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祖父

    更新时间:2015-06-25 17:27:01本章字数:4039字

    “住手!”

    闻宇轩一声大喝,一下子就来到了跟前,将那只再次扬起的手腕子给死死的抓住。

    冷不防之下,斗鸡眼的苟管家浑身一哆嗦,差一点被吓趴下。

    “再出手伤人,把你的脑袋拧下来!”闻宇轩并没有松手,两眼森寒,对苟管家厉声说道。

    “小子,活够了是不是,给老子撒开!”

    苟管家扭头一看,居然是一个身材并不魁梧是青年,顿时来了底气,声色俱厉,对闻宇轩大声呵斥道。

    “苟管家,苟管家,这是我家的客人,年龄小不懂事,冲撞了你老,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高高手放过他这一回!”

    眼见就要发生冲突,周老汉顾不得擦拭脸上血迹,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跑了过来给苟管家说好话。

    “滚,你个老兔崽子,待会再和你算账!”

    斗鸡眼虽然还在闻宇轩控制中,但有恃无恐,还是相当的嚣张,二话没说,抬腿就把周老汉踹了出去。

    “狗奴才,还嚣张!”

    见此,闻宇轩双眉一拧,斥骂了一句,手腕子用力,把苟管家的手臂别到了后背。巨大的力量,使他无法抗争,疼的呲牙咧嘴的,两腿一软,扑通一下子跪倒的地上。

    这个动作让苟管家有屈辱感,就像奴才跪拜主子般,匍匐了下去,整个头颅贴在了地面。

    虽然他就是一个奴才,但是,也要看对方是什么人,如果对方是他的主子,他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但是,对方偏偏是个贱民,一个草芥一般的存在,这让他实难忍受。

    “你们几个混蛋还他妈愣着干什么?给老子狠狠的打!”苟管家抬起头来,看在这个在折辱他的青年,无比怨毒的向那几个恶奴大声吩咐道。

    一声吩咐,旁边的那几个大汉立刻围拢了过来,杀气腾腾的,攥拳撸胳膊,神色非常的不善。

    闻宇轩心头凛然,这些人没有一个善茬,若是在过去,这样的货色就是来一百他也不惧。

    但是,现在的他修为尽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甚至于,对方任何一个人都要超出他好多。

    黄脸的麻脸汉子率先动手,掌力浑厚,开碑裂石,带着呜呜的罡风,向闻宇轩拍了过来。

    力量太强了,掌风呼啸,排山倒海一般横扫,来势非常凶猛。

    “先拿你垫背!”

    见对方打了过来,闻宇轩将苟管家提了起来,挡在了前方。

    黄脸汉子这一掌力量奇大,如果拍实了,苟管家根本吃不消,恐怕会立刻玩完。

    “黄大麻子,快住手!”

    见那簸箕一样大的手掌向他招呼了过来,苟管家惊骇欲死,吓的哇哇大叫。

    黄脸汉子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收拢掌势,但是,还是略显稍晚,巨大的巴掌贴着苟管家的腮帮子扫了过去。

    “碰!”

    的一声,苟管家那枯干的身躯,顿时横飞了起来,口鼻溢血,直接翻飞了出去,来了个狗啃泥,摔倒了地上。

    这一下子着实不轻快,腮帮子立刻肿了起来,差一点把他爆了头。

    “打!给我狠狠的打!”苟管家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两颗门牙,捂着腮帮子嗷嗷大叫。

    轰!的一声,苟管家甩出去的刹那,一个光头大汉迫了过来。

    此人眼冒凶光,来到跟前后,二话没说,挥动钵大的拳头向闻宇轩砸来。

    这一拳非常刚猛,力量大的慑人,让闻宇轩眉心跳动,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闻宇轩双手格挡,竭尽全力的抗争。

    碰!——

    的一下子,彼此轰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让闻宇轩感觉到五内翻滚,脚下站立不稳,被震退了出去。

