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进阶神泉

    更新时间:2015-07-27 08:40:07本章字数:3327字

    刹那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金狼跃上半空,爪子光闪闪的,异常锐利,直奔闻宇轩的双肩。

    满嘴的尖牙,如同刀剑,闪烁着慑人的光,对准闻宇轩的咽喉就叼了过去。

    太可怕了,非常吓人。

    金狼的速度奇快,如同一道闪电横空,凶气滔天,刹那间就到了闻宇轩面前。

    “来得好!”

    闻宇轩目光炯炯,见金狼扑来,轻喝了一声,移形错位,避其锋婴,闪到了一片。

    碰!——

    巨狼扑空落地,砂石冲起,地面被生生撕开,一道道裂缝扭曲狰狞,如同蛛网。

    碧眼金狼虽然身躯庞大,却是非常敏捷,身体陡转,再次从闻宇轩的身后扑来。

    “杀!”

    闻宇轩一声历喝,如猛虎吼啸,周身光华闪烁,双手蓄力,横枪逆斩,向金狼猛地刺去。

    “哞”

    一道血光迸溅,惨哞声异常凄厉,金狼被大枪挑起,甩出了十几丈远。

    巨狼落地,冲起了漫天的尘土,抽搐了几下,彻底死去。 

    月明星稀,树影绰绰,不时有凶唳的嘶吼传来,说明这里并不宁静。

    一堆篝火闪着赤光,卷着火舌,在这里腾腾跳跃。

    一个红衣女子,气质除尘,容颜美丽,静静的看着跳跃的篝火,在等待某人归来。

    嗖!——

    随着轻微的破风声,一道身影射来,如觅食的夜莺一般,出现在篝火旁。

    闻宇轩拍掉身体上的落叶,冲馨儿笑道:“这里的雾气太浓了!”

    一到夜里,这云苍山中的灵气就愈显浓郁,如岚似雾,在山间漂流。

    馨儿神色恬静,两眼如黑宝石,凝视着噼啪作响的篝火,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答话,嘴里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闻宇轩说完后,把洗净的狼肉拿了出来,轻声道:“在这荒山野岭,只能凑合一顿了!”

    “呵呵,这也不错啊!”馨儿嫣然一笑,对闻宇轩说道。

    篝火上面有个架子,闻宇轩开始动手烧烤野味,因为从没有做过,显得手忙脚乱,笨手笨脚的。

    “还是我来吧!”

    馨儿轻声细语,纤纤玉手如凝脂,把野味从闻宇轩手中接了过去。

    她的举动,让闻宇轩目瞪口呆,堂堂皇室公主,身份何等高贵,居然会这种俗事,

    野味被架在篝火上面,在馨儿的不停翻动下,没多久,诱人的味道就弥漫了整个山谷。

    隔着篝火,看着馨儿那娴熟的动作,闻宇轩神色一呆,眼中出现一抹痴迷。

    在篝火的映照中,馨儿的脸色朦胧,气质越发的飘渺,如凤凰来仪,在这里浴火而生。

    在她的脖颈之上,有个吊坠在闪着金光,其上有符文流淌,显得很不平凡。

    “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馨儿察觉到闻宇轩那异样的目光,脸颊微红,而后向他问道。

    “我姓闻,叫闻宇轩!” 他迟疑了一下,向馨儿说道,并没有隐瞒。

    “闻宇轩?”

    听到这个名字,馨儿略显诧异。

    “是不是听说过?”闻宇轩向馨儿问道,神色略显落寞。

    “闻逸舟将军的公子就叫闻宇轩,不会是你吧?”馨儿忽闪着大眼问道。

    不过,问完后,又感到匪夷所思,不切合实际,不禁失笑出声。

    “闻逸舟将军正是家父!”闻宇轩脸色一正,对馨儿说道,神色非常严肃。

    “怎么可能,闻将军的公子十年前已经去世,怎么会是你?”

    馨儿闻言,娇躯先是一颤,而后神色一滞,表情顿时凝固住了,白皙的俏脸之上写满了惊疑。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许久后,馨儿迟疑的一下,向闻宇轩问道。

    这太不可想象了,让人难以理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是不是觉得匪夷所思?说真的,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也不相信!”

    闻宇轩长叹一声,把知道的经过向馨儿娓娓道来,说的很详细,没有一丝隐瞒。

    听完始末,馨儿动容,眼中出现雾气,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个清秀的青年笑起来是那么纯真灿烂,就像一片阳光,充满了朝气。

    就是这样一个人,命途多舛,竟然背负着如此磨难,有这样的悲惨经历,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坟墓中,一待就是十几年。

    馨儿泪眼朦胧,心弦颤动,怔怔的看着闻宇轩,努力忍住不想让自己的泪水落下。

    可那层雾水在瞳孔中转了几转,最终不争气的挣脱出来,化作晶莹的泪珠滚落脸颊。

    “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对我!”

    闻宇轩说完后,折断手中的木棍,变得郁郁寡欢。

    “我……我相信天地不会改变,真理也不会变,上苍既然重新给了你机会,就……就一定能还你一个公道!”

