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

    更新时间:2015-07-11 20:20:22本章字数:3450字

    “活该,贼头贼脑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慕灵双眸含煞,狠狠地刮了闻宇轩一眼,咬牙切齿的啐道,双颊有一抹红霞,娇艳而美丽,就像石榴花儿在这里绽放。

    此刻,慕灵脸色娇羞,显得有些扭捏,已经不是那个辣妹子,女儿家的娇媚之态尽显,

    “不可理喻!”闻宇轩脑门子青筋跳动,脸沉的如同此刻的天气,就像个黑锅底。

    “看你风风火火的样子,到底什么事?”

    看慕灵之前的摸样,闻宇轩猜测发生了大事,作为侍卫女首领,很可能和赵馨儿有关。

    虽然只见过一面,不知道为何,他有点担心,怕赵馨儿出现不测。

    提及此事,慕灵脸上顿时出现担心之色,紧锁起了秀眉。

    “我今天和公主出城,谁知半路遭遇伏击,被一群人围攻,公主向着已经逃向了了卧龙岭!”

    慕灵长话短说,简单明了,把事情经过告诉了闻宇轩。

    “谁的胆量这么大,敢袭击一国的公主!”闻宇轩诧异的问道,感到很意外。

    “是一些不明身份的人,他们实力很强,出手非常狠辣!”慕灵幽幽说道,秋水一样的眸子中,有一抹惶悚之色。

    “我去会会他们,看看是哪路毛神!”闻宇轩沉思少卿对慕灵说道,眸子中出现一种坚毅。

    “真的?!”慕灵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双耳,急忙追问了一句,意外中带有惊喜。

    “人命关天,这种事我怎么会乱说,我也去卧龙岭,正好顺路,如果可以就帮你们公主一把!”闻宇轩点头道。

    “太好了!”慕灵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大眼睛眨动,喜笑颜开。

    闻宇轩有多强,她可是亲眼见到过,根本不可想象,简直不像人类该有的力量。

    到了此时,已经用不着客气,闻宇轩走到骏马的跟前,直接垮了上去。

    “我坐你后面!”闻宇轩刚想催马,慕灵冲他喊了一声,要共乘一骑,一同前往。

    “你?就不怕和我耳鬓厮磨,肌肤相贴了?”闻宇轩向慕灵调侃了一句,嘴角翘起一抹坏坏的笑意。

    “一点没错,本性难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不是个好东西!”慕灵脸色娇羞,白了闻宇轩一眼,瞋目视之。

    “还真让你说对了,背后有异物出现,我会分心的,说不定半路忍不住‘喀嚓’了!” 盯着那傲然的双峰,闻宇轩呲牙坏笑。

    “你若起坏心思,我割断你的喉咙!”慕灵被臊了个大红脸,秀美一拧,怒目而视。

    “算了吧,你还是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马背上多一个人,速度会慢很多!”

    闻宇轩收起了嘻皮涎脸,不再和慕灵拌嘴,扬起鞭子,催马向前。

    “稀溜溜”一声嘶鸣,如同真龙长吟。

    闻宇轩打马扬鞭,如同箭矢刹那间离弦,向前冲了出去。

    这是匹难得的宝马,很是神骏,堪称神驹,四蹄像是不着地一般,贴着草叶子飞奔。

    速度太快了,异常迅捷,宛似天马行空,把一串虚影甩在身后,冲向了卧龙岭。

    新月城东面,云苍山的一角,传说有天龙在这里显过神迹,因此被称为卧龙岭。

    卧龙岭,山势巍然,峻拔耸立,威岩峭崿,陡壁悬崖,就像一条天龙在这里盘踞,气势磅礴,非常的雄劲。

    有一杆,神枪出现在卧龙岭,神秘莫测,非常的不一般,被人们传的沸沸扬扬,几乎人尽皆知。

    每天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想争夺这逆天的造化, 让这里因此汇聚了大量修炼人士。

    此刻,在卧龙岭的山脚处,有人在大战。

    十几个男子各持刀剑,把几个女孩困在当中展开绝杀,惊心动魄,非常激烈。

    哧!——

    一道裂空声响彻,一口利剑,寒光闪闪,杀气森然,斩向一名红衣女孩。

    红衣女孩正是赵馨儿,和其她三个女孩背靠背,各自手持长剑迎击四面敌。

    赵馨儿峨眉倒竖,脸罩冷霜,散发着炽热的气息,挥剑相迎,就像一只火凤凰在凌舞。

    “当啷”一声。

    金铁相击,非常的清脆,火星子迸溅如烟花被点燃,很是璀璨。

    力量太大了,那口利剑虽然被震退,但是赵馨儿也是脚步踉跄,手中的长剑差一点撒手。

    虽然在以命相搏,但是,对方的人太多了,是她们的数倍,一人难敌四手,让她们状况很是不妙,万分的危机。

    在战场的外围,有一个男子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美男子,白衣展动,长发垂肩,非常的英俊,赫然就是路鹏云。

    这小子看着赵馨儿,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有凶光在他的眼中划过,就像一只豺狼要择人而噬。

    “赵馨儿,你已经无路可走,只要乖乖的顺从我,我不会伤你一根汗毛!”

    此刻,路鹏云感觉大局已定,一切尽在掌握,神采飞扬,嘴角出现一抹迷人的笑意。

    “痴心妄想,你这是犯的忤逆大罪,若是被我父皇知道,一定诛杀你满门!”

