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5-08-19 10:26:24本章字数:3516字

    只是一击而已,就把一个拔尖天才打落尘埃。

    太强了,极其的震撼人心,如同飓风横扫海面,掀起了万丈惊涛。

    四周顿时哗然一片,那个被打落的少年来头极大,身份非同一般,在场许多修士认识此少年。

    他来自黎家,在天风国境内,属于顶级家族,背景非常恐怖。 

    这个少年就是黎家最出色的子弟,名叫黎晨,一个踏入起云境的超级天才,属于天风国十大公子之一。

    他虽然在十大公子里面,是实力较靠后的一个,不过他的战力,却是不容质疑,非常的恐怖。

    而就是如此出色的一个天才,却是被对方,仅用两个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就被打的跌落半空,受伤吐血。

    “这个人是什么来路,过去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肯定不是天风国的,如此强的实力,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人!”

    在广场周围的那些修士见此,震惊之余,纷纷议论起来。

    “嗡……!”

    一道惊天剑芒横空而现,化作一片刺眼的光,茫茫一片,非常的刺眼,如银色大瀑一般,自九天之上垂落,卷动起无边的杀气。 

    “轰 ……”

    同一时间,一枚黑漆漆的方印祭起,瞬间爆了涨到十几丈,如同一座弥漫着黑色雾气的小山,穿破了虚空,和那道银色光瀑一起坠 落。 

    “莲开并蒂!” 

    “波波……”

    随着白衣人轻语,只见他手指连弹,两朵并蒂莲花,在半空摇曳绽放,接着又倏忽分开,分别朝光瀑和方印撞去。

    “碰!碰!”

    两到巨大的声音轰然炸响, 似山崩海啸,像天塌地陷,这是一种狂霸的气息,像是一片汪洋炸开,浪涛席卷了整片天空。

    若不是几个高手用大神通把此处的空间定住,恐怕地面的那些凡人将会被瞬间淹没。

    接连两声闷哼在张洛连的身旁传出,又是两个头角峥嵘的天才被打飞。

    身体如同断线的鹰鸢,在天空之中急速的滑翔,摔落到广场的外围。 

    这一次没有哗然,四周一片寂静,压抑的气氛蔓延到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几乎所有人都都被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场面沉闷而紧张,似乎预示着,新一轮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就是连那些凡人,此刻也都已经明白,仙人的追随者,在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手中吃了爆亏。

    每个人都感到愕然,他们非常难以理解,仙人的追随者怎么被别人打败了?

    “好,干净利索!”

    压抑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闻宇轩的声音把这沉闷打破,在寂静的广场上浩然激荡,清楚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闻宇轩喊的是那么及时,能在如此大的广场上,让每个人听到。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觉得不合时宜,此刻喊出这样的话,摆明是在触仙人的霉头,是纯粹的在找死。 

    “呵呵,这位朋友,可有兴趣共饮一杯?”楼顶上的白衣人展颜一笑,把目光转向闻宇轩。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叨扰一倍!”

    闻宇轩低声嘱咐了馨儿几句,然后在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中,踏步走至楼下,然后吸气,两脚猛蹬地面,如同鹰击长空,拔地而起,然后稳稳地降落在了楼顶之上。

    “是亲手酿制的,尝尝合不合口味!”白衣人见闻宇轩坐下后,把酒瓶递了过来。

    闻宇轩接过酒瓶,仰头猛的灌下一口,然后抹了把嘴唇道:“挺辣的,有些呛喉咙,不过还是这酒喝起来过瘾,够烈!”

    “在下徐怀远,是否介意再多加一个?”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浓眉大汉,此刻来至楼下大声喊道。

    “粗制烈酒,朋友如果不嫌弃,大可一起共饮!”楼顶白衣人,对浓眉大汉点头道。 

    张洛连见三人旁若无人的大声谈笑饮酒,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中,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似水,恨不得将三人一把给捏死,但是又顾忌他那高高在上的身份,一时又不便发作。

    “几位,能否移驾去城主府一序?”张洛连强压怒火,恢复笑容,对三人发出约请。

    “我等身份卑微,不敢打扰仙人大驾!”闻宇轩扫视了对面一眼冷声拒绝。

    “哈哈,还是在这楼顶上吹着风喝酒更痛快!”徐怀远刚刚坐下,裂开大一笑,抹了张洛连的面子。

    就在闻宇轩搭话之际,默然无言的欧阳紫萱看到闻宇轩那道眼神,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波澜:“这个人的眼神怎么那样熟悉,明明没有见过,怎么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到此处,欧阳紫萱不由得对闻宇轩多看了几眼:“这个人的眼神好冷,就像是万年寒冰,能把人的灵魂冰冻!” 

    看了闻宇轩几眼后,一个沉寂已久的身影,此刻,又在欧阳紫萱的心头浮现,让她感觉到一阵刺痛! 

    “几位朋友既然不肯赏光,能否把诸位的名讳告知在下?”张洛连沉声问道。 

    “乡野村夫,怕辱没仙人双耳,不说也罢!”徐怀远拒绝,看也没看张洛连一样,赤 裸 裸的无视。

    “看来你们是诚心和我过不去了?”张洛连面沉似水,脸上已经带有怒意。

    “你做你的仙人,我在这边喝我的酒,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你的人先对我动手,怎么变成我们和你过不去了?”白衣人冷叱,反唇相讥,丝毫没有退让。

    “和他们废什么话,干脆一起上,把他们给做了!”此刻,一个站立的下面的修士疯狂的叫嚣。

    看样子,此人也是一个张洛连的死忠追随者,不过,仅有神泉境的实力,身份低下,没有资格站在张洛连的身边。

    “呱躁!” 

