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九死搏一生

    更新时间:2015-06-30 08:40:24本章字数:3174字

    “杀!”

    潘振海眸绽冷光,一声令下,这个地方顿时杀气弥漫,几十个彪形大汉向闻宇轩掩杀了过来。

    这些人身着铁甲,手持刀枪,踩着不同方位将闻宇轩围困其中。

    这些人不是普通的乌合之众,组织井然,很有秩序,近乎无懈可击。

    这是一种杀阵,彼此间密切协同、攻击猛烈,配合在一起威力倍增,可困杀极其强大的对手。

    剑气锋锐,斩穿虚空,刀光犀利,吞吐寒芒,交织在一起如同天罗地网一般,向着闻宇轩绞杀而来。

    “唰!”

    一道冰冷的刀光绽放,断开虚空,斩向闻宇轩,杀气滔滔,威力强劲而慑人。

    “找死!”

    闻宇轩轻叱一声,催动大戟,向前劈杀,速度更快,威力更猛,让对方很难招架。

    “噗!”

    鲜血迸射,一颗人头飞起,此人充满了绝望与不甘,就这么被击杀了,快的让人无法做出反应。

    “啊!”

    又是一声惨叫,异常凄厉,让人听后肉颤心惊,心胆皆寒。

    闻宇轩手持大戟疯狂冲杀,气势凛冽,杀伐果断,在这里掀起一种血雨腥风,把一条条生命送进了鬼门关,地面之上横躺竖卧,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大戟横扫,惨叫一片,简单而又直接,如入无人之境。但凡阻挡,就地诛杀,没有人能抗衡!

    “无论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今天都得死”潘振海见此,几乎被气疯了,满眼尽是怨毒,怒斥了一句,就要仗剑上前。

    他实在快气疯了,七窍生烟,恨不得立刻活吞了闻宇轩,对方居然用他儿子的大戟在这里大杀四方,这让他双目喷火,彻底失去了理智。

    “亲家伯,一个初期的角色而已,翻手杀他,用不着你动手!”

    那个白衣少年招呼了一句,语气跋扈,神色骄狂,没等潘振海说话,一步踏出,直逼闻宇轩。

    此人逼视着闻宇轩,目光狠辣,神色骄狂,且有一股暴戾的气息瞬间从他的身躯开始升腾起来,非常的狂野。

    “来这里撒野伤人,你找错地方了,还不给我住手!”

    白衣少年厉喝一句,迅若奔雷闪电一般冲来,五指齐张,直取闻宇轩的咽喉。

    连兵器都没有使用,徒手而对,根本没有将闻宇轩放在眼中。

    “滚开!”

    对方那骄狂蛮横的态度,让闻宇轩从心里反感,怒火交织,从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也是徒手应对。

    轰!——

    的一下子,闻宇轩五指收拢,一拳打了出去,迅捷而刚猛,简单直接,气势无匹,向着前方格挡而去。

    “一个蝼蚁,与我硬憾,纯粹找死!”白衣少年冷叱了一句,瞳孔中的目光尽是不屑。

    他的实力已经踏足通灵境中期,实力强横,在同一境界中少逢对手。

    加之在十几岁就达到这个高度,在同龄人之中少之又少,这更让他眼高于顶,从没有将境界的修士放在眼中。

    更何况一个初期修士,在他的眼中如粪土草芥一般,只手碾压,没有一点悬念。

    碰!——

    彼此来了个大碰撞,罡风呼啸,震荡扩散,宛似浩瀚浪涛一般,席卷了十方。

    白衣少年本以为绝对碾压,轻松镇压对方,但是当彼此触碰到一起后,立刻目瞪口呆,变了颜色。

    他感到有一股力量汹涌而来,刚猛之极,霸道而充满野性,宛似一头荒古凶兽一般,那种气息令他心悸。

    喀嚓!——

    一声脆响清晰可闻,骨骼碎裂,鲜血溅起,白衣少年的手掌被轰碎,变得变得血肉模糊,嘶声惨叫着倒翻了出去。

    闻宇轩这一击非常恐怖,看似简单,却含有至高奥义,是来自拳经中的至高战技,名叫“不败圣拳”

    这是一种无敌的拳意,并不繁琐,仅有几招而已,简单直接,刚猛霸道,以最强势的姿态击杀对手。

    闻宇轩刚才用的,是最基础的一招“一拳撼山岳”,攻击力非常恐怖,强势绝伦,威势无边。

    虽然是最基础的一招,以闻宇轩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融会贯通,仅是照猫画虎,摆出了一个姿势而已。

    就算是这样,也非常恐怖,攻击力堪称逆天,不是泛泛之辈能比的。

    跨阶徒手硬憾,一招重创对手,太具有冲击力了,技惊了四方,震撼了所有人。

    他们睁大眼睛看着闻宇轩,宛似看一头暴起的凶兽,全都震撼无比,心中充满了不解,万万没有想到此人会这样强大。

    闻宇轩没有理会那些震惊的目光,仇人的弟弟就在眼前,他怎会错过。

    “仗着手中的权势胡作非为,视人命如草芥,你恶贯满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闻宇轩一步跨到了白衣青年的跟前,将他提了起来,神色冷酷无比,逼视着他说道。

