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大悲无双 (上)

    更新时间:2015-06-25 02:26:42本章字数:2922字

    武当山是真武大帝的道场,武当二字源自一句话:“非真武而不足以当此山。”武当山上的武当派也是中国古代有名的教派之一。

    时值现代,物流横欲的社会,使得习武之风早已不复当年。武林这个千百年来一直闪耀在每个习武之人心中,也已是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

    当年的江湖,名门正派,邪门教道,百派争鸣,不管时局怎样动迁,江湖梦始终在每个人的心中。

    如今的江湖,少林武当等一些武术名派虽然还在,但早已没当年的威风之势,而门派中人也鲜有人在走动,而使得江湖一词,更能在人心内留下烙印的,就是那充满争斗的江湖撕杀

    。卫正,这个从灭门之灾存活下来的少年,来武当山已有四年了,这四年来,他的心性始终冰凉无比,除了和救他回来的虚青子,伙伴马军,能说的几句话外,对其他人,却是只字不说。

    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心性冷漠的男孩,都极少去和他沟通,但也不排斥他,整个武当派都对他的惨痛遭遇表示同情。

    但卫正自己呢?

    他接受众人那同情和怜悯的眼神,本身他也认为自身的惨痛遭遇,是值得同情的,对于别人的关怀除了心内感激之外,他从不向任何人面前,露出悲伤的神色,他知道,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除了虚青子,谁都不了解他的内心到底是在想什么。

    明月堂是虚青子的住舍,深夜,他在屋内双手负后,抬头望月,在他的身后,恭敬的站着马军。

    马军十一岁,家境殷实,父亲马翼南所经营的万马集团,是个靠出口肉类来获取盈利的集团公司,名下更有中国南方地区内,大小数百个海鲜养殖场,家畜农场。

    马军还未懂事起,便被父亲送到了武当山,父亲笃信道法之学,所以,希望马军能在成人前接受武当掌门虚青子的教导,而虚青子也欣然接受马军这个孩子,这一教,便教了十多年。

    马军生性善良,对卫正的遭遇更是深表同情,从卫正来至武当派这天起,便天天对卫正在生活和心灵上给予最大的帮助。

    此时此刻,虚青子望着天上明月,淡然说道:“卫正来到本派也有四年了,这四年来,也多亏你照料着他,才让他那冰一样心能一点点的融化。”

    “师傅别这么说,这是我应当做的。相比卫正,刚进武当派时那冷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神色,现在已经好的多了。”

    马军见虚青子并不答话,沉呤一下后,问道:“师傅,有个问题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把卫师弟接上武当山,却从未教他武艺,我看卫师弟,对我派武学倒很有兴趣,经常躲在一边看我们练武。”

    虚清子点点头,说道:“他对武学感兴趣,那是必然的,因为在他的内心,无时无刻的都想着要替卫家一百余条惨死的人命报仇。所以说,他对武术的崇尚精神不下于你们任何一人,甚至说,他会豁出性命的去学武术,强化自己。只不过此子心性高傲,我未提及让他学武的事情,他自然不肯低头来拜我为师,让我传授他武艺!”

    “既然这样,师傅何不收卫正,做徒弟呢,如今整个武当派都没将他当外人,均已师兄弟相称。”

    虚青子笑了笑,转身向马军道:“云儿,陪师傅去耍一耍剑!”

    “好啊,师傅!”

    很宁静的夜,一老一少师徒二人,在武当演武场内,互相比划剑术。

    偌大的广场内,一个阴暗的角落中,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们的剑术比画。

    卫正,已经好多次躲在这个角落里,观看武当剑法的演练了。他每天都迷醉于这些精湛的剑术里。

    他相信,神妙的剑法,有着一日,自己能运用自如的话,必能将大仇人金仁血刃。

    “诤!”马军一式落空,手中的剑被虚青子,轻轻击落。

    马军叹息了一下,丧气道:“师傅啊,这一式大悲无双,不管我怎么练,怎都练不好。哎!”

    “哈哈!”虚青子长笑一声,抚须说道:“军儿啊,为师倒是希望你永远都练不出真正的大悲无双来啊!”

    马军奇怪道:“为什么师傅会这么说?难道师傅不希望云儿的剑术更精一步么?”

