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离殇

    更新时间:2015-09-16 00:57:06本章字数:3062字

    见双方动了刀兵,那些商贩怕被波及,急忙丢下货物朝四周散去。

    “铿锵!”

    金铁交鸣之声响彻,火星子飞溅。

    张思成虽然年迈,力量比张赵翔一点不弱,把他的刀势崩开,二人同时退出了十几步远方才站定!

    “丫的,一个老棺材瓤子,力气到是不小,不过,你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张赵翔口气强硬,心中却吃惊不小。

    张思成脸色异常凝重,心里在暗暗着急,刚才和张赵翔硬撼了一招,震得他气血翻涌,手中的铁扁担差点撒手!

    “文昊,爷爷把这些狗东西挡住,你赶紧跑!”张思成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张文昊。

    “跑?门都没有,弟兄们,把那个小杂种给我逮住!”张赵翔冲几个恶奴喊了一声,打算行灭绝之事。

    这小子心肠非常歹毒,深知斩草除根的道理,为了免除后患,就算是一个孩童,他也不想放过。

    “跑不了他!”

    几个恶奴狞笑一声,一个个如狼似虎,向张文昊围了过去。

    “碰!”

    一根铁扁担横了过来,把两个恶奴砸的当场咳血,踉跄退开。

    被几个恶奴分散了注意力,让张赵翔抓住了机会,手中的单刀,带着一股风雷之势,恶狠狠的把张思成的后背裂开!

    鲜红的血液如泉涌,把张思成的半边身体给染红,让他差点栽倒!

    “爷爷!”

    张文昊见此,目次欲裂,立刻疯狂起来,不顾一切的朝张赵翔那边冲去,想和他搏命。

    “文昊,赶紧走,赵林,李虎你们两个快把文昊拉走!”

    张思成,见张文昊失去了理智,立刻着急起来,开口求邻村的乡党把张文昊弄走。

    “文昊,快走,你在这里会拖爷爷的后退的!”

    随着话声,赵林和李虎跑过来,李虎把张文昊抱起夹在腋下,和赵林跑进旁边的一个胡同内。

    “别让他跑了!”

    就个恶奴见此,手中拎着钢刀随后追了下去。

    但是,他们穿过胡同追到另一条大街后,张文昊和赵林李虎二人,早就失去的踪影!

    “妈的,让这个小兔崽子跑了!”

    就个恶奴在附近转悠了一阵,找不到他们三人,只得骂骂咧咧的离开!

    张文昊和赵林李虎二人,此时并没有走远,而是拐进了街边的一个裁缝铺,赵林和裁缝铺老板是亲戚,他把三人藏在了后院的地窖里面。

    “放开我,我要去找爷爷!”

    张文昊几次挣扎,要从地窖里面冲出去,均被赵林和李虎给死死的按住。

    “你现在就是去了,也于事无补,不但让你爷爷的血白流,反而搭上你自己的命,听叔叔的话,忍一时,等你长大后,再给你爷爷报仇!”赵林对文昊吼道。

    “难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爷爷遭毒手不管?”文昊依旧倔强的在挣扎。

    “你现在出去正中张赵翔那狗贼的下怀,到时连你自己也搭进去,连个给你爷爷和父母报仇的也没有了!”

    李虎当头棒喝,让张文昊浑身一震,继而浑身颤抖起来,附地号哭不止!

    等那几个恶奴离开后,裁缝铺老板才让三人从地窖里面出来,又找了三套衣服,让他们换过,然后在前面给他们探路偷偷的出了城!

    等到天黑后,三个人又进了镇子,偷偷的摸到坊市附近,见到张思成浑身是血,躺在地面一动不动,并且有两个恶奴守在附近,哼着小曲,等着张文昊自投罗网!

    若不是赵林眼疾手快,张文昊就要蹿过去,被他一把给按住:“你这样过去,非把他们惊动不可,我们偷偷从他们的身后绕过去,出其不意,把他们干掉,再把你爷爷救出来!”

    张文昊和李虎会意,都找了一根粗木棍,握在双手中,蹑足潜踪转到了两个恶奴的身后,然后同时向两个恶奴的后脑砸了下去!

    此时,那两个恶奴正哼着下流的小曲,手里拿着酒瓶,边喝边幻想着丁家给他们的奖赏。

    正在得意忘形时,突然听到身后恶风扑来,吃惊之余,刚想转身,两根有粗又硬的木棍已经落下!

    两团猩红的血雾散开,两个恶奴惨叫一声,稀里糊涂中脑袋被砸成了烂西瓜,尸体软软的栽倒,彻底的死翘翘!

    赵林和李虎把两个恶奴放到后,快步走到了张思成的身边,此时,张文昊搂着浑身是血的爷爷,已经是泣不成声!

