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篇: 射日篇(6)

    更新时间:2015-06-23 01:10:22本章字数:3205字

    几名女军医过来,将她双腿分开检查。

    “她是个未经人道的女子!”女军医同时确认。

    “好!”金日正的助理回头朝军医问道:“她的身体状况和血液报告如何。”

    “一切正常!”

    助理拍手朝月侍恭喜道:“你合格了。随她们去沐浴更衣吧!”

    半小时后,已换上半透明睡袍的月侍,在一位军官的带领下,进入一个宽大的豪华套房中,在水晶灯下,她的身段若隐若现,非常诱人。

    “请在这里等候,领轴一会就到!”说完,军官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

    好漂亮的一个房间啊。月侍环顾四周,豪华的装饰,让她不禁感叹。

    而房间左右,或明或暗的监控摄像头,让她惊叹戒备如此严密,常人想接近金日正一步都难如登天,别说是行次了。

    再往床边不远的酒柜上看去,心中大惊:糟糕,酒柜内除了威士忌外,并没有伏特加酒,难道姜太公的情报出错了?

    正思索间,房门打开了。

    金日正披着睡袍走入房间:“娃娃,久等了。”

    月侍朝金日正微微一鞠躬,柔声说道:“有幸服侍领袖,等上一辈子也是我的荣幸。”

    心中暗叫糟糕:只有威士忌酒,毒药必须配合伏特加才能引发药性,可怎办是好。

    金日正对月侍的态度很满意,笑着上了床。拍了拍床沿:“来!”

    月侍脱下睡袍,绝美的身体一览无遗的展现在金日正的眼前。金日正不禁微颤一下:“很好,很好……。”

    正当金日正要欢享美人恩时,窗外。。。。。。。

    一个滑翔机悄无声息的飞至酒店顶层平台上空约2米处,人机分离,一个黑色的俏影降落到平台上。

    “我已经就位。”来者正是雷巍,而他耳机的另一头则对面的大厦一个房间内,是他的搭档,孔雀!

    他正看着电脑上的酒店内部构造图。偌大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这是自然。因为如此关系重大的绝密任务,越少人知道越好。孔雀对着耳机指示道:“金日正已经在房间内。现在找到采暖通风空调系统,在东南角。装在三号线路上。”

    “找到了。”雷巍拿出一个筒状的仪器,按照孔雀的指示,设置好。安放在通风空调系统上。

    一按按钮,那筒状的仪器发出阵阵细烟,从通风口进入,直接从金日正所在的房间内,那空调通风口吹出。

    “空气不对劲!”月侍毕竟受过世界上最正规最严格的特务训练,她第一时间感觉有异,立刻屏住呼吸,迅速抓起睡袍穿上。

    金日正要去拥抱月侍时,突然身体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床上,视线虽然开始模糊,但他依稀看到从窗外降下一条绳索,一条身影如泥鳅般从绳索上滑下,打开卧室的窗户,灵敏的进入卧室内。

    **********************

    他带着防护面罩,毫无声响的走至房间内。

    “噔噔……。”雷巍刚一踏入房间同时,警报声大作。

    房间内满是摄像监视器,安保人员看到雷巍,立即按响了警报。

    一干人等同时间冲入卧室。看到的是全身黑衣带着防毒面罩的雷巍。

    从雷巍进入卧室,到警报响起,再到安保人员进入卧室,整个过程才短短两秒之间。

    “快打开空气净化。”这些安保人员朝摄像头大叫道。

    雷巍冷笑一声:“那又怎样”。脱掉防毒面具,身体朝窗外方向飞退,闪电般的掏出手枪“砰砰砰!”的准确打在金日正脑门上。而第三枪打至金日正脑门上时,雷巍已经跳出了窗外,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好,领袖遇害了!快叫军医来!”看到瞬间如此变化,场面顿时失控。

    “忽!”一道身影从水晶灯上落了下来,是月侍。

    原来她闻到迷烟,感到有异,房间虽大,却没有合适的藏身之处,她唯有将跳跃至水晶灯上。

    水晶灯的位置太高了,以至于监控摄像头拍摄不到她。

    现在就算不是她下的手,金日正死后也有一大堆麻烦等着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杀出一条血路。打定主意的她,刚一落地,一手迅雷般的扣住一安保士兵的脖子,从他腰间抽出一把手枪。

    “砰砰砰!”她朝窗户周围的士兵开枪射击,脚步飞快的跑向窗户。

    想不到雷巍是这样逃跑的。

    她在雷巍扔掉防毒面罩的一瞬间认出了他。而越接近雷巍跃出的窗户,越能看清楚。原来有条绳索连接着酒店的另一头楼房。

    士兵们被月侍的突然袭击乱了方寸,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而月侍则边跑边撕开睡袍的袖子。身子如飞鸟般从窗外跃出。

