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激斗葛建宁

    更新时间:2015-08-03 01:30:11本章字数:3384字

    见自己的人转眼被干翻,让葛建宁恼羞成怒,觉得很没面子,脸阴的几乎凝出水来,几步就来到闻宇轩的近前,冷声开口道:“当洮州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撒野?”

    说完后,见对方根本没理会他,近乎于无视,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中绽放出两道凶芒,寒声说道:“既然活腻了,我也不介意成全你们。”

    葛建宁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像看死人一般盯着闻宇轩和馨儿,然后挥手对葛小枫吩咐了一声:“你去干掉他。” 

    听到葛建宁近乎命令的话,葛小枫没有违逆,脸上带着杀机,一步一步向闻宇轩走来。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在洮州的地面,敢得罪我们葛家,都不知“死”字怎么写!” 

    此刻,有一个葛建宁的随从说道。

    另一名揶揄道:“我估计他们两个死不了,因为比死更痛苦的是活遭罪,不受尽折磨想死都不容易。”

    这时又有一人开口,讽刺道:“我要是他们,直接一头撞死,免得活受罪。”

    这些人的目光都很随意,没将闻宇轩看在眼中,又是嘲弄又是讥讽。

    “就凭你们这些废料,也配?”闻宇轩目光凌冽,露着一股冰冷的森寒,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闻宇轩不会主动惹事,但是,麻烦来时也不会忍气吞声,该出手时绝不心软。

    “不知死活!”

    “哧”

    葛小枫一声冷喝,在他的身上有光芒点点,如水波般的符文冲出,化作一道锁链,向着闻宇轩卷来。

    闻宇轩错步横移,躲向一旁,那道锁链般的光晕,擦着他的身体而过,但很快又调转回来,继续向他缠缚而来,闻宇轩再次躲避而开。

    砰!——

    闻宇轩躲开对方的缠绕,然后挥拳迎上,符文如潮水起伏,金色拳头带着强横的力量,打向对方。 

    碰!——

    碰撞的刹那,闻宇轩的身体一震,后退了两步,眼中出现一抹讶异。

    但是,那道锁链也耗尽了力量,光芒暗淡,化成虚影散去。

    闻宇轩脚踩地面再次而起,如同一只大鹏瞬间凌空,符文如海,凝聚成拳,在葛小枫的眼中快速放大,这让他顿时变了颜色。 

    咚!——

    泰山压顶一般,莫大的轰在葛小枫身上,让他的身体直冲而起,倒飞了出去,撞向远处。

    闻宇轩击飞葛小枫时,心里一阵讶异,他感觉到葛小枫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不应该如此快就被击退。 

    “丢人现眼,凭你这种废物也配姓葛!” 

    看着满脸羞愧的葛小枫,葛建宁眼中出现一股温怒,带有鄙视之意。 

    怒骂了一声葛小枫,葛建宁直接朝闻宇轩扑杀而来,凌厉且迅捷,就像一只矫健的豹子。

    闻宇轩脚下道纹绽开,身法神秘,化作一道残影,躲避开去。

    作为葛家的嫡传子弟,葛筱枫战力非常强,攻击力堪称恐怖。

    闻宇轩急忙错步,躲开了他第一次攻击。

    紧接着,葛建宁身法再次展开,腾天而上,跃入半空,而后一脚踏落,再次展开绝杀。

    非常迅猛,如同一只大鹏俯冲下来,虚空都仿佛都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被震的一阵颤动。

    那只脚在半空迅速放大,道纹密布,波动惊天,长达数米,重重的跺下。

    “砰”

    闻宇轩吃惊,躲向一旁,大脚踩在地上,出一声巨响,道道裂缝蔓延而开,地面被震裂。

    “那里走 !”

    葛建宁一声大吼,振臂轮掌拍来,磨盘般的大手,发出隆隆声拍下。

    闻宇轩凛然,脚步猛错,向外横冲,急速的躲闪。

    轰!——

    大手拍在虚空,让气流剧烈波动,像是雷鸣,闻宇轩险些被掀飞。

    葛建宁战力之恐怖,骇人听闻,同样是神泉境中期,其真正的实力,比那个被闻宇轩斩杀的匪首强太多了,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葛建宁杀气盛烈,凶狠的说道。 

    闻宇轩冲向远方,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葛筱枫如同跗骨之蛆,让他很难摆脱,

    仿佛有一股神秘力量把他阻挡,纵然是冲到半空,依然被对方封锁 !

    “你逃不掉。”

    葛建宁神色狠戾,并指如刀,挥斩而来,竟有炙热火焰冲出,腾腾跳动,将周围变成了火海。

    炽热的温度,顿时让地面化为焦土,花草木全都化成灰烬,连地面的巨石,也被炙烤的噼啪作响,最后纷纷炸裂。

    “妈的,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不然今天非挂掉不可!”闻宇轩咬牙想到。

    轰!——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金色长枪被闻宇轩横卧手中,长枪散发着璀璨的光晕,将对方的攻击给阻挡。

    “嗯!”

    见到闻宇轩手中的长枪后, 葛建宁顿时一阵诧异,长枪散发的的那种波动,让他一阵心悸。 

    “原来卧龙岭的至宝在你手中,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此物今天就归我了!”葛建宁认出盘龙枪时,目光灼热,出现贪婪之色。 

    这一次若不是身遇险境,闻宇轩不会当众使用盘龙枪,如果消息传出去,必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葛建宁一步逼来,对闻宇轩道:“把枪交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

    “打盘龙枪的注意,你也要有能力消受才行!”盘龙枪在手,闻宇轩战意如虹,气势大涨。 

    “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此物我要定了!” 

