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煮豆燃豆萁

    更新时间:2015-08-05 00:46:00本章字数:3988字

    葛建宁兄妹依仗家族势力,骄横跋扈,在洮州境内恣意妄为。

    谁知这一次看走了眼,踢在了钉子上,被狠狠的扎了脚。

    他们挑衅闻宇轩,反而被重创,闹了个灰头土脸,惶惶如丧家之犬,让被他随从抬着向钟鸣山庄飞逃而去。

    逃到半途,看着神色萎靡的葛建宁和葛倪莹,葛小枫眼中凶光一闪,一抹狞笑在他的嘴角攀爬。

    异常的残酷,极其的残忍,恶鬼一样的笑容,狼一样的目光。

    “真是天赐良机,正好借机把他们除掉,一来可以搬掉这块绊脚石,二来也出一出我这些年憋在心里的恶气!” 

    同为葛家的子弟,葛小枫因为的庶出,一直不受家族的重视,好的战技他无法触及,有价值的灵药无法得到。

    因此他的道路比其他兄弟姐妹,要坎坷艰难的多。

    虽然资质不逊他人,但是修炼的速度,却被那些同宗的子弟给远远甩下。

    出身低微,再加上实力不及,让他在家族内更加遭受排挤,甚至是嘲讽和羞辱。

    他因此恨,恨他的父亲,同是一样的子女,却没有给他同样的对待。

    他更恨他的母亲,出身青楼,身份卑贱,让他一出生就打上了耻辱的烙印,恨家族的每一个人,把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每一次遭受羞辱时,他逆来顺受,把一切都暗埋心中,如一头凶兽,在暗中蛰伏,等待时机到来,那些人致命一击。 

    时机终于让他等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强大的战技。

    这门战技极其逆天,如果修成,他就可以力压那些同宗,甚至有了傲世当代的资格。

    不过要想修成此战技,必须有海量的灵药,和一种无法见光的特殊物质支撑,这又让他陷入困境。

    他因此而觉得心烦,去洮州城里去寻欢解闷,在路经坊市时目光突然一亮,让他发现了目标。

    他在一个地摊之上,居然发现几株灵药,并且是品质非常高的那种,连他的那些兄弟恐怕也没使用过。

    他知道这些灵药来自荒山,是商贩从那边贩卖而来,他眼珠子一转,一条恶毒的计划在他心里形成。 

    葛小枫先展现隐藏的实力,收服了几个家族的执事,又以血腥的杀伐手段,笼络了一批恶徒。

    让他们扮作流寇,去荒山边缘强取豪夺,造下累累的血债,同时还在暗中策划了一些其他行动。 

    葛小枫一勒缰绳,调转马头,把众人的前路给堵死,神色冷漠的说道:“你们今天用不着回去了!” 

    “呃……”

    “葛小枫,你想干什么?” 

    葛建宁和葛倪莹先是一愣,紧接着,开始大声斥责。

    “干什么,今天要和你们清算过去的旧账,把这些年欠我的,连本带利一并偿还!”葛小枫冷声道。 

    “算账?一个垃圾,也配说这种话,谁给你的胆子,是不是活腻了?”葛建宁横眉怒斥道。

    “凭你通灵境后期的实力,敢叫板我们,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葛倪莹杏眼一瞪,秀美倒立,怒声骂道。 

    二人见有人要和他们算账,这个人还是一个废物,并且一直在他们的面前卑躬屈膝,这让他们视为大逆不道,从心底感觉无法容忍。 

    听二人又叫他垃圾,让葛建宁的愤怒到了极点,积累多年的仇恨让他再也不能忍受,在这一刻顿时爆发出来。

    这就像一颗种子,被埋在土中,经过仇恨的浇灌,在这一刻发芽,成长,结出了仇恨的果实。

    一颗杀戮的心,迅速滋生,疯狂成长。

    “今天谁也别想走,你们必须死!”

    葛小枫两眼通红一片,就像见到羊群的恶狼,瞳孔中除了嗜血的杀戮,再也没有其他。

    “很好,和以前的奴才不一样了,祝贺你,成功激怒了我!”

    葛建宁眯起两眼,眸子中散发着一股肃杀的寒意。

    “兄弟们,你们说,该怎么办?”葛建宁向那些随从问道。 

    “废了他!” “宰了他!”

