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尴尬的石缝

    更新时间:2015-07-26 10:22:20本章字数:4445字

    击杀掉路云鹏,闻宇轩的心情非但没有轻松,反而变得糟糕透顶,有种油煎火燎,摧心剖肝的感觉。

    他和张洛连情同手足,是过命之交,和欧阳紫萱更是情比金坚,曾许下了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般的誓言。

    谁知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当初的朋友和恋人,竟然联手置自己于死地。

    此际,闻宇轩心绪激荡,他的心在滴血,痛苦难当,犹如刀锉。

    这究竟是为的什么,其中有没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任他绞尽了脑汁,也想不明白。

    见闻宇轩情绪低落,馨儿没有出言打扰他,而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一直默默地陪着他。

    许久后,闻宇轩才重拾心情,脸色变的缓和了一些,偶一侧目,眸光再次落到路云鹏的尸体之上。

    “没想到他还有一枚储物戒!”

    诧异声中,闻宇轩从路鹏云的手上取下一物。

    此物不大,是一枚戒指,形状和普通的模样区别,不过,却有一种神秘的波动散发出来,显示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所谓“储物戒”,是一种储藏物品法器,看似很小,却是另有空间。

    大者堪比楼宇宫阙,小的也能装得下随身物品,非常神异,是修士的最爱,并不多见。

    “这东西对我没用!”

    看了几眼后,闻宇轩顺手把它丢给赵馨儿。

    有金色珠子在,什么东西装不下,莫说是楼宇宫阙,就算把整个南唐送给他,也能随身带走。

    这次大战,闻宇轩虽然只是一个媒介,不过,消耗也是空前,脸色煞白,神色非常憔悴,非常的虚弱。

    这也就是他,身体极其变态,比钢铁还硬,如果是他人,只要一道雷霆入体,也会彻底崩开,根本就承载不了。

    然而,当他刚坐下没过多久,突然睁开眼眸,望着新月城的方向,脸上有惊恐之色。

    “怎么了?”

    赵馨儿就在他的身旁不远处,第一时间察觉到闻宇轩的变化,睁开双眼向他问道。

    “赶紧走!”

    闻宇轩一跃而起,拉起赵馨儿,就另一面的山下冲去。

    神色惶恐,非常匆忙,来不及多做解释。

    就在此刻,有几道身影从新月城那边飞来。

    速度非常快,脚踩着炽光,身披着瑞霞,如同几道彩虹横贯长空,刹那之间,就来到了卧龙岭的上空。

    此刻,闻宇轩和赵馨儿刚刚冲到山脚,察觉到身后那可怖的波动,急忙隐下身去,藏在了一条石缝中。

    那几个人,都是脚踩祥云,身罩瑞彩,一道道目光扫来扫去,如同惊雷闪电在扫荡山坡,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在他们之中,有白发苍苍的颤巍老者,有鸡皮鹤发的迟暮老妪,也有相貌威严的中年人。

    无论他们长得什么样子,有一点毋庸置疑,他们都是手段惊天的强者,非常厉害。

    在这些人中,无论是哪一个,恐怕动一动手指,都能让闻宇轩万劫不复,被彻底抹杀。

    “怎么回事,这么多人难道没有一个生还?”

    这是一个浓眉环眼的大汉,看到下面一幕,立刻大吼起来。

    声音之大,如同惊世雷音,让虚空震颤,群山跟着轰鸣。

    “这些人全部是死于雷击!”那白发老者俯瞰下方,查明了些修士的死因后说道。

    在这一刻,他的双眼不再昏花,如同两道冷电一样,在他的瞳孔里面刹那绽开。

    “区区南唐,不过弹丸之地,怎会有如此人物,居然能够操控雷电力量。”

    鸡皮鹤发的老妪蹙眉说道,眼中有寒光划过,犀利如同钢刀。

    在这些人的脸上,挂着费解,他们想不通,在一个小小的王国,居然出现了这等猛人。

    “那杆金枪已经不见,定是被此人带走。”相貌威严男子分析道,声音洪亮,讲话铿锵,非常的有力度。

    “此等暴行,人神共愤,天理难容,无论他是什么背景来历,必须缉拿归案,还死者一个公道!”

    “此人恣意暴虐,荼毒生灵,必是十恶不赦之徒,罪孽深重,其罪当诛!”

    他们义愤填膺,脸色极其愤怒,商议拍板,一致通过,追捕一个操控雷电,手持金枪的杀人恶魔。 

    见到这一幕,闻宇轩和赵馨儿藏身狭小的石缝中,身上直淌冷汗,大气也不敢出。

    太可怕了,那种气息非常浩大,宛若神明一般,睥睨天下,俯瞰山川,压迫的二人抬不起头来。

    那几个人在上空巡视了许久,除了焦糊的尸首横躺竖卧,其他什么也没发现,只得愤恨的离开,原路返回。

    见他们已经走远,赵馨儿长身而起,就想离开让她尴尬的石缝。

    不过,她刚想站起身来,就被闻宇轩一把按住。

    “怎么啦!”

