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危机

    更新时间:2015-06-26 18:08:26本章字数:3121字

    哧的一声,一片剑光挥洒而来,寒光凌冽,犀利无匹,向这边杀了过来,直取闻宇轩。

    嗡!——

    金属颤音鸣动,雪亮的刀光破开虚空,卷起千重杀气,向闻宇轩横斩而来。

    “杀!”

    闻宇轩大喝一声,气贯长虹,双手横戟,向前封挡过去,与他们激烈的碰撞起来。

    到了这一步,彼此间已经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想要全身而退,唯有以更加强势的姿态将对方镇压。

    闻宇轩勇猛如龙,竭尽全力的对抗,他不想浪费时间,争取速战速决,以免节外生枝。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打铁一般响个不停,彼此间激起的火星子无此的出来,璀璨宛似绽开的烟花。

    杀气澎湃,荡起层层涟漪,如浪涛一般席卷,让这里飞沙走石,景象破败不堪。

    “今日定取你性命!”

    潘老大嘶声厉吼,满头发丝倒竖,眸光犀利,战气澎湃,催动长刀一记接一记的向闻宇轩斩来。

    潘老二的死,让他陷入了疯狂,根本不计后果,完全是玩命的打法。

    反观潘老三,就理智的多,攻守兼备,稳扎稳打,绝不将自己置身险境。

    当啷一声,大戟和长剑再次碰撞在一起,闻宇轩接着反震之力,拔身而起,宛似天鹏凌空,从空中向着潘老大踩踏而去。

    太突然了,迅捷无比,潘老大根本没有防备。

    “碰”的一声闷响,潘老大整个人冲天而起,狂飙着鲜血滑翔了出去,飞出几十丈远后,轰然落地。

    闻宇轩这一脚,踹的相当瓷实,差点将他的头颅踢爆,摔落地面后,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轮到你了!”

    降落地面后,闻宇轩根本没有停滞,再次向着潘老三杀了过去。

    大戟横空,杀气汹涌,发出可怖的“呜呜”声,向着潘老三劈杀而去。

    “老三,你不是他对手,快走!”潘老大满眼惊悚,在远处大喊。

    嗡!大戟劈落,霸气无边,带着成片的寒光,斩向潘老三。

    碰!——

    潘老三挥剑阻挡,那巨大的力量,让他身躯颤抖,整条手臂在痉挛,顿时站立不住,向远处倒飞了出去。

    “纳命来!”

    闻宇轩大喝一声,身躯矫健,如猎豹出击,迅速向潘老三靠近。

    潘老三接着反震的力量,射向远处,还没有等身躯降落地面,长剑猛点地面,再次让他腾空而起,如同天马行空一般,向着远处落荒而逃。

    速度太快了,带起滚滚的尘土冲向远处,追都追不上。

    此刻,潘老三的脸色苍白,心中既愤怒,又感到憋屈。

    兄弟三人追杀闻宇轩,本来占据绝对的上风,谁知,一时的大意,错失了良机,结果处在了下风。

    一步错步步错,不但二哥抛尸荒野,大哥也受了重创,只剩下他自己,万万斗不过对方。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深蕴此理,因此,他必须走,不然的话,可能被一起击杀。

    那样的话,他哥哥的仇无人给报,他们家的香火,也无法延续。

    潘老三一边逃,一边想,为了走的心安理得,为自己找了好多的理由

    “便宜你了,就让你多活几天!”

    闻宇轩追了一段距离后,见对方跑的实在是快,让他望尘莫及,只得作罢,恨恨的返回。

    “你顾全兄弟情义,可是他却没有管你,独自逃命!”闻宇轩返回潘老大的跟前,用大戟指着他的胸口说道。

    “你这个贱民,等我三弟带回消息后,你插翅难逃!”

    潘老大穷途末路,仍不肯低头,咳了一口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着闻宇轩,目光异常怨毒。

    闻宇轩也不得不佩服,次人是个狠茬子、硬骨头,可惜投错了胎。如果生在善良人家,会是一个傲骨铮铮的好男儿。

    “你的确是个好兄长,但是,这不足以抵消你的罪孽,希望你来世别再为恶,生在一个好人家!”

    闻宇轩心中感慨,不想再羞辱他,用大戟洞穿他的身躯, 让他彻底闭上了眼。

    这一次大战,闻宇轩艰难取胜,如不是对方大意,被他寻机重创了潘老二,后果将不堪设想

    紧张的神经,一松弛下来,如被抽干了一般,浑身虚脱,挣扎着迈动双腿,向山里踉跄而去。

    他刚刚走出不远,突然一阵隆隆之声传来,并且有滚滚的尘土冲起。

    “遭了!”

