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六月雪

    更新时间:2015-09-08 08:00:00本章字数:3725字

    “朋友,如果我没有看错,咱们之间应该是第二次见面,之前的误会,今天就一笔勾销不提,如果你吧神钟交给出来,我另送你更大的机缘如何?”

    一个声音传来,和煦若春风,非常熟悉,闻宇轩今生也无法忘记。

    闻宇轩和馨儿同时抬头,顿时变了颜色,牙关紧咬,满腔怒火顿时燃烧起来。

    张洛连和欧阳紫萱二人白衣飘飘,在对面虚空屹立,展露笑颜,让人如沐春风,能把严冬的冰雪融化。

    一个风神如玉,骨相非凡,如临世的谪仙,一个肌肤胜雪,气质优雅,如九天仙子降临。

    二人站在一起,珠联璧合,宛若一对璧人,任谁见到,也会称赞是天生绝配! 

    “可真是冤家路窄,又要和他们刀枪相向了!”

    闻宇轩切齿痛恨,钢牙紧咬,眸子中几乎迸出血来。

    “我就算是砸碎了,也不会交到你们两个的手中!”

    看着他们两个,馨儿的眼中冒火,银牙几乎咬碎,浑身赤霞升腾,如同凤凰浴火凌舞九天。

    盯着闻宇轩的眸子,欧阳紫萱心弦一颤,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袭遍全身。

    “太熟了,和那道目光一模一样!”

    此刻,她的神色一阵恍惚,仿似看到了另一个画面,一个让她午夜梦回,柔肠寸断的画面。

    一道身影被利器洞穿身体,眸光中满是愤怒和不甘,带着滔天的恨意倒在血泊中,任她怎样努力也无法让那怒睁的瞳孔合拢。

    六月飞雪,古来少见。

    雪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艳,这更是千古奇闻,从没有过。

    殷红的雪花漫天飞舞,凄艳而美丽,整整下了七天七夜,万里河山披上了红妆,非常刺眼。

    万物凋零,生机皆灭,红色的冰雪覆盖了植被,青苗全被冻死了,伏尸遍地,哀鸿遍野,那是一个大灾之年,饿死的人不计其数,都堆成了山。

    北风呼啸,寒气刺骨,怕抛尸荒野的他被饿狼啃食,过了一天后,她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与恨意,顶风冒雪重回那里。

    守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她不言不语,两眼痴呆,在倒地的朽木之上枯坐了一天一夜,任那红色的雪花将她身躯覆盖,最后才不得不亲手把他葬下。

    往事如烟,思绪如练,快乐的、忧伤的、刻骨凝心的,一朝一幕、一点一滴,占据了她此刻的心田。

    “二位,别这么大的火气,气大伤身,说不定藉此我们能成为挚友,到那时,你就会发现今天的选择是多么明智!”

    看着愤怒的闻宇轩,张洛连不瘟不火,在那里侃侃而谈,如同与失散多年的好友在谈心。

    “我就是和狼做朋友,与禽兽为伍,也不可能和你成为挚友,你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闻宇轩的话冰冷,犀利如刀锋,字字珠心,让张洛连浑身颤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既然给你脸不要,就休怪我出手无情!”张洛连大怒,手臂一抬,并指如剑,向着闻宇轩斩了过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

    闻宇轩满头黑发倒竖,怒斥一句,横枪逆斩,径直杀去,刺向了半空。

    但是,双方的力量悬殊太大了,云泥之别,仅仅一击,就立判高下。

    “碰!”

    张洛连的这一击,狠辣而精准,把闻宇轩和馨儿二人同时拍飞。 

    两个人口喷鲜血,一路横飞,摔了出去,一直撞入那片废墟之中,才重重的摔落地面。

    “轰!”

    二人落地后,不知道触发了什么禁制,在身体四周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隆隆的轰响如闷雷,炽盛的光芒冲天而起,直达九霄,就像是一个发光的柱子一样,贯穿了天上地下。

    无尽的符号在光柱之上闪烁,他们两个就在光柱的中央! 

