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断剑

    更新时间:2015-08-07 10:02:16本章字数:3213字

    就在二人认为此物已经顺利到手,神情激荡时,从一处贵宾包房内,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喊道:“我出五千二!”

    闻宇轩一蹙眉,没想到最关键时刻杀出一个程咬金,让此事又出现变数。 

    “这位贵客出价五千二,还有没有再加价的!”老者笑脸盈盈,看着下面中宾客,和声问道。

    “我加三千,五千五!”另一个包房内又一个声音传出。 

    “截仓老鬼,你一个起云境的修士,九叶赤阳草对你没多大作用,你还插一脚干什么!”

    虽然在大厅里面,那第一个人说话毫不忌讳,声音隆隆,让人的耳鼓欲裂。

    “嘿嘿,翱启老儿,我不需要,难道就不可以给我的孙子用?倒是你,早就迈进起云境三十年了,还要这赤阳早做什么?”

    第二个人毫不退让,冷言相讥,语气阴森森的,如同地狱门开,有冤魂跑了出来,让人感到非常瘆的慌。 

    “你有孙子难道我就没有?”名叫截仓的人说道,嗓门非常高,如同响了一道霹雳。

    “哼,既然这样,我出六千!”名叫翱启的冷哼一声,继续加价。

    “六千五!”截仓毫不示弱,继续跟进。

    “七千!”

    “八千?” 

    “一万!”翱启一咬牙,把价格抬到了一万大关。

    “你……”截仓一时气结。 

    此物已经远远超出原本价值,截仓今天的目的也不是在这赤阳草,为了一株普通的灵草,不想和翱启继续较劲,只好忍气放弃。 

    “两万!”这一次是闻宇轩,他不想啰嗦,直接抬高了一倍。

    “谁不长眼,吃了豹子胆不成,居然和我做对?”翱启怒声问道。

    “翱启道友,这里是拍卖场,每个宾客都有权利参与竞价,刚才那位道友并没有做错,还望你冷静,你如果对此物真的有意,可以继续加价!”台上的老者淡然说道。

    “两万已经是两株是价钱了,我没那么傻,为了这种普通灵草去做冤大头!”此人也退出了竞价。

    “既然翱道友放弃,这株赤阳草就归那位道友了!”说着,手中的小锤落下,宣布赤阳草归闻宇轩。 

    “下面拍出的,是一件重要物品,是一件非常罕见的至宝!” 

    说完,老者亲自走下台去,从一个壮汉的手中接过一只被绢帛遮盖的托盘,然后重新回到台上。 

    老者揭开绢帛后,一只长形的石盒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石盒很古老,刻满了凶兽凶禽图案,像是穿越亘古而来,透着无尽的沧桑。

    老者小心翼翼的把盒盖掀开,一团血红色的光芒从里面射出。

    赤霞璀璨,就像夕阳落照,把整张桌子都给笼罩。 

    “这是一柄长剑,名为‘残阳’,经我们商行的几个长老鉴定,此物应该来自上古!”

    老者边说边把那柄名叫‘残阳’的长剑,从盒子里取出,透过那血色光幕,众人凝目一看,顿时哗然,各种议论纷纷响彻。

    那是一柄血红色的长剑,气韵古拙,剑锋犀利,血色的光晕,如同汪洋,在剑身之上缠绕流淌,并且散发着一种可怕而惊悚的气息。

    “此剑饮过许多强者的血!”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感觉。

    而让人叹息的是,此剑只是一柄断剑,只有剑柄和三分之一的剑身。

    老者看出了众人的失望之色,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而是手持断剑残阳,对准一柄早就放置台边的神铁轻轻挥去。

    “噗”

    没有铿锵的金属断裂声,也没有剧烈的波动,仅仅随手一挥,那块重达千斤的神铁,就一分为二,被那道虹光从中间劈开。 

    众人顿时哑然,脸现悚惧之色,盯着残阳断剑,目光变得越来越炽热。 

    “如果得到此物,恐怕我的战力要提高一倍也不止!”

    “就现在的表现看,此物也不弱于我们家族的传家之宝,如果拍到手,会让我们家族的底蕴再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此时,所有人的打算各不相同,不过都是憋足了劲,把此物给抢到手。 

    “诸位,此剑虽然已断,不过它的攻击力还要超出那些顶级灵器许多,如果有机缘,再找到那失去的半截,此剑会达到何种地步,用不着我解释,你们也心知肚明,所以我提醒各位,不要错失良机!” 

    老者扫视了一眼下面,看到所有人那势在必得的表情后,不禁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各位静一静,我现在宣布底价,它的起拍价是五十万玄元石!” 

