军。”克林顿问道。

    “72小时!”史密斯道:“但我不!”

    “总统,一次秘密行动?我们需要向朝鲜,向世界发出既适当又显著的信号。告诉他们,狗不许打猎,我们绝不允许他们拥有洲际弹道导弹。”史密斯上将说道。

    克林顿点了点头:“通话结束,指挥官!”说完按灭了屏幕,转身朝两位说道:“金日正身高5尺2,他住在舒适的宫殿里,沉迷于各国的美色,导弹只是这个小矮子华而不实的垫脚台!”

    “总统先生!”凯瑟琳说道:“去年,韩国统一研究院用电脑模拟精确的预言了东欧解体!”

    “是吗?”克林顿对凯瑟琳的话题有了兴趣。

    “根据这个模拟!”凯瑟琳说道:“朝鲜应在1992年就被推翻,要我说,光实施特种行动把它炸掉就可以了,让朝鲜自己在该解体的时候解体吧。”

    听到这里,史密斯接话说道:“但是谁知道他有多少枚这样威力的导弹存在,今天我们只是偶尔发现了一枚,但并没有证据来证明,它就只有一枚。我觉得特种行动治标不治本,而且被发现,被暴露的风险很大。但是如果不是美国出面,让金日正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话,我想朝鲜的政局会是场地震,一时间也无暇顾及导弹计划了。”

    克林顿闻言笑道:“我知道史密斯上将在亚洲方面有几个精英秘密部队,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可以批准你在亚洲的特工暗杀金日正。干净点,用亚洲人来做这事。”

    韩国首尔,飞向朝鲜平壤的飞机上。

    整架客机上,坐满了人,而在头等舱内,只有雷巍和他的死党孔雀。

    “看来这次天国给我们的任务可真不简单。要刺杀他们的领袖。”孔雀看着金日正的照片说道。

    “是哦,兄弟。”雷巍笑道:“要是被朝鲜人抓住,我两可是会被他们钉在十字架上的。”

    飞机离朝鲜越来越近,他又想起蒸发人世的妻子月侍,心痛如绞!

    “他们不信耶稣基督,兄弟,不过被抓住,被判死刑是在所难免了,我们政府在朝鲜可没有外交赦免权。”孔雀开玩笑道。

    而就在孔雀与雷巍即将到达朝鲜之际,同一时间,姜太公已经在为月侍布置完刺杀任务。她清楚明白这次行动假如失败的话,等于是死的结果。

    “太公,我能问你件事情吗?”

    “好,就一件,下不为例!”姜太公沉声说道。

    “我丈夫与我儿子现在怎么样。”

    纵是离别已有两年,她心里仍旧记挂着丈夫与儿子。

    姜太公点头道:“这对父子生活的很好,你不用担心。”

    “现在给你讲解整个任务的程序,金日正爱喝伏特加,当你为他服务完毕,向他求喝一小杯,伏特加酒混合你嘴上的唇膏,便会化为毒药!临走时分与他亲吻,五分钟内,他便会毒发身亡,你要利用这点时间逃命。”姜太公手指着地图向月侍指示道:“出了酒店,往东南方向走约五公里,会有直升机接应。明白?”

    月侍沉声应道:“绝对服从命令!”

    晚上8点朝鲜平壤人民大酒店军警车开道,一辆辆车子停在了酒店的门前。在一大群保镖的包围下,金日正下了轿车。

    酒店门口聚集着一大批朝鲜平民,他们或手举着金日正的头像,或手挥舞着朝鲜小国旗,高喊着金日正的名字,疯狂的领袖崇拜者们,看到金日正从黑色的房车下来,尖叫声更为疯狂,一浪盖过一浪。

    而金日正则在保镖的重重保护包围下,向疯狂的崇拜者们笑着挥了挥手。

    宽敞的酒店房间内,站立着二十多名身着绿色军服的安保士兵,金日正坐在一把沙发椅子上,一名上校军衔的军官来到他面前,行了个军礼:“领袖,安保已经就位,一切正常。”

    金日正喝了口茶,脸上警惕的神色还未退去:“他们定时向你汇报了吗?任何人都不能离岗,一分钟都不行。房间的周围,楼层再检查一遍!”

    “遵命!领袖!”

    三十分钟后,在酒店的外围,驶来一辆车子,从车上陆陆续续下来十多名身穿黑色礼服的靓丽女子,她们手提着乐器包,井然有序的走进酒店大厅。

    酒店大厅入口放着一架探测器。一名士兵说道:“请将乐器放在输送带上检查。”

    她们遵照要求将乐器放在探测器的输送带上,每个乐器经过扫描,均无问题。

    在一个军官的带路下,进了酒店的升降机内。

    上升约过了半分钟,升降机停止,打开门是一个宽敞的音乐厅,而中间有一个舞池,很多朝鲜的高官政要都搂着一名年轻女子在舞池内翩翩起舞。

    军官将她们领到舞台上,轻声说道:“你们的演奏席位已经编定,宴会马上就开始。”

    乐队指挥家的指挥棒空中一划,她们这些乐队演奏者开始演奏。

    月侍混在乐队当中,她接受过音乐训练,所以驾驭起肩膀上的小提琴可谓得心应手。

    她双目不停的转来转去,寻找着金正日是否在这宽敞的音乐宴会厅内。

    找到了!她看到,带着眼镜的金日正和外宾在宴会厅中间举杯交谈。

    “叮,叮,叮。。。。”月侍特地随便的划了几下小提琴,不和谐的乐调让乐队的演奏不得不停止。

    月侍装出一副犯错了的神色,双目盯着转身看向舞台的金日正,朝他鞠了一躬,楚楚可怜的说道:“见到领袖我太激动了,对不起领袖。”

    金日正看到这个绝色美人,嘴角一翘,朝身边的助理使了个颜色。

    十分钟后,月侍被带进酒店的一个后间内,几名军医上前,仔细检查了她的口腔。

    “请将身上所有的物件除下,包括衣服。”一名军医说道。

    月侍听到这个要求,虽然一切如计划进展的顺利,但还是装出闻言大惊的样子,道:“你们究竟要将我怎么样。”

    “恭喜你,小姐,你有幸得到领袖的青睐,他要你今晚好好的服侍他。”说话的来者是金日正的助理,他走入房间内,又用命令的口吻道:“请将所有不属于你身体的东西除下,放入盘内。”

    手表,耳环,戒指,月侍将身上的饰品,衣服都脱了下来。

    待她全身赤裸时,军医手持金属探测器,将她从头到脚测试:“举起双手,两腿分开。”

    细致入微的检查,连她的头发丝都不放过。

    经过10分钟的详细扫描,军医又指示月侍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