    闻宇轩和馨儿挣扎着爬起来后,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被惊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好,是个传送台!”此时有人惊呼起来!

    “块拦住他们,如果被传送走了,再找他们就难了!”

    “哈哈,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徐怀远大笑起来。

    “你们谁不怕死就尽管放马过来!”姬逸晨怒声嘶吼,眼中的杀机盛烈无比。

    “赶紧把传送台破坏掉!”有人出言提醒,大声喊道。

    “轰!轰!轰!”

    “砰!砰!砰!” 

    霎时间,无尽的符纹漫天飞,各色的光华交织绽放,如同一束束炫丽的烟花,照耀出各种瑰丽的色彩,灿烂到了极点。

    姬逸晨和徐怀远虽然抵挡下了一些,但是大部分的攻击,在传送台启动的刹那,还是落到了那片光柱之上!

    霞光迸发,神辉洒落,茫茫的炽光如同一片瀚海,把这片天地淹没。

    那座传送台也开始摇摇欲坠,在那片光幕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痕。

    “破掉了,他们走脱不了!”

    那些人见传送台即将崩毁,顿时欢呼起来,向那片即将崩溃的光幕围拢而来!

    就在此刻,欧阳紫萱却是剧烈的颤抖起来,脸色陡变,煞白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一定是我看错了!” 

    欧阳紫萱如同中魔一般,在喃喃自语,看着光幕中的闻宇轩,神色恍惚,娇躯颤抖,有些摇摇欲坠。

    张洛连感觉到欧阳紫萱的异常,顺着她那呆滞的目光看去,脸色也是瞬间大变,如同见到了厉鬼一般。

    在那片光幕中,出现了一张脸,一张他最不想看到的脸!

    原来,闻宇轩被重创后,已经无法保持易容,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

    “碰!”

    血光陡然绽放, 一个冲向传送台的强者,被徐怀远一刀劈成了两半。 

    “轰!”

    一个持剑而来的强者,被姬逸晨手中的青莲轰飞,身体冲入高空后,爆裂炸开,血雨洒遍了半空,让人看去胆战心惊。

    “二位,如果再不让开,就让你们血溅当场!”

    张洛连看到闻宇轩后,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眸子凶戾如恶狼,脸色阴狠如厉鬼,样子十分的吓人!

    “和苍蝇一样,瞎嗡嗡什么!”

    徐怀远怒斥一声手中的长刀,化作了一片光瀑,就朝张洛连斩来!

    “找死!” 

    张洛连大怒,眸子里射出两道冷光,手掌间华光大盛,超绕着灿烂的符纹,向着徐怀远拍了过去!

    “碰!”

    一股力量压了下来,沉重如同山岳,压迫的天空都跟着轰响。

    徐怀远浑身传出骨裂之声,被那股力量给撞的鲜血狂喷,身体就像是断线的纸鸢一般,横着滑翔了出去。

    包括青华圣宫的少主在内,所有人都倒抽冷气,他们和张洛连虽然不熟,过去却是也听说过此人,知道他是封剑宗最出色的弟子。

    只不过,封剑宗的势力和他们的势力差的太多,弟子之间也差了几个层次。

    就算是最出色的,放到他们那边,也只是比一般的稍微好点,绝对比不过他们!

    但是,今天就他和徐怀远交手看,张洛连的实力,比他们想的要恐怖的多。

    他们和徐怀远交手,也就是半斤八两,想一招就把徐怀远重创,他们绝对做不到。

    趁徐怀远被击飞,姬逸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 张洛连一步横跨百丈,来到那片光幕跟前,就要破开光幕,进入传送台里面!

    “想进来!”

    外面的一幕,闻宇轩看的非常清楚,因此早就做好了准备。

    等张洛连来到近前,要踏上传送台时,手掌一翻,把那节金莲藕拿了出来,然后对着张洛连的头顶就砸了下去。

    “碰!”

