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更新时间:2015-07-07 08:46:05本章字数:3498字

    此人手拿一柄折扇,一步三晃径直向二人的桌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呲着牙,向老花子鄙夷的讥讽。

    “刘无言,怎么是你这个老混蛋?”见到此人,老花子就像蝎子蛰到屁股一样,‘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蹦老高。

    “你这个老乞丐,越来越没出息,装疯卖傻,到处骗吃骗喝!”

    此人一边说,一边大模大样坐了下来,也是毫不客气,让跑堂拿了副杯筷,又加了两个菜,大吃大喝起来。

    “你个穷酸,还说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老乞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气哼哼的骂道。 

    这种场面,若是换做他人,早就无法忍受下逐客令,不过,闻宇轩为人豁达,没有往心里去。

    “二位,别客气,只管用,如果不够招呼小二再添!”闻宇轩向二人说道,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比哭还难看。

    “真的!”老乞丐和中年文士,伸着脖子凑到闻宇轩面前,异口同声的问道,就像两个长颈鹿。

    “真的!”闻宇轩苦笑点头。

    “再来十斤炖狗肉,外加五坛花雕!”两个活宝难得异口同声,一起向跑堂伙计喊道。

    对此二人,闻宇轩相当无语,心烦意乱间,遇到两个蹭吃蹭喝的。

    难得的是,这两个人还自来熟,要起酒肉来,比他这个花钱的人都仗义。

    “人都说城墙厚,我看不如这二位的脸皮厚,不光厚,还很硬,刀剑难伤,利斧都劈不开!”闻宇轩看着二人,心里腹诽了一句。

    “穷酸,你咋也来南唐了,是不是打卧龙岭的注意?”老花子两眼放光,盯着肉盆子,边吃边向刘无言问道。

    “允许你围着卧龙岭瞎转悠,就不兴我去瞧一瞧啊!”刘无言斜了一眼老花子,撇嘴道。

    “看也没用,白眼热,我拔不下来你也够呛,照样白给,憾不动!”老花子盯着刘无言,呲牙一乐。

    “妈的,邪了门了,我刚刚凑到跟前,还没有动手,那杆金枪居然抖了一下,有力量散发出来,把我推了个大跟头!”刘无言垮塌着脸,咧嘴说道。

    “活该,这回尝到苦头了吧!”老花子把嘴里塞得满满的,眯着眼,笑成了花,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笑什么,用不着猜,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刘无言不以为意,向老花子反唇相讥,一点脸红的意思也没有。

    到了此刻,闻宇轩才从二人的对话中得知,他们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至于他们达到了何种境界,凭他现在的眼里,根本无法看出,更不好揣测。

    二人围着桌子,狠狠地下手、下口,就像风卷残云一样,不一会,就吃了个盆底朝天,喝了个酒坛光光,连汤都没有剩。

    吃饱喝足,二人打着饱嗝,指着闻宇轩向跑堂伙计招呼道:“伙计,再来十五斤狗肉,加十坛花雕,打包结账!”

    二人站起身来,拎着打包的酒肉,醉眼朦胧,脚步踉跄,向酒楼外走去。

    连一句客气话也没有向闻宇轩说,看他们的样子,放佛就应该这样。

    闻宇轩当然也没有往心里去,结完帐,也回到了那空旷而衰败的将军府。

    肩上的压力,迷茫的前路,让闻宇轩神经绷得紧紧地,不敢有半分松懈。

    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又深居简出,孜孜不倦,整日待在珠子里面参悟经书宝典。

    直到有一日,他察觉身上劈啪作响,有异常波动散发出来。

    他诧异之中,低头一看,炽光闪烁,冷光弥漫,浑身居然缠绕着电弧,刺眼夺目,非常耀眼,几乎无法直视。

    “这……!?我没有修炼过雷道功法,身上闻宇轩有电芒!”闻宇轩感到非常意外,脸上出现了一抹狐疑。

    “难道是和醒来前的那场雷暴有关!”

    闻宇轩呆怔了片刻,自言自语猜测道,除此外,他想不出有何种缘故,让他的身体出现这种异变。

    他闭目冥思,调动神能,运转功法,试着和这股意外的力量沟通。

    轰隆!——

    惊天霹雳顿时响彻,一道冷光刺眼夺目,刹那横空,向对面一片古树打去。

    几乎要打穿人的耳鼓,粉碎人的灵魂,白茫茫一片,炽盛无比,刚猛霸绝到极点。

    雷电代表的是狂暴和毁灭,是天地间最强的力量之一,震撼人心,非常恐怖。

    电芒汹涌而下,接连天地,狂劈乱舞,震碎一切,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喀嚓!——

    电光落下,碎石木屑乱飞,让那里刹那间化作焦土,变得空旷起来。

    “这!?这也太吓人了吧!”盯着那个地方,闻宇轩瞠目结舌,呆呆的发愣。

    “哈哈,太意外了,莫非这就是天上掉馅饼!”

    下一刻,他哈哈大笑,狂喜之色出现脸上,如同捡到逆天古宝一样。

    如疯如魔,手舞足蹈,再次调动神能尝试沟通。

    不过,连着试了好几次,再无动静,就连身上弥漫的电弧,也消失不见,就像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只是身体的潜能,没有相应的功法,很难驾驽!”闻宇轩明白了其中关键,只得叹气作罢。

    “莫非有事要发生?”