    虚青子摇头笑道:“哈哈,你怎么能这么想,为师何尝不希望底下的弟子能青出于蓝,道法修为,更胜过于我,只是你可知道,大悲无双,这种精妙剑式,需是要由内生外,用心来引导剑式引走,你心中悲伤遭遇越多,你才可以发挥的最好,这点你明白么?”

    马军眨了眨眼睛不甚明白,他不解道:“很多剑式,都是由内生外的,徒儿不敢说是发挥的最好,但也有精妙一说,为什么单单这式,我却总也发挥不了他应有的威力!”

    虚青子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因为你的心态还没到剑式需要的那个境界,你现在切不可操之过急,我叫一个人出来,你便明白了!”

    转身向卫正藏身之处,柔声道:“卫正,大半夜不去睡觉,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不觉的孤单么?出来吧!”

    “啊!”卫正心内暗暗怔了一下,想不到自己悄无声息的观看剑招,依然能被虚青子察觉到,不禁暗暗大赞虚青子的过人之处,更同时坚定了,他要拜虚青子学武的决心。

    他走了出来,神色依旧冷峻,慢慢的走到虚青子和马军的面前。朝虚青子行了个礼。

    “哈哈,想不到卫师弟,和我一样,还没睡觉啊!”马军笑着和他打招呼。

    卫正点了点头,他对马军并非像对其他人那样冷淡。

    “卫正,刚才军儿演练的那式大悲无双,你可看清楚了么?”

    卫正一听这话,不禁双眼流露出一丝惊喜,四年来虚青子首次跟他说起关于武学方面的话题来。

    马上说道:“虚真人,我看清了!”

    虚青子点头笑道:“我问你,你以前可有练过武术?”

    卫正似乎很珍惜今晚与虚青子的谈话,一改往日那冷漠的态度,点头道:“以前父亲曾请过几个武术教练,教过我的武艺!”

    虚青子点头说道:”恩,这么说来你多少有点武术根底了。”说着将说中的剑递交给卫正,说道:”军儿刚刚使大悲无双这一剑式,怎么都使不好,不若由你来使来看看!”

    卫正知道这是虚青子在考验自己,若要让虚青子收他为徒弟,就必须展示自己本身的实力和资质。

    想到这里,双手接过剑。

    马军刚刚使的剑招在他的脑子内一遍遍的闪过,不知不觉间,越是去思考剑式挥舞,就越是感受到当日卫家庄惨变的心内剧痛。

    手中的剑倒映着头上的月光,刺耀着他的双眼,月光犹如尖针从双目中射进,一根根的深深扎进他的内心,他的心如江河翻涌,卫家庄百余条人命以及父亲卫荣极的血海深仇又再次填塞他的小小心灵,让他忍俊不住。

    原本如寒霜挂脸的冷酷表情,开始在起了变化,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要让自己大哭一场,可是偏偏滴不出一滴眼泪。

    大悲无双这式剑法奥义正不知不觉间扎根他的心灵世界。哭不出,还是哭不出,纵使身体已经悲痛无常,不知所以,仍然流淌不出一滴眼泪。

    小小年纪,突然明白了,最大的悲痛并不需要淌泪,当一个人已到悲痛顶点而淌不出眼泪时,那份悲痛才是最难忍受。

    既然最难以忍受,那就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吧!

    卫正再难压住心内的悲痛,开始挥舞出自己的剑!

    既然没法痛哭,就将自己所有的痛苦宣泄在手中的剑上吧!

    他身如闪电,剑影漫天,那月光在他的剑网交织下,正被渐渐的舞成寸光,剑锋所向,月光犹如利箭般牵引围绕,煞是神奇。

    仇深似海!

    心内有对凶手金仁的仇恨,有对卫家庄百余条人命惨死的悲痛。小小年纪就背负如此天大悲恨,大悲无双,除卫正能真正诠释出来外,舍他其谁!

    眨眼间,三人身处空间,似乎被他的剑式所动容,空气,劲气,剑气,发出一道道叹息,哭泣之声,就如同此刻,地狱之门打开,那卫家庄惨死冤魂重返人间,在这夜半哭泣。

    一剑对空,身子一跃,直跃半空,心内更是悲与恨的无尽交织,他毫无保留的均宣泄在剑上,手中的剑影顿化为千百道剑影,越使越快,越使越急。

    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顷刻间便笼罩在他全身周遭。铺天盖地的向大地直压下去。

    马军错愕当场,他做梦都想不到卫正使出的这式大悲无双会具如此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