    “嘶!”许多人倒抽冷气,五十万玄元石,那些小家族倾其全部家当,恐怕也拿不出。

    “东西虽好,却不是我们这种小家族能染指的!”话语中透着一股深深地无奈。

    “五十万玄元石啊,恐怕我一辈子也赚不到!”话语悲凉,让人神伤。

    五十万玄元石,如同一道天堑一般,让许多人难以逾越,被阻挡在了门槛之外。

    在这天价之下,那些贵宾包房里面的人,也是面皮抽搐,眉心止不住的在跳动。

    他们也是无可奈何,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公平竞价,凭实力角逐。

    酒香不怕巷子深,你不买,有的是人买。

    “我出五十五万!”沉默片刻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始报价。 

    “我出六十万!” 这是那个叫翱启的,紧随其后,也喊出他的报价。 

    “七十!”又一个声音加入进来。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价格迅速攀升到了一百万的高位。

    闻宇轩眼巴巴的看着,舔了舔嘴唇,压下了心里的冲动,没有跟着疯狂。

    “我出二百万。”另一座贵宾包间,忽然有声音传来,把价格直接抬到让人震惊的高度。

    闻宇轩听到这个声音后,莫名的心血来潮,眉头皱了起来,显得有些不安。

    馨儿感觉到了闻宇轩的变化,扭头看到闻宇轩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禁吃惊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或许是最近疲于奔波,有些劳累,心情有些烦闷!” 

    闻宇轩自己也说不明白,只能这样和馨儿解释。

    “是不是生病了,厉不厉害?”

    馨儿一脸的担忧,一边问,还一边伸手在闻宇轩的额头试了试,虽然知道不可能。

    她的动作让闻宇轩啼笑皆非。

    一个有道术的修士,居然会感冒,这就像,兔子吃肉,狼吃草一样,滑天下之大稽。

    此时,场中已经开始议论纷纷,刚才那些参与竞价的,面对如此天价,也感到力不从心,纷纷退出。 

    稍许,一个声音冷飕飕的说道:“花这么大的代价,小心带不走!” 

    “我南唐张家的东西,谁敢动!”

    那人怒声说道,语气中带有杀意,气焰万丈,极其的嚣张,根本没把那些人放在眼中。

    “天风王国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一个外邦的家族撒野!”

    “在天风国境内嚣张,也太狂妄了吧,小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嚣张的气焰,激怒了所有人,有更加强硬的声音传来,让这里的气氛变得紧张。

    “谁如果活的不耐烦,尽可出手!” 

    南唐张家的那个人针锋相对,口气更加强硬,已经有了动手的意思。

    “放肆!” 

    随着怒斥声,几道强横的气息,从几个包房内散发而出,朝那个包房压迫而去。

    眼看一场冲突就要发生,台上那位老者,不禁把脸一沉,说道:“这里是拓跋商行,各位如果有什么过节,等事了后,可以到外面解决!” 

    说话间,双眸之中,两道凌厉的精光乍现,如一头蛰伏的凶兽,气息瞬息间强大起来。

    强大的气息让所有人心里一颤,把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就在众人哑言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呵呵,老朽封剑宗执事陆永浩,今天言语之间若有得罪,看在老朽的面子之上,还望担待一二,不瞒各位,这位张高宇公子,是我们封剑宗张洛连师叔的弟弟,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让我无法和张师叔交代!”

    “嘶”

    倒吸冷气了声音,自周围立刻响起。

    那些原本不服气的人,听到封剑宗三个字后,立刻没了脾气,连身上散发的气息也悄悄的收敛回去。

    不用其他,仅“封剑宗”三个字,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能把他们活活压死。

    作为南域有名的门派,势力覆盖周围十几个国家。

    别说他们这些小家族,就是整个天风王国,也受封剑宗的节制。 

    实力之恐怖,早就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误会既然说开,下面继续!”

    老者看了一眼那个包房,神色淡漠,宣布拍卖继续。 

    但是,经过封剑宗执事出面,那些小家族都打了退堂鼓,没有人继续出价,最后,那半截‘残阳剑’以二百万玄元石被张高宇拍到手。 

    接下来拍出的几件,闻宇轩也没有参与竞价,直到那个老者拿出一个木盒子,对下面的人说道:“这件东西,经几个长老鉴定,也没有看出到底是何种来路,所以无法给此物定价,最后经过商议,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把此物定为两千玄元石!”

    说着,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取出一物。 

    当众人看清此物时,不禁举座哗然,全都哄堂大笑起来:“这是谁闲的无聊,居然拿这种东西出来拍卖?” 

    众人哄笑,如同在看猴戏,一个个脸上的神色非常精彩。

    在众人哄笑,喧哗之时,闻宇轩和馨儿却是惊愕的发现,小家伙白然昊显得有些焦躁,在他的神色出现一种极度不安,盯着台上之物,两眼里面居然出现了惊恐之色。