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绝世大墓

    更新时间:2015-10-03 00:21:06本章字数:3199字

    “放肆!”

    此人刚刚来到文昊的身旁,就被陈逸凡甩手抽飞了出去,直截了当,非常干脆,一点也没有给他面子!

    “陈先生,看来你是想公开偏袒他们了?”见陈逸凡出手,王虹斌目光一凝,怒声问道!

    “我在保护玉衡的弟子,天经地义,何来偏袒!”陈逸凡也是冷冷的回应! 

    “笑话,早不是晚不是,偏偏这会儿他就成你们玉衡的人了,你这不是相互勾结是什么?”王虹斌冷笑质问!

    “放肆,说话如此无礼,谁给你的胆量!”褚珺瑶含怒而斥,面容冰冷,如一株雪莲,摇曳生姿,美丽而不可靠近! 

    “嘿嘿,难道我说的有错么?”王虹斌,依旧是冷笑回驳! 

    “是与不是,我何须向你解释,把镇妖笔交出来,休得再要啰嗦!”陈逸凡踏前一步,向王虹斌索讨镇妖笔! 

    陈逸凡的口气极为强硬,根本不给王虹斌商量的余地,本来他曾向闻宇轩承诺过,现在发展的这一步,让他的心里,也满是怒火! 

    “我如果不交出来,你是不是依仗你们玉衡圣宫的势力,想强势压人!”王虹斌也是怒急,口气非常的不客气!

    “何须我们圣宫,我一人出面足矣!”

    随着话音,王虹斌只觉得面前人影一闪,再想起躲避为时已晚,只觉得身躯一麻,等他反应过来时,脸色顿时变成了铁青色!

    此刻,王虹斌的手中已经是空空如也,那只被他视为如性命一样宝贵的镇妖笔,已经握在了陈逸凡的手中!

    “好!好!好!我一定把此事禀报本院的长老,说不得要向你们玉衡圣宫讨一个说法” 王虹斌被气的浑身发抖,连声说了几个好字! 

    “随便!”陈逸凡回了一句,神色风轻云淡,根本没有把王虹斌的话放在心上! 

    “我们走!”王虹斌对他的那些同门挥了挥手!

    此刻,那十几个文昌院的弟子,在闻宇轩的手中已经陨落了四五个,早就被杀寒了心,听到王虹斌的吩咐后,如蒙大赦,都急忙抽身而退!

    “小子,从今天起你可要小心了,咱们之间不共戴天,就是上穷碧下黄泉,也要弑杀与你!”另走时,王虹斌怨恨的向闻宇轩撂下了威胁的话!

    “哼!只要你们敢来,绝没有像今天一样,再让你们轻松离开!”闻宇轩的语气也是极强硬,没有丝毫的惧意! 

    此时,四周那些修士,见到闻宇轩那凛然的眸光,心中都是升起了一股惧意,不由自主的,都向后退出了两步,尽量和他保持距离!

    这一次,在天绝城和文昌院发生冲突,是他和馨儿到北域后第一次公开亮相,并且展现了他的实力,在天绝城内,引起了一次不大不小的轰动!

    闻宇轩三人随陈逸凡一路向北,去玉衡圣宫,并没有走祭台,而是选择乘坐两头异兽!

    陈逸凡所乘坐的是一头狮鹫,一种狮身鹰头的怪鸟,翼展几十丈,一个滑翔就是几百里,如疾风迅雷,速度非常的迅捷!

    馨儿乘坐的是褚珺瑶的灵鸢,身躯虽然没有狮鹫庞大,但是速度一点也不弱,几乎是齐头并进! 

    当走出七八万里之遥,经过一片山脉时,馨儿讶异的看着一座千丈高峰问道:“那座山好奇怪,怎么像是一座大坟?”

    “那就是一座坟墓,传说,里面埋葬的是大凶,因为进入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能出来!”褚珺瑶轻声答道,声音动听如天簌一样! 

    “二十几年之前,又有人进去过!”陈逸凡接口回答道!

    “后来怎么样了?”此处地势太过诡异,引起了闻宇轩的关注,继续向陈逸凡追问。

    “关于那人的传说,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估计也在里面陨落了!”陈逸凡摇头!

    闻宇轩极目像那座大山望去,越看,心中越感到凛然,虽然《河图洛书》他还没有看懂,不过,心里面也多少有了一丝印象!

    当他第一眼看到时,和馨儿一样,只是觉得形状怪异了一些,但是,当他再仔细看时,感觉不光是那座山峰给人一种压迫感,连同那一整片山脉也让人感觉到不同寻常!

    细数一下,不多不少,山岭正好九座,以那座怪异的山峰为中心,如九条巨大的虬龙横卧,向四面八方蜿蜒曲折而去,直到千里之外! 

    让闻宇轩感到吃惊的,不是山脉的面积,而是在这一片山脉中,似乎凝集着一种势,非人力可为的天地大势! 

    “这座大墓怕是真的不简单,是从什么时候存在的?”闻宇轩问陈逸凡!

    陈逸凡摇头,道:“没有详细记载,传说很神秘,据传,这座大墓来自上古!” 

    “上古?”闻宇轩闻言震惊! 

