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强势出手

    更新时间:2015-10-02 00:19:27本章字数:3136字

    “既然起因是在我名人轩内,这干系我们两个绝不推脱,今天就给你们双方,再做一次见证!”陈逸凡一口应允,根本就没有征求王虹斌的意见! 

    闻宇轩转过身,眸光如刀锋一般,在王虹斌等人身上扫过,让他们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

    “看好了,到时不要再强词夺理!”闻宇轩的话语简洁,如龙吟虎啸,很有力度。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闻宇轩果然没有用任何的法器,而是用指代笔,在虚空中如飞疾书!

    随着闻宇轩的手指落下,一个大字,被他刻画在虚空,金光灿灿,符纹漫天,如一轮璀璨的太阳,照耀人世间! 

    随着闻宇轩把大字在虚空刻出,那王虹斌等人,也如同坠入冰谷,浑身寒冷到了骨髓里面! 

    “起!” 

    “轰!”

    闻宇轩口中轻喝,一道刺目金霞冲霄,光芒万丈,向虚空卷去,无尽神力波动,如怒海狂潮,翻腾汹涌卷动,横扫高空!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柄长达几十丈的金色大剑,散发着恐怖的神能,在高空之中铮铮而鸣。

    就在这一刻, 仿佛有一头即将苏醒的洪荒猛兽要出世,人许多人感觉到了危险。

    惊天的杀气,震慑人心, 冷冽的杀意,使人的灵魂颤抖,让许多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 

    “落!”

    闻宇轩口中轻喝,只是喊出一个‘落’字,并没有喊‘杀’,随着话音,他双手结印向着虚空按去…… 

    闻宇轩掌指如玉,在虚空中一按,空间顿时封锁,四方俱寂,有一种无尽的神威在汹涌,发着雷鸣般的隆隆声压落下来。

    惊天剑气,如一道璀璨的光河,从天幕之上落来,金练一般的剑芒,冷厉而肃杀,让人惧到骨子中,身心皆悚然。

    “天啊,杀意太恐怖了,在其中竟然交织出了‘道,与,理”的规则!” 

    诸多修士都惊呼,皆露出震撼之色。每一个人都在颤栗,人忍不住伏倒下来,像是在面对神明一样。 

    “怎么样,认不认输?”

    闻宇轩向王虹斌问道,他止住了那道剑芒,并没有让他落下,以免把周围的环境给破坏掉! 

    此时,王虹斌等人,身上的汗水汩汩而出,浸湿了他们的衣襟,让他被雨水淋过的一般!

    “谁知道你的攻击力行不行……,或许……或许是银杆洋蜡头,中看不中用!”龙阳君黔驴技穷,想再次耍赖!

    “中不中用,你来试试就知道?”闻宇轩斜眯了一眼龙阳君道!

    “这……这……”

    龙阳君顿时吓的,汗毛孔都倒立起来,急忙后退躲避开去! 

    “王虹斌,结果已经揭晓 ,愿赌服输,赶紧兑现你的承诺!”文昊上前一步,向王虹斌索取赌资,气势非常强盛! 

    王虹斌的两个眼珠子转了转后,顿时计上心来,反咬道:“让我交出镇妖笔,你那是痴心妄想,明眼人一看就知,你们所用的法术,是来自我们文昌院,我们文昌院的绝技,向来是非本院弟子不传,你们肯定是用卑劣的手段盗取,今天既然已经让我遇到,我就有责任把属于我们的东西追回,你们今天如果不归还我们,就休想走脱!” 

    “对,如果不是师兄提醒,我倒是给忘记了,看这小子所用的绝技,正是几十年前,我们文昌院丢失的宝典,一只不知所踪,没想到今天居然重现,看来,盗取我们宝典的人,和此人肯定有着莫大的干系,今天绝不能再让他给跑了!” 

    王虹斌和龙阳君,一唱一和,舌绽莲花,说得振振有词,如同天花乱坠,顿时让周围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深信不疑!

    “对啊!这人所用的绝技,虽然看起来比王虹斌强的多,但是,观其像,和文昌院的绝技如出一辙,看来王虹斌所言应该不假!”

    “这种绝技,是文昌院老祖独创,还没有听说有类似的,肯定如王虹斌所说,是来自文昌院!”

    “难道相似就一定是来自文昌院,或许是人家前辈创出类似的,也说不定!” 

    “另创?你是不是脑残,此法一看就是属于圣级,岂是说创就可以创的出来!” 

    持不同观点的议论纷纷响起,不过,大多数还是认同王虹斌的说法! 

    “小子,赶紧我们文昌院的宝典归还,再把几十年前盗取宝典的人从实招出来,若不然,这天绝城就是你的染血之地!”王虹斌目光阴鸷,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胡说八道!”文昊闻言,顿时恼怒,一步踏出就想和对方动手。

    “文昊,别冲动!”怕张文昊吃亏,馨儿急忙把他拦下!