    赵馨儿诧异之下问道,眸光转动如同秋水,隐隐带有一抹羞涩。

    感受到彼此的体温,让那无暇的玉容之上出现了红霞,美丽而动人,如同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馨儿脸色酡红,看着闻宇轩,眼中带有一抹狐疑之色。

    闻宇轩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没有说话,轻轻的向前指了指。

    就在闻宇轩指的方向,在一块巨石后面转出两个人来,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好人。

    其中一个,鹑衣百结,满身的油腻,几根稀疏的山羊胡挂在下巴上,样子很猥琐。

    另一个则是一名中年儒生,手持一柄旧折扇,摇头晃脑的,一副穷酸样,非常的滑稽。

    “原来是他们两个!”差异之下,闻宇轩低语出声。

    “你认识他们?”

    馨儿娇彦如花,呼气如兰,在闻宇轩耳畔轻声问道,玉体散发的幽香,让他怦然心动,难以自抑。

    “见过一次,谈不上认识,那个老花子叫游本常,穷酸叫刘无言,别看他们这幅德行的,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闻宇轩轻声解释道。

    “嘿嘿!弄死了这么多人,胆够大的,如果让人抓住,不被点天灯才怪!”

    游本常看着那一地的伏尸,呲着牙说道,笑得有点猥琐,似乎是在幸灾乐祸。

    “那小子这回的麻烦大了,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光是点天灯便宜了他,如果没错,很可能还把他的脑袋拧下来,扔到油锅里炸丸子!”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刘无言一边说,还向二人隐身的这边扫了几眼,目光中有揶揄之意。

    “嘿嘿!不知道这油炸人头和炖狗肉比,那个更香,到时一定把那两个耳朵弄来尝尝!”

    游本常看了这边一眼,呲着满嘴的黄板牙说道,眼中不怀好意,笑的很猥琐,一脸欠揍的样子。

    “如果再有花雕就好了!”刘无言摇头晃脑的说道,一脸奸诈的样子,笑的非常可恶。

    二人一唱一和,让石缝中的闻宇轩近乎吐血,脸黑的像个锅底,满脑门子起黑线。

    “丫的,这两个老家伙忒不是东西,要是落到我的手中,非把他们大卸八块拿去喂狗不可!”

    两个家伙居然在研究吃他,让闻宇轩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蹿,忍不住就要暴起,想冲上前去,把那两张可恶的脸砸烂。

    刘无言和游本常,絮絮叨叨,居然摆起了龙门阵,在侃大山,一直不肯离去,让闻宇轩二人闷在狭小的石缝中,头也抬不起来。

    “嘿嘿,我们若是再待下去,或许那边能跑出一个粉嘟嘟的娃娃来!”

    游本常向这边瞅了一眼,有些意味深长,挤眉弄眼的,把猥琐的表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话中的意思明显,闻宇轩和馨儿不是傻子,岂能听不出,一时间被臊了个大红脸,气氛有些尴尬。

    “妈的,这老小子太坏了,真不是个东西,有朝一日非把他喂狗不可!”闻宇轩脸色涨红,气狠狠的说道。

    “不对,他的肉狗都不吃!”紧接着,又咬牙切齿的跟了一句。

    此刻,裂缝中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莫说彼此的体温,就是对方的心跳,也清楚的感应到。

    馨儿面颊细腻如玉,脖颈白皙似天鹅,双腿笔挺修长,蛮腰盈盈一握,如花似玉,我见犹怜,美的近乎梦幻。

    因为半伏着身躯,脖颈下面有一片雪白,晶莹且细腻,毫无保留,尽入闻宇轩的眼中。

    近在咫尺,几乎是亲密接触,温香软玉,如兰似靡,任谁遇到,也会怦然心动,难以把持。

    特别是脖子上有个金黄吊坠,光华闪烁,和那一片莹白相映生辉,让闻宇轩百抓挠心,如同火上烤,油里煎一般,浑身异常的难受。

    此刻的馨儿,比闻宇轩更加不堪。

    满头青丝垂落,在闻宇轩的脸上弗莱拂去,继续撩拨他那脆弱的神经。

    面罩红霞,浮现一片动人的潮红,蛾眉秀月,丹唇合噏,美的不可方物。

    辉映醉颜红,红尘多娇颜,如堕落凡尘的仙子一般,双颊酡红,眸子迷离,非常具有诱惑性。

    馨儿此刻不再恬静,心绪大乱,很难平静下来,肤色绯红,娇艳欲滴,满脸的羞涩。

    由于在这里面待的太久,闻宇轩脖子发酸,稍微的活动了一下。

    虽然动作幅度不大,谁知正好和馨儿来了个脸对脸,四目相对,几乎贴在了一起。

    突然的变故,馨儿有点发懵,身上滚烫,如同火在燃烧,修长的娇躯一下子紧绷起来,有些站立不稳,咬着鲜艳的红唇,才强行忍住。

    时间流逝,一晃眼就是半个多时辰已经过去,石缝中的二人,却是度日如年。

    “嘿嘿,火候差不多了,我们就别碍眼了!”

