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比张扬!谁怕谁!

    更新时间:2015-09-02 00:27:00本章字数:3405字

    “把人放下,否则就对你不客气!”

    这小子的同伴纷纷呵斥,但是慑于人还在闻宇轩手中,只能在周围大喊大叫,都不敢上前。 

    “给你们!”

    话音没落,闻宇轩掐着那小子的脖子,甩手就朝他的同伙扔了过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从哪小子的口中传出,接着口中狂飙鲜血,晕了过去。 

    那几个人把他接住后,低头一看,立刻大怒:“你……你居然废了他的修为?” 

    “留下他一条命,就已经便宜他了!”闻宇轩冷叱一声。

    “放肆,敢伤我们连云宗的弟子,我看你是在找死!” 那几人纷纷怒喝,就要动手。 

    “连云宗的弟子就很了不起么,今天谁敢动一下,我就让他无法活着从这里离开!”

    就在此刻,随着话声,从人群外面又挤进来了两个人,闻宇轩扭头一看,顿时笑了起来:“姬兄,徐兄,原来是你们!” 

    “本来不想说话,不过看着几个人长了个欠揍像,就忍不住想动手!”徐怀远笑着对闻宇轩道。

    “就这几块废材,我一个人就能打发!”闻宇轩斜了那几个连云宗弟子一眼,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 

    “哟嚯,口气这么大,居然没有把我们连云宗放在眼中,今天我就试试你有几斤几两!”

    话音没落,“嗖!嗖!嗖!” 又有几个人从人群外面飞掠而来。 

    来人全部穿着蓝色衣袍,个个目光凌冽, 骨相非凡,身上有光华溢出,一看就是有着极强的修为。 

    “就是你不把我们连云宗放在眼中?”

    说话的是一个外表不俗的年轻,面皮白净,目若朗星,长了一副好卖相 

    “不错,就是我说的!”

    闻宇轩冷言答道,侧目而视,没有拿正眼瞧他。

    “连云宗内门弟子張振群,现在就领教领教,看看你那里了的底气!”此人把眼一瞪,就要动手。

    “你不行,换他上来!”闻宇轩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了一下张振群身后的那个说道。 

    “你……你先把我战胜,再换我师兄也不迟!”

    张振群以神泉境后期境界,被一个中期如此轻视,气的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那就先把你给揍趴下,不过,我得事先提醒你,我可不会留情,如果有什么闪失,你只能认倒霉!” 闻宇轩轻描淡写的说道!

    “找死!”

    那张振群大怒,两眼里面,杀机森然,并指化作掌刀,冲着闻宇轩斜斩而来。 

    张振群掌势犀利如刀锋,有漫天的符纹从他的手中涌出,耀眼夺目,化为一道匹练落下! 

    “碰!”

    闻宇轩体内血气奔涌,化为无上神力,拳头之上裹着金光,轰然一声,把张振群给轰飞。

    “哗!”

    四周一片哗然,顿时乱了起来。

    一个超级门派的内门弟子,在压对方一个境界的情况下,仅仅一招,就被轰飞,这场面太震撼了,让众人的大脑出现断路!

    “这个人叫什么,过去怎么从没有听说这个人?”

    “中期揍后期,居然如同砍瓜切菜,如果是同级作战会咋样?”

    所有人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全场一片嘈杂。 

    “好!好!怪不得口气如此狂,果然有嚣张的本钱!”

    刚才被闻宇轩点名的那个,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你要不要试试?”闻宇轩对此人发出挑战。

    “小子你太狂了,虽然你能战胜我的师弟,但是并不等于你就有挑战我的资格,神泉境和起云境之间的鸿沟,是你无法跨越的!”此人冷然说道,

    他还不知道,就是眼前这个神泉境,在几天前刚刚杀了他几个起云境的同门。

    “起云境很了不起么,我刚刚宰了几个!”闻宇轩语出惊人。

    “我咋觉的他好像在吹牛,起云境的强者是什么,咋就在他口中变成大白菜,想切就切,想砍就砍了!” 

    “既然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何种逆天的本领!”此人说话间,眼里已经泛起了杀机。

    “闻兄弟,到底行不行啊,如果不行,就换我的!”姬逸晨凑到闻宇轩的耳边问道!

    “放心,用不了三招,我就把他干趴下!”闻宇轩看着对方,双臂抱怀,神色笃定。

    “我,连云宗内门弟子许俊彦, 请朋友先报上你的名字,万一误伤了你,也好通报你的家人!”

    “我叫路人甲,无门无派!”闻宇轩戏谑的报了个名字!

    “呃!好!好一个路人甲,果然狂的没边了!” 

    许俊彦眼中射出阴狠的光芒,轻轻一步跨出,脚下冲起了一道刺目的光柱,地面龟裂如蛛网! 

    “轰!” 

    许俊彦一步跨出几十丈,大手遮天,轰然按下,虚空被那恐怖的波动,挤压的开始扭曲,发出阵阵如闷雷一般的轰鸣! 

    “别怪我太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不该惹我们连云宗!” 此人目光阴狠,狞声说道。 

    “是吗?” 

    闻宇轩双眸瞬间犀利起来,如两道冷电闪烁。

    发出一声冷叱,伸指急书,一个‘镇’字,被他印入了虚空。

    “镇!” 

