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磨砺自身

    更新时间:2015-06-27 07:31:23本章字数:3069字

    一只凶禽突然而现,异常巨大,宛似一片乌云横空,把天空都遮蔽了,在地面之上投下一片可怕的阴影。

    两只眼睛冷幽幽的,俯视着下方,宛似两轮寒月一般,散发着滔天的凶厉气息。

    这是一头强大到无边的凶禽,猎食的是虎豹豺狼,极端可怕,恐怖无边。

    很显然,这头凶禽早就发现了目标,在上空来回盘旋,不肯离去。

    那头巨禽做了几个盘旋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发出一声尖利长鸣,像是一片乌云盖顶,从高天之上俯冲了下来。

    狂风呼啸,巨石翻飞,那头巨禽急速扑杀下来,一双钩爪寒光闪闪,抓向地面。

    嗷吼!——

    一声凶煞的咆哮响彻,惊天动地的,让山地剧烈抖动,万木萧瑟。

    随着那声惊天咆哮,一头凶兽突然窜了出来。

    身躯庞大,凶煞滔天,大嘴巴呲开,獠牙白森森的,尖锐似刀剑,异常的狰狞。

    此物昂首咆哮,声音凶厉,让人毛骨悚然,像是一只洪荒古兽在对天怒啸。

    这头凶兽显然愤怒到了极点,呲着雪白的利齿,瞳孔中凶光毕,腾空跃起,向着那头巨禽撕咬而去。

    刹那之间,两头凶物厮杀到了一起,激起的波动恐怖无比,如怒海狂潮一般,冲向了八方

    巨石横飞,古木折断,全被卷上了高天。

    这种破坏力相当惊人,无可阻挡,什么都剩不下,连许多山崖都崩塌了,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整片山林暴动了,恐怖的暴戾之气在这里肆虐,如天地洪流一般,席卷了八方。

    许多凶物被惊扰,从潜伏的巨巢中、洞穴中冲了出来。

    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冰冷的眸光扫来扫去,幽幽闪烁,如鬼火一般跳动。

    各种可怕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的汇聚而来,异常凶厉,直欲裂开这片天地。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响彻,那些人虽然藏得隐秘,却逃不过那些凶物的嗅觉,仅有少数逃了出去,其他那些全被咬死了。

    这种场面太吓人了,异常的可怖,鲜血不停的飞溅,把地面都染红了,让这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闻宇轩头皮发胀,心揪的紧紧的,浑身在淌冷汗,大气也不敢出,整个人宛似一截枯木,一动也不敢动。

    凶物间的战争持续了很久,直到午夜时分,那弯钩月彻底隐没,这才留下遍地的碎骨烂肉各自退去。

    那些追杀闻宇轩的人,被咬死了一多半,铩羽而归,仅有少数人逃了出去。

    一场危机就这样结束了,被突如其来的另一场危机解除,让闻宇轩恍若梦中,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危机一经解除,紧张的神经立刻松懈了下来,极度的疲惫感,很快就进入梦乡。

    睡梦中的闻宇轩,宛似神游太虚,有一个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一对年轻夫妇,只见背影,看不见他们的面容。

    看他们的样子,非常恩爱,似是在踏春,男子怀抱一个婴儿,女子看着自已的宝宝,偎在他的身旁,发出幸福的笑声。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此刻,天空颤鸣,出现了万里霞光,两个金甲天神手持战戟,踏空而来,出现在他们的上方。

    两个金甲天神,脚踩雷电,身披霞光,神色冷酷而无情,不容分说,探臂就向那个少妇抓了过来。

    夫妇二人大惊,竭力反抗,但是,他们的力量太弱了,和对方有着天壤之别。

    少妇瞬间被禁锢,然后被他们强行带走,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男子不甘,指天嘶吼,如同疯魔一般,在大地上飞奔,企图把自己的爱妻夺回。

    但是,妻子已经消失,连影子都不可见,男子发出一声绝望的悲呼,抱着自己的孩子晕倒在地面之上。

    接下来,画面一转,另一个场景出现……

    一个男人身材魁梧,面容刚毅,相貌威严,头发长而浓密,披散在肩头,两鬓已见斑白,让正值壮年的他,过早的有了一种沧桑感。

    他倒背着双手,翘首星空,仰天长叹,目光抑郁,神色落寞,显得非常孤寂。

    院子的一侧,有一株大树,树体很粗,树冠很大,遮天蔽日的,在院子里面留下大片阴影。

    有一个男童藏在大树的后面,探出头向远远地望来,那双大眼很明亮,如黑宝石一样。

    男童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默默注视着那个男子,清澈的眸子中,尽显沉稳,没有顽劣,与其年龄很不相符,远超同龄人。