    赵馨儿身姿曼妙,玉容无暇,又奋力崩开一柄利刃,向路鹏云寒声说道。

    “忤逆大罪?诛杀满门?哈哈……,我不妨实话告诉你,莫说是你,连整个南唐也将要改姓‘路’!”路鹏云放生大笑,脸上有得意之色。

    “你们父子图谋大唐,祸乱天下,就不怕天打雷劈遭天谴!”赵馨儿被气得浑身发抖,黛眉怒挑,大眼睛灵动,几乎喷出火来。

    “遭天谴?哈哈……,笑话,只要计划成功,我就是‘天’,怕什么天谴!”路鹏云倒背起双手,脸上带有不屑之色,笑声如虎狼。

    唰!——

    一道利芒横空,杀气森森,非常慑人,直奔赵馨儿横扫而来,极其迅猛,刹那间就来到她的身后。

    此刻,赵馨儿刚刚崩开一口长剑,还立足未稳,根本就闪避不开。

    眼看她避无可避,将要香消玉殒,月落花折,生死一线,万分危急。

    “公主!”

    随着惊呼声,一道人影扑了过来,用自己娇小身躯挡下这必杀一击!

    “啊……!”

    一声痛呼如娇莺流涕,鲜血殷红而凄艳,一个生命在此刻怒放,释放出最瑰丽的风采,然后凋谢而去。

    “聂云!”

    看着那个美丽的女孩倒了下去,赵馨儿惊呼出声,声音哀婉悲怆,并且带着极其愤懑。

    “贼子,纳命来!”

    赵馨儿挟睚眦之怨出手,长剑扫出一片冷光,向对面一个人劈杀而去。

    看着聂云倒在血泊中,赵馨儿已经变得疯狂,对迎面而来的兵器不闪不避,完全同归于尽的打法。

    攻来的大汉见此,吓的一哆嗦,急忙撤回兵器,向一旁横移躲避。

    本来四个人就入了下风,情况万分危急,如今聂云又倒下,让她们的防御立刻出现漏洞。

    “啊!啊!”

    两声惨叫接连响起,两个美丽而摇曳的身躯先后被重创,先后倒在血泊中。

    “哼哼!赵馨儿,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一声狞笑如同夜枭,让人讨厌,非常的瘆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此刻的路鹏云,脸上挂着得意的笑,非常吓人,就像一只豺狼。

    赵馨儿变得更加孤立,现在只剩下她一人,知道逃生无望,抱着必死的决心杀向了前方。

    一口钢刀被她击退,但是背后有一柄利剑已经斩了过来,非常犀利,如同一片电光在横扫。

    这是一种绝杀,赵馨儿此刻立足未稳,根本没机会闪避,生死危机,命悬一线。

    千钧一发间,闻宇轩正好赶到,见此一幕,从马背之上直接跃起,像下山的猛虎一样,向前面扑杀了过去。

    他气血澎湃,浑身闪着金光,非常炽盛,像小太阳一般冲来。

    速度太快了,电光火石间就到了跟前,招呼也没打一个,并指如剑,削向前方。

    “噗嗤”一声,有鲜血溅起。

    “啊!”

    蓦地一声大叫如狼嚎,一条持剑的手臂被斩落。

    闻宇轩五指箕张,如同海底捞月,把那柄利剑抓在了手中。

    “死!”

    闻宇轩低喝了一声,反手逆斩,削了出去。

    “啊……!”

    大汉再受重创,被一剑腰斩,变成两截,血雨纷飞,洒落十方。

    事情太过突然,都发生在一瞬间,闻宇轩如同天降,让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做了糊涂鬼。

    既然是路云鹏的人,闻宇轩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出手狠辣,招招毙命,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杀向对方的阵营。

    “是你?”

    路鹏云认为大局在握,却没有想到异变突生,半路杀出了一个搅局的。

    看清来人就是一个月前的年轻人时,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就像此刻的天空,阴云密布,几乎拧出水来。

    “不识抬举的东西,凭你那微末之技,也想来破局?!”

    双方力量对照悬殊,路鹏云根本没把闻宇轩当回事,眼中尽是蔑视之色。

    在他看来,大局已定,乾坤不可扭转,就算闻宇轩使尽解数,也无力回天。

    “杀!”

    路鹏云目光幽幽,异常狠辣,就像鹰隼一样,撇了闻宇轩一眼,然后手掌一切,向那些人吩咐了一声。

    因为已经过去了十年,闻宇轩又改换了容貌,所有,路鹏云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就是闻宇轩。

    一个早已死去,本不该在这个世间出现的人。

    唰!——

    一道冷光冲起,杀气澎湃,化作刺眼的匹练,向闻宇轩斩来。

    那是一口弯刀,如同凶兽的獠牙,夺人心魄,异常森冷。

    在这一刻,闻宇轩浑身弥漫着金光,长发垂肩,目光璀璨,神力澎湃汹涌,面对弯刀,根本没有躲避,直接挥剑迎了上去。

    “当啷”一声,金属相交,撞在一起,可怕的声响传出,无比的刺耳。

    巨大的力量滚滚而去,如同大河奔涌,让持刀之人站立不住,立刻被撞了出去。

    “把命留下!”

    闻宇轩丝发飞扬,眸子中闪着慑人的光,一声历喝如狮虎吼啸,化成一道金光一冲而过,挥剑劈出。

    “噗”的一下子。

    血雨飞洒,一颗人头飞了出去,一具无头尸栽倒地面,血溅当场。

    “嘶!”

    路鹏云等人瞳孔猛缩,都在倒抽冷气。

    他们没有想到,来人境界不高,战力却如此恐怖,让他们接连吃了两次暴亏。

    “点子扎手,一起上,把他给做掉!”

    一个精瘦汉子招呼了一声,挥动利刃,向闻宇轩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