    “奉劝你一句,我可是相府的二公子路鹏雨,得罪了我你吃罪不起,赶紧将我放开!”白衣少年穷凶极恶,嘶声历喝。

    用这样的手段震慑闻宇轩也是迫于无奈,让眼高于顶的他有着耻辱感,但是,自己命就攥在对方手中,不这样,很可能被击杀。

    什么面子,都没有命来的重要,只要能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因为剧痛让他的脸扭曲,狰狞的有些吓人。

    “伤害相府公子的后果你想过没有?必将你挫骨扬灰,诛你九族!”潘振海声色俱厉,大声呵斥。

    见路鹏雨落在了闻宇轩的手中,让他的心猛一抽搐,想到那可怕的后果,他的脸都白了,浑身都在颤抖。

    但是,投鼠忌器,让他干着急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出言威胁。

    “诛杀我九族?你算个什么东西?谁给你的权力?”听的此话,闻宇轩双眉顿时凝了起来,目光犀利如钢刀,杀机无限。

    他的声音拔高了许多,显示他心中很不平静,已经暴怒,血灌瞳仁,眼珠子都红了,宛似嗜血荒兽,凶厉的吓人。

    “只要放过我,你提什么条件都可以,高官厚禄任你选,只要在南唐,没有我们家做不到的事!”

    路鹏雨终于害怕了,他已经意识到对方不惧他的威胁,是个真正的狠茬子,因此,语气软了下来,开始讲条件。

    “你比你哥差多了,虽然他也不是个东西,起码没有像你这样无知!”

    闻宇轩轻蔑的说了一句,然后五指收拢,掐碎对方的喉咙,让那张狰狞的脸瞬间凝聚。

    “路鹏云!这只是利息,咱们的帐从今天开始,就一点点的清算!”闻宇轩盯着脚下的伏尸,在心中暗语。

    男儿当杀人,非常果断,该出手时绝不手软。

    骨骼碎裂的极其刺耳么,让人牙酸,浑身都在冒凉气。

    潘振海更是吓的一哆嗦,通身淌冷汗,好悬没有瘫倒。

    后果太可怕了,相府的公子身份何等高贵,在他的眼皮底下就这样被人击杀了,这要追究起来,他很难逃脱责任。

    鲜血殷红,染红了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刺眼。

    时间仿佛凝固了,这里一片死寂,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张口结舌,心中生起一股寒意。

    被杀的人身份非同寻常,是宰相的公子,这绝对是大事件,足以震动全国,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今天就是你丧命之时,不杀你誓不为人!”

    已经没有了顾忌,潘振海也就放开了手脚,挟滔天恨意直接出手,手中的长刀,挟无匹的气势劈了过来。

    一道刀光横过长空,茫茫一片,散发着凌冽的杀气,向闻宇轩劈杀而来。

    他气势如虹,通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华,每一步落下,地面震动,显得恐怖无边,

    声势太猛了,宛似荒兽出行,一路冲过,飞沙走石,造成的景象,比路鹏雨要恐怖的多。

    就对方一上来就用了最强手段,闻宇轩不敢怠慢,双臂一震,奋力出手,手持大戟向前劈砍。

    战力澎湃,杀气冲天,彼此上方刹那间轰击在了一起。

    碰!——

    两人大碰撞,巅峰大对决,像是打了一道惊雷,震的众人而鸣,身体剧烈摇动,恐怖的气息让很多人颤栗。

    “噗”

    闻宇轩大口咳血,整个人横飞了起来,摔向远处,把地面生生砸裂,冲起了漫天的尘土飞沙。

    潘振海的实力太强了,不是路鹏雨能比的,已经达到了通灵境的后期。

    “该结束了,去死吧!”

    一声断喝骤然响彻,音波轰鸣,震颤虚空。

    潘振海脚踏大地再次冲了过来,脚下一条条裂痕产生了,触目惊心,异常吓人。

    潘振海的攻势异常凌厉,长刀闪着冷光,当空劈落,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斩杀而来。

    闻宇轩心中凛然,顾不得喘息,手掌撑地,一个翻身跃起,双手紧握大戟向上阻挡。

    咣当!——

    一声巨响,宛似平地起焦雷,火星子异常璀璨,宛似流星一般,四处飞溅。

    闻宇轩只感觉一股莫大的力量压落,让他浑身骨骼“噼啪”作响,近乎寸断。

    “看你能支撑多久!”

    潘振海冷酷的看着闻宇轩,嘴角出现一抹狞笑,长刀压在大戟之上,就这样一点点的用力,想把闻宇轩活活碾压成肉泥。

    彼此间的实力相差太大,虽然他现在所修的功法经书堪称奇典,但是时日太短,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力量。

    “难道又要陨落?”

    感觉到那泰山压顶一样的力量,闻宇轩不甘心,有太多的事等他去做,爷爷的下落要等他去寻找,自己的母亲是否在世,也需要他去求证。

    因此,他要绝地反击,九死搏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