    “父亲……”

    闻宇轩发出一声惊叫,猛的坐起身来,大口的喘粗气,浑身淌冷汗,宛似经历过黄泉路、鬼门关,眼中全是惊悚之色。

    “原来是梦!”闻宇轩放眼四周,一缕晨曦透过藤蔓的叶子照射了进来,天光已经大亮。

    “是真正的梦境,还是深藏的潜意识再现?”闻宇轩擦去额头的冷汗,低头思索,扪心自问,心中惴惴,神色惶遽。

    因为画面中的男子,正是他的父亲闻逸舟,而大树树后面的男童,正是童年时的他自己。

    但是,被天神带走的少妇,他却从没见过,脑海中连一丝模糊的记忆也没有。

    “那个女子是谁?莫非是我的母亲?”

    画面中女子,让他似曾相识,有种亲切温馨的感觉,从心底愿意和她亲近。

    这让他疑窦丛生,眉头紧皱,锁成了一个疙瘩。

    闻宇轩身世并非普通,他父亲是南唐国的护国将军,是真正的将门虎子,身份很不一般。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无疑是让人羡慕的。

    童年的闻宇轩虽然衣食无忧,但是生活的并不开心,因为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甚至连她长的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每次看到其他孩童有妈妈疼爱时,他总是抿紧了嘴唇,投以羡慕的目光。

    他也多次向父亲问起过,为什么别的孩子有母亲,而他没有?

    每到这个时候,父亲的神色就显色很落寞,然后告诉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已经去世。

    在他十二岁那年,有敌国入侵,父亲率军出征,误入了敌人的圈套,已经战死沙场,从此后,他成了一个孤苦无依孤儿。

    好在的是,南唐国的皇帝,念他的父亲功勋卓著,让他世袭爵位,不至陷入贫困潦倒之中。

    “莫非母亲还在?只是处于某种原因,父亲对我隐瞒了真相?”

    他的眼中疑云凝集,满怀的愁绪,让他的双眉紧锁,心情很难放得开。

    虽然这样想,但是他也不敢确定,毕竟那是个梦境,不是真正的记忆回归。

    “吱!”

    的一声,有雀儿被扑食的惨叫传来,让他浑身一颤,蓦然醒悟过来。

    “必须先离开这里,若是潘家的人再找过来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毫不迟疑,扒开藤蔓,闪身从石缝中来到了外面。

    “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很难和他们抗争,应该想办法尽快提升!”

    闻宇轩一边想,一边向关押潘老四那个地方走去。

    他现在不缺资源,白玉水莲的莲子上次只用了一颗,现在手中还有八颗。

    按他的估算,凭这些莲子蕴含的能量,让他进入下一个大境界绰绰有余。

    不过,他没有急于闭关,也没有返回那个洞窟,而是向着山的深处走去。

    他刚刚进入慧根境,基础还不稳,再次强行突破,势必导致境界浮夸,轻则让自己的战力大打折扣,重则会伤及道根,从此止步不前,一辈子也难有寸进。

    他现在最迫切的,是极大限度的激发自己潜能,将这个境界夯实,然后水到渠成,一举突破。

    想把基础打牢,有多种途径,而,最快、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将自己至于险境,通过实战压榨自己,将体内的潜能全部激发出来,然后再向下一个境界迈进。

    从这一天起,他食野果、饮山泉,开始不停的磨砺自己,或是与凶兽厮杀,或者是肩负巨石登山而上。

    无论刮风和夏雨,他每天都是如此,周而复始,从不间断,以此熬炼身体,强壮筋骨,让自身的潜能达到极限。

    他的力量从这一刻开始,也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变得越来越强。

    登山时,背负的巨石也日渐增大,从开始的数百斤,到后来的千斤,甚至是几千斤。

    这样的力量,堪比通灵境,寻常人很难做到,但是,闻宇轩依旧没有满足,还在不停的给自己增压。

    这一天,在一座山峰脚下,有一块巨石逆行而上,晃晃悠悠的向山巅处飘来。

    这块巨石足有万斤,大的有些离谱,此刻却是被闻宇轩扛了起来,并且登山而上,向着高处走来。

    这里是荒山的深处,山石陡峭,没有山路可走,更没有层层石阶让他借势而上。

    因此,他走的极为困难,如果稍不留意,就会前功尽弃,滚下山坡,落个骨断筋折的结果。

    “快了,千万不能停,说什么也要登顶,决不能半途而废!”

    闻宇轩挥汗如雨,脸色涨得通红,神色坚毅,在咬牙坚持,朝着高处艰难走去。

    轰隆隆!——

    闻宇轩终于登临绝颠,那块巨石被他随手丢了下去,砸的大地一阵颤抖,冲起了无尽的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