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十岁的老祖

    更新时间:2015-10-04 00:13:24本章字数:3523字

    “弟子陈逸凡;褚珺瑶给各位师祖请安!”

    陈逸凡和褚珺瑶见这些人全部落地,急忙抢先一步上前施礼 

    “逸凡,珺瑶和师叔祖不用多礼!”少妇螓首轻点说道,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张文昊: “什么样的体质,居然连宫主也看不透?”

    说话间,她走到文昊的跟前,玉一般的纤指伸出,搭在文昊的脉搏之上,片刻后,面露惊异,道:“好强的血脉!”

    “师叔,此子到底是何种体质?”鸿子虚盯着少妇问道!

    “看样子,是妖王体,不过,感觉又不太像,过去我也曾见过妖王体,血脉力量没有这样雄厚!”少妇蹙眉道!

    听少妇如此说,其他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盯着张文昊,一道道目光异常目光炽盛,如同电光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

    此刻,文昊被那些人看的惶悚不安,如被一群凶兽给盯上,头皮发炸,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看完了没有,是不是应该松开了!”文昊抬着小脸,对那位少妇说道! 

    “咝!”所有人都在倒吸冷气,一脸的震骇。

    “好强,感觉……感觉他体内好像潜伏着一头荒兽!” 

    一个须发雪白的老者探测一番后,眼神变得极其火热,连声音都在颤抖。

    他们虽然看不出究竟是何种体质,但是,从那强横的血脉不难看出,文昊天赋异禀,发展潜力无限大。

    这些人盯着张文昊,宛似一群大盗发现了宝藏一样,瞳孔中精光闪闪,让张文昊感到寒毛炸立,浑身起鸡皮疙瘩。

    就在所有人,在为文昊的体质感到困惑时,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从天空降临,突然出现在场中!

    以闻宇轩和馨儿的感知,居然没有发现他是何时到来,就像是凭空出现,或者是亘古就存在一般! 

    青年一身五彩锦袍,眸子深邃,没有散发神力,没有令人恐惧的威压,明明站在那里,但却让人的心中,生出一种超脱世界外,不属于人间的感觉!

    “老祖!”

    这一次不光是鸿子虚,连辈分高过鸿子虚的几十个圣宫长老,见到这位青年后,都是急忙躬身行礼,毕恭毕敬的。 

    “老祖,以这些长老的身份,在玉衡宫是何等的尊贵超然,居然对一个少年行礼!”

    闻宇轩和馨儿,被惊得的却都说不出话来,把目光转向了陈逸凡二人! 

    “是辈分最高的长老,已经守护我玉衡十几万年,至于多大年龄,我也不知道!”陈逸凡低低说道! 

    “一个长老,守护了玉衡十几万年,至今还存活于世!”闻宇轩和馨儿,都暗自倒吸冷气!

    这位青年只是朝众人挥了挥手,并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文昊!

    “娃娃,你是不是想加入我们玉衡!”青年紧盯着文昊问道!

    “是!”文昊点头!

    “哈哈!如此甚,本座生平从没收徒,今天就破例把你收到的门下继承衣钵,做我的唯一传人!”

    此青年,语出如石破天惊,震撼了在场的众人,都以为自己刚才听错,所以把疑惑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少年!

    “你们不要怀疑,我们玉衡的将来,将因他而辉煌,因为他是一个妖皇体,此体质亘古罕有!” 

    “妖……妖皇体!?”

    闻言,所有人顿时石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张文昊,如泥塑木雕般,呆立在当场!

    “娃娃,可否愿意拜我为师?”此刻,张文昊也已经石化,听到此人第二次问起后,才恍然醒悟,急忙点头,道:“我愿意!”

    只是三个字出口,除闻宇轩和馨儿外,让在场的所有人,眼神都变得古怪起来,脸色也是非常的精彩! 

    “老祖的徒弟,我们应该喊他什么?”陈逸凡把目光看向褚珺瑶,低低的问道!

    “应该是太师祖吧?可是也不太对,我们的师祖,也要喊他为太师祖啊!”褚珺瑶娥眉紧蹙,眸子中居然出现了一抹迷茫! 

    “哈哈……,本认为我的<大光明经>要失传,谁想天佑我玉衡,竟然给我送来如此绝佳的传人!”玉衡的少年老祖大笑,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弟子,玉衡圣宫宫主,鸿子虚见过太师祖!”

    “玉衡圣宫弟子,秦宛秋见过太师祖!”少妇也紧随,上前给文昊躬身行礼,并报出了她的名讳!! 

    “玉衡圣宫弟子, 姚启胜见过太师祖!” 

    其他玉衡的巨头,明白过来后!也紧随其后,纷纷给张文昊见礼! 

    “这……”

    见如此多的传说人物,给自己行礼,让张文昊如坠梦中,根本就反应不过来,顿时手忙脚乱起来,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只得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闻宇轩和馨儿! 

    闻宇轩和馨儿相互一笑,都后退了一步,没有理睬张文昊把可怜巴巴的眼神,他们两个毕竟不是玉衡弟子,所以无法插言! 

    “两日后,你带他去我那里!”玉衡的少年老祖对鸿子虚吩咐了一句后,一摆袍袖平地消失!

    “我以玉衡之主的身份,昭告天下,从今天起,张文昊为玉衡圣宫的太长老!”

