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白虎托孤

    更新时间:2015-07-29 10:20:25本章字数:3637字

    气势之强,亘古罕有,天下难见,极端浩大,不可想象。

    几乎是挟天地之威,把苍穹压塌,把宇宙覆盖,睥睨星空,山河永寂。

    太厉害了,让闻宇轩和馨儿,如同面对诸天的威压,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身上的冷汗如同瓢泼,不能自己。

    “人类,放下我的孩子!”

    一个声音,在二人的耳边响起,圣洁而浩大,隆隆飘落,如同神王降临。

    不用闻宇轩解释,馨儿已经明白,她惹到了天大的麻烦。

    “呜呜……”

    就在二人以为大祸临头时,小家伙呜咽了两声,伸出红红的小舌头,添了一下馨儿的手背,然后跳到地面,伸了个惬意的懒腰,朝山岗上面蹒跚走去。

    “呜呜……”

    小家伙蹒跚着爬上山岗,对着那道身影呜呜的叫了几声,并且挥动小爪子比划了几下,像是在解释什么。 

    威压散去,一头白色猛虎出现在那里。

    它的真身不是太大,仅有几丈长,肋下生有一双巨翼,样子霸气而威猛,让人看去不寒而栗。

    白色猛虎的身上有很多伤痕,纵横交错,遍布全身,非常的吓人,触目而惊心。

    这些伤痕非常醒目,刚刚增添不久,全是一下新伤口,有金色的血液汩汩而涌,从伤口里面冒出来,把整个山岗染红。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掩盖它那上位者的气势,如同天宇坠落,横在了那里。

    “是传说中的白虎!”

    不光闻宇轩,馨儿也认出了白虎的身份,心神顿时一颤,惊呼出声。 

    白虎,天地间的至强者,傲视万古,睥睨星空,王者中的王者,是无敌的存在,没想到却是出现在这里,更是被他们遇到。 

    “你们两个不用害怕,到这边来!”

    白虎凝视着二人,吩咐了一声,它那金灿灿的双眸,此刻凶戾尽敛,变得非常柔和。 

    感觉到白虎敌意已消,闻宇轩和馨儿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朝山岗上面走去。

    “前辈,有什么吩咐么?”

    在白虎的面前,闻宇轩没有了一点脾气,客客气气的拱手致意。

    白虎的身上鲜血横流,伤势非常严重,此刻是勉强站立在那里,低头审视二人。 

    “想必不用我解释,你们也认得出我的身份!”白虎口出人言,凝视着二人说道。

    “是的!”二人同时点头。

    “我想拜托你们一件事情!”白虎看着二人说道。

    “前辈想让我们做什么?”

    二人看着白虎,表情很疑惑,强如白虎,会有什么事情做不到?

    “帮我照顾我的孩子!”白虎说道。 

    “你是让我们照顾它?”闻宇轩愕然,指着小家伙问道。

    “是的,你们已经看到,我的伤很重,不光身体外面,内附更严重,很难活下去,所以想拜托你们,替我照顾孩子,他刚刚出生几天,若是没人照顾,很难在这荒山中存活。”

    说道此处时,白虎浑身一阵,眼中出现痛苦之色,无法坚持站立,倒了下去。 

    小家伙见妈妈摔倒,好像是受到惊吓,嘴里呜咽声,围着妈妈的身体来回转圈,并不时的用舌头舔舐妈妈身上的血迹。

    “前辈请放心,我会把小家伙给照顾好。”见此一幕,馨儿鼻子一酸,泪光莹莹,对白虎点头保证。 

    “前辈是怎么受的伤?”闻宇轩疑惑的问道。

    馨儿也是面带狐疑,十分的吃惊,二人很难想象,向白虎这种至强者,谁能威胁到她。 

    “是一个长着三个脑袋六条胳膊的猴子!”白虎对他们说道,眼中出现一股恨意。

    “是头朱厌?”