    这一日,闻宇轩突然一阵心血来潮,心中有一种悸动,好像有事将要发生,再也难以平静。 

    天依然闷热,有铅云翻滚,压得极低,似乎触手可及,让人透不过起来。

    “呜呜……” 

    闻宇轩刚刚踏出家门,突然一阵号角的呜咽声响彻,其音苍凉,穿透力强劲,如同一曲英雄的壮歌,远远传递出去,直到大地尽头。

    如荒兽嘶吼,让人颤栗,胆战心惊,似天风浩荡,冲上九霄,扫荡苍穹。

    号角一响,满城皆惊,人们神色惶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全城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接着响起,其音浩大,隆隆而鸣,让天地颤动,苍隆轰鸣,差一点把云苍山给崩开。

    下一刻:

    轰隆隆!——

    大地震动,万马奔腾,一道道钢铁洪流出现,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

    铁甲铿锵,战马嘶鸣,战戈长矛闪着冷光,磅礴的气息无孔不入,惊天的杀气覆盖整片苍穹。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那苍凉的号角、闷雷般的鼓声,是在召唤这些铁血勇士、南唐的真正儿郎。

    让他们背上弓箭,拿起战矛,开赴前线,奔赴沙场,再次走上保家卫国的最前沿。

    隆!隆!隆!——

    一道道钢铁洪流,向这里涌来,极强的杀气连成一片,让苍空震荡,大地颤抖,天上的流云都被崩开、冲散。

    通! 通! 通!——

    一道道洪流越来越近,步伐一致,整齐划一,他们是真正的铁血男儿,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视死如归。

    鎏金铁甲,闪着寒光,步伐迈动,甲叶子‘哗啦啦’直响,就如英雄的战歌,在这一刻奏响。

    一挂挂铁甲之上,有刀剑的划痕,纵横交错,遍布其上,非常的醒目。

    由此证明,他们不是太平军,经历过沙场的拼杀,血与火的洗礼,是真正的铁血战士。

    他们手持战戈、长矛,步调一致,纪律严明,携带着冲天的杀气,穿过一条条大街,向新月城中心校场汇聚而去。

    一个个,气息冷冽,目光慑人,就像一口口刀剑、长矛,锋芒毕露,铮铮而鸣。

    街道两旁无数居民注视着他们,感受到那惊天的杀伐气息,神色敬畏中又有钦佩,都是热血澎湃,希望可以加入他们。

    “不愧我大唐铁军,最强的勇士,凭这样的气势,足以横扫所有敌人,有他们在,我们的家园无恙,我们的万里江山,将固若金汤!”

    一个面容清瘦的饱学之士,看着那一对对铁甲军,目光炯炯,由衷的赞叹。

    “这多亏当年的闻逸舟将军,是他治军严明,为我们大唐训练出一只如此强大军队!”有人附和道。

    “虽然闻将军已经沙场殉职,但是,他的作风没有丢,被保持下来,仍在延续,这就是所谓的军魂!”另一个人,拍手称赞道。

    “是啊,闻将军的丰功伟绩有目共睹,为我南唐立下了旷世功勋,彪炳千古,青史留名,已经被载入史册,无人能比。”

    所有人都在赞叹。

    在校场中,有一座点将台耸立,非常高大,超过百丈,如同一座大山在那里屹立,全城的居民都可以看到。

    赵唯楓,南唐国的太子,是现任的三军统帅,持身严正,治军严明,颇有当年护国将军闻逸舟之风。

    咚!咚!咚!——

    点将台上面鼓声不停,似闷雷轰鸣,席卷而上,穿透苍宇,惊天骇浪一样滚向十方,极其的震耳。

    赵唯楓身披黄金战甲,在点将台之上巍然屹立。

    他目光犀利,神色刚毅,浑身炽盛的光华闪烁,一身的龙气弥漫,化作一条真龙在背后飞舞。

    通! 通! 通!——

    一对对铁甲军涌来,脚踏大地,发出轰鸣,如一道道钢铁长城,为南唐筑起一道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大军上万无边无沿,军士虽多,却是没有一个人喧哗。

    他们都神色冷峻,目光坚定,盯着赵唯楓,等待他的将令。

    “将士们,若有人要践踏我们的国土,抢夺我们的家园,怎么办?”

    洪亮的声音自天空飘落,如狮虎在长啸。

    赵唯楓神色严峻,眸光炯炯,在点将台之上振臂高呼,大声喝问。

    “砍下他的头颅!”

    无尽的怒吼,排山倒海一样冲起,惊天动地,如同惊雷般炸响,让大地颤栗,整片苍宇都在轰鸣。

    “我知道你们都是铁铮铮汉子,我大唐的好儿男,为了我们的国土、家园,为了我们的父母、妻儿,抛头颅,洒热血,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如今有敌国的强大之人,趁卧龙岭事件,已经进入了我们大唐,混入了京城,其心险恶,昭然若揭,怎么办?”

    赵唯楓,谈吐锋利,慷慨激昂,向三军将士喝问。

    “让他有来无回,斩断他的骨!”

    群情激昂,雷鸣般的声音响彻,如怒海狂潮一样横冲,让在远处观望的大唐子民心潮澎湃,心驰神往。

    “三军将士听令,随你们的本部将军各就各位,不让一个强敌漏网,如有反抗,割下他的头,就地诛杀!”赵唯楓手臂一扬,下达了最终命令。

    “为了我们的国土,为了我们的父母、妻儿,斩尽所有强敌,杀!”

    刹那间,整片古城喊杀震天,让那些不轨之人,魂飞天外,心胆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