    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那些人目光兴奋,脸色涨红,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冲着葛小枫喊打喊杀。

    那些随从今天也是憋气带窝火,见葛小枫在这一刻跳了出来,正中他们的下怀。 

    “畜生,你这是找死!今天不杀你,我就不姓葛!”葛建宁怒发冲冠,目光炽盛,眼中出现一股强烈的杀机。

    轰!——

    符文滔天,杀气如海,葛建宁忍不住出手,向葛小枫冲去。

    “奉劝你们一句,最好还是一起上,那样可以多活一会儿!”

    葛小枫厉声说道,仇恨让他的脸变得扭曲,非常的狰狞。

    “一个蝼蚁,一招杀你,用不着别人!” 

    葛建宁腾空而起,对葛小枫直接扑杀,漫天的符纹极度璀璨,如浪涛一般卷起了漩涡,向葛小枫落去。

    葛小枫双手一环,如怀抱月,猛力接引,将漩涡扯到近前,而后向里面点去。

    噗!——

    血光崩现,葛建宁手掌巨疼,被对方一指洞穿。 

    “什么?他的力量怎么会如此之大!”

    葛建宁惊叫失声,站稳脚步,顾不得手在流血,震惊的看着对方,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的那些随从,也是身躯一抖,笑容顿时僵住,两眼内充满了惊疑。

    “他之前藏拙了,竟然如此隐忍,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看着一脸从容的葛小枫,葛建宁的愤怒难以言表,整个人几乎燃烧起来。

    “不可能,一定是用了诡诈手段!就算他藏得再深也没用,他今天必须死!”

    一招败北,让葛建宁失去了平常心,情绪变得极不稳定。 

    “赤血魔刀!” 

    葛建宁暴喝一声,手指并拢,打出一片红光,波动惊天,异常恐怖,化为一柄血刀冲向葛小枫。

    符文浩荡如瀚海,聚气成兵, 霸道无比,向着葛小枫重重劈来!

    “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赤血魔刀!” 

    葛小枫嘴角挂着冷笑,并不慌张,双臂间符文闪烁,打出与葛建宁相同的道纹轨迹。

    “轰……”

    海量的血色光芒爆涌,让人心悸的道纹澎湃,把地面震的龟裂,恐怖的裂缝向四处横冲。

    气势如虹,非常庞大,压得那些随从纷纷后退,眼里写满惊悚,心里生出绝望。 

    虚空在此刻仿佛都被凝固,血色道纹与天地连成一片,浩瀚无穷,把此地变成一片血海,如同坠入修罗地狱,让人异常的恐惧。

    “嗡……”

    一柄血刀凭空出现,长达十几丈,猩红符号在血刀之上缠绕,宛如荒兽的巨口,朝葛建宁吞噬而来。 

    轰!——

    两柄血刀颜色相同,瞬间撞在一起,发出的“铿锵”声巨大无匹,像是一座山峰崩开,极端恐怖。

    葛建宁痛哼失声,整个人横飞出去,胸口裂开,鲜血淋淋的,手臂在痉挛。

    若非关键时刻,他身上有一串神秘符文发光,挡住了一部分力量,这一次恐怕立刻毙命。

    “噗通”

    葛建宁栽落在地,而后又翻滚出数十丈远,这才停了下来。 

    一刹那间,现场彻底寂静,落针可闻,死一般的寂静,全场气氛极端紧张,压抑的让人透不过起来!

    “你太差劲了,凭你这种废物,怎么明白赤血魔刀真正奥妙!”

    用血刀对血刀,葛小枫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彻底击垮葛建宁,不光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心灵,把他的优越感彻底摧毁,踩在脚下蹂躏,直至把他玩虐到死。

    “他用一样的战技打败了三公子……?”

    “三哥战力滔天,这个杂种,怎么可能?刚才我们没有看清,一定是这家伙使用了卑劣的手段!”

    葛倪莹俏脸煞白,失声尖叫,对这样的结果,她的心里不能接受 

    “不好,他好像要杀三公子!”