    “对,它是我的老对头,它这次趁我生产最虚弱时,突然寻来,若非如此,他怎么会是我的对手,我和它大战一天一夜,拼的两败俱伤,遗憾的是没有把他给杀死……”

    白虎说道此处时,气若游丝,状态越来越虚弱。 

    闻宇轩听说那头朱厌只是重创,并没有死,不禁皱起眉头:“照顾小家伙没问题,只怕那头朱厌找上门来就难办了,凭我们两个根本无法挡住它,它想杀死我们太容易了!”

    闻宇轩眉头紧蹙,面带为难之色。 

    “朱厌的伤比我一点不轻,就算侥幸活下来,没几百年也无法恢复,在这些年内,你只要找到孩子的父亲,就算朱岩恢复实力又能怎样。” 

    “他的父亲在什么地方,怎么才能让他相信我们?” 

    “他几十年前,和那头老鸟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至于具体方位,我也不是很清楚,你遇到他后不用解释,凭他们父子间的血脉,他自然会认出儿子。” 

    说着,白虎张口吐出一道金光,炽盛而灿烂,照亮了半边苍宇,像一轮骄阳在绽放。

    金光绚烂,如烟似霞,在天空飘荡凝聚,转化成一件金色衣袍。

    衣袍散发着万道金光,有凶煞的符纹在上面流淌,密密麻麻,晦涩难懂,让人眼花缭乱如同在看天书。

    “这是我们白虎族的传承战衣,名为白虎战衣,所有的族人成年后都有自己的战衣,我把他交给你,孩子的父亲如果见到,自然认得出是我的那件,这也算是我送给你的一件信物。” 

    白虎的气息极其虚弱,抬头都非常困难,看着为她舔舐身体的儿子,神色中有眷恋和不舍,两颗泪珠从瞳孔中滚落。 

    看了几眼爱子,滚落几颗难舍的心伤泪,一股惊天气势突然爆发。

    极端恐怖,沧海横流一般,卷起了惊天骇浪,周围的山川轰然坍塌,冲起了漫天烟尘。

    整片穹庐如被天火焚烧,摇摇欲坠,变得极不安稳。

    白虎眼中射出两道金光,挣扎着站起身,对闻宇轩说道:“现在这里很危险,有些不知死活的家伙还在暗中窥视,若是知道我已经死去,你们很难走出荒山。”

    看着白虎身上那股气势,闻宇轩心知肚明,白虎已经回光返照,是用最后的时间帮他们逃离。

    不光是他,连馨儿也看了出来,眸中泪水盈盈,耸肩哽咽,已经是泣不成声。

    “嗷吼……” 

    一声咆哮惊天动地,震动万里江山,即便荒山最深处,天际的尽头,也能听到这恐怖的声音。

    在暗中窥探的那些凶物听到后,顿时腿脚发软,都瘫倒在地,瑟瑟发抖,噤若寒蝉一般,不敢弄出一点动静。

    吼啸之声还没有落,更大的灾难接踵而来,一股极强的气势直冲九霄。

    炽盛夺目,如同群星碰撞,然后炸开,让万古青天一片铮明。

    一时间,这荒山中充斥着毁灭的气息,连绵的山岳全部崩开,条条河流被阻断改行,山林夷为平地,连天宇也轰然炸开,重新融入混沌。 

    这股气势如潮汐一样,卷着恶浪在扩散,那些凶物根本无处可逃,全卷了进去,身躯爆碎炸开,化成血雨把荒山染红。

    白虎燃烧生命,拼尽最后力量把威胁扫除,然后,轰然一声摔倒。

    舐犊情深,白虎最后看了看小家伙,嘴巴张了张,发出最后一声嘶吼,闭上了双眼。

    “呜呜……”

