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天篆仙册

    更新时间:2015-09-25 07:01:58本章字数:3196字

    一道道不善的眼神,注视着闻宇轩,一道道喷薄的杀气,如同实质性一般,让此处风云变幻! 

    闻宇轩,在众强环视之下,云淡风轻,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容。

    一盏锈迹斑斑的铜灯, 犹如一盏天灯,冲天而起,悬挂高空,洒落下一道火焰,焚向闻宇轩,灼热的温度,将旁边的瀑布都蒸干了,化作白色的气流漫天扩散。

    “轰”

    金色拳头,横空而过,像是一辆战车,发着隆隆轰鸣,碾压过虚空,向着那盏铜灯打去,让长空都在抖动! 

    强大的神力,如汪洋在汹涌,让那些人全都变色,这简直太恐怖了,战力如海,卷动残云,让此处显出朗朗乾坤。

    “将他拿下,是炼化还是击毙,等摸清来历再做决定。”这些人心中忌惮不已。

    一名老者口中发出一声清啸,口中吐出一道乌光,化为一片凌厉的黑色光幕,向着闻宇轩镇压而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出手,攻杀向前! 

    “萤虫之光!”

    闻宇轩并不惊惧,口中轻喝,双手挥动,在他身后出现一片金色汪洋,卷起千重大浪,冲向前方。

    黑光被金色的拳影打的粉碎,至于正中的那道人影,则是四分五裂,被碾压成了齑粉。

    闻宇轩脚下没有丝毫停顿,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沧海升龙,腾跃长空,卷动风云,如神主临世,无敌之拳再次轰出!

    “噗”

    又是一名强者的肌体寸寸碎裂,而后如幻花泡影,眨眼消失,被他一拳活活打死!

    其余人无比吃惊,这样的攻杀大术,让他们心中颤抖。

    “今天就以你们的鲜血,洗涤你们的罪恶!” 

    随着冰冷的话音,又是殷红娇艳的花在虚空盛开绽放,释放了生命的最后潜能后,迅速凋谢!

    “别把力量分散,一起动手!”此刻,有人高声大喊! 

    一片片绚烂的赤霞飞出,如烟花在高空绽放,几大强者的武器并在一起,挡住了金色拳头,火焰滔天,电芒裂空,铿锵神音响彻天宇。

    可是,就在这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弥漫出,无论站的远近,让所有在场之人,都是一阵心惊肉跳! 

    闻宇轩已经战到厌烦,把文王笔给祭了出来……

    文王笔:通体晶莹剔透,朦胧的光泽,在笔杆之上闪烁流淌,古老的符号,晦涩如同天经,看起来非常的神异! 

    此刻,闻宇轩神色庄严,眸子中射出一缕神光,如神灵在俯视大地,壮丽的山河,万物的生灭,一切尽在他的脚下,无所不能! 

    文王笔散发着不朽之光,释放出无尽的奥义,一道道神秘轨迹,从那笔毫之处,流淌而出,神辉艳艳,交织出无上的法则!

    “轰隆隆!”

    当文王笔最后定格之时,一座金光湛湛的神山,出现苍穹之中,炽盛而夺目,神力波动惊人,仿佛连这一片天宇也要镇压! 

    “镇!”

    闻宇轩一声大喝,神山散发出不休的光芒,炽盛而夺目,将这片天空都给遮拢,似乎要把世间所有的罪恶蒸干,突破了九层高天,向着下方隆隆压落! 

    “饶过我吧……”

    这些修士那里曾见过这种恐怖的一幕,一个个瘫软跪倒在地,不断叩首,苦苦央求。

    闻宇轩那强大的神识扫过他们的识海,看到的是血腥,有一个小小的修炼家族,因为对他们的行为,稍有不满言词,便被灭掉,血腥而暴戾,因此毫不心软,凌厉出手。

    “噗!噗!”

    一朵朵血花在绽放,凄艳的触目惊心,瑰丽的让人心惊肉跳。

    转眼间一具又一具的身影炸开,变成一朵朵怒放的红色花朵,释放出短暂艳丽,迅速凋谢,重新融入到大地的怀抱!

    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闻宇轩化身成为一尊杀神,大杀四方,一条又一条身影倒下,用那殷红浇灌此处的土地。

    所有的人在颤栗,四散而逃,而还有些人早已看出,根本逃不了,大吼着向前冲来拼命! 

    “噗!噗!噗!”

    他如收割野草一般,步履从容,成为生命的终结者,也不知道多少尸体倒下,鲜血染红了芳草地。

    “恶魔……他不是人,是……是个恶魔!”

    所有人彻底崩溃了,犹如身处砧板之羔羊,等待被宰割,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道路都被染红。

    只要他的身影所过处,无不身首异处,他就这样从容的前行,直到半个时辰后,这里才彻底恢复清宁,血雾慢慢散开,只有一片血染的风采! 

    闻宇轩这一次足足杀了几百人,让此处这个盘踞了上百年的罪恶窝点彻底覆灭,从高层的首恶一直杀到走卒,令这里成为了染血之地! 