    葛小枫手如鹰爪,把葛建宁的脖子掐的死死的,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阴冷的两眼中全是仇恨,鄙视着葛建宁,杀意毫不掩饰,极其的盛烈。。

    此时的葛建宁,浑身淌血,眼神恍惚,让人看不出他的样子,但是他的意识还保持清醒。

    “老子就是比你强,可惜你们这些蠢材,有眼不识金镶玉,让明珠蒙尘!”

    葛小枫逼视着葛建宁,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话语中充满嘲讽,目光中极尽鄙视。

    “求……求求你,别……别杀我,我的一切,……从……从今天都是你……你的……”

    葛建宁吐出一口黑血,看着葛小枫那阴冷的目光,他瑟瑟发抖,有种发自灵魂的颤栗。

    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眼前之人,不再是那个任他欺凌的垃圾,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荒兽。

    这就是葛小枫想要的结果,众目睽睽,当着他的手下,把他踩在地上狠狠蹂躏,把这些年的耻辱,一股脑的还了回去。

    但他心中的仇恨太深了,积怨太久,一时间爆发,不可能就此结束,他要杀死对方,人他得罪他的人,以生命为代价来偿还。 

    “颤抖了么?恐惧了么?哈哈……,这只能怪你自己做的太绝,怪你自己不应该姓‘葛’!”

    葛小枫脸色狰狞,笑声如夜枭,让人浑身起小疙瘩,觉得瘆的慌。

    面对葛建宁那恐惧中带有乞求的目光,葛小枫神色冰寒,心硬似铁,丝毫不为所动,手掌开始收拢,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咔嚓嚓。”

    骨骼碎裂之声响彻,极其刺耳,让人牙酸,葛建宁两眼暴凸,喷出了一口黑血,身体变软,被葛小枫生生掐死。 

    葛小枫强势击杀葛建宁,那些随从魂飞魄散,心胆俱裂,浑身颤抖如同筛糠,腿肚子转筋,都几乎尿了裤子。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强势的一方,几乎是一转眼,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这些人已经彻底的心寒,顾不得葛倪莹,拔腿就跑,就像是兔子比赛,一个比一个快。

    “一个也别想跑!”

    葛小枫冷声断喝,语气萧杀,双眼嗜血,如同一头野兽出行,一步步向那些人逼了过去。

    就像追命鼓被敲响,每一步落下,都让那些人胆颤心惊,浑身都在哆嗦。 

    森冷的呵斥飘落,在其掌心,有古老的字符出现,璀璨夺目,非常炽盛,映照的天空都明亮起来。

    轰!轰!轰!—— 

    杀气弥漫,符文滔天,一道道虹光激射而出,如同死神的镰刀,击杀那些奔逃的随从。 

    “噗!噗!噗!” 

    三个随从被击飞,全都大口咳血,化作了滚地葫芦,满身浴血,身体被洞穿。

    “碰!碰!碰!”

    又是几声惨叫,几个随从的身体炸裂,化作一团团血雾飞洒。 

    一颗颗的人头飞起,一股股血柱激射,葛小枫如同嗜血的恶魔,仅仅几个起落,就把那些随从的生命收割。 

    “你……你是个魔鬼,是恶魔,你残杀三哥,天理难容,早晚会遭到报应……”

    葛倪莹俏脸苍白,挺秀的身躯摇摇欲坠,手指纤纤,如玉一样洁白,此刻却是指着葛小枫在颤抖。 

    “魔鬼?恶魔?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恶魔,那是你们逼的,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地狱里面,我还怕什么报应,下什么地狱……”葛小枫两眼血红,浑身充斥着一股凶戾气息。 

    “……”

    葛小枫神色冰冷,一脸的戾气,对葛倪莹的斥责置若罔闻,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宛似一条蝮蛇,体内流的是冷血。 

    葛倪莹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万念俱灰,瘫软到地面,眼中流下了后悔的眼泪。

    “放心,我不会杀你,因为有人早就看中了你!” 

    看着他的这个妹妹,葛小枫眯起了眼,神色非常冷漠,丝毫不为所动,语气如严冬的朔风一般,冰寒刺骨。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能那样做,我求求你还是把我给杀了,我宁愿死!”

    想到那种可能,葛倪莹俏脸写满恐惧,娇躯如朔风扫过的落叶,簌簌颤抖。 

    葛小枫摇了摇头,默然道:“没办法,我只能把你交给他,因为那个人对我很重要!”说着,迈步朝葛倪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