    鸿子虚大声传音,滚滚如惊雷在天空浩荡,连天上的云朵也被冲散,千万里范围内,所有的生灵都可清晰听见。 

    鸿子虚说的话,代表的就是整个玉衡圣宫,在玉所统御的几百万里疆域内,那就是圣旨,带有上苍的意志,不可违逆! 

    顿时之间,整个天虞山范围内,天降瑞彩,地涌甘泉,芝兰喷香,灵鹤起舞,圣洁的光辉,把整个的大地都给笼罩!

    “什么?我玉衡又有人晋升太长老了?”

    玉衡圣宫所有长老和弟子,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被出现在天空的那行金色的敕令震惊! 

    “几千年无人能晋升太长老,这种僵局,今天终于被打破了!”

    “可是,我过去怎么没有听说过张文昊这个名字,能成为太长老,其实力应该高出那些长老许多才对,如此人物,怎么会籍籍无名?”

    众人震惊中,更多的是疑惑和诧异!

    谜底很快揭晓,不过,却是让所有人更加的大跌眼球! 

    时间不大,从玉衡圣宫的后山,就有上百道璀璨的神光升起,如一轮轮的骄阳当空,散发出千万道光芒,把周围万里晴空全都照亮,耀眼的光芒,连天空那真正的烈日,都给遮蔽了! 

    每道神光中,都有一个身影,缭绕着混沌之气,气息斗极强大,如同临世的神王一般,让人心惊! 

    “是宫主和诸位太长老!”

    认出来人后,所有玉衡圣宫的弟子长老,全部拜倒在地!

    包裹那些送子孙来报名的修士,和各教、各宗的来宾,见到玉衡圣宫的真正高层齐出后,震惊之余也抱拳拱手,对鸿子虚一行人致以晚辈礼! 

    “免!”

    鸿子虚袍袖一甩,一股无形的神力涌出,没有霸道的道纹波动,却是如同浩瀚的海洋一般,深不可测,把所有人给托起,没有让他们拜下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凉气,在场不下于几万人,其中更有许多成名已久的强者,却被轻描淡写的托起,这样的神力,世所罕见!

    此刻又眼尖的人,发现了站在众太长老之间的张文昊,不禁讶异道:“这不是刚才进入圣宫的那个孩童么,他怎么和宫主和太长老他们站在一起了?”

    “一个孩童,连神泉境都没达到,凭什么和诸位太长老并列?”

    “莫非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让宫主和各位太长老,对他另眼相加?”

    “估计,一个是某位太长老世俗的嫡系玄孙,借这次圣宫招收弟子,投奔来了!”

    各种猜测和议论,在低声的进行着!

    “诸位,不用猜测,他就是刚刚晋升的太长老,名叫张文昊,也是我玉衡守护长的老唯一嫡传弟子,今天先和大家见个面,免得以后遇到时失了礼数!”鸿子虚,指着张文昊,对下方的众人宣布!

    “轰……”

    全场顿时哗然! 

    守护长老,在所有玉衡弟子的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是无可替代的,哪怕是被他稍微的夸赞一句,也是无上的荣耀!

    而那个少年,却成了他唯一嫡传弟子,这对众人的冲击,就像是被飓风吹过的海面一样,顿时掀起了惊天的浪涛! 

    “什么!是老祖的弟子?老祖可是从不收徒的!这次为什么破例了?”一个白发韶华的宫装女长老吃惊道!

    “难道他有什么特殊之处?”一个十几岁的弟子,疑惑中,也带有极大的羡慕!

    “看他的年龄,还没有十岁吧,我这个活了上千岁的老家伙,见到他后还要施礼,称呼一声太师祖!”

    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捋着下颌尺多长的雪白长髯,摇头苦笑道! 

    “一个十岁的老祖,我看做我的弟弟还差不多,嘻嘻!”一个清秀娇俏的少女,偷偷的对身旁的师姐妹,低声笑道! 

    “被圣宫的老祖收做弟子,这也太幸运了吧,就算是能做个长老的入室弟子,我也知足了!”

    一个头角峥嵘,骨相非凡的俊才少年,看着张文昊,神色中羡慕嫉妒并存! 

    此事,不但在玉衡之内,短短几天中,就传遍了北域,引起了那些至强者的高度关注!

    并非是此时的张文昊有多耀眼,而是他的这个的师尊身份太过特殊,本体本非人族,而是一头孔雀修成人体后而得道! 

    他以本体为姓,名叫孔融,在修炼界被众人,尊称为‘大明王’修有‘大明王经’,征战一生,未尝一败,被列为大陆的绝巅之列。 

    在玉衡圣宫还没有建立时,就追随在第一代宫主的身边,为玉衡圣宫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在第一代宫主化道后,一直守护玉衡十几万年,是圣宫的最大底蕴,就是那些教主一级的强者见到他后,也要尊称一声前辈,身份及其的尊崇! 

    “什么,玉衡的那头老孔雀收徒了?十几万年从没有动过此念,莫非遇到了特殊的妖孽体质?”

    在一个古洞内,一个须发雪白,皱纹如刀削斧凿一般的老者,听完洞外弟子的汇报后,不禁感到诧异! 

    “这头孔雀,终于寻到满意的弟子了吗?莫非是妖王体?”

    在某山中的一株参天大树之上,有一巨大巢穴,为七彩之色,是用仙树灵根的枝杈垒砌,有祥光缭绕,放射着彩霞!

    有一女子在居巢内端坐,难以见到她的真容,周身有绚烂的霞瑞气息在流转,就像是一头彩凤在涅槃! 

    类似的疑问,在各处的仙山福地中,不时的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