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5-09-01 00:17:47本章字数:3441字

    “这……”

    那几个女子,见他们的长剑,只剩下了剑柄还握在手中,个个目瞪口呆,呆立在当场,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谁再阻拦,定取她头颅!”闻宇轩怒斥一声,和馨儿转身离去!

    到了现在,那些女子已经没有一个敢出言拦阻,都把目光看向那个黄衣女子。 

    “让他们走!”黄衣女子,切齿说道,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这些女人真不是东西,居然恩将仇报!”馨儿愤愤然,若不是闻宇轩的实力绝对压制他们,今天他们两个万难走脱。

    “一群自以为是的白痴而已!” 闻宇轩的脸色也是阴沉似水,就像吞了个苍蝇一般,浑身不舒服。

    “还要不要去钟鸣山庄?”馨儿问道。

    “不去了,那个黄衣女子气量狭隘,今天吃了亏,恐怕不会善了,现在我们不能招惹太多仇家,先找个地方和张高宇算算账!” 

    张高宇被闻宇轩扔进金色珠子里面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等他清醒后,发现已经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四周的金色雾霭,幻化出了各种异象,在半空翩翩起舞,如同进入了仙境一般。 

    “嗷吼!嗷吼!”

    两声震动山河的巨吼,在此刻突然传了过来,一大一小,两头凶兽猛的从对面的山上蹿了出来。 

    “飞彪!”

    他没有认出白然昊,却知道彪子的凶名,顿时吓的亡魂皆冒,掉头就跑。

    但是,他的修为已经被闻宇轩给封住,速度比起普通人快不了多少,瞬间就被彪子追上。-

    “碰!”

    一声闷响,彪子那条巨尾比柱子还要粗,如同霸王神鞭一般,狠狠的抽了张高宇的事实。

    张高宇立刻被抽飞,如同皮球一般被抛了出去,向白然昊那边落去。

    “啊……”

    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如杀猪,他的身体还没有落地,就被白然昊一爪子轰在胸膛之上,又被原路送回到彪子身旁。

    他的修为虽然被封住,但是身体的硬度还在,加上闻宇轩对两个暴徒有过叮嘱,他们的力量也掌握的极有分寸,每次只让张高宇的身上留下一些皮肉伤,却是要不了他的命! 

    就这样,白然昊和彪子,就像两个在球场上驰骋的足球狂,把张高宇当成了足球,搞起了竞技。

    只是苦了那张高宇,被这两个另类的球星踢来踹去,在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 

    “彪大爷,虎二爷,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张高宇快要崩溃,带有哭音,向两个暴徒求饶。

    “你丫的,看清楚,谁才是大爷!”见他把自己排到了彪子的后面,白然昊顿时不爽,爆着粗口,抬起爪子就狠狠的来了一下子,轰在张高宇的后腰上面。

    “碰!”

    张高宇这一次没有冲彪子飞去,而是被深深的镶进了了对面的石壁之中。

    此刻的张高宇,样子太惨了,浑身血淋淋的,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就像从血池子里面钻出来的一样,变成了血人。

    “差不多了,在玩就给弄死了,等他把身上的伤养好后,再虐他!”白然昊对彪子吩咐道,两个凶眼看着张高宇,不怀好意!

    “噗!”

    张高宇听完白然昊的话,顿时一口鲜血狂喷出来,两眼翻白,吓晕过去。

    等张高宇缓过气来时,闻宇轩和馨儿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

    闻宇轩两眼冷漠的看着他,问出了已经存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十几年前,欧阳文艺到底是怎么死的,谁杀的他?” 

    “这……这……”张高宇支支吾吾,不想回答。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小昊,彪子!”闻宇轩喊了一声。

    “轰!”

    彪子听到闻宇轩的召唤后,庞大的身躯又现在在了张高宇的面前!

    “别……别……我……我说……我说!”看到彪子呲着嘴巴向他走来,吓的几乎尿裤子,急忙改口! 

    “欧阳文艺到底是谁杀死的?”闻宇轩厉声问道。

    “是……是我和张洛连联手杀的!”张高宇颤声道!

    “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张高宇的回答已经在闻宇轩的意料中,只不过想求个证,张洛连杀欧阳文艺的真正目的才是最让他困惑的! 

    “当年欧阳文艺得到了一部密经,名叫‘吞天魔功’,无意中被张洛连知道,才安排了那次事件!”张高宇道出了其中的隐秘。 

    “吞天魔功!”闻宇轩和馨儿,都是倒抽冷气,听名字绝对不简单! 

    “当年的那头凶禽,怎么出现的那么巧,是不是也是你们安排的?”

    这也是闻宇轩疑惑的地方,虽说云苍山中凶禽凶兽到处横行,不过,他们当年只是在荒山的最外围,不应该出现那种强大的凶物! 

    “那是张洛连找人帮的忙!”此刻,张高宇已经是闻宇轩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不敢隐瞒。

    “他现在把欧阳紫萱留在身边,就不怕暴露?”闻宇轩逼视着张高宇,继续追问。

    “欧……欧阳紫萱对他有很大的用处!”