    徐怀远看也不看,反手就抽出一巴掌。

    一道劲气轰然涌出,如决堤的洪流一般,瞬间就来到那个人的身前,根本容不得他反应,顿时被抽飞了出去。

    “唉!喝个酒也不能清净,居然惹来这么多的苍蝇嗡嗡乱叫,真晦气!”白衣人摇头叹息,一脸的无奈。

    “管他苍蝇不苍蝇,只要过来一个,拍死就是了!”

    徐怀远猛灌一口酒后说道,口气非常嚣张,浑没有将那些人看在眼中。 

    张洛连双眉一阵跳动,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就算他再有涵养,被人当众叫做苍蝇也不能不火。 

    “朋友既然如此不给面子,我就试一试,你们到底是那里来的底气!” 

    张洛连话音未落,一股用眼看不见,却实际存在的神秘力量才手中涌出,如潮水一般朝三人卷来。

    白衣人感觉到那股即将涌至的力量,脸色一素,收起之前的放浪形态,翻身坐立,也打出一股暗潮。 

    两股无形的力量撞击在一起,然后消弭散开,张洛连和白衣人,同时身躯一震,表情变得凝重。

    张洛连此刻脸色已经变的铁青,扭头对身旁的那些人道:“回城主府!”

    那些人只知道刚才张洛连无形中已经动手,此刻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知道没有讨到便宜,相互都看了一眼,然后跟在他的身后,败兴而去。

    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欧阳紫萱又看了闻宇轩一样。

    “我从没见过他,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她的目光再次和闻宇轩接触后,心里不由得一颤,本已死寂的心,在这一刻荡起了一丝波澜。

    她感觉,那两只眼睛如一头受伤的野兽,有一股滔天的恨意一闪而逝。

    那道虽然刹那就消失,却是被她捕捉到,弯月一般的秀眉,顿时紧锁起来,感到了一阵心悸。 

    “好熟悉的眼神,和那个人的好相似,就是没有他的温柔,杀气重了些,充满了仇恨!”

    此刻,欧阳紫萱的心神有些激荡,娇 躯轻微颤抖了一下。

    “萱妹,你怎么了?”旁边的张洛连发现了她的异常,不禁愕然的问道。

    “没什么?”欧阳紫萱螓首轻摇,神色又恢复了清冷。

    “怎么会,是我自己出幻觉了,那个人已经被我葬在墓穴十几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的神色中出现一抹凄苦,带着哀怨心情转身离去。

    见仙人被几个突然出现的人弄的灰头土脸而走,那些凡人也都失去了兴致,也陆续散去各奔东西。

    一时之间,这里变得安静起来,只剩下闻宇轩三人,和在广场上等待闻宇轩的馨儿。

    闻宇轩见所有人已经退走,也就恢复了原来的相貌,然后对徐怀远和白衣人拱手道:“小弟闻宇轩,来自南唐!”

    “姬逸晨,离此地较远,来自东域!”白衣人笑着拱手,爆出了自己的名字。

    “哈哈……,我的名字已经说过了,家住北域!”

    徐怀远爽朗的大笑,话音“铿锵”,如同刀剑在相交。

    “今天让张洛连颜面尽失,以此人的个性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二位今后要小心了!”姬逸晨神色凝重的说道。 

    “怕他个鸟,只要有敢来的,就把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徐怀远大巴掌在腿上一拍,一脸的不在乎。

    “张洛连这次兴师动众,难道真的是为了黑石城的百姓?”闻宇轩沉思片刻后问道。

    “此人面似善良,却是一个心机极重之人,从刚才和他交手就可见一斑,如果他们倾其所有人的力量,吃亏的必定是我们三个,就算是这样,此人在没有十成的把握之下,还是选择退走,这种个性的人,不是淡泊名利,就是大奸大恶,如果是后者,绝不会做对他无意义的事情!”姬逸晨说道。

    “淡泊名利,和此人肯定无缘,要不今天也不会弄虚作假,欺骗那些黎民百姓,只有一个结果,这个人是一个地道的大恶人!”徐怀远应声说道。

    “这样说,这里面藏有猫腻?”闻宇轩疑惑道。

    “二位听没听说过一个传说?”徐怀远对闻宇轩和姬逸晨问道。

    “什么传说?”二人同时问道。 

    “关于钟鸣山的传说!” 徐怀远答道。

    “没有!”闻宇轩摇头。

    “我听过!”姬逸晨答道。

    “什么传说?”

    闻宇轩诧异道,如果说别的地方,闻宇轩或许没什么兴趣,但是这钟鸣山就是葛家的驻地,以他和葛家的恩怨,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 

    而就在此刻,姬逸晨脸色突然一沉,冷哼道:“再不滚,小心尔等狗命!”

    喝声形成的音波,化作一股气浪,朝四周席卷而去。

    几声闷哼从几个角落处传来,紧接着几个人影从那几个地方掠起,然后狼狈而逃。

    “这里说话不方便,苍蝇太多,我们不如去城外聊!”徐怀远建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