    闻宇轩爆喝一声,那个金光大字立刻变成了一座小山峰。

    山峰不算大,却是射出万道光芒,如同一座神山有病,携带万钧之力压落

    “碰!” 

    万木摇颤,乱叶簌簌坠落,无量的光冲到了高空,把此处全都淹没,让周围化成了一片光的海洋! 

    一声闷哼, 许俊彦倒飞滑翔出去,直飞出了几十丈,才强行落到地面把身形稳住!

    “轰!”

    此地彻底大乱,周围响起了一片的嘈杂之声。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盯着闻宇轩,脸上都是挂的不可思议,各种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纷至沓来。

    许俊彦站稳身体后,没有了儒雅,披头散发,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脸色也是铁青,很难看! 

    “到是小瞧你了!”

    让一个神泉境的修士,当着这么多人,揍了个大跟头,让他的脸很挂不住,两眼里面的杀机也越来越炽盛。

    “接下来,你可要接住了!” 

    许俊彦历吼一声,体内涌出一股耀眼的光,庞大的威压从他身上传出,虚空都似乎承受不住,发出不堪重负的轰鸣。

    哧!—— 

    的一声,许俊彦手中多了一柄长刀,冷冽光芒,杀气迫人,让人无法直视。

    一股浩荡的力量从刀锋中席冲出,如同如山河爆发,似大海决堤,隆隆轰鸣着向闻宇轩落去! 

    “看我给你破掉!”

    闻宇轩大喝一声,身上的气势暴涨,耀眼的光芒从他的体内喷薄而出,就像是一个战神临世,有着睥睨天下的无敌之资! 

    “轰!” 

    闻宇轩横枪而上,枪锋震颤,一道又一道的神芒射出,道纹澎湃,气吞山河,非常的震撼,让人惊悸不安。 

    就像山崩海啸,又像是天塌地陷,这种狂霸的气息,像汪洋炸开,万重惊涛席卷了整片天地。

    周围的地面被成片的裂开,古木巉石全被卷起横飞,冲上高空,然后爆炸,变成了尘埃。

    许俊彦闷哼了一声,被震飞了几十丈,脸色苍白,嘴角有血丝溢出,身上的衣袍也多处有损,明显是吃了个爆亏,样子非常狼狈。 

    他站稳身体后,看着闻宇轩,眼中有股犹豫不定的神色,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少卿后,对其他的同伴挥手道:“走!” 

    周围那些人看着闻宇轩,被惊掉了一地下巴,横跨两阶挑战,仅用了两招就把对手战败,逼的对方不得不选择退却。

    那些修士都感到匪夷所思,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慢着!” 

    许俊彦和他的人,刚刚转身,闻宇轩突然又出言把他们给拦下。

    “你……还有事?”许俊彦阴沉着脸问道。

    “就让他们几个这样走了,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闻宇轩手点着,那几个对慕灵出言不逊的家伙。 

    “你想怎样?”许俊彦沉声问道。

    “没其他的意思,就是想帮他们长点记性!”闻宇轩面带萧杀,目光森寒如朔风。

    “你当真把我们连云宗当软柿子捏了!”许俊彦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暴怒的情绪,森然道。

    “嗤!嗤!嗤!” 

    闻宇轩根本没有理会许俊彦那愤怒的眼神,伸手连点,射出几道劲气…… 

    嗥叫连连,那几个小子手捂着脸,血流如注,淌满了全身。

    他们全被闻宇轩削掉了一只耳朵,疼的呲牙咧嘴,却是敢怒不敢言,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许俊彦。

    “丢人现眼,滚!”

    许俊彦几乎被气的发疯,今天当着天下的修士,栽了如此大的跟头,全都是他们给招惹的,许俊彦此刻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们! 

    几个小子连滚带爬,灰溜溜的逃走,跑的比兔子都快,让周围那些修士全都捧腹大笑!

    “小子今天我认栽,今后你就自求多福吧!”许俊彦变幻着脸色,丢下一句狠话,带着他的人愤然离去。 

    “兄弟,你今天算是把连云宗给彻底得罪了,以后要小心了!”姬逸晨拍了拍闻宇轩的肩头。

    “我几天前就把他们得罪了,宰了他们三个起云境的弟子,不在乎再多得罪他们一次!”闻宇轩向二人说道。

    “以后只要他们敢寻仇,来一个,就宰他一个,如果打不过就跑,看到他们那不可一世样子我就来气!”

    徐怀远大巴掌一挥,大声说道,嗓门粗大,引得许多人向这边侧目。 

    闻宇轩和姬逸晨等人离开那里,边走边聊,继续着话题,馨儿和几个女孩走在后面,也在窃窃私语。

    “我母后和父皇近来怎么样,还有我皇兄,他现在在干什么?” 馨儿向慕灵问道,声音发颤。

    “陛下和皇后娘娘身体无恙,太子殿下,现在每天帮陛下处理政务,一切还算正常,就是在闲暇时,经常说起你,每次说起你,陛下都是很忧伤,皇后娘娘也是总流泪!”

    听到此处,馨儿眼睛发涩,忍不住流下了泪来,声音开始出现哽咽。

    从卧龙岭发生变故那天,她一直和闻宇轩在外漂泊,已经接近两年没见父母。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无奈,虽然贵为南唐公主,想到当时种种,也别无选择。

    馨儿柔肠寸断,泪眼婆娑,任泪水在两颊流淌,没有刻意去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