    馨儿眼中的泪水不断落下,抖动着红唇,颤声说道。

    “我现在很困惑,很迷茫,亲如手足的金兰之友,生死相依的恋人都可以背叛,甚至背后动刀,我不知道还应该相信谁!”凝视着跳跃的篝火,闻宇轩轻轻摇头,叹息说道。

    看着闻宇轩,馨儿的心一阵悸动,猛地缩紧了,感觉到了一种疼痛。

    馨儿柔肠寸断,泪水盈盈,如雨打的梨花一样,肩头耸动,在低头哽咽。

    “傻丫头,别哭了,我这不是站在这里了么,正如你说的那样,上天能让我再次醒来,就会还我一个公道!”

    闻宇轩看着神伤的馨儿,有心疼,有感动,站起身走到跟前,帮她把脸上的泪水擦掉。

    “怎么有股焦味!”闻宇轩耸了耸鼻子说道。

    “呀!烤焦了!”

    馨儿也突然记起了什么,急忙向腾腾的篝火看去,花容失色,一脸的惊容。

    此刻架在篝火之上的烧烤,黑乎乎的,快成焦炭了,并且还在冒烟。

    “这回真烤熟了,都熟透了!”

    闻宇轩一脸苦笑,把烧烤取下来,然后用木棍敲了敲。

    烧烤的表面立刻裂开,焦黑的粉末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触目惊心的,非常吓人。

    “不知道还能不能吃!”

    闻宇轩撕下一块看起来新鲜的,然后放进嘴里嚼了嚼,双眉一阵跳动,呲牙咧嘴的,放佛是在吃黄连。

    “咋样?”馨儿看着闻宇轩,精致的俏脸之上挂着紧张。

    “有点苦!”闻宇轩苦笑着道,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我尝尝!”馨儿接过烧烤,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块放入口中嚼了嚼,微蹙着黛眉说道:“是有点苦苦的,不过挺脆的!”

    “呵呵,只能这样了,这回算是真正凑合了!”嚼着那变味的烧烤,闻宇轩咧嘴苦笑,如同在吃黄连。

    就在此刻,他的神色一僵,表情立刻凝固起来,似乎是想起来什么。

    “怎么啦!”馨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奇地问道。

    “我们被那两个老混蛋给作弄了!”闻宇轩愤愤的说道。

    “是不是那个乞丐?”馨儿心兰慧智,立刻猜出了是谁。

    “就是他们!”闻宇轩点头,把第一次遇到二人的经过和馨儿说了一遍。

    “额……!哈哈……!”

    听完经过,馨儿神色先是一滞,紧接着笑了起来,笑的很好看,如同石榴花儿绽开,让人赏心悦目。

    “这两个老小子太不是东西了,一肚子坏水,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做了一次冤大头,今天明明知道我在哪里,却装着视而不见,让我在那个石头缝里闷了半天!”

    闻宇轩咬着牙,切齿说道,脸上挂着愤懑。

    直到此刻, 他才明白过来,被两个老小子耍了。

    勉强吃完带有焦味的烤狼肉,因为有些疲累,二人找了个隐蔽的干净所在,开始打坐调息。

    经过一场恶战,闻宇轩察觉到体内桎梏有所松动,也到了突破边缘。

    入定后,调动浩荡的神能,开始冲击体内的经脉。

    金色灵气浩荡,闪着神性的光辉,从珠子里面涌出,让他再次经受冰与火的洗礼。

    灵气太庞大的,如潮汐一样汹涌,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经脉塞得满满的,让他如同钝刀割肉,全身剧痛无比。

    他现在的境界,仅是神泉境巅峰,这么多的灵气根本一下子吸收不了,从毛孔中逸散出来,化作灿烂的雾霭在他周边蒸腾。

    云蒸霞蔚一般,闻宇轩的身影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神能浩瀚,如同江河在经脉中奔腾,让闻宇轩剧痛难当,浑身都是汗水。

    “破!”

    闻宇轩两眼变得血红, 咬紧牙关在坚持,随着一声轻喝,江河一般的神能呼啸进发!

    轰!——

    一条经脉被冲开,光华如水,在浩瀚奔腾,让那条经脉疯狂拓宽、壮大着!

    “啵!”

    一个时辰后,轰然一声巨响,又一条筋脉被贯通。

    神能浩荡,如同洪流一般,卷着怒浪在他体内奔腾不休,让闻宇轩的浑身涨得难受,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已经贯通两条!力量依旧强大,能不能突破最后的屏障?”

    闻宇轩心意昂然,咬了咬牙,朝最后的屏障进发。

    神能浩瀚,如洪水撞开了堤岸,发着隆隆的轰鸣声,在他体内奔腾,梳理筋脉,洗涤杂物,让他的身体极尽升华,快速的蜕变壮大。

    大半个时辰过去,离突破屏障仅剩半步之遥,此时他已经力竭,有种继续不下去的感觉。

    但是想到失败,又得从头再来, 因此咬着牙拼命坚持。

    “轰!”

    在几乎撑不下去之时,那道屏障终于被冲破。

    神能浩荡,奔腾不朽,输送到身体各处,孕养他身体,更多的则是汇聚到丹田里面,盘踞了下来。

    直到此刻,闻宇轩才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前所未有的满足。

    此刻的闻宇轩,和之前有云泥之别,气质空灵,目光璀璨,虽然是在夜间,却也能看到很远的区域,神识神觉,得到了空前的壮大。

    进入神泉境,身体的蜕变相当惊人,现在的他身轻如燕,双臂一挥,拥有万钧的力量。

    感觉着那股充沛的力量,闻宇轩眼中露出满意之色,就像一抹阳光,笑的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