    没等到他站稳身躯,马脸汉子又从一攻了过来,掌力强劲,排山倒海般,拍向闻宇轩的面门。

    这一掌非常狠辣,直取闻宇轩的要害部位,如果被拍实了,后果会非常严重。

    此刻,闻宇轩的脚步还没有站稳,很难躲避过去,只得将头一歪,避过了面门的要害,用左肩硬抗对方一击。

    碰!——

    的一声,闻宇轩觉的肩头同碎掉一般,巨疼难当,身躯站立不住,顿时摔了出去。

    “妈、的,爷今天给你长长记性,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

    “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

    闻宇轩摔倒在地,那些恶汉全都狞笑着,如狼似虎般围了过来,拳打脚踢,雨点一样落在了他的身上。

    对方的拳脚落在身上,闻宇轩一声也不吭,脸庞绷得紧紧的,双眸中有仇恨的火焰在燃烧。

    “小王八蛋,到现在还不服!”麻脸汉子等人,一边打一边骂,脸上挂着狞笑,眼神透着残酷。

    “打,给我狠狠地打!不给这些贱民一点颜色看,就反了天!”

    苟管家指手画脚,嘴里喷着唾沫星子在大喊大叫,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苟管家、苟管家,求你老行行好,大人大量放过这孩子一次,今年的税金,我一定加倍!”

    周老汉见闻宇轩被暴打,跌跌撞撞走到苟管家的跟前,跪倒在地,眼里噙着泪水向他哀求。

    “你个老兔崽子,滚一边去!”苟管家摸着自己肿胀的脸颊,眼中冒出一股凶光,二话没说,抬脚就把周老汉给踢了出去。

    这一脚不轻快,踹中了周老汉的胸口,让他大口咳血,翻滚出了很远,在地上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出了一口恶气,苟管家心情立刻舒畅起来,踱着小方步走到闻宇轩的跟前,喊停了那几个恶汉,弯着腰对闻宇轩说道:“小子,舒服了没有?这就是得罪老子的下场。这片地面。老子就是天,是你们这些贱民的主子,以后把招子方亮一些,免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条别人的狗而已!”闻宇轩斜视着他,眼中尽是轻蔑,语气中透着一股不屈与桀骜。

    “他妈、的,看来打的还是轻啊!继续给我打,往死里打!”

    苟管家顿时恼羞成怒,手指着闻宇轩,对那些恶奴命令道。

    眼看闻宇轩和周老汉即将遭难,就在此刻,门外来了一个人,穿着和那些恶汉没有二样,也是潘家的奴才。

    此人走到进入院子后,和苟管家耳语了几句,声音很低,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苟管家听完后,对那几个恶汉挥了挥手,说道:“把老东西采集的药材全都带走!”

    另走之时,苟管家对闻宇轩又啐一口唾沫,道:“让你小子多活几天,反过头再收拾你!”

    然后,又对躺在地上的周老汉喝骂道:“今天的只是利息,半月后爷我再来,若是拿不出货物,爷我活剥了你!”

    说完后,和那些恶汉扬长而去。

    看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闻宇轩恨意难当,心在颤抖,是自实力不济才遭此大辱,若是自己的修为没有丧失,哪里轮得到他们嚣张。

    噗!——

    闻宇轩感到五内具焚,心结难解,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就昏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中,如同梦游太虚,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黑衣青年,身材魁梧,长发垂肩,眸光如同星空一样深邃,让人无法把他望穿。

    黑衣青年虽然看似年轻,仅有二十几岁的样子,却像经历过无尽岁月的洗礼,他的眸光给人一种沧桑感。

    由此也说明,他的人生不是一帆风顺,曾饱经风霜,历经了无数的坎坷与跌宕。

    “轩儿!”

    他踏立虚空,看着闻宇轩在轻轻的呼唤,神色慈祥,目光中尽是溺爱。

    “爷爷!”

    闻宇轩心神摇曳,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浑身颤抖起来,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个人正是他的爷爷,在他从出生后一次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但是家里一直悬挂着他的画像,因此,他对这道身影并不陌生。

    “轩儿,爷爷不是本身,而是一道元神,因为将你从沉睡中唤醒,我已经耗尽了全部力量,时间所剩不多了!”