    张高宇迟疑了一下,不想交代,但是看到凶相毕露的彪子后,浑身一哆嗦,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用处?”张高宇语出惊人,让闻宇轩颇感意外。

    “他想把吞天魔功修炼成功,必修先吸取一千个阴性体质的女孩元阴,而那第一千个,是最重要的,也是对体质要求最高的,而欧阳紫萱正好符合那第一千的要求!”

    张高宇爆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闻宇轩和馨儿都被震惊,没想到张洛连心思如此歹毒,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 今天你想抓那对姐妹,是不是也是为的张洛连?” 闻宇轩目露寒芒,继续逼问。

    “是!”

    “那些地狱魔物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他没有和我透露,不过在他身边,会经常出现这种魔物!” 

    ……

    “没想到,一个出自南唐小家族的家伙,背景竟然如此复杂!”

    闻宇轩问完后,觉得一阵头痛,随着对张洛连的了解越多,让他的心里压力也就越大! 

    “可怜那欧阳紫萱,自己的哥哥被张洛连害死,现在反而和张洛连成了未婚夫妇,最可叹的是,她也不过是张洛连要修炼魔功的牺牲品!”

    馨儿虽然也恨欧阳紫萱,但是,同作为女人,她欧阳紫萱的遭遇也抱有一份同情,为对方感到可悲!

    二人让小红留在珠子里面,他们两个退出,向着原路返回。

    闻宇轩愁眉苦脸,思绪万千,眉头锁成疙瘩,一直舒展不开!

    “我已经比张洛连落后了好几个境界,他不光有封剑宗做后盾,还有更恐怖的势力在他的背后撑腰,想赶上他的脚步,太难了!”

    莫大的压力,让闻宇轩忧心忡忡,愁绪萦怀。

    “在没有把握之前,尽量避免和他见面就是!”馨儿心灵聪慧,善解人意,对闻宇轩轻声劝道!

    “还有避不开的时候,以我和他之间的宿怨,大战是必不可免的!”

    二人心事重重,片刻后又回到了秘藏附近。 

    他们两个还没有回到那处山谷,突然前方有骚动传来。

    二人抬头看去,见在前方离他们不远处围拢了一群人,隐约还有着少女的怒叱声。

    “我听着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馨儿面带疑容,诧异的说道。 

    闻宇轩和馨儿都愣了一下,步伐加快,向着人群走去。

    他们两个挤入人群时,见一个少女看着前面,正怒目而视。

    在她的前方,有几名青年在嬉皮笑脸。

    在他们的手中正握着一个耳坠,有着淡淡的莹光在流淌,虽然不是什么真正的宝物,不过却是非常漂亮。

    “慕灵,怎么是你们?”馨儿见到那个少女后,顿时喊了起来。

    “小公主!”那少女抬头见是馨儿,也吃惊失声。 

    此女原来正是慕灵,馨儿的侍卫首领,没想到却是也来到了钟鸣山。

    慕灵虽为侍卫,但是和馨儿的感情,更像是亲生姐妹。

    原本是四个,在卧龙岭一战中,为了保护馨儿,遭了路鹏云等人毒手,到现在只剩下了慕灵一人,让馨儿对她更加的在意。

    闻宇轩见到慕灵后,老脸又红了起来,想起在新月城外的一幕,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发生了什么?”馨儿向慕灵问道。 

    “我们来找你的,已经出来几个月了,几天前才到的这里,谁知遇到这几个人,抢了我的玉坠不算,还出言调戏我们几个!”慕灵委屈道。 

    闻言,馨儿顿时皱起眉头,看向那三人,冷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连云宗的,怎么?是不是动心了?”

    一个小子看着馨儿,嬉皮笑脸的说道,言语粗鄙,举止轻佻,品性非常的恶劣。

    馨儿立刻被此人的话激怒,当即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化为一道红色的虚影,来到此人的身旁,抬起手掌就抽了过去。

    “啪!” 

    清脆的耳光,响彻全场,让周围那些人双眉一阵抖动,全部愕然视之。

    馨儿的速度太快了,那小子没注意,身体顿时横飞十几丈,然后摔倒在地面。

    等他爬起来时,口鼻淌血,半张脸紫青蓝靛的,两颗门牙都被馨儿一巴掌削掉! 

    “这一巴掌是让你明白应该怎样尊重女人,如果再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回家问你的妈妈!”

    馨儿娥眉跳动,怒声斥骂,因为愤怒,通神赤霞闪烁,炽热难当,如同天火在燃烧。

    她的个性向来恬静,极少有今天这样失态,那小子已经激怒了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对方。

    “臭女人,居然敢打你大爷,看今天不扒光你们!”那小子被女人当众扇耳光,感觉脸上挂不住,顿时气急败坏。 

    周围有许多人在围人,他们都是皱起了眉头。

    谁也没有想到,连云宗作为一个超级宗派,出来的弟子居然是这种德性。 

    一旁的闻宇轩听得此话,眼神顿时阴森下来,迈步走上前,把馨儿挡在了身后,然后伸手掐着了那小子的脖子,提离了地面:“有胆量,就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你……你……你……” 

    此人被闻宇轩掐住脖子,双脚乱蹬,一点力量也用不出。

    脸憋得的通红,直翻白眼,连气都无法喘,那里还能说出话来! 

    “小子,赶紧把人放下!”此刻有人警告闻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