    一条睡袍的袖子搭在绳索上。月侍滑翔向地面,而她的身后响起了阵阵枪声。

    “是她!”雷巍与孔雀正要撤离之际,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月侍。

    雷巍顿时心内巨绞,五内翻腾。

    月侍身后呼啸飞过无数的子弹,一枚子弹打在了她赖以依靠的衣袖上,衣袖当即碎断。她如断线风筝般从十几米高空跌落下来。

    雷巍与孔雀多年老友,经历无数大小战斗,两人心意相通,雷巍一个箭步跳上孔雀高举过头顶的双掌上,孔雀用力往上一托,雷巍如飞箭般直射半空,将跌落下的月侍稳稳接住。

    “雷巍!”落如最心爱的男人怀中,她惊喜叫道。

    刚一落地,月侍兴奋的抱住雷巍。

    身后嘈杂声传来,金日正的死引起了他的随身卫队冲出酒店追击雷巍等人。

    “回去再慢慢腻吧!”孔雀看到酒店方向一大片卫队士兵朝他们涌来,提醒紧紧拥抱的两人。

    “跟我来,我带你们离开!”月侍拉着雷巍的手,向姜太公指示她的逃跑路线跑去。

    雷巍与孔雀万想不到,失踪两年的月侍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事件遇上。

    几公里的路程,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不过多久,三人已经到达逃生指定位置。

    一架直升机已经盘旋着机翼在偌大的空地上等着他们。

    机师下了飞机,朝奔跑至面前的月侍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飞机交给你。”话落就闪身离开。

    月侍接受过这类驾驶训练,不管飞机汽车,轮船,装甲车,但凡一切的交通工具她都能熟练操作驾驶。

    雷巍与孔雀跟着上了直升机。

    飞机盘旋上空,朝远处飞去。

    “嗖嗖嗖……”待直升机升空飞行不到十分钟,飞机后面出现无数架飞速行驶的战斗机。

    “这是政府的飞机,他们找我们了!”孔雀看到对方来势汹汹,肯定的说道。

    月侍凤眉紧锁,她明白,出动这么多架次的战斗机,如果她们不就范,随时都能被飞弹打下来的可能。

    但是就范,怎么就范?这是在空中,怎么投降?

    “雷巍,我为我的不辞而别向你道歉。但是请你相信至始至终我都是深爱着你,我有我的苦衷,我们的儿子还好吗?”雷巍转头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雷巍。

    “他很好,很健康,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了。”雷巍心里想着如何从这些朝鲜空军包围下脱身。

    月侍吸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微笑道:“你第一次在我家门口救我的情景,我还记忆犹新,到了地面上,我想这些军队是奈何不了你的。”

    “什么?”雷巍听闻月侍话中有异,惊觉不好。

    “再见了,我最爱的男人。”她大叫同时,一脚将雷巍踢下直升机,而转身手臂一挥,将后座的孔雀扫出机外。

    两人措不及防之下,双双飞出飞机。

    而他们的下方是一片海洋。

    “南月!”

    落入水中的雷巍,马上头露出海面,抬头看天上,看到的是月侍驾驶着直升机引着战斗机群飞向远方。

    “轰!”

    快要消失在天际的直升机爆炸了。

    月侍为了雷巍以及孔雀的安全,孤身吸引战斗机群,撞机殉情!

    一个月后已经回到中国的雷巍从丧妻的悲痛中,振作过来,继续替天国执行一次次的行动任务。

    他恨自己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

    从此他改名叫做雷神!

    他发誓今后要强化自己的力量,神一般的保护着自己的儿子。

    平壤城内的一处墓地.

    天空下着雨,一位老人站在一个墓前。

    月侍的墓。

    “爱妻月侍之墓,丈夫雷巍1994年立!”老人一字一顿念着墓碑上的字。突然仰天长笑:“雷巍啊,雷巍。我姜太公一手栽培出来的精英,会有这么容易便死了吗?你太天真了哈哈,总有一天,我们玄道会将你们天国狠狠的踩在脚下,我们的元始天尊教主会洗刷并回报教授当年给予他的耻辱!”

    “太公,这就是你派出要暗杀金日正的女人的坟墓吗?”在姜太公身后站着的一位黑衣男子问道。

    “是的,组织已经绑架了他的接班人金正嗯,而安排你易容成了他的儿子,金正嗯。今后我们恐怕不便再经常见面了。”

    “但是你要记住,朝鲜的大权虽然集中在你身上,可你的一切都是玄道给你的,我们能捧起你,也能让你如真的金日正一样瞬间被杀,你明白吗?“姜太公转身朝这男子说话间,双目精芒闪耀,凌厉逼人。

    ”是,老师!”男子朝太公鞠躬应道。

    他抬起头,太公满意的看着他的脸,露出诡异莫测的笑容。

    他就是朝鲜新主席金正嗯!

    他长的和已经被玄道绑架的金正嗯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上,一个黑暗而强大的组织正在悄悄崛起!

    番外篇 射日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