    一声闷哼,张洛连被砸了个鲜花聚顶,金花四溅,身体横飞着飞了出去,直摔倒百丈开外,挣扎了好几次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金莲藕还没有被馨儿炼化,不能发出它应有的威力。

    但是这种天地孕育的奇宝,光是那种硬度,就非普通的灵宝可比,就这结结实实的一下子,差点把张洛连爆头!

    张洛连站起来后,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在原地转了两个圈,才清醒过来。

    此时再看张洛连的样子,定力再强的人,也是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被闻宇轩砸了一下子,差点给他毁容,及腰的长发变得凌乱不堪,鲜血顺着发丝流了一脸。

    一个眼睛成了黑眼圈,前额多出了两个大包,非常醒目,就像两个还没有长出来的犄角,一边一个。

    是真正的变成了头角峥嵘,非凡的卖相!

    “碰!”

    此刻,那片光幕彻底炸开,现场一片的灿烂,璀璨的符纹闪烁,化作了漫天的光雨,向着四周飞洒。 

    “毁掉了,这次他们再也无处可逃了!”

    有人在欢呼,也有人在愤怒,徐怀远和姬逸晨二人见此,勃然大怒,把手中的兵器一横:“想伤害我的兄弟,就先踏着我的尸体过去,若不然,从今天起,我二人必和他不死不休!” 

    二人势若疯虎,两眼充血,满脸的戾气,就如同两尊凶兽一样,盯着前方要择人而噬。

    太吓人,面孔扭曲,狰狞到了极点,让那些人从骨子里生出寒意,浑身在冒冷汗。

    一时间,这里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窥,谁也不想率先出头,去招惹这两个煞星!

    “咦,传送台已经毁了,可是人怎么不见了?”有人发出了诧异的问号。 

    “哈哈,你们这些蠢货,现在还不明白,别做美梦了,我兄弟和弟妹已经在传送台被毁的前刻,被送走了,这就是天意,是天意,你们懂不懂,就是老天爷在帮他们两个,那件宝物命中注定,就是归他们所有!”

    姬逸晨和徐怀远大笑,徐怀远更是嘴上毫不留情,把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

    “传送台既然被毁,传送能力必定大大降低,他们两个走不远,一定还在天风国境内!”

    “对,回去禀告师门,在全南域通缉!” 

    这些人已经是利欲熏心,直到此时还没有放弃的打算!

    “白痴!”

    “蠢货!”

    二人见闻宇轩和馨儿成功逃脱,也不想和这些人纠缠,暗自骂了一句,向着刘无言和游本常那边走去!

    几天后,此事如同一阵飓风,在整个的南域掀起了惊天波澜……

    在钟鸣山秘藏中,一口来自太古的仙钟出世,引出了几头凶兽,和几个羽化境和登仙境的强者。

    最后一头凶兽被仙钟震杀,一头被一位登仙境的大能收为奴仆,另一头则是不知道死活!

    而到最后那尊仙钟,则是落到了一个小姑娘手中。

    让所有人愕然的是,那个小姑娘仅是神泉境,而她的来历至今则是一个迷,无人认识此女,过去更没有人见过她!

    而,过了不到十天,从封剑宗又传出一个消息。

    和那个小姑娘在一起的,名叫闻宇轩,是南唐国的一个低阶修士,除此之外,再也打听不到其他信息! 

    欧阳紫萱满腹愁绪,从钟鸣山返回后,没有告诉宗门,更没有让张洛连知晓,再次走出封剑宗,向着云苍山而去! 

    云苍山的某处,荒凉依如往昔,乌鸦在半空啼鸣,蛇鼠在地面四窜横行,枯枝杂草遍地,巉岩怪石成林!

    白衣倩影再次出现此间,与往日不同的是,她的神色中除了哀婉凄迷,还多了一种疑惑,和几分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