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除恶务尽

    更新时间:2015-09-17 01:05:05本章字数:3108字

    “轰!”

    一道炽盛的金光冲出,最前面的一个家伙首当其冲,立刻被光芒淹没,爆出一片猩红的血雾,血溅当场!

    “砰!”

    闻宇轩再一抬手,一巴掌抽过去,‘喀嚓’一声,一柄长剑折断。

    持剑之人直接横飞起来,摔出去数十丈远,撞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变成一堆肉泥! 

    事发突然,那些丁家的护院还没有看到闻宇轩的人影,自己这边就死了一个,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把冲势硬生生的止住,然后都朝闻宇轩看去!

    “你……你什么人,知道我们是丁家的人么?”张赵翔声色俱厉,狞视着闻宇轩。

    “朋友,奉劝你一句,我们的事情,你少插手,不管你是什么来路,我们丁家背后的势力,是你惹不起的!”

    丁家三少看出了闻宇轩不简单,把他们背后的势力给般出来,想以此把闻宇轩镇住! 

    “碰!”

    又是一片符纹飞出,化作一片光幕,把几个丁家的护卫冲上半空,然后全部炸开,血雾把整个天空都要染红! 

    闻宇轩对他们两个的话充耳不闻,理都没有理他们一句,出手依然是毫不留情,把他们的人一个接一个给轰爆! 

    此时,闻宇轩浑身被光芒笼罩,一道道金色匹练出手中飞出,异常犀利,如砍瓜切菜一般,收割那些护卫的生命!

    平日里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丁家人,此时,变成了一群土鸡瓦狗,没有丝毫抵挡的能力。 

    看着闻宇轩冰冷的眸光,那些护卫如畏蛇蝎,失去了开始的骄横,一个个心胆俱裂,神色极度的惊恐:“他……他……他不是人,是……是……是魔鬼!” 

    “你真的想趟这次浑水!”张赵翔色声历茬,颤声吼道! 

    “碰!”回应他的又是一团血雾和一声惨哞,让他的心一颤。

    “好!好!好!,我今天,就领教一次!”

    丁家三少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吓的,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硬着头皮,把他的长剑持在手中!

    闻宇轩看着丁三少那令人憎恶的脸,站在原地巍然不动,等着他主动出手!

    “嗡!” 

    一道青光冲出,像是一道电光,里面有符纹闪烁,带着隆隆的风雷之势,向着闻宇轩斜斩而来!

    “蓬!”

    丁三少被吓的睁大了两眼,几乎不敢相信,他那柄利剑可削金断钢,却被这个青年徒手当下,并且紧紧的抓在手中!

    闻宇轩的目光异常凌厉,看着丁三少冷声道:“别以为你们丁家有雷家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你所谓的大靠山,在我的眼中狗屁都不是!” 

    冰冷的话语像是寒冬的朔风,让丁三少如芒刺在背,浑身顿时冒出冷汗!

    “咔嚓!”

    金属碎裂的声音响彻,他那柄引以为傲的青虹剑,被闻宇轩抓成了废铜烂铁,散落在地面!

    丁三少惊骇欲死,看着闻宇轩如见厉鬼,脚下猛踩地面,就想逃走!

    “既然来了,你还走的了么?”

    没等他的身体跳起来,闻宇轩身躯一晃,比电光都要快一分,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然后伸手‘蓬’的一下子,把他的脖子给死死的掐住! 

    丁三少被闻宇轩提离地面,由于呼吸不通畅,满头的青筋暴突,两个眼球快要掉出眼眶,鼓得像青蛙! 

    丁三少两手抓住闻宇轩的手腕,想把禁锢在脖子上的手掌掰开,奈何,闻宇轩的力量大了他太多,他如同蚍蜉撼树一般,用尽了力量,没有让那只手掌动的来分毫! 

    “文昊的父母是被你害死的吧,今天正好,就拿你的人头祭灵!”闻宇轩的话,森寒冰冷,让丁三少心胆俱裂! 

    “掐死他!”

    “掐死他太便宜他了,应该千刀万剐,把他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然后在拿去喂狗!”

    “一定是黑的,不过他的心就是连狗也不一定肯吃!”

    “把他点天灯!”

    “应该把胳膊腿剁掉,然后把他扔到山里喂狼!” 

    众乡亲对丁家人深恶痛绝,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他的命,应该让文昊收取!”

    闻宇轩冷冷的说了一句,顺手废掉了丁三少的修为,如同扔死狗一样,把他丢进了人群! 

    劈头盖脸的怒骂声,和乒乓的耳光声,顿时响了起来!

    看着那愤怒的人群,张赵翔感觉毛骨悚然,后悔的几乎要撞墙,本想在丁三少的面前立一次功,结果是惹火烧身,结结实实的一脚踢在了钉子上。 

    张赵翔和几个护卫,趁闻宇轩的注意力在丁三少的身上,脚步挪蹭了几下,旋即掉头就跑!