    “哈哈,你说是你们文昌院的就是了,我如果说,是你们文昌院的先祖,窃取在先行不行!”闻宇轩并没有被对方激怒,神色异常镇静,眸子深邃如星空,充满不屑的冷芒。 

    “事实已经摆明,容不得你抵赖!”龙阳君疯狂的叫嚣! 

    此刻,不光周围的那些修士,就是连陈逸凡和褚珺瑶,也把疑惑的目光看向闻宇轩! 

    陈逸凡沉吟片刻后,终于开口向闻宇轩问道:“闻兄所用的绝技,当真和他们文昌院没有瓜葛?”

    “我如果说,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你是否相信!”闻宇轩扫了一眼陈逸凡,漠然道!

    “这……,既然闻兄弟如此说,我自然相信!”陈逸凡的神色略显尴尬!

    “我劝你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归还,否则,你们今天绝难踏出这天绝城!”王虹斌进一步威胁道! 

    其他的那些文昌院弟子,也纷纷踏步而出,目光不善的盯着闻宇轩,准备随时动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我不但要离开此处,那镇妖笔也一并收走!”

    闻宇轩盯着王虹斌几人,目光极其寒冷,一丝丝的杀机,正在他的心中涌动!

    “通知两位师兄!”王虹斌感觉不是闻宇轩的对手,对龙阳君低低的吩咐了一声! 

    他的声音虽小,不过,还是传到了闻宇轩的耳中,他心中的杀机再难抑制,顿时如沸腾的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 

    “既然你们逼我出手,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随着话音,一道金色神虹冲起,耀眼刺目,斜挂九天,璀璨的符纹,如同金莲在高空绽放,无尽的神辉洒下,仿佛要荡尽这世上的一切!

    “轰隆隆!” 

    还没有等龙阳君反应过来,漫天的符纹,如天花乱坠,从高空落下,化成了涛涛的杀气洪流,轰击在龙阳君的身上。 

    “碰!” 

    金色的拳头,力量如同山岳,落在龙阳君的身上,顿时让他鲜血喷涌,身体如纸鸢一样,倒飞出几十丈,摔落地面!

    “一起上,拦住他!”王虹斌见闻宇轩出手,没有信心单打独斗,急忙向他的那些同门喊道! 

    “杀!”“废了他!” 

    其他那些文昌院弟子,纷纷呼喝,都从怀中掏出五彩的绢帛,然后,口中念着咒语,把那一张张绢帛祭入半空!

    “轰隆隆!”

    响声不断,如同滚雷震天,一道道炫目的虹光,宛若流星划过长空,放射出各种的色彩,朝闻宇轩狂轰而落!

    闻宇轩脚踏大地,身体化作一道惊虹,躲避开第一波攻击。

    然后,手指在虚空划过,又是一道耀眼的金练飞出,就像一道金色的天桥横贯高空,光辉圣洁且绚烂,异常的灿烂,仿佛要诱使那瑶池仙子来飞渡! 

    金练如落虹,化作一道惊天剑芒,把一个人的身体洞穿,鲜血如红花,凄美而娇艳,在此人的胸前绽放! 

    “拦住他,这小子只是速度快,只要不给他回旋的余地,杀他就不难!”王虹斌历吼着,向他的那些同门吩咐道!

    “那你就试试!”

    闻宇轩冷喝一声,目光如电,“轰!”的一声,晴天霹雳,自万丈高空落下,径直打向王虹斌,雷势刚猛霸绝,让大地也剧烈的抖动起来! 

    雷电是最强大的攻击术之一,代表了狂暴、毁灭,王虹斌顿时被轰飞百丈,身冒黑烟,头发炸立,身上飘出了焦糊的味道。

    仅仅片刻,文昌院的那些人,就被闻宇轩层出不穷的攻击术,给打的晕头转向,焦头烂额,不禁都呼喝道:“轮流出击,千万别给他喘息的机会!”

    周围那些旁观者,都看的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尤其陈逸凡和褚珺瑶二人的眼光,比在任何人老辣!

    此刻,他们已经看出,闻宇轩所展现的每种战技,均是不凡,很可能都达到了圣级,最差也不会低于亚圣级!

    “神泉境后期,硬撼起云境中期,和十几个初期,还如此游刃有余,斩杀对方如探囊取物,这该是多恐怖的战力!”

    周围那些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个嘴巴大张,流出了口水都浑然不知! 

    “扁,狠狠的扁,扁死他们!”

    文昊看着闻宇轩和对方大战,没有一丝恐惧和担心之意,两眼炯炯,看着如同走马灯一样,来回穿梭的身影,攥着拳头兴奋的脸都涨的通红,恨不得亲自冲上去,大杀一通!

    “呃,难道名字带‘昊’字的,就都好战?”馨儿看着连蹦带跳的文昊,想起了白然昊,顿时一阵无语! 

    “小兔崽子,今天就先劈了你!”

    就在此刻,一个文昌院的弟子,恰巧转到了文昊的身边,眼中立刻冒出了凶光,然后探出手掌,向着张文昊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