    “还有呼吸,赶紧走,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说完后,把张文昊拉开,然后让李虎把张思成从地面扶起,放到他的后背之上,快步向着镇子外面走去。

    但是,他们在镇子外面奔跑了一整天,把所有的郎中都找了一遍,均是叹息着摇头说伤势太重,已经回天乏力,让他们再去另找他家。

    众人听赵林和李虎把事情的经过讲完后,众村民都是义愤填膺。

    那些年轻力壮的,更是咬牙切齿,就要抄家伙去镇上报仇,被那位七公喝止!

    “凭你们几个人,打的过修过仙术的丁家,不想白白送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

    老人饱经风霜,想的深远,他怕几个年轻人冲动之下,惹出更大的祸事,将其自己也搭进去不说,恐怕会祸及全村。

    “难道张大伯的仇就不报了?”几个年轻人面带不甘之色。

    “我想用不着去找他们,赵大哥和李大哥打死了他们两个恶奴,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再者,他们也不会放过文昊,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此时,闻宇轩在一旁开口。

    “刚才听文昊说,你也是修仙术的人,如果丁家的人找上门,你能帮我们吗?”七公看着闻宇轩问道,脸上带有期盼之色。

    没等闻宇轩开口,一旁的馨儿怒声说道:“如果他们丁家的人敢踏进村子一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有二位仙师帮忙,老汉我就放心了,我这里代各位街坊,和张思成先谢过二位!” 说着,站起颤巍的身躯,就要给二人施礼。

    “老伯,你这不是折煞我们么,张老伯和文昊的事情,我们两个义不容辞!”闻宇轩慌忙起身把七公扶住,没让他拜下去!

    此时,院子里的素白灵棚已经搭起,张思成的遗体也在几个乡亲的帮助下,擦拭掉了身上的血迹,换上了寿衣躺在了灵床之上。

    小文昊一身白色缟衣,跪在灵棚内,嘤嘤而哭,给爷爷守灵。

    众乡亲也是黯然泪下,陪着文昊落泪,特别是那些女人,更是哭的泪流满面,整个院子被一片愁云惨雾笼罩!

    天没过晌,如果如闻宇轩所猜测,从村外传来一阵马嘶,紧接着纷乱的马蹄之声响起,丁家的人找上了门来!

    “还有喘气的没有?都他妈的给老子出来!”一个声音从院外传来,非常的嚣张,就像苍蝇一样让人讨厌。

    “抄家伙!”

    此时,那些年轻人再也按耐不住,纷纷拿起棍棒就闯了出去,闻宇轩和馨儿见此,怕出闪失也急忙随后跟上!

    “丫的,一群穷棒子,也想和大爷动手,是不是都活的不耐烦了!”还是那个声音,是个獐头鼠目的家伙。 

    这次丁家来了几十号人,全都骑着高头大马,一个个手持森冷的刀剑,杀气腾腾,面目狰狞。 

    领头的就是那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锦衣青年。

    二十多岁的样子,鹰鼻鹞眼,面色十分不善,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张赵翔你这个狗贼,还我爷爷的命来!”张文昊出了院子后,嘴里骂着向那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冲去,被一个小伙给拦住。 

    “待会儿动起手来,你把张赵翔和那个带头的看住了,别让他两个跑了,也别弄死他们!”闻宇轩站在众人的身后,压低声音,对馨儿吩咐了一句!

    “跑不了这两个狗东西!”馨儿点头会意! 

    “三公子,这个小兔崽子就是张林鹏和韶叶岚的孽种!”张赵翔指着张文昊对那个鹰鼻鹞眼的家伙说道。 

    “当年你父亲不知道天高地厚和我抢女人,让我把他和那个贱女人给干掉,没想到,他们还留了一个孽种,为了免除后患,今天就送你和老家伙一起去阴曹地府,一家人团聚!” 此人阴声说道,眼中满是浓浓的杀意。 

    “把那个小杂种给我抓过来!”张赵翔狐假虎威,对那些跟来的护卫喊了一嗓子! 

    那些护卫跳下马,手持森寒的利刃,都是一脸的不怀好意,向着张文昊这边围了过来!

    “不想死的,就滚一边去!”张赵翔颐指气使,继续在嚣张! 

    “跟他们拼了!”那些年轻人见此,一个个火往上撞,把手中的棍棒一横,挡在了张文昊的前面!

    “他妈的,还真有不怕死的,惹恼了我,别怪大爷心狠,屠尽你们全村!”张赵翔如吃人的豺狼,恶狠狠的骂道。 

    “把他们全部给我杀了,一个不留!”那个鹰鼻鹞眼的家伙,心思更是歹毒,直接把手一挥,下达了屠村令! 

    主子下达了命令,那些护院也变成了嗜血的恶魔,手中的利刃寒光森然,散发着凛然的杀气,向着那些村民的身上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