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斗书

    更新时间:2015-10-01 00:15:34本章字数:3192字

    几位世子天骄就秘境做了一番密谋后,各自散去。

    闻宇轩和馨儿得知太一仙钟引起的震动后,无心再继续待下去,也起身向陈逸凡和褚珺瑶告辞!

    “二位且慢!”陈逸凡阻住了二人!

    “陈兄还有何事?”闻宇轩诧异道!

    “我想现在就带文昊回玉衡,希望二位能同行!”陈逸凡再次约请闻宇轩!

    “文昊年纪幼小,如果和二位分开,怕是影响他到玉衡后的情绪!”

    褚珺瑶站起身来,玉体生华,姿态摇曳,如一株神莲绽放,一对妙眸看着馨儿,也轻启丹唇约请道! 

    “哥哥,姐姐你们就再陪我走一趟吧!”张文昊,也忽闪着一对大眼,向二人乞求道,眼中满是依依不舍之情! 

    “好吧,就再陪你这个小家伙跑一次!”他们不忍拒绝文昊,只得无奈答应!

    然而,他们刚刚走出大门,麻烦就如期而至,几道身影在门口附近站立,见闻宇轩三人走出名人轩,相视了一眼后,把他们的前路给阻住。 

    龙阳君输掉了血麒麟的镇尺后,自然不肯甘心,因此,把同来天绝城的几个同门找来,想把丢掉的场子重新找回来! 

    中间一人,白衣胜雪,迎风飘飘,黑发披肩,不扎不束,就如同那九天临尘的文曲一般,周身有圣辉流动,晶莹光逸散,点尘不沾! 

    “王虹斌, 你意欲何为?”陈逸凡看清来人,沉脸呵斥! 

    “陈先生,我的师弟和此人打赌,输掉了血麒麟,这,你应该知晓,我今天不为其他,就是想要再次公平较量一场,把我们文昌院至宝迎回,这应该不算过分吧!” 

    此人说的理由,冠冕堂皇,有理有据,虽然陈逸凡身份高他许多,但是,此处已经出了名人轩,他作为一个局外之人,也不好再次阻拦!

    “你们可否有胆量,再和我比试一场!” 

    王虹斌转向闻宇轩三人,神色颇为不善,在他的目光中,闻宇轩觉察到了一发即敛的杀机! 

    “嘿嘿,是不是送给我一枚血麒麟,觉得礼轻了一些,心里过意不去啊,既然这样,那就再来,我是礼多人不怪,多多益善!”文昊气死人不偿命,笑的有点张狂!

    “黄毛小儿,少呈口舌之利,待会儿再和你算总账!”龙阳君恨恨的道,眼中尽是怨毒之色! 

    见对方找上门再次挑衅,闻宇轩也不能退却,盯着那王虹斌,沉声问道:“怎么比,比什么?” 

    “上龙阳和你们比的是丹青,这次就比篆草!”王虹斌看着闻宇轩,语气咄咄逼人!

    “随便,只是不知道,这次你们又想拿什么比?”闻宇轩目光如炬,看着对方问道! 

    “赌注,你还有机会赢么?”龙阳君冷声道,双眸森然。 

    “你丫的!没赌注,你跑来咋呼什么,想空手套白狼啊,拿不出相应的赌资,我们概不奉陪,好狗不挡道,把路给爷闪开!” 文昊被气的连爆粗口!

    “咻!”

    华光一闪,一只轻巧别致的硬毫出现在王虹斌的手中,笔杆为白玉龙象的灵压所做,白中透着一丝丝淡黄,晶莹剔透如同玉石,道道斜纹呈不规则状遍布其上! 

    “此笔名为‘镇妖’,今天我就用它来赢你们,如果你们输了,把血麒麟交出来,再叩头谢罪滚出天绝城!”王虹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盯着闻宇轩几人,这一次,好像是他要稳赢! 

    “丫的,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会输,万一输的是你们怎么办?”张文昊斥骂道! 

    “如果你们侥幸赢了此局,这‘镇妖’就归你们所有!”王虹斌承诺到!

    “你想的美,我们若输了,不但要交出血麒麟,还要给你们叩头谢罪,你们输了就光交出那只破笔啊?这分明不公平,我们不答应!”张文昊摇头道!

    “小子,那血麒麟本来就是我们的!” 龙阳君在一旁插言道!

    “你放屁,这血麒麟现在明明是我的!”说着,张文昊示威性的拿出那枚血麒麟在手中把玩着! 

    “这样吧,我提个意见,若我们输了,不但照你说的做,还如外增加五百万玄元石;若你们输了,除了交出这‘镇妖笔’,再增加一件等值物品如何!” 

    文昊听完闻宇轩的提议,连连点头,心里明白,闻宇轩对他们的赔礼谢罪之类,根本就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有实际用处的宝物!

    “这……”

    闻宇轩提出这个条件后,王虹斌的心里,突然一阵慌张,没来由打起了鼓,变得迟疑起来! 

    “好,就依你!”王虹斌心里矛盾了片刻后,最终咬牙应允! 