    母子连心,小家伙虽然年幼,血脉力量让他的心智非常高,比起人类一点不弱。

    他此刻已经知道妈妈永远离开,嘴里发出呜咽声,其音悲坳,如泣如诉,让一旁的馨儿泣不成声。

    大眼睛滴溜溜转动,有泪珠滚出,落在妈妈那尚未变冷的身躯之上。

    身体毛茸茸的,在妈妈身上来回蹭动,小舌头鲜红欲滴,在妈妈的脸上舔来舔去,想把妈妈从沉睡中唤醒。 

    见妈妈不曾醒来,小家伙泪眼中出现了极大的惶恐,呜呜嘶鸣着,向闻宇轩走来。

    小家伙步履蹒跚,摇摇摆摆,走到闻宇轩的跟前,圆圆的眸子泪眼朦胧,呜咽着撕扯他的裤脚。

    小家伙的眸子中充满了悲与痛,呜咽着向闻宇轩求助,让他帮忙叫醒妈妈。

    此情此景,催人泪下,任谁见到也会落泪,铁石之人也要心神摇曳。

    见此一幕,闻宇轩心神颤动,两眼变得模糊起来,泪水不受控制的滚落。

    身体颤抖,难以抑制,有种撕心裂肺的痛,

    “小不点,妈妈走了,以后有哥哥姐姐照顾你!”

    馨儿心如刀绞,柔肠寸断,贝齿咬破了嘴唇,有鲜血渗出,颤抖着声音把小家伙揽入怀中。

    “呜呜……”

    小家伙在馨儿怀中剧烈挣扎,呜咽哀鸣,任馨儿怎么安抚都是不肯安静下来,想再回到妈妈身旁。 

    “必须把前辈的遗体掩埋好,不然会让那些凶兽给吃掉。”馨儿泪眼婆娑,向周围扫视了一眼,黛眉弯弯,紧蹙起来。

    “嗯……”闻宇轩点头。

    白虎是天地至强,血脉力量何其恐怖,对那些凶物不是一般的诱惑,就算得到一滴,也会极尽升华,发生翻天覆地的蜕变。

    “埋到那里才安全,些凶兽嗅觉很灵敏,就是掩埋再深,也会被它们发现!”馨儿扫视四周,蹙眉说道。

    闻宇轩沉思片刻,对馨儿说道:“我有地方能把前辈的遗体妥善保存!”

    “什么地方?”

    闻宇轩神秘的眨眼一笑,旋即心神一动,在馨儿的惊诧之中,那颗金灿灿的珠子被祭了出来。

    金色珠子光华万道,在半空漂浮,散发着神圣的气息,非常的不平凡,如同一颗天珠。

    瑞气澎湃,有神秘符号在其表面流淌,神一般的光辉蒸腾,凝聚成圣兽瑞禽翩翩起舞。

    太不一般了,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让馨儿小嘴张圆,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什么?”半天后,馨儿才喃喃问了一句,如同梦呓。

    “一个小小的内空间,如果觉得好奇,可以进去看看。”闻宇轩对馨儿眨了一下眼睛,神秘兮兮的。

    “什么样的内空间,可以装下大活人?”馨儿妙目转动,秋波流转,满眼的震惊,一脸的疑惑。

    在她的理解范畴内,所谓内存空间,就是那些储物戒,只能放死物,不能装活人。 

    “看看就知道了!”闻宇轩呲牙一笑,念了几声咒语。

    随着神秘咒语声,一道门户出现,耀圣光闪耀,瑞气喷薄,如烟似霞,从里面散发出来。

    “收!”

    闻宇轩咒语轻念,身上结印,一道圣光朝白虎遗体飞去,把它给笼罩包裹。

    下一刹那,连馨儿在内,他们全都出现在珠子里面。 

    “好漂亮啊!” 馨儿环视身边,放目四望,其震惊可以想象,用笔墨难以形容。 

    一个神奇的空间出现在眼前,非常广袤,一眼看不到边,森林草地,河流湖泊,跌峦起伏,应有尽有。

    馨儿把目光转向对面小山,那里有紫色云霞不断升腾,有神龙翱翔长空,有天凤引颈展翅,让馨儿瞠目结舌,简直惊呆了。

    “那面有个山洞,前辈的遗体可以安放在里?”闻宇轩指着小山,对馨儿说道。

    “嗯嗯……”

    馨儿美眸眨动,连连点头,连小家伙也停止了吵闹,打量着妈妈的新家,圆溜溜的大眼充满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