    “闻兄弟,是不是感觉到了一些什么?”陈逸凡微笑着问道!

    “难以言明,就算是从高空看,也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很是不凡!”闻宇轩赞叹道!

    “不光你,所有人面对此山之时,都有这种感觉!”

    说话间,既然已经来到了距离山脉边缘不到千里的地方,几人没有横穿山脉,而是选择从一侧绕行。

    那股气势太强了,给人的感觉仿佛是面对万古诸天,大到无边无垠,极其的浩瀚,让人不可违逆。

    被这股威势所慑,无论何等级别的修士,都不敢从上空横穿,怕沾染到巨大的因果而殒落! 

    玉衡圣宫,位于北域的天虞山,十几万里的路程,一行五人只用了一天就已经到达,远远遥望,在前面出现了一片圣境!

    千峰巍峨竞秀,直冲霄汉,如同太古神山耸立在天地间。

    瀑布斜飞,藤萝倒挂,芝兰遍地,灵泉喷涌,好一派仙山圣境! 

    在那片仙山的深处,有宝光阵阵腾起,一片宫阙掩映在其间。

    琼宫殿宇巍峨,亭台瑶室层叠,不时涌起万道霞光千条瑞彩,真所谓目眩心摇,道不尽的极尽奢华!

    近几日,正是玉衡圣宫招选弟子之时,几人从半空降落后,在圣宫的门外,已经是人头攒动,聚集了许多青少年!

    玉衡圣宫作为北域顶尖势力,这一次甄选弟子在北域影响极大,超百万里范围,有能力横渡的几乎全都赶了过来。 

    选择弟子的条件,也是比较苛刻,因此敢前来碰运气的,都是一些头角峥嵘,资质不凡的青少年!

    这些少年,多数是大家族子弟,他们在家族长辈带领下,乘灵兽异禽来报名,如果能被选中,他们的将来必将光明! 

    有陈逸凡这层关系,张文昊并没有和其他人一站在外面等待遴选,而是在众多羡慕的目光注视中,跟着陈逸凡和褚珺瑶直接进入大门,向着玉衡圣宫的深处走去! 

    “逸凡,珺瑶,你们两个怎么回来了!”

    在对面的一座山峰之上,有祥光瑞霭缭绕,声音威严而洪亮,从那片瑞霞里面传来! 

    一道身影在那片祥瑞里面盘坐,他周身的瑞霞太过炽盛,耀眼夺目,让人只能看到他的影子,而看不清他的真容。

    此人并不魁梧,却让人感觉到有种浩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传来,就像是面对一尊天神一般,让人从心里面忍不住生出膜拜的冲动。

    “师尊,事情已经顺利办妥!”

    陈逸凡答道,并且和褚珺瑶,同时向那道模糊的人影躬身行礼! 

    闻宇轩和馨儿,听陈逸凡二人都称呼此人师尊,不由得吃了一惊。

    原来,此人就是玉衡圣宫的宫主‘鸿子虚’,一个踏在大陆绝巅,手段通神,禁忌般的存在! 

    “他们几个是什么人?”

    此时,鸿子虚也注意到了闻宇轩三人,开口向陈逸凡问道! 

    “是我在天绝城新认识的朋友!”陈逸凡指着闻宇轩和馨儿,然后有把目光转向张文昊:“这个是他们的弟弟,我就他的资质比较特殊,就带了回来,让师尊看看,他能不能拜入我们圣宫!” 

    “居然是妖体!”

    鸿子虚,并没有起身,只是远远扫了一眼,立刻把文昊的体质,给看了个明白!

    “嗯,次子的体质的确怪异,绝对不是妖体那样简单,莫非是……”鸿子虚在喃喃自语,好像是不能确定! 

    鸿子虚皱了一会儿眉后,突然长身而起,向着一座更高的山峰,躬身说道:“各位师叔伯,我这边有一个孩童,体质特殊,我无法看穿,能不能移驾过来一瞧?”

    鸿子虚的声音听上去虽然不高,却是带有一种莫名的穿透力,声传几百里,不光对面的那座山峰,周围有数十座山峰,都可以听得见! 

    刹那间,一道道光柱从那些山峰之上冲起,耀眼而夺目,直达九霄!

    彩霞喷薄,仙光滔天,一道道身影,从那些山峰走出,向这边踏空而来。

    他们都是玉衡的大人物,周身都是缭绕着大片霞光,气息非常的惊人! 

    “宫主,到底是何事!”

    一个中年人落地后,对鸿子虚问道,不过,并没有行礼,此人在玉衡里的辈分高于鸿子虚! 

    又是接连几十道身影划空而来,降落在闻宇轩和张文昊的跟前! 

    这些人全都散发着至强的气息,就像是一轮轮金阳,有无尽的神光从他们的身上喷薄直射,刺的人睁不开眼目,无法看清他们的真容! 

    “子虚,唤我们了,究竟何事?”

    一个身材摇曳,容貌俊美的少妇,直呼鸿子虚的名讳,看样子此女和鸿子虚的关系应该颇近! 

    “诸位师叔,你能不能看透此子,到底是何种体质?”

    此刻,鸿子虚已经来到了几人的跟前,指着张文昊对那个中年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