    葛建宁话语强势,抬手打出一片符文,波动惊天,异常恐怖,化为一柄赤红血刀,向闻宇轩冲去。

    闻宇轩骇然,此人果然强大,凝聚的道纹,浩荡如海,已经达到了聚气成兵的程度。 

    赤红血刀霸道无比,威力绝伦,猩红如血,向着闻宇轩重重劈来!

    赤红血刀速度极快,神力浩荡,无坚不摧,刹那间就来到了闻宇轩的近前。 

    “碰!”

    巨响如惊雷般传出,让四周之人耳鼓如针扎,一波波的血光被磨灭,一道道光晕崩碎,化为漫天的光点消散。 

    碰撞的刹那,闻宇轩感到一股大力传来,顿时被震的倒退而去,直到十几丈开外才把身形稳住。

    “嗯,居然挡住了!”

    闻宇轩把这一次攻击硬抗下来,不光葛筱枫诧异,其他的那些人也都是倒抽冷气,瞪大了眼睛。 

    葛建宁所使的赤血魔刀,是他们葛家的绝学之一,威力惊人,非嫡出不传,连葛小枫这个二公子都没修此战技。 

    “果然有两下子,不过,你我毕竟相隔一个境界,境界的差别,就是天堑,你无法逾越!” 葛建宁盯着闻宇轩,冷声道。

    “是吗,那我就看看,你的天堑有多宽多深!”闻宇轩丝毫不惧,战意高昂。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战技!”

    葛建宁的话音落地,他口中念起了咒语,一个个闪光的字符,从他的口中快速飞出,在他的头顶上方盘旋凝聚。

    闻宇轩脸色凝聚,他清楚的感觉到,葛筱枫所念出的是一种古老的禁术。

    像这种禁术,都是传自上古,甚至远古的至强者,攻击力强大,难以抵挡,虽然被岁月长河泯灭了大部分内容,是一种残术,却也不是普通战技可比。

    随着古老禁术被念出,闻宇轩感到一股神秘的力量散发出来,如荒兽般危险。 

    “嗷吼……”

    一声唳鸣陡然响彻,声音刺耳,穿金裂石,那些光符在半空漂浮,迅速凝成一头大鸟。

    大鸟展翅横空,体型庞大超过几十丈,通身金光灿灿的,沐浴在惊雷闪电里面,散发出的波动恐怖而慑人。

    就在闻宇轩和葛小枫斗的难分难解之时,馨儿和葛倪莹也紧张的对峙起来。

    葛倪莹长得也很惊艳,非常漂亮,对她自己的容貌,一直引以为傲,堪称天姿国色。

    可是见到馨儿时,才知道什么叫做力压群芳,这让她倍受打击 ,心里无法忍受。

    再加上喜欢的小家伙在馨儿的怀中,让她更加恼火,因此馨儿在她的眼中就像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必须除之而后快。

    “拿来……” 葛倪莹俏脸晶莹,挂着一层冷霜,因为嫉妒,让她失去了平常心。

    “强取豪夺还如此理直气壮,凭什么给你?”馨儿不为所动,冷言拒绝。 

    随着冷声斥责,她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如海浪一样起伏,人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动荡。

    馨儿首先出手,炽热的气息席卷,如朱雀瞬间凌舞。

    纤手探出,如玉一样洁白,赤光璀璨,带着莫可匹敌的力量,向对方轰去。

    浩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落下,赤光璀璨,符文漫天,化为一片火海向葛倪莹罩去。 

    这是绝杀,一位绝代佳人,姿容绝世,窈窕挺秀,如一株神莲摇曳生姿,

    可一旦动起手来,却是凌厉如同女杀星,很是可怕,想一招把对方击杀。 

    葛倪莹色变,檀口微张,倒吸凉气,她没想到馨儿看似柔弱,我见犹怜,可一旦动手,攻击力如此逆天。 

    见馨儿攻击而来,葛倪莹的口中念咒,手捏印发,快速打出一片符文。

    一道紫色虹光突起,异常炫丽,化为一挂匹练,向前方阻挡。 

    二人境界本在伯仲间,但是馨儿拥有先天火灵体,其战力非葛倪莹这个普通家族弟子可比。 

    “轰!” 

    低沉的声音骤然响彻,紫色光幕被火海刹那吞没,仅仅维持了几个呼吸,就彻底的泯灭。 

    葛倪莹大吃一惊,俏脸写满惊悚,急忙口念咒语,祭出一件战衣加持己身。

    战衣璀璨,通体发光,散发着神秘的力量,向那片火光阻挡而去。

    火焰的温度太高了,战衣虽然非凡,挡下了大部分力量,但还是被余波扫中。 

    “噗!” 

    葛倪莹如遭雷击,秀美紧蹙,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摔落地面。

    秀发如云,被烤的卷曲,满脸的黑灰,遮住了她那莹莹俏脸。

    尽是一击,馨儿就展现了她那先天的优势,让对方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闻宇轩和葛建宁之间, 此刻也到了生死关头。

    那头大鸟发出一声唳鸣,携带电光俯冲而下。

    一道光束散发着恐怖的波动,从哪巨大的喙中吐出,劈头盖脸的向闻宇轩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