    “是三局两胜,还是一局定输赢?”闻宇轩见王虹斌答应,步步紧逼,根本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一局定输赢!”王虹斌随口应道!

    “好,咱们是就地来过,还是另觅他处!”

    “当然是就地比试,若是换个地方,谁知你又耍出什么样的花招!”王虹斌摇头!

    原来,龙阳君回去后,没有说是自己技不如人,而是把责任推给了名人轩,说是被人给联合算计的结果!

    “各位,为了公平起见,今天烦劳诸位道友给做个见证!”闻宇轩对着四周抱拳道! 

    此刻,因名人轩门口有赌局,此处聚集的修士越来越多,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已经汇聚了百人之多,并且还有许多人络绎不绝的从周围赶来!

    “好说!”

    “嘿嘿,听说龙阳君今天栽倒了一个小孩的手中!”

    “就是站在陈逸凡身边的那个?”

    “对,就是他,王虹斌就是来替龙阳君找场子的!”

    “活该,和陈逸凡走在一起的是寻常人么,他这纯粹是自讨苦吃!”

    议论之声从四周纷纷转来,大部分是在嗤笑龙阳君,让这位文昌院的天才颇感无地自容! 

    此时,那王虹斌见闻宇轩一脸的从容,心里又开始打鼓,不过,势成骑虎,已经容不得他再反悔,只得硬着头皮对负手而立的闻宇轩,道:“现在是否可以开始?” 

    “请!”闻宇轩点头。

    “你为何还不准备!”见闻宇轩空手进场,王虹斌诧异道!

    “不需要!”闻宇轩摇头道!

    “你无纸无笔怎么比?”王虹斌冷言道!

    “天为宣,地为案!”闻宇轩声如龙吟,让王虹斌感觉不妙,心中不由得一阵猛跳。 

    “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王虹斌说完后,华光一闪,一张七彩的绢帛被他抛入半空,然后打出一道印结,把绢帛定住! 

    王虹斌轻舒浊气,飞文染翰,挥笔疾书,笔势遒劲生动,如银钩铁画,似雷惊电绕,又似那龙蛇在九霄飞舞环绕! 

    他所书写出的每一笔,或苍劲挺拔如古树苍松,或流畅圆润如流水行云,字里行间,矫健且柔韧,有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 

    王虹斌书写完毕,双手结印,空中轻喝一声:“起!” 

    随着他的轻喝,那一行篆字,竟然从哪绢帛之上,离体飞出,刹那间升入九霄云空!

    那一个个的篆字,跃入半空后,急速放大,每一个字都像是真金铸成,璀璨夺目,剔透闪亮,散发着莹光辉,充满金属一样的冰冷之感! 

    “化形!”

    王虹斌手指轻点,一道法决打出,那几个大字炽光大盛,发出一阵轻颤,化作了几柄寒光闪闪的飞剑!

    飞剑化形而成,散发着如朔风一般了凛冽剑气,化作璀璨的虹光,对着远处射去! 

    惊天的波动,冲霄的剑气,浩浩荡荡,破开了云雾,划破了虚空,向着一株千年古树贯冲而下,恐怖的气息如瀚海一般,让人毛骨悚然,心底生寒。 

    “碰!”

    刺目炽光冲起,一道道波纹扩散,如潮汐一般澎湃汹涌一道道绚丽的光彩,如烟花绽放,刹那灿烂到了极点。 

    那株千年古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冲上了高空,然后炸开,变成齑粉向着四周洒落!

    所有人见此,不由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没想到,只是几个字,在王虹斌的手中,却是有着如此大的威力,比起那些灵兵宝器,丝毫不见逊色!

    “好,不愧是文昌院的杰出弟子,神通果然了得!”

    “不错,今天没有白来天绝城一趟,算是真正的开了眼!”

    少卿后,此处变的一片喧嚣,称赞和褒扬之声,从周围纷至沓来,各种的荣耀,纷纷加注到了了王虹斌的头上!

    “现在看你的了!”

    王虹斌收势后,脸不红气不喘,闲庭信步走他的几个同门身边!

    “如果觉得不行,就趁早认输,免得再多出一次丑!”龙阳君看着闻宇轩他们,森然说道!

    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闻宇轩还能超过王虹斌,毕竟,这是文昌院特有的修炼方式,和之前他和文昊比丹青,有着本质的区别!

    “就这点本事,还有脸出来显摆!”张文昊撇嘴道!

    不光文昊的底气更足,就是连馨儿那悬着的心,也在哪一瞬间放了下来。

    王虹斌的那一击,在别人眼中,或许够炫,够神奇,但是和闻宇轩比,还要差的多! 

    “陈兄,对方的镇妖笔虽好,但是,对我的用处不大,今天如果是我赢了,此笔就归文昊所有,要是对方想反悔,还望你给做个见证!”

    闻宇轩的一番话,听在别人的耳中,均感莫名其妙,不过陈逸凡和褚珺瑶心中却是再明白不过!

    张文昊,眼看就要成为他们玉衡圣宫的弟子,闻宇轩如果把此物给了文昊,也就等于给了他们玉衡圣宫,他们为了玉衡圣宫的利益,焉能会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