    “回去!” 

    随着娇叱之声,一道红色影子闪掠而出,宛似强劲的旋风,刹那间就把他们给拦了下来。

    “乒乒乓乓”耳光清脆,那些护卫被抽的鬼哭狼嚎,又倒飞了回来。

    张赵翔和那些护卫,神色惶遽,浑身颤抖脸色如纸一样的煞白,趴在地面,如死狗一样说不出话来。 

    特别是张赵翔,此刻更是面如死灰,冷汗如瓢泼,把衣服都给浸透,一阵污秽的臭气飘出,原来,这小子已经被吓出了屎尿! 

    “恶贼,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了吧!”张文昊满腔怨恨,指点着丁三少和张赵翔的额头骂道。 

    “活剐了他们!”

    “拿他们的头给张大伯,和文昊的父母祭灵!”

    极度愤怒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不停,把丁三少和张赵翔淹没。 

    北风瑟瑟,铅云压顶,大地荒野之上一座新坟矗立。

    坟的四周,纸钱如雪,洒遍了地面,一杆魂幡随风飘曳,发出哗哗响声,让人黯然神伤!

    文昊瘦小的身影,在坟前茕茕孑立,一身缟素,哭声悲恸,让苍天跟着落泪,濛濛细雨,淅沥沥洒落。

    站在不远处的馨儿,两眼红肿,靠在闻宇轩的身边,哽咽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让他痛哭一次吧,要不会憋出病来!”七爷摇头叹息,制止了几个前劝解张文昊的女人。 

    “这次,他们丁家死了这么多人,接下来肯定会疯狂的报复,到时候能做出什么样的疯狂动作,实难想象!”七爷面带忧虑,和几个老人说道!

    “我想,不光是我们村,怕是周围的村子,都要跟着遭殃!”

    “是啊,前几年,在镇东有个年轻惹到了他们丁家,丁家人不光杀死了他的全家,连村民和周围的几个村子,都跟着遭劫,全部被屠光,连一只小猫小狗也没有幸免!”

    说道此处,所有的村民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连赵林和李虎,也是唉声叹气,为他们村子的命运担忧!

    年轻人心里都是不在乎,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但是,这些老人却是饱经风霜,把这世道看的比较透彻。

    就算是拼,也要有和对方拼一次的本钱! 

    “怎么办?”馨儿把征询的目光转向了闻宇轩。

    “一不做二不休,此事,我们既然管了,就所幸管到底!”一抹狠色在他的眸中划过。 

    “你是想……?”馨儿吃惊的看着闻宇轩,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我无伤虎意,虎却有吃人心,是他们往日逞凶肆虐,做的恶事太多,已经恶贯满盈,到了遭报应的时候了!”闻宇轩切齿说道。

    “你就不怕真的把雷家给惹出来!”

    馨儿最担心的不是丁家这几个小鱼小虾,而是雷家这个庞然大物。 

    “雷家不至于做出这种事,一个小小的丁家,还入不了他们的眼,更不会为了他们去承受万人唾骂,那样得不偿失!”

    “如果他们真的感冒天下之大不为,做出狂风的事来咋办,事关几百人的生死,不能有任何的差池!”馨儿摇头道。

    “就算是雷家不出面,丁家就会放过众位乡亲?”

    闻宇轩反问馨儿,这也是他决定动丁家的真正原因,左右都没的选择,就先把对方给灭掉,至于其他,过后再做打算。 

    “我的意思,事先必需先想一个妥善之法!”馨儿仍然坚持自己的主意! 

    “大不了,劝他们离开此地,投奔他乡!”闻宇轩沉思片刻说道。

    “他们会同意?毕竟故土难离,再说,这么多人背井离乡,需要多大的费用,你想过没有?” 

    “在生命和故土不能两全的时候,还有的选择么,至于费用,这很好解决,以丁家的财产,安排千八百人,绰绰有余!”

    “你如果真的想坚持,应该事先和众乡亲商量一下,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到时势成骑虎,就两头为难了!”

    “嗯,我现在就找七爷和赵大哥他们去商量!”闻宇轩点头同意。 

    在过去,馨儿对闻宇轩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今天是第一次反驳闻宇轩,并不是他们之间出了问题,而是为了众乡亲的生命,她不能不提醒闻宇轩! 

    闻宇轩把几个老人和赵林李虎叫到一旁,然后说出他的打算。

    听完闻宇轩的坚毅,众人一阵沉默,都紧锁着眉头半晌无语,

    他们世代就生活在这里,对这里的山山水水,甚至是一草一木都有极深的感情,这冷不丁让他们抛掉故土远走他乡,从内心深处难以接受!

    许久后,七爷才代众人开口:“事关重大,我们几个人也不能代所有人做决定,容我们一天的时间做个商量如何?”

    对他们的心情,闻宇轩很是理解,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