    直到此刻,那两个猥琐的家伙才站起身来,朝这边眨巴了几下眼睛,呲了呲牙,然后嬉笑着离开。

    此刻,滂沱大雨已经停止,漫天的乌云尽皆散去,这里万籁俱静,只有那“砰砰”的心跳声。

    闻宇轩和馨儿,一对青年在这狭小的石缝中,面面相对,感受着彼此,紧张而尴尬,气氛非常微妙。

    “咳……,这里太……太不安全了,随时会有人来,我们……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半个时辰过后,为了打破尴尬,闻宇轩首先开口转移话题。

    不过,由于紧张,口齿不太利索,结结巴巴的。

    “下一步该咋办?”

    离开那让人羞涩、尴尬的石缝,馨儿整理心情,神色恬静,恢复了自然,向闻宇轩问道。

    此刻的馨儿,体态轻盈,修长曼妙,浑身散发着莫名的神韵,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如同凤凰来仪。

    从那些人的口中可以得知,新月城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另投他方。

    就算她是公主也不行,死的这些人中,有许多来历背景非常恐怖,连他们皇室也惹不起。

    闻宇轩挠着头皮说道,眉头锁成疙瘩,眼中有一丝迷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二人没有再停留,随便选了个方向,转身离去,进入大山深处。

    茫茫云苍山,山岭盘亘,危峰交错,一座连着一座,连绵起伏,不知道横跨多少里。

    闻宇轩和馨儿,一路飞奔,穿行在危岩峭壁间,不知不觉,天逐渐黑了下来。

    银河高泻,月挂柳梢头,银色的光华非常轻柔,洒落下来,如烟似雾,让这里一片皎洁。

    云苍山的夜晚很不宁静,处处凶险,一步一危机。

    各种凶唳的嘶吼,此起彼伏不时传出,震的山林抖动,树枝摇颤,非常的可怕。

    “在这荒山里面走夜路太危险了,还是找个地方暂避一宿,明天再上路!”

    二人停下脚步,放眼四望,都蹙起了眉头,眸子中有凛然之色。

    “应该找点吃的啊,有点饿!”

    馨儿丹唇轻启,向闻宇轩提议道,脸上有一抹绯红,神色有些扭捏。

    他们虽然身有修为,不过,现在境界低,还无法做到辟谷

    特别是闻宇轩,一场大战让他消耗的厉害,早就饥肠辘辘,更应该恶补。

    呜!——

    就在此刻,空山回音,有厉嚎声传来,其音呜咽,非常瘆人。

    闻宇轩和馨儿一惊,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对面的山崖顶端,有个身影出现在那里,仰首向天,对月而啸。

    “是碧眼金狼,来的正好,拿他裹腹!”

    闻宇轩眸光灿灿,盯着那道巨大的狼影,对身旁的馨儿说道,话语中透着自信。

    “此物凶残嗜血,力大无穷,可不好对付啊!”馨儿吐气如兰,对闻宇轩柔声说道,眸子中有一丝紧张。

    碧眼金狼听觉异常灵敏,已经发现了二人,目光幽幽,向这边看来,如两团鬼火在飘忽。

    呜!——

    此物残暴嗜血,攻击性极强,见有人类出现,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跃下了山坡,向这边珊珊走来。

    金狼身躯庞大,有几丈长,如同一间小房子在移动。

    不过走起路来,却是非常轻盈,就如同行走夜间的幽灵,四肢落地,无声无息,没有丝毫动静。

    闻宇轩长发垂肩若瀑布,目光璀璨若星辰,注视着珊珊而来的碧眼金狼,把金枪握在了手中。

    碧眼金狼脚步轻盈,如同闲庭信步,速度并不快。

    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它也在逐渐加速,跑得越来越快。

    直到快要临近时,如同离弦的箭矢,只能看到一道金光,看不到狼影。

    仅剩十几丈时,嘴巴突然呲开,样子极其狰狞,森白的獠牙闪着寒光,全露了出来。

    两眼碧绿碧绿的,闪着冷光,如同玻璃一样,金色毛发倒立,腰身拱起,“蹭”的一下子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