    看着自己的孙儿,黑衣人也在颤抖,且心中发酸,有泪水从两眼中淌出。

    “爷爷……爷爷……,你这些年去了哪里,我和父亲想你想的好苦!”

    他看着那张慈祥的面容,闻宇轩心潮起伏,颤抖着嘴唇问道。

    直到此刻,闻宇轩才醒悟过来,自己死中复活并不是偶然,而是爷爷努力的结果。

    黑衣人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继续说道:“爷爷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时间不多了,只能把最重要的告诉你,其他的,只有靠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我给你留了一些东西,就在你的体内,还有我使用过的兵器,也失落在了南唐,除了你,在天玄大陆无人能拿得起,若是有机会,你代替爷爷寻找回来!”

    在整个大陆王国千万,有神通的修士多的无法计算,其中不乏极强的大能大贤,却没有被爷爷放在眼中,就算是连他的兵器也不配拥有。

    一句话说明了一切,爷爷的实力已经踏入绝颠,睥睨天下,无人能敌。

    “你的身体已经凝固,凭你自己很难打通,爷爷就再帮你一次!”

    说完后,颤巍着伸出手臂,手指发光,有淡淡的神华出现,且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指掌间弥漫。

    “放开心思,不要抗拒!”

    他情难自抑,悲怆中有泪水在脸上横流,手臂哆嗦着,把一道朦胧的神华打入闻宇轩的眉心。

    轰!——

    的一下子,一股力量冲入了他的体内,一开始如涓涓细流,紧接着由慢而快变成了大河奔涌,滔滔不绝,在他的体内循环不休。

    闻宇轩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浑身剧痛难当,身体都快撑爆了,通身的冷汗如黄豆粒子一般渗了出来。

    “希望这次雷电洗礼对这孩子有所帮助,我留的那些东西太深奥,他现在还无法触及!”他看着自己的孙儿入定后,沉思了片刻,又将一卷书册放在了闻宇轩的面前。

    做完这一切,神色中带着留恋和不舍,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幻,最后化作几点流萤飞向了天边。

    这股能量对现在的闻宇轩来讲,太浩瀚了,让他浑身疼痛难当,有种粉身碎骨感觉。

    额头青筋全部绽开,如一条条蚯蚓一样凸起,双眸暴睁尽是血丝,整个身体几乎爆裂,瞳孔内闪过一道慑人的历芒。

    “为了不再被人欺辱,为了报被杀之仇,为了寻回失踪的爷爷,我忍!”

    闻宇轩咬牙坚持,这是他的唯一机会,如果错过,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至于报仇,那更是奢望。

    澎湃的能量在体内滔滔不绝,一路势如破竹,冲向那一道道关卡,把那些闭塞的筋脉打通。

    “波!”

    的一声轻响从体内传出,让他的身躯猛的一震,紧接着,神色中出现了一抹狂喜。

    禁锢他的那道关卡终于被打通,他再次迈入了修士的行列,踏入了慧根境的初期。

    天玄大陆,地域广袤超过几千万里,被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域,在每一域中,都是宗派林立、王国万千,多的数不胜数,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数字。

    在如此广阔的天地间,不乏有奇异人氏,飞天遁地,无所不能,都是一些有大神通的修士。

    修士间也是有高有低,各不相同,被分为慧根境、通灵境、神泉境、起云境、冲天境、天门境、飞仙境等,好几个等级。

    等级间的障碍形似天堑,极难逾越,一旦跨了过去,身体的各方面就有质的飞跃,不但力量呈几何性的增长,生命的层次也能得到更大的蜕变,能存活几百甚至上千年。

    而此刻的闻宇轩,仅仅跨入了慧根境,是最低的存在。

    此境界的力量,只能影响身体周边的环境,初步开发人体的潜能,种下“道”的种子,为将来的路奠定基础。

    所以,这也是那些修士最关键的一步,在整个境界之中,打的基础越牢固,将来的路也就越宽敞,成就也就越高。

    此刻,闻宇轩双膝盘坐在地,仍旧没有起来,那股能量太磅礴了,冲破第一道关卡后并没有止步,继续向着下一道障碍冲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