    绿草染红雾,花瓣沾血珠,碧树开赤花,草地、石阶、水潭、花圃全被染红,让此处化为了一副凄美的画卷! 

    闻宇轩放开神识,搜索了片刻,见再无一个残渣余孽,旋即转身,向着山下飘然而去! 

    闻宇轩把众乡亲带到山上后,所有人看到那满地的残肢断臂,五脏六腑,顿时翻腾起来,一个个都是吐个不停,这样的血腥场面,让他们心惊肉跳。

    特别是那些女人,更是吓的花容失色,躲到了远处,浑身颤抖着抱成了一团!

    众人的反应如此剧烈,是闻宇轩的失误,让他一阵措手不及,急忙运转无上的伟力,掀起一阵飓风,把那一具具尸体卷走,然后又让馨儿挥出一片火焰,把那一片片血迹,给焚烧干净! 

    “看看这里怎么样?”

    把一切处理完后,闻宇轩对七爷和赵林等人问道!

    “金碧辉煌,太阔气了,我们住这样的高房大舍,真的不习惯,也不喜欢!”

    七爷和赵林李虎,等人环顾四周后,都是摇头! 

    “不喜欢住豪华的房子,我们可以自己在建,不过,我看周围的环境还不错,有一大片山坞,可以开垦起来种粮,有草地,可以饲养牛羊,并且还有一处水潭瀑布,饮用水,也不用去远处寻找!”闻宇轩侃侃而谈,样子像是在游说!

    几个月后,一处安谧的山村出现在冷雁山中。

    一座座竹篱茅舍,掩映在苍松翠柳间;

    山幽路辟拾阶而下,通往山的外边,泉水澄澈叮咚,溪流蜿蜒潺潺,穿过小桥环绕在小村的周边;

    花香鸟语脆,林木芳草青,高天有流云,点缀在青山碧水之间,好一副奇诡优美的水墨画卷!

    闻宇轩和众位乡亲,就生活在这一片山水之间。

    在这些时日之内,闻宇轩和馨儿,除了各自参悟自己过去的所学外,就是传授那些年轻体壮的村民,一些基本的修炼之法。

    不为其他,只因这冷雁山之中,有许多的凶禽凶兽出没横行,让他修炼一些战技,不但能让他们变得更强壮,也让他们在这深山之中,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 

    除了教授那些体壮的成年人外,二人的重点,还是放在了那些少年和孩童的身上! 

    特别是,像张文昊等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孩童,他们的岁数,正处在开发潜能,种植慧根的最佳时机。

    如果悟性好,引到得当,用不了几天,就可把悟道的种子种下,迈入慧根境,成为一个初级的修炼者! 

    在那些孩童间,最突出的还是张文昊,他之前就是一个慧根境初期的小修士,只因没有修炼资源和好的经书,才被卡在初期,一直无法前行!

    如今,遇到闻宇轩这个土豪,有了海量的玄元石,被压制了好久的张文昊,如同久旱的禾苗遇到天降甘露,把他的潜质充分发挥,居然一举破入通灵境!

    不过,经探测,张文昊却是妖体,这让闻宇轩和馨儿感到愕然,明明是一个人族,却是拥有妖族的体质,让他们两个想不通。

    但是,这样一来,却是让张文昊不适合修炼二人的经书,只能把几种战技,传授了他一些!

    闻宇轩审视了张文昊片刻,开口道:“经书暂时没有,不过,哥哥和姐姐会给你想办法,你现在先把把不败圣拳和文王御览悟透;记住,道有三干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哥哥相信,你自有你自己的机缘!”

    张文昊点头,道:“哥哥和姐姐的经书,都是自己拼来的,我也可以!”语气铿锵,神色坚毅而倔强!

    “姐姐相信你会做的更好!”馨儿笑着拍了拍文昊的肩,做了一个鼓励的动作! 

    在这段时间内,闻宇轩也把公孙弘交给他的,那部《河图洛书》从头至尾仔细推敲,审阅了几遍!

    刚开始,当他把经书翻开后,那一个个的符纹,有的蜿蜒扭曲,形如真龙在穿越九天,有的形如鸾凤飞舞,在和合耳鸣,有的像苍龟,有的像蝌蚪!

    此经书中的纹络,如天篆仙册,龙甲神章,皆玄奥繁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根本看不懂,不能破解其中之奥义,只能默记下来! 

    而,馨儿在这段时间内,不但把太一仙经,悟的更加透彻。

    并且,那一节金莲藕经过进一步祭炼,和她的心神更加的紧密相连。

    如果在对敌时,用不着用手,只要一个心神,就可以让金莲藕自行攻击,战力足足翻了一倍。

    只不过,那尊太一仙钟,凭她现在的力量,还是无法祭炼,依然待在她的丹田内,寂静无声,没有丝毫动静!

    “嗷吼……”

    就在这一日,突然传出一阵阵凶煞的历吼,声音之大,像是九天上的惊雷响起,震的群山乱颤,流云翻滚,古木崩碎,巨石横飞,冷雁山中一阵的山摇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