    闻宇轩顿时悚然,头也没有回,加快脚步向山里冲去。

    云苍山横跨南唐、天风等,好几个王国,面积太浩瀚了,山岭盘亘交错,长达上万里。

    危峰凸起,一座接着一座,悬崖陡峭,一道连着一道,连绵起伏,如同一头太古天龙横卧在这里。

    在其中凶兽出没,吼啸不断,巨禽横空,长鸣惊天,异常的可怕,寻常人根本不敢深入。

    此刻,闻宇轩所在的位置,仅是边缘一角,与浩瀚的云苍山脉,如沧海一束,不值一提。

    闻宇轩顾不得浑身的疲惫,一头扎了进去,在山间、在密林中不断奔跑,向着更深处走去。

    他刚刚进入里面,就听到了一阵骏马的长嘶声,并且有杀气滚滚而来,如罡风一般呼啸,让这里的空气都激荡了起来。

    闻宇轩心中“咯噔”了一下子,急忙冲到一道悬崖跟前,然后掀开藤蔓,进入了石缝隐匿了起来。

    隐匿在石缝中,闻宇轩尽量摒住呼吸,让自己与这里的环境融为一体,不敢弄出一点动静。

    “他走不远,一定就在这附近,分头搜寻,不要放过一寸地方!”有人大声喊道,声若洪钟,很有力度,远远的传递开去,在这里的上空滚滚震荡。

    闻宇轩轻轻扒开藤蔓的叶子向外望去,只见一队人马出现在了山口之处。

    一个个神色冷峻,目光慑人,手持战刀长矛起在烈马之上,浑身散发着慑人的萧杀。

    在最中间,有两骑并排而列,被众人前呼后拥着,显得极为抢眼。

    其中一位,是个身材魁梧,相貌阴鸷中年人,一对瞳孔如鹰隼,闪烁着寒光,异常的慑人。

    在他的旁边,则是一个白衣少年,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长发如瀑,披散在肩头,齿白唇红,目若朗星,整个人很是俊美。

    只是眉宇间的那股傲气,让他的形象打了一些折扣,让人感觉有些盛气凌人,不想与之亲近。

    此二人目绽神光,气息悠长,浑身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是通灵境的修士。

    浑身散发的那股气势,即便相隔很远也能感觉得到,让闻宇轩一阵悸动,脊背生寒,出了一身冷汗,相当的可怕。

    “好险!”

    见到那二人,闻宇轩瞳孔一阵收缩,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道侥幸,若是与之相遇必死无疑。

    以闻宇轩现在的实力,和对方比,如同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没有任何机会。

    特别是那个白衣少年,浑身的气息外放,没有丝毫收敛,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气息,如同一口利剑在铮铮而鸣。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人,就是刚刚逃走的潘老三,此刻,有去而复返,跟这群人马重新出现在了这里。

    打量着那个少年,闻宇轩的目光逐渐冷了下来,目光生寒,脸上笼罩着一股戾气。

    “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盯着那个少年,闻宇轩的脑海中,又浮现了一个人影,白衣胜雪,英俊潇洒,嘴角总是挂着一抹和煦笑容,非常具有亲和力。

    若不是年龄和气质的差别,闻宇轩几乎认为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此刻,中年人把目标锁定这片区域,指挥那些手下展开搜索,几乎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拉下。

    他们的长刀在草丛中乱劈乱砍,向着山崖上的藤蔓戳来戳去。

    铿锵作响,火星子四处飞溅,有几次和闻宇轩擦身而过,如不是有那道石缝,第一时间就被发现,等不到现在。

    闻宇轩浑身冰冷,感觉死亡离他很近,如果被发现,必死无疑,很难有机会生还。

    他屏住了呼吸,不敢妄动一下,如同一尊冰冷的雕像隐藏在石缝中。

    “潘家!今天的帐就暂且记下,早晚有那么一天我灭了你们!”闻宇轩咬牙发狠,瞳孔中划过一抹历芒。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流逝,闻宇轩隐身的石缝中度日如年,心里面既紧张又焦躁,却又不敢动弹一下。

    就在闻宇轩焦躁之时,突然之间,那些来回搜索的人撤了出去,好像是全部蒸发了一般,连个人影也看不到了,让这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闻宇轩没有走出隐身的石缝,依旧待在里面一动也不动。

    感觉告诉他,危险并没有解除,还有很人隐藏在周围的暗处,如同潜伏的凶兽一样,等着猎物的出现。

    这并不是草木皆兵,而是出自本能的反应。

    足足过去两个时辰,夜晚已经来临,一弯钩月挂在西方天垂,洒下淡淡光辉,让周围的景物有些朦胧。

    荒山的野外并不安静,各种吼啸此起彼伏,不停的传来,让群山皆颤,林木簌簌。

    一道道冷光不停的闪烁,碧幽幽的,扫来扫去,如同鬼火在那里飘忽不定,让人看去,惊恐不定,浑身冒冷汗。

    “呜……”

    一阵狂风吹过,让这里飞沙走石,参天古木成片的折断。

    下一刹那,一声高亢的禽鸣突然响彻,